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朴槿惠是政治慰安婦

曹長青




日本和南韓最近就爭執的二戰“慰安婦”問題達成協議,日方賠償十億日圓,並向南韓道歉。雖然輿論認為這有助于日韓關系發展,是雙贏,但其實這是韓國朝野耍無賴、糾纏的結果,並不是什麼道義勝利。因為在這個事件上,南韓有缺乏法理、罔顧事實、雙重標準等三大問題。

第一,缺乏法理。

二戰結束已70多年,當年的慰安婦問題,按法理應隨二戰的后續處理(條約等)而結束。當年美國、英國、蘇聯等主要參戰國都放棄了對日戰爭索賠(主要考慮不能讓一個國家因賠款而難以重建),1952年中華民國也通過《日華條約》放棄索賠,197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跟日本簽署《中日友好條約》也放棄對日索賠。其它沒有放棄索賠的參戰國,像菲律賓、緬甸、印尼等相關20多國,日本當年都給予了賠償(總金額五千億日元)。

南韓不是參戰國,但韓國一直跟日本糾纏,要求賠償。后在1965年韓日建交時(今年是50周年)雙方簽約,日本賠償韓國3億美元(超過上述賠償的印尼、緬甸等參戰國)。二戰慰安婦問題,屬于戰爭期間行為,按法理已包括在上述戰爭賠償之內了。而且當時韓日條約也有二戰問題“完全且最終”解決了的字句。

但近年隨著反日、民族主義狂熱,韓國朝野卻重新提出日本要對“慰安婦”問題道歉、賠償。這明顯違背常識常理。因為如果當年韓國覺得日本賠償不夠,可以繼續要求,或者不簽約。五十年之后再出爾反爾,違諾棄約,就是耍無賴,無理糾纏。

如果按照韓國的邏輯,那麼美英和中國等也可違背當年條約,重新要求日本對二戰賠償。當時盟國戰死的官兵和平民生命多少價?起碼絕對超過至今仍在的那些慰安婦。如果都這麼違約索賠,那世界就亂了套,以后誰也別簽約,因為沒有用。

南韓人做得更過分的是,他們居然在日本駐首爾大使館前立了一個慰安婦雕像,公開羞辱日本。哪國都有狂熱的民族主義分子,但堂堂韓國政府竟然批准立這種雕像,如此不顧外交禮節地支持群氓暴民。一個政府作出街頭小痞子的行為,真是南韓的恥辱!

美國的珍珠港曾遭日本襲擊,中國更遭日軍全面入侵。但美國政府絕不會允许在日本駐美大使館前樹立紀念珍珠港雕像,連北京都沒有在日本使館前樹立南京大屠殺雕像。因為外交問題,歷史問題,應通過外交手段、正常法律途徑解決,而不能采取流氓手段。可是韓國政府(左右派均如此)就允许在日本大使館前立慰安婦雕像這種撒野的行為,展示出南韓朝野的不理性、不明事理、不可理喻的一面。

毛澤東政權當年也跟日本簽約放棄了索賠,所以后來雖有中國大陸民間團體到日本打官司,要求對慰安婦道歉賠償,但中國政府就沒有法理提出來。而且到日本打官司的中國慰安婦最后都敗訴,因日本最高法院的裁決,就是依據中國政府已簽約放棄索賠;把慰安婦問題列入二戰索賠的整體之內,否則就沒法了結了。

現在像南韓這樣耍無賴的還有台灣的國民黨政府。看到韓日就慰安婦問題達成協議,馬英九政府(民進黨也同調)也提出要求日本道歉賠償。這種要求同樣違背常識常理,因台灣兩大黨都說認同“中華民國”,那憑什麼不承認中華民國跟日本簽署的“放棄索賠”的條約?這不是跟南韓一樣不講理、胡攪蠻纏嗎?他們懂不懂違約、不講信譽是多麼無恥的行徑?

當然,以外省人為主的國民黨有強烈反日情緒,他們無視今天的民主日本完全不同于當年的軍國主義日本這一事實,更罔顧當今世界除美國外,日本是最支持台灣、對台灣安全最具保護意義的盟國這個事實。日本在安倍內閣下通過法律,把台灣安全直接列入日本的考慮之內,等于是:中共如貿然動武,台灣屬于日美聯手保護對像。馬英九的國民黨反日,可想而知(和民主的日本相比,他們毫不掩飾地更親近對岸的獨裁政府),但民進黨也跟著起舞,說明他們也不掩飾自己已成為“小國民黨”的現狀!

第二,罔顧事實。

南韓強調,當年日軍的慰安婦是強征的,是“性奴”。但日方指出,當年沒有武力捕捉女性當慰安婦的國家政策,設立慰安婦是為了防止日軍性侵違紀。這后一條理由,可由日本二戰投降后自己招募了數萬日本女性為美軍做慰安婦看出,他們的“目的是通過慰安婦的特殊服務,保護其他婦女和幼女免受凌辱”。但這種設置后被美軍司令麥克阿瑟將軍取消。

日本的第一個理由也有歷史根據:一是據統計,日軍慰安婦60%是日本女性。日軍如用武力捕捉本國女性做慰安婦,在日本是行不通的;這個數字本身也說明,多數慰安婦不是強征的。二是從當年韓國報紙廣告也可看出不是強制。例如當年韓國《京城日報》(1944年7月26日廣告:「慰安婦至急大募集」)、《每日新報》(1944年10月27日廣告: 「『軍』慰安婦急募」;行先 ○○部隊慰安所)的廣告都證明,不是武力強迫。上述廣告說慰安婦薪水300日元,而當時京城帝國大學畢業生的薪金是75日元。有研究者指出,很多慰安婦的收入超過日本士兵,甚至軍官。這跟今天自願的妓女一樣,也是因為賺的錢遠超過普通工薪階層,才自己選擇的。

據史料記載,中國最早的日軍慰安婦,是1931年日僑在上海虹口經營的四家妓院轉成日本海軍特別慰安所。當然后來會有被誘騙,甚至強制等。因為二戰中日軍都有燒殺輪姦等暴行,那種侵略性質,導致慰安婦制度當然會遭受更大質疑和譴責。不管怎麼說,設立軍隊慰安婦都是不人道的,是個歷史錯誤。但不能因為是歷史錯誤,就可編造誇大,一切都應尊重史實。

在罔顧事實方面,最呼應南韓的也是台灣的國民黨政府。馬英九的教育部修改高中課綱,論述慰安婦時增加“被迫”兩字。支持國民黨的台北“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康淑華甚至武斷地發聲明說,所有慰安婦“當然是被迫的”。

當時還是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洪秀柱更是高調呼應:“如果到南韓說‘慰安婦是自願’,會被打死。”這種有不同意見就要被“打死”的邏輯,顯示洪秀柱跟南韓的群氓暴民同樣思維。

台灣的慰安婦爭議變成藍綠政治,國民黨泛藍勢力為了反日,炒作慰安婦問題,呼應對岸的共產黨(及愛國憤青)。九十年代馬英九當法務部長時,就跟要讓共產黨再活一千年的流氓惡棍李敖等炒作慰安婦問題。馬英九當時還拍攝了慰安婦公益廣告,李敖則做“珍藏品義賣”秀,來煽動慰安婦反日。

但馬英九、李敖、洪秀柱們用慰安婦問題反日,遭到台灣學生的反彈。2015年7月,台灣學生發起反課綱運動,指出“教育部有什麼證據說慰安婦百分之百都是被迫的?”在台灣立法院,有藍綠議員更就此針鋒相對。這就是台灣比南韓“先進”的地方,在韓國,朝野都不敢質疑這一點,即使右派的朴槿惠政府,也隨著反日的民族主義狂熱起舞,真是丟了本應是理性的右派的臉。

第三,雙重標準。

無論當年日軍出于什麼考慮,日婦占多大比例,設立慰安婦都是反人道的政策,都應該譴責。但問題是,韓國在這個問題上持雙重標準,內外有別。

如果朴槿惠政府和韓國人認為“慰安婦”是不人道的,日本應道歉賠償,那麼韓國自己設立的慰安所(為駐韓美軍)怎麼解釋?近年有120多名當年給美軍的慰安婦要求韓國政府道歉賠償,為什麼韓國政府固若罔聞、不予答復?

史料記載(維基百科“慰安婦”詞條也有),二戰末期,美國和盟軍進入亞太戰場,韓國為防止盟軍騷擾當地婦女,也為美軍招募慰安婦、設立慰安所。根據韓國媒體展示的當年朴正熙總統簽字的文件,當時韓國有服務美軍的慰安婦9935人,慰安所(稱為基地村)有62個。英國BBC記者史蒂文.埃文斯2014年底發自首爾的報道“記者來鴻:韓國曾為美軍紅燈區開綠燈?”就揭示了這方面史實。

2015年初被報道的美國公文展示,韓國在越南戰爭時期也曾在越南建立過韓軍慰安所(當時南韓累計有30萬軍隊在越南配合美軍作戰)。更不要說,有報道韓國軍人在越戰時曾強姦越南婦女並拋棄越戰混血兒。

幸存的120名韓國(服務美軍的)慰安婦要求自己政府賠償每人一萬美元,但至今未獲朴槿惠們的答復,既不道歉,也不賠償。韓國本身的媒體,對此也多裝聾作啞,但對日本(慰安婦問題)卻聲嘶力竭地叫喊要正義、要公道。

在持雙重標準上,台灣跟南韓也“同醜相憐”。馬英九們在譴責日本設立慰安婦不人道、損害女性時,卻不檢討國民黨也曾為國軍設立慰安婦(官名“軍中特約茶室”,俗稱“軍中樂園”)。台灣這種軍娼制度,五十年代建立,九十年代才取消,前后四十多年。雖然多數慰安婦是自願的,但也有報道有些被誘騙,甚至被議員政客伙同人口販子買賣而致,甚至有黑道介入,未成年少女被迫成為雛妓。

但馬英九和女權救援會,以及李敖等痞子們,談到日軍慰安婦就義憤填膺,但對台灣本地婦女受害者(國軍慰安婦)卻避而不談。所以馬英九們對日本慰安婦問題之“憤怒”,根本不是出于對女性的同情,而是玩政治,反日需要,否則他們不應這麼雙重標準。

對慰安婦問題,日本首相早就認錯道歉。小泉純一郎首相曾表示,“對于慰安婦所遭受的難以估計的痛苦,感到悔恨及自責。”雖然按照前述的法理(已有解決了二戰問題的日韓條約),日本可不理韓國的糾纏,但這次安倍首相出于改善日韓關系、強化美日韓聯盟(以制約中共在南中國海的擴張,並聯手反制北韓)等戰略考量,而代表日本正式向韓國道歉並賠償。

其實早在九十年代,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就倡議成立亞洲婦女基金會,通過民間募款和政府資助的形式,要給每位慰安婦500萬日元的賠償金。但韓國眾多民間團體發起募捐活動,向每位拒領日本賠償金的慰安婦支付相同數目的金額。由于遭到韓國抵制,日本的亞洲婦女基金會后來停止運作。

朴槿惠當選總統后,跟韓國左派同調,誓言日本不就此道歉賠償,韓日關系就不改善。朴槿惠總統首次訪美在國會演講時,誠摯感謝美軍當年以巨大犧牲保住了南韓。我當時曾撰文對朴槿惠的表現相當稱许。而且從政治光譜上,朴槿惠是韓國保守派,我也曾希望她成為“亞洲的撒切爾”。但朴槿惠的后來表現完全令人失望,甚至憤怒。因她竟去參加北京的阅兵式,為獨裁者炫耀武力助威。

北京舉行的阅兵式,目的是炫耀武力,威懾台灣和國際社會。美英法德日加意等七大工業(民主)國家的領導人都拒絕參加。去參加中共阅兵式的國家元首,除了俄國的普京,還有韓國的朴槿惠。報道說美國曾予勸阻,但朴槿惠執意去給中共捧場。朴的理由是為韓國贏得更多中國市場。這不是跟當年慰安婦一樣嗎,也是為了錢!

朴槿惠今天強調要求日本(對慰安婦問題)道歉賠償是為了韓國女性的尊嚴,但她去參加中共阅兵卻完全忘記了自己和韓國人民的尊嚴!

尤其在阅兵式前,她被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接見那個場面,簡直是個政治慰安婦。從中央電視台的直播畫面可看到,朴槿惠不帶隨從,單獨一人被安排從遠處走向原已站立那裡等待召見她的習近平,那場面就像中國當紅的電視劇《甄镮傳》中皇帝選妃子。朴槿惠不僅自己丟臉,作為民選總統,更是羞辱本國女性、全體韓國人民。韓國朝野不是跟日本嚷嚷尊嚴嗎?那麼對朴槿惠的這種自我作賤,怎麼就沒感覺了呢?韓國人的能耐就是對紳士撒野、對惡霸下跪嗎?

朴槿惠覲見之后,習近平接見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這個韓國人更不懂尊嚴,竟然帶著自己妻子一起向習近平滿臉堆笑,那表情很像《甄镮傳》中幫皇帝選妃的太監。朴槿惠和潘基文這對韓國男女,真把大韓民國的尊嚴、全體韓國人的臉面,都當眾踐踏了。

看到韓國跟日本要尊嚴,要道歉賠償等,想到上述這些,感到韓國政府(包括那些民族主義狂熱的韓國人)真是令人寒心。韓國,真真成了“寒國”呵!

2016年1月4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題目:朴槿惠的欺紳士媚惡霸

2016-01-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