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馬英九告周玉蔻 法官為何判周無罪

曹長青

【曹長青按語:馬英九總統2014年狀告媒體人周玉蔻(索賠一千萬台幣)之“誹謗案”(周在評論中提到馬英九收受頂新集團二億政治獻金),今天(12月31日)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周玉蔻所言可受公評,判她無罪。就此案,我曾寫過兩篇文章,闡述保護言論和新聞自由的意義。台北地院的法官認同這樣的價值,令人欣慰。下面是這兩篇文章:】

曹長青:馬英九要把台灣變警察國家嗎?

台灣最近發生的兩件事令人愈加擔憂馬政府要把台灣變成警察國家:一是馬英九以“個人身份”對媒體人周玉蔻刑事和民事起訴,指控她在媒體爆料(說馬英九接受頂新商家二億元政治獻金)是“誹謗”;二是馬政府法務部長羅瑩雪宣布,將修訂法律限制網絡言論。

總統告平民,在西方民主國家沒聽說過。我在美國住了二十多年,從沒看到美國總統(無論當任還是卸任后)狀告一介平民(也沒告過官員)。也從未見過英法德加等其他西方民主國家的元首出面告平民的報導,台灣的馬英九做了兩任總統,連一點概念都沒有。這個哈佛法學博士實在羞辱哈佛!

美國總統為什麼不告個人?因為作為一國之元首,他的言行必須受第四權大眾(媒體)的監督。身為總統和三軍統帥,如跟個人打官司,就等于以權壓人,威脅人民噤聲。而沒有人民公開、自由的批評監督,統治者擁有絕對權力,就必定導致絕對腐敗。這是常識的常識。

媒體對美國總統的批評,偏頗、缺乏事實根據的時候會經常發生,因為畢竟高層的很多作業是不透明的;而且由于兩黨政治意識形態的對立,情緒化的隨意批評,甚者惡意攻擊,也時常見到。但別說總統尚在任期中,就是卸任后,也沒有誰跟“攻擊者”打官司。例如尼克松總統曾被惡意詆毀,他和女兒的頭像竟被移植到一對“性交媾”的男女身上。拼製這種照片顯然是惡意的,但尼克松沒有提告,他的女兒(是平民)也沒有打官司。美國的政治文化是,怕油煙就別進廚房。如果怕民眾嘲諷、批評甚至惡意詆毀,就不要進政壇。

克林頓總統任期內被爆出婚外性時,他也沒有提告,而是接受獨立檢察官的調查。克林頓夫人希拉里曾被人指控是女同性戀(有作家寫出專著),她的兩個“性伙伴”被指名道姓。但不僅希拉里沒提告,她的那兩個平民女友也沒有起訴所謂爆料者。戈爾副總統在競選總統期間,曾被指控接受中國方面政治現金,他也沒有起訴。

美國的總統們不會狀告平民,首先源自美國建國以來的傳統。

早在美國剛獨立時,第三任總統杰弗遜(獨立宣言起草人)就有這樣的名言:我寧可有報紙而沒政府,也不要有政府而無報紙。他曾在總統府送給外國來訪者一疊報紙,說看看我們國家的報紙是怎麼攻擊污衊我的。說這種話的時候,他不是為自己的名譽受損而憤怒,而是為美國的言論和新聞自由而自豪!

馬英九曾在美國哈佛留學,但明顯地,他對言論自由,這個美國立國的根本價值之一,毫無概念,更談何領悟。他在延續國民黨用權力壓制言論的獨夫思路。他的妻子周美青就曾起訴政論家金恆煒,巨額索賠。

當然,美國總統不跟平民打官司,不告媒體誹謗,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法律對言論自由的絕對保護。他們中如有“馬英九”,去告也打不贏官司。美國保障民主制度最了不起的一點,就是不讓政府官員和社會名流、公眾人物 (public figure)輕易打贏誹謗官司。

美國是案例法,也就是說,官司主要是參照類似的案例來打,最高法院的裁決為同類案件確立標準。對馬英九這種官員(和公眾人物)打“誹謗案”,美國最高法院早就制定了(后被很多國家採用)三原則:如政府官員/公眾人物打誹謗官司,第一,他們必須證明被告失實(無事實根據);第二,當事人名譽有實質性損害;第三,被告有事實惡意(即不加核實或故意疏忽)。除此還有重要一條:由原告舉證。

如果馬英九在美國打這個官司,即使贏了第一條(證明周玉蔻的指控失實,他沒有接受過頂新商家的二億政治獻金),也難贏第二條,因為他必須拿出具體所受的損失,比如他的個人收入大幅降低、或妻子周美青離婚等實質性的損失和傷害;即使馬英九贏了前兩條,也難贏第三條,證實周玉蔻的爆料是事實惡意,即明知不實卻故意用假材料整人;要證明這第三條實在是極為困難的。但比這更困難的,是由原告舉證。也就是說,上述那一切的證實,要靠馬英九自己拿出材料來證明。

這三原則加“原告舉證”的要求,等于基本堵死了名人的誹謗官司路。那一定會有人提問,在這種司法環境下,政府官員和公眾人物的名譽不就很容易受到傷害嗎?難道因為他們是官員/名人就該被攻擊詆毀誹謗嗎?為什麼美國要制定這種對官員/名人非常不利的法律?(普通人打誹謗案不受這三原則限制,是另外的標準)

這就是美國的高明之處,或者說美式民主的優越之處:寧可權力者和名人聲譽受損,也不要因他們輕易打贏誹謗官司而使言論自由空間受限。大法官認為,權力者和名人們有很多機會在媒體上講話,如果他們是清白的,他們有為自己辯護/澄清的機會。如果他們受到委屈,那是他們做官員或名人的代價。而一旦限制言論自由,憲政體制和公民權利都會受到嚴重傷害。

那這樣說來,不是誰都可自由爆料、批評攻擊官員或名人了嗎?那整個社會不就成了一個隨便侮辱、謾罵的“抹黑社會”了嗎?當然不是。媒體人在正規大眾媒體如果胡亂“爆料、抹黑”的話,他/她自己的信譽會迅速破產,會被媒體開除、被公眾拋棄。而權力人物、公眾人物,如果不受到媒體的挑戰,則可能是會無法無天的;他們的有形或無形的惡,給社會帶來的損失則是更嚴重,更難以承受的。

在馬英九告周玉蔻之際,法務部長羅瑩雪宣布將修改《通訊保障監察法》,以解決所謂“網路言論脫序失控”問題。這位馬英九愛將說,目前台灣名嘴氾濫,“言論內容漫無節制,不實報導頻傳”,網上各種毀謗等行為屢見不鮮,形成“集體霸凌”。所以要通過立法對網絡言論加以控制。

對羅瑩雪的講話國民黨文人附和說,“媒體名嘴和網民言論失控對官員聲譽造成不小傷害”,所以不僅要儘速修法限制,更要“加強政府的網路能力以遏止網路歪風”。馬英九發言人甚至揚言:“倘若未來其他人士仍持續對馬英九詆毀、污蔑也不排除採取法律行動。” 這話簡直就是模仿北韓金正恩口吻。

羅部長要管制網民,馬總統去狀告平民,殊途同歸,都是防民之口。台灣在這樣的“羅、馬”統治下,真是條條道路通羅馬,走向令人恐懼的警察國家之路。

但在今天的網絡時代,連突尼斯、埃及、利比亞、葉門等中東那中世紀般的獨裁政權都被結束了,今天羅瑩雪、馬英九們要走回獨裁的“羅馬”路,那國民黨就等著民眾(網民)反彈,迎接到比“九合一”更慘敗的民意懲罰吧。

2014年12月26日于美國

——原載“曹長青網站”

曹長青:聲援周玉蔻 對抗馬英九

馬英九總統正式對電台主持人周玉蔻提告,刑事起訴“加重誹謗“,民事索賠一千萬台幣(並要求周登報道歉)。

我在前天發表的“馬英九要把台灣變警察國家嗎?”一文中談過,在美國,從來沒有總統(無論在任或卸職)告記者、告媒體,更不要說告一介平民的。因為作為總統、三軍統帥,跟平民打官司,毫無疑問是以權壓人、以勢欺人、以法整人。

在總統和平民之間,尤其是台灣那種政治環境,哪來的法律平等?在真正的民主國家,如果總統認為記者的報導與事實不符,都是通過檢調機構調查來澄清,而絕不是動用司法警方來懲罰對方!以總統的高位和影響力,有太多的機會自我申辯,澄清事實。即使受了委屈,也是做政治人物(何況還是總統!)的代價。而像馬英九這樣告記者,大陣勢地壓制言論和新聞,是絕對不應該被容忍的。

馬英九這個舉動明顯是要殺一儆百:任何人敢對總統說三道四,就可能吃官司,甚至坐牢。在這樣一種肅殺氣氛下,今后哪個記者,哪個媒體人,哪個電台主持人,還敢報導、質疑高官的貪污受賄?

周玉蔻不僅面對馬英九的起訴,還因此被國民黨開除了黨籍。黨員指控前黨主席貪腐就被開除黨籍?這不跟對岸的共產黨完全一樣了嗎!即使周玉蔻經司法審判后被判錯報,也不能以開除黨籍來罰呵,更何況司法程序還沒開始。馬英九們在延續獨裁政黨做法的時候,連最基本的常識都不顧、連做個民主社會官員的姿態都不必,真是囂張到天邊了!

周玉蔻在被馬英九起訴的同時, 被她指為“頂新魏家大掌櫃”“白手套”的胡定吾也提告,國民黨副秘書長林德瑞也提告,國民黨中常委劉大貝也提告,還有總統府前副秘書長羅智強也要提告,還信誓旦旦“先告刑事,再告民事”,連國民黨中央(整個黨)也同樣提告!周玉蔻一介平民,同時要面臨至少六個官司!

他們這樣做要傳遞什麼信號?就是要通過起訴周玉蔻,讓台灣人民都閉嘴、都噤聲、都噤若寒蟬。然后馬英九們不要說拿頂新的政治獻金,就是自己成為“頂級”貪腐犯,也就可以高枕無憂、毫無監督之聲。

如果他們能得逞,將是台灣民主的巨大倒退,是整個台灣的恥辱!

你閉上眼睛設想這樣的畫面:周玉蔻一個人、一個女性、一個媒體人,面對一個總統,一群達官要員、一個政府,一個政黨(被紐約時報稱為全世界最富有政黨)的起訴控告!我無法不懷疑,台灣真是一個民主國家嗎?!全世界哪個民主國家有這樣的畫面?馬英九政權,在繼陳水扁案之后,還繼續創造民主國家的惡劣記錄嗎?

目前台灣媒體多是在報導和討論周玉蔻被馬英九起訴的法律細節,但根本的問題是,總統不可以告記者,整個國家機器不可以這樣壓制一個平民、一個新聞記者!

在美國等西方國家,政治觀點和理念不同的媒體,無論平常多麼針鋒相對,但碰到政府侵犯言論和新聞自由時,就都會從同業角度、專業意識,尤其是捍衛新聞和言論自由的原則理念,同仇敵愾,對抗政府,捍衛人權。像美國左翼的《紐約時報》和右翼的《華爾街日報》,因理念不同和商業競爭而相當對立,但遇到政府及高官踐踏新聞自由、侵犯記者權益時,兩家大報卻一致發聲明譴責,並聯手對抗(政府和權勢)。這種專業意識、同業理念,是美國得以保有相當充足的言論和新聞自由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以今天在台灣,無論哪派的報紙電視等媒體,都應該把言論和新聞自由的價值摆在至高無上的位置。任何珍惜台灣民主的人,都應該聲援周玉蔻,對抗馬政府!民主,沒有言論自由的保護,就是沒有支架的大廈,它可以在瞬間倒塌!

有人可能會說,如果周玉蔻沒有真憑實據,她就可以隨意爆料、任意指控(總統)嗎?這裡有幾個概念需要理清:

第一,從現有的資訊來看,周玉蔻並不是憑空捏造,她提出有國安會前副秘書長提供內幕資料。現在這個“深喉”(張榮豐)出來說,他只是跟周玉蔻聊天,他的話不應作為指控證據。但周玉蔻反駁說,張榮豐的話和事實有出入。那麼周、張兩人誰說的是真話?

從兩個細節來看,很可能是張榮豐沒說實話。首先,如果周玉蔻是編造(或捏造)了張的談話內容,那麼她怎會給張發電子信,請求張作為證人出庭?這個電子信本身就說明,1,有這樣的談話 (張本人也承認);2,周玉蔻不僅相信了張跟她說過的內幕,而且還期待,甚至相信,她十分敬重的老朋友能夠出庭作證。

其二,張榮豐后來解釋說,他只是說“頂新的捐獻行情頂多也只有2億”,而不是說頂新已給了馬英九2億。但這句知道“行情”本身說明,他對企業給馬英九政治獻金的整體狀況是通曉、了解的。所以柯文哲的前競選總幹事、前新黨立委、對藍營內情非常了解的姚立明才強調,張榮豐說知道行情,這才是關鍵!“要知道頂新捐了多少次錢,才能確定頂新政治獻金最多2億的行情。不可能頂新只有給一筆就斷定行情是2億!”

由此也可推斷,張榮豐跟周玉蔻的確透露了行情,或者實情,但在國民黨壓力下,為了自保而被迫食言縮回去了。眾所周知,國民黨是什麼惡毒的手段都敢使的!

但即使張榮豐為自保而翻盤,周玉蔻也已表示,她不是僅僅只有這一個消息來源,還就張提供的資訊跟其它線索有過交叉核實等。所以這個可能進入司法程序的“官司”還有得看。

但如果在美國,在法庭上記者完全可以為保護消息提供者而拒絕交代新聞來源,頂多被以“蔑視法庭罪”而判坐幾個月的牢。美國好幾個有名的記者寧肯做那幾個月的牢,也不交代消息來源。他們不但不可能因誹謗罪而被巨額罰款,更絕不會因“誹謗總統罪”而去坐牢!那是不可想像的!

馬英九起訴周玉蔻的理由是,要捍衛他的名譽。但奇怪的是,以前有人指控他非法接受企業政治獻金,馬英九怎麼就裝聾作啞,不顧自己名譽了呢?

我遠在美國都看到報導,前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公開說,他知道的就有兩位科技界大佬各捐給馬英九5億台幣政治獻金。而在馬英九公佈的資金來源上,並沒有這10億元。那麼這筆龐大的資金,馬英九都藏到哪裡去了?

另外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曾爆料,“三位企業人士捐6億給馬”。馬也沒報賬。這些加起來就是16億,是周玉蔻爆料的2億的八倍!

馬英九對周玉蔻的“2億說”要控告,說是損害他的名譽。但“16億說”不是他的“名譽受損”增至八倍之多嗎,怎麼就不提告了呢?這符合基本邏輯嗎?

今天信誓旦旦要捍衛自己聲譽的馬英九,為什麼不起訴李遠哲和柯建銘?

馬英九不敢!因為李遠哲是諾貝爾獎得主,世界知名,還是中研院院長。起訴李遠哲,就成為國際新聞。這是馬英九不可承受之重。

柯建銘是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馬英九起訴柯,就等于跟整個在野黨作對,也要承受相當的份量。

但是今天對周玉蔻,馬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因為周玉蔻只是一個小小的電台主持人,她背后沒黨沒派,孤身一人 ,而且是女性,最好欺負,最好嚇唬,最好威脅!那個國民黨(更有泛藍媒體)上上下下齊聲喊“認錯、道歉”的吼聲,很令人想起中國御用導演張藝謀拍的電影《英雄》中,那百萬征伐統一的秦王大軍齊聲高喊的“殺不殺,殺!”的威嚇場面。周玉蔻簡直成了國民黨藍軍討伐台灣人民的征前祭品。

這是國民黨九合一選舉慘敗之后的一次發洩、一次反撲,台灣人民應該聯合起來,抵抗馬英九國民黨的這次反撲。還應該聯絡國際上捍衛言論和新聞自由的組織,給馬英九和國民黨以壓力,向世人展示馬英九是在怎樣地踐踏台灣的言論自由!

此時此刻,不應該讓周玉蔻孤軍奮戰,你的一臂之力是捍衛自己的言論自由!

2014年12月30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RFA)

2015-12-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