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遇羅錦:意大利人為何願意改信伊斯蘭教?

作者:遇羅錦

瑞士著名網站“20分鐘”報道: 2015年在意大利,有4000名意大利居民改信伊斯蘭教,而且,這個數字今后只會有增無減。

至于其它西歐國是否也有此現象,文中未提;雖未見過相關報道,但可以設想,其他西歐國肯定也有。為何如此?

一是因為失業。

意大利與其他歐盟國家一樣,失業人數不僅未能減少,且逐年遞增。人一旦失業,如同國家的廢物,無論你過去的職業高低,無論年齡大小,

地位便一落千丈。 筆者在“共識網”連載至今的自傳小說《給外星人的66封信》一書裡,對于失業者的心情與境遇,未加掩飾地如實道來: 無論你過去所受過的教育及所從事的職業有多高,勞動局(現名為“職業中心”)分配的任何工作,只要你第一次不去報道,失業金立即減少30%;若如此三次,你便與勞動局徹底無緣了。甚至你也不屬于與勞動局如雙胞胎的“社會局”,因為你身體健康,沒有可以不工作的醫生證明,社會局照顧的是年老體弱不能工作者。

所以,在“流浪者之家”裡,若有人說他過去是一家公司的老板,或說他過去是位醫生或律師,別以為他是在說謊。亦因此,啃老族也人數大增。

二是婚姻沒戲。

哪一個美貌年輕的女子,肯嫁給一位失業者呢? 如果有,也是極其少的。甚至因失業而離婚的倒是不少。改信伊斯蘭教的很多意大利人,多數是未婚或是離婚者。他們對大量湧進西歐的女戰民抱有幻想,因為很多女戰民願意通過婚姻,盼望順利地得到居留。但男方若不改信為伊斯蘭教,女方是不能與之結婚的。

西歐人在這方面比中國人想得開,遵從伊斯蘭教的種種有關婚姻的規定,對于他們來說,都樂意從命。只要他們能有個溫暖如春的家庭,無所謂信哪個教;何況歐盟各國對戰民如此地博愛,自己也看不到前景有什麼不好。

甚至,萬一將來能與太太一起勤勞致富,只要第一位太太同意,還可續娶。多生幾個孩子有何不好,西歐各國對兒童的福利金都不低。學習阿拉伯語有何難?有個太太在家就是好老師。甚至,孩子從小就跟著父母學雙語,比別的孩子還多了一樣本事呢!何況,穆斯林婦女願意生孩子,可不像西歐或俄國婦女那樣太有個性就是不想生。想當爸爸的越想越樂,紛紛改信宗教,美麗的新生活就在眼前招手呢!

三是尋求溫暖。

難道,那打兒時起就深植心中的天主教或基督教,那每年所有的節日都是與上帝有關才誕生的快樂,就那麼徹底地棄之一旁了嗎?

其實,即使戰民潮尚遠未開始時,西歐人退出教會的就一年比一年多了。因為,只要你有職業,無論是哪種教,都要從你的工資所得稅裡,每月給教會上交10%。但,失業大潮改變了很多人的觀念: 這個上帝到底能幫我什麼? 我每月給他錢,還不是照樣失業?

一旦失業,再進入教堂去做祈禱,突然覺得別人因知道了自己是個失業者,那目光立即變得生疏了,而這感覺竟是如此地凌厲冷酷,直刺進自己的心裡,深深感到一落千丈。

正是如此,還不僅是失業者因收入大減而不再去教堂、不想再上稅,更大的原因是:再也感不到原來熟悉的人們的溫暖目光了。

而有人告訴你,在清真寺裡,你感覺不到這種刺人的陌生,完全相反,他們見到你加入一起禱告,眼睛裡流露的是歡迎的光,是熱誠的光,不信,你去試試!

一傳十、十傳百,就像一條火線在流動,那信了新教的美好感覺真的是第一次。何況,多少人希望你與自己的姐姐妹妹結婚!

這,與原來老教友們感情的冷變,可是相差十萬八千里呵。

至于是否每天去清真寺祈禱五次,因人而異。對于新加入者,要求每天祈禱並不嚴格。但是必須以你個人的經濟條件,給教會隨意捐款。

反正失業者在家裡呆著也是煩,有的人覺得,不如去清真寺聚聚樂樂。

也有的,去參加了ISIS,甘願去戰場作戰。

網站“20分鐘”寫道: 改信伊斯蘭教的西歐居民人數,一年比一年多。在書店裡,平均每天出售60本《古蘭經》。有的買它,並非因為改了教,而是因為好奇,想知道書裡到底都寫了什麼。《古蘭經》有全世界各國的語言譯本。

至于西歐其他國家,為何對此改教現像閉口不談,唯有瑞士予以報道?確實值得深思。此文很快轉發到其他各國。

本小城,聖誕節那兩天,湧進戰民二萬;其他天數,每天是三千或四千有時是七八千不等。

甚至,到底有多少戰民已進入德國,官方公布的數字,似乎是縮小不少。

筆者想,人們所以改教,是否也有另一原因: 在戰民每天洶湧進入西歐各國的現實中,越來越多的意大利(西歐)居民 ,從長久的眼光看未來,覺得還是變為穆斯林的身份更為保險?

2015年12月30日

——原載《共識網》

2015-12-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