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長安秋士:反駁孔祥新的《被曹長青所騙的挺魯大鱷》

作者:長安秋士(中國)

今天寫完上一篇博文《羅援少將到底想幹什麼》,順便在博客中國的“最新文章”裡點擊了孔祥新先生的《被曹長青所騙的挺魯大鱷》,寫下了一段評論。旋即收到了孔先生回復,雙方就“批魯”話題你來我往、斷斷續續地交流了起來。現復制如下,供諸位網友評判。特別聲明,提倡針對文本進行理性交流,語言尖刻無妨,但杜絕無理謾罵,胡攪蠻纏,違者必遭“牙眼”還擊,勿謂言之不預也!

長安秋士:(孔祥新先生的《被曹長青所騙的挺魯大鱷》)一派胡言!對魯迅極盡污蔑之能事,對實事求是評魯、評胡的人也極盡污蔑之能事!說魯迅好話的人和毛左一樣嗎?自家的文章寫得一塌糊塗,沒有說服力,還要別人來欣賞、認同,你不覺得很霸道嗎?還是我那句話:先具備了像魯迅那樣的才、學、識,方能擔負起批判魯迅的大任!否則就只堪配四句古詩相贈:爾曹身與名俱裂,不廢江河萬古流;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孔祥新:兄台缺失雅量,批魯挺魯,只是交流,何必影響網友間的友誼?兄台應正視歷史:魯迅健在時的挺魯者,是左聯的筆桿子,大都去了延安;毛朝代時,只有利用魯迅的周揚當上文化部長,最后也悲慘。批魯的大都去了台灣和國外。兄台應有自知之明。

長安秋士:呵呵,我的“缺失雅量”,是由兄台你這篇“缺失雅量”的博文引發的。我只是想提醒兄台:批魯可以,完全可以,沒有任何理由說不可以,但你能不能把文章寫得像曹長青文章那樣有說服力一點?說實話,魯迅在世和去世后的许多批魯文章,我都仔細、耐心地阅讀過,其中有许多都點中了魯迅的“命門”,看了令人信服。而讀你和陳更先生的批魯博文,讀過一篇就知道是個什麼級別的水平了,就不想再讀了。所以,我才說:先具備了像魯迅那樣的才、學、識,方能擔負起批判魯迅的大任!兄台三思,好自為之。

孔祥新:建議兄台看看魯迅致胡風的信,信中傳達四個機密:魯迅早已是秘密黨員,創作必須聽延安的指令;黨內鬥爭非常殘酷;受周揚的脅迫,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難;勸三郞蕭軍不要入黨。

長安秋士:我也希望兄台靜下心來,好好讀讀曹的《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要批駁可以,但必須始終以曹的文本為依據,摆事實講道理,如此才能叫人服膺,否則就只能叫人看笑話了。

孔祥新:兄台是以文論人,愚是以文求索作者的德行,故對魯迅與曹長青的看法大相徑庭。還是交于第三方評判為好。拙作《魯迅致胡風的信泄露什麼機密》誠邀兄台批判。

長安秋士:對歷史人物進行道德批判,這樣的文章最令人生厭,因為道德是一個動態的觀念,各時代、每個人所持之道德觀念有時差異是很大的,我們很難說哪種道德是絕對高尚的,或褒或貶全出于個人所秉持的價值觀。

道德批判應該交給奉行程朱理學的批評家去做,現在我們亟需的是魯迅批判專制獨裁、關注民生民瘼的精神。

魯迅即使是中共“秘密黨員”又能怎麼樣?戈爾巴喬夫不是蘇共的領袖嗎?中共內部不是照樣有胡耀邦、趙紫陽、汪洋、任仲夷這樣的開明領袖或高級干部嗎?

以我對魯迅的理解,他如果活到毛時代,一定會是一個堅定的反毛者,一定會被毛投進大牢。毛對魯,不過是利用而已,這也正是魯的可悲之處,死了都不得安生,還要替他人受過。

我總覺得,台兄和陳更先生欲借批魯而批毛,是一個非常錯誤的路徑選擇,因為畢竟魯迅思想的主流還是好的,這一點已經深入到中國知識分子的骨髓,批魯行為只能招致人們的反感;當然如果批得有理,知識分子們還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最大的問題在于你們批得沒有道理,舍棄主流抓小節,舍棄文本抓道德,還有對文本的曲解,下判斷的隨意,這些又如何能讓任何一個懂道理、明是非的知識分子接受?不說了,兄台的大作《魯迅致胡風的信泄露什麼機密》我也不必去讀了。

孔祥新:陳雲說,否定了毛我們什麼都不是。這包括魯迅和兄台嗎?  

長安秋士:“我們”怎麼會包括魯迅呢?至于我,算得上嗎?何況我是一個極其堅定的“非毛”者。除非你說把所有姓“毛”的都否定,只有在這時,我才在劫難逃。呵呵……

孔祥新:兄台原來是毛先生,失敬,失敬!

長安秋士:一次在共識網上,一位網友罵我,反對我“非毛”,我說:我們毛家已經把他開除族籍了,你如果崇拜的話,就把他的僵屍從天安門廣場抬到你家去,供奉在你家的神台上,每日三叩首,晨夕一炷香,我堅決支持。

孔祥新:先生原來是魯粉而非毛左,錯怪了。哪個家族中都有壞人和好人,沒必要與毛劃清血統。孔慶東不也是孔子后代嗎?照樣批孔挺毛。

長安秋士:先生差矣!我曾經說過,我什麼人的“粉”都不是,因為一旦成為某“粉”,便肯定為某所洗腦,容不得任何人對某的批評。而我,對魯迅雖然欣賞,但也有批評,當然也欣賞別人有理有據的批評。先生認為我是血統論者嗎?若是真的,說明先生的阅讀理解能力尚待提高。

孔祥新:先生當然不是血統論者。憑兄台豐厚的文史知識,一旦否定青少年時強權加給的精神偶像,定有大的建樹。

長安秋士:先生又差矣!我高中時無書可讀,就把圖書館裡魯迅的書全讀了,由此喜歡上了這個瘦小的老頭,以后又反復讀,在進一步加深理解的同時,終于有了些许批判。我的喜歡魯迅,完全不是強權加給我的。奉某為偶像不就是某“粉”嗎?我既然不是任何人的“粉”,任何人能是我的偶像嗎?呵呵,我怎麼覺得與先生交流越來越困難了呢?

孔祥新:那時的你我,除了毛魯書籍,我們別無選擇,所以被強制洗腦。否定自己的偶像等于否定自己的已往,這個過程很痛苦,愚在30年前有親身體會。兄台轉載毛對魯迅的高度評價,不遠遠勝過叛國者曹長青的爛文嗎?這至少能把全部聽毛主席話的毛左全部改造成魯粉,兄台為何舍近求遠轉載設有誠信的曹長青的文章呢?毛左魯粉總是借外國人之口贊譽毛與魯,兄台難道未能免俗?

長安秋士:因為毛對魯的評價我不全認同,所以不轉載。說魯是“偉大的文學家”“骨頭最硬”名副其實,而說是“思想家”“革命家”“代表中華民族文化的方向”則大錯特錯!毛就是利用魯在文化界的名望,拉大旗作虎皮而已。曹長青的文章如果是爛文,那先生的文章呢?我實在想不出用什麼詞來形容了。請原諒。

孔祥新:曹的文章有硬傷,邊說魯思想深刻,邊說魯受騙,自相矛盾。

長安秋士:思想深刻和受騙只在某些方面有對立關系,而非矛盾關系。事物包括人的思想都是很復雜的,不是絕對的二元對立,而是多元並存。所以,我提醒先生,下判斷一定要慎重,要考慮到多種可能。

寫于2015年9月28日

——讀者推薦。原載作者博客(http://changanqiushi.blogchina.com/2650420.html),原題:與孔祥新先生對話“批魯”。

附:

孔祥新:被曹長青所騙的挺魯大鱷

叛國者曹長青的《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為何能騙神州黨國的挺魯大鱷???《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要麼被挺魯大鱷轉載,要麼被挺魯大鱷稱頌,並被媒體多次推薦。

挺魯大鱷與普通毛左魯粉一樣,只認魯毛和曹長青的文字,不問毛澤東、魯迅和曹長青的德行。

挺魯大鱷與普通毛左魯粉一樣,只知世界有毛澤東、魯迅和曹長青,不知世界上有華盛頓、胡適和余英時。

挺魯大鱷與普通毛左魯粉一樣,只認公有制家國毛家王朝和黨國為新中國,不認憲政民主制度。

挺魯大鱷與普通毛左魯粉一樣,邊說魯迅思想深刻,邊說魯迅被欺騙利用,毛澤東思想中的矛盾邏輯學運用的出神入化。

挺魯大鱷只比普通毛左魯粉自認高明一點:邊說魯迅與胡適缺一不可,邊褒魯貶胡。

挺魯大鱷大都只轉載別人的挺魯文章,但從不轉毛的挺魯語錄。其中的奧妙不可言說。

挺魯大鱷大都諳熟黨國意識形態的高壓線之高度,粉魯飾毛的文章大都被黨媒特別推薦。而還原魯毛真相的文章,大都被打壓。

挺魯大鱷與普通毛左魯粉一樣,挺得並非魯毛,挺得是公有制家國和黨國的意識形態及背后的權力。

挺魯大鱷與曹長青一樣,頭頂政治的試風標,發現黨國有退化為毛朝代制度的可能,與是通過挺魯,婉轉向組織重審自己的政治立場,以期在政治分紅中,能多分一杯羹。

挺魯大鱷與曹長青一樣,大都是假毛左魯粉,揣著明白裝糊塗的政治站隊,而被忽悠的大都是底層的毛左魯粉。

2015-9-28于帳廬庵書齋

2015-12-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