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茉莉:彭麗媛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作者:茉莉 (瑞典)

在嫁給習近平之前,彭麗媛已經是著名的歌唱家了。她的父母曾不願把她嫁給高干子弟習近平,可見她來自一個不願攀附權貴、比較有尊嚴感的平民家庭。

一入侯門深似海。彭家父母沒有想到,盡管習家沒有委屈彭麗媛,但一旦習近平從地方官員升任為中共中央總書記,他們的女兒就被稱為“中國第一夫人”。此時的彭麗媛,不管她的外表如何時尚亮麗,風度如何優雅迷人,她的名字就不可避免地,進入世界眾多“獨裁者夫人”之行列。

◎ 第一夫人應對其夫的政治負責嗎?

將彭麗媛女士列為“獨裁者夫人”,恐怕要使她的大批崇拜者和粉絲生氣了。自習近平上台以來,國際社會對中共當局嚴重侵犯人權的批評甚多,但這位第一夫人的非凡魅力不僅征服了很多中國人,就連西方媒體也常用溫和的筆凋描繪她。

可是很遺憾,作為“人類正義的最高法庭”(黑格爾語)的歷史,在評判人物時,總是會摒棄個人崇拜,掀開溫情面紗,洞察出真相與本質。我們普通女人一般只需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而歷史在評價第一夫人時,卻必須考察其夫——一國統治者的gong過,以及第一夫人在其夫的政治體制中所具有的影響力,所扮演的角色。

在評價中國第一夫人彭麗媛時,人們首先要問的是:她丈夫的權力來自何處?其權力的取得是否合法?權力的行使是否具有正當性?如果其夫的權力來自暴力,並用暴力維持其統治,他統治的國家沒有人民多數意志的制衡,沒有選舉,甚至以鐵腕禁止政治反對派的存在,這樣的話,我們就只能根據常識做出判斷:這位美麗的習太太是一位獨裁者夫人。

那麼,是否所有獨裁者夫人都應對其夫的政治專制負責呢?這是一個很復雜的問題。從國際歷史上看,每一位獨裁者夫人染指權力、介入政治與揮霍財產的程度不一樣,其責任大小也不一樣。總的看來,大多數獨裁者夫人都要對其夫的獨裁承擔某種責任。

為什麼如此?首先,原本是普通的女人,因為嫁了獨裁者,一下子被推上政治高位,從此擁有一個舉世矚目的公開舞台。在那個舞台上,她們的所有言行,哪怕是給花兒取名、展示書法與教刺繡之類的風雅之事,都像征丈夫的地位,代表丈夫的立場。換言之,她們成了丈夫的合伙人。

其次,一旦成了第一夫人,國庫大門從此對她們敞開,她們盡情享受的金錢財物,全都是納稅人的血汗。少有獨裁者能夠用他們的正式收入,支付太太華麗的衣飾,昂貴的旅行以及奢侈的家居生活。

基于以上理由,即使是“最可憐的第一夫人”——薩達姆的妻子薩吉達•海拉拉,在歷史法庭上也不能免責。那個溫柔的女人被迫容忍丈夫多妻,在兩個女婿被丈夫殺害后,她一直生活在無言的恐懼中。但伊拉克人民仍然不能原諒她,指責她作為第一夫人,經常跟在丈夫后面公開露面,做那個政權的裝飾品,對薩達姆的大屠殺保持沉默。同時,薩吉達和她的孩子所享受過的奢華生活,來自獨裁者搜刮來的民脂民膏,也可視為一種經濟罪行。

◎ 前車可鑒,彭麗媛不可不慮

對國家統治者的全面評價,一般要盖棺論定,至少也要等他們的政治生命告一段落。目前習近平仍在任上,尚無法全面評論他的是非gong過。而這位本是獨立歌唱家的夫人,已經服從了男權制定的規則,讓那個男人成為她的信念和真理,她的活動一切以丈夫為中心。因此,要公正評價彭麗媛這位第一夫人,現在也還為時過早。

盡管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從彭麗媛的表現中看出一點端倪。例如,1989年六四事件后,彭麗媛曾去天安門廣場,以歌聲慰勞戒嚴部隊。當時彭麗媛已與廈門市副市長習近平結婚,她的行為應該是丈夫所贊同的。這就說明,彭麗媛的歌聲雖然優美,但她本人卻不太像是一位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仁慈天使。

在習近平上台的三年間,彭麗媛在國際上一直扮演“親善大使”的角色,試圖給自己樹立一個“社會良心”的形像。這位中國第一夫人穿著華麗精致,帶著端莊可愛的微笑,不辭辛苦地旅行世界各地,散布了一種溫馨而夢幻般的印像,似乎中共這個政權是富于人性的。

然而就在這幾年,中國人權狀況嚴重倒退,在押政治犯和良心犯、羈押未判及強迫失蹤人員大幅增加,新聞言論自由遭受更嚴厲的鉗制。新疆的民族衝突,西藏人的自焚,形勢更為嚴峻。2013年,習近平被無國界記者列入“新聞自由公敵榜”。但是,身為聯合國“親善大使”,彭麗媛對中國嚴酷的人權迫害、以及受害者及其家屬的苦難,閉上眼睛不發一言。

今年九月,習近平夫婦訪問美國,彭麗媛的專車被中國訪民堵到人行道旁。十月,流亡英國的邵江博士舉著“調查六四真相”的標語,在倫敦大街上迎著習近平車隊示威。即使是親眼見到中國人表達憤怒的抗議活動,彭麗媛仍然一味沉默。如今,她熱衷于指導新版大型歌劇《白毛女》,有人因此質問彭麗媛是否想以毛澤東夫人江青為師。

筆者將在下篇文章中介紹一些“紅色公爵夫人”,其中幾位前共黨領袖的妻子,都曾去北京見過江青,並成為江青的崇拜者,例如,阿爾巴尼亞前獨裁者霍查的妻子涅治米葉,還有羅馬尼亞齊奧塞斯庫夫人埃列娜。這些紅色夫人后來不是像江青一樣被判刑,就是被處死。前車可鑒,彭麗媛女士不可不慮啊!

◎ 逃脫被詛咒命運的兩位女性

在筆者所能觀察到的多位獨裁者夫人中,只有兩位優秀的女性逃脫了被歷史詛咒的命運。一位是斯大林的第二任妻子娜傑日達•阿裡盧耶娃,另一位是前中非帝國皇帝博卡薩的妻子瑪麗(Marie-Reine Hassen)。

年輕的娜傑日達是斯大林心愛的妻子,一位具有浪漫理想的女性。但是,為斯大林生了兩個孩子的娜傑日達卻在她31歲的芳齡,以一把左輪手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為什麼這位前蘇聯的第一夫人會走上絕路? 斯大林的女兒斯維特蘭娜認為,這是因為她的母親不能容忍丈夫的殘忍,當娜傑日達無法制止那些罪惡時,她寧願自我消失。女兒寫道:“如果她沒有死,那麼她以后的命運會是如何呢?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早晚她會成為父親的政敵。當她看到她的最好的老朋友,如布哈林、葉努基澤、雷登斯、斯瓦尼澤夫婦都一一死去,她決不會沉默。她絕對熬不過去。”

“質本潔來還潔去,不教污淖陷渠溝。”娜傑日達以死抗爭的做法,雖然使斯大林痛苦不安,卻並沒有改變暴君殘害人的政策。無論如何,這位可尊敬的夫人保持了自身的清白和純正。

最幸運的的獨裁者夫人,要數前中非皇帝博卡薩的妻子瑪麗。瑪麗在少女時曾和其母被博卡薩監禁,在脅迫之下成為皇帝的妻子之一。結婚后,聰明的瑪麗在后宮假裝瘋癲,博卡薩只好把她送還給家人。

后來瑪麗去法國和美國攻讀學業,在中非帝國終結后回到祖國,擔任外交部長並競選總統。瑪麗希望憑借自己的知識才能,努力使貧窮混亂的中非趕上時代。

——原載香港《動向》雜志2015年12月號:原題:獨裁者夫人與人類歷史法庭

(更多茉莉文章请见其博客:http://blog.creaders.net/u/4775/)



2015-12-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