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朱瑞:習近平為西藏問題“掃除障礙”了嗎?──與丁一夫先生商榷

作者:朱瑞 (加拿大)

在最近結束的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凶相畢露,居然把“達賴集團”定性為“分裂勢力”,把“中間道路”定性為“分裂主義的政治要求”。習近平甚至頑固地宣稱:“堅持對達賴集團鬥爭的方針政策不動搖”。

曾幾何時,善良的人們對習近平的西藏政策抱有著幻想。但是自習近平上台三年來,西藏形勢日趨嚴峻。說實話,一些對中共認識深刻的漢人早就看清楚了習近平。

三年前,在國際聲援西藏特別會議上,我採訪邵江先生時,他就直言:習近平上台后,西藏問題只能更加惡化。原因有三:一,從習近平個人歷史看,他一直都是維護專制的官僚,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的所有反人類罪行,他都參與並執行了。他直接對浙江民主黨和異議人士進行了迫害,對浙江民營經濟和地下經濟進行了摧毀。二,中共內部已經制定了一個關于對西藏的框架, 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正在不斷地從這個框架裡得到好處,所以,一般來說,任何人上台,都不會變動這個框架。三,像習近平這批在位的太子黨,接受的完全是中國共產黨的權貴教育,崇尚利益、崇尚暴力,迷戀權力和等級,而且十分貪婪,因此,他們自己不會主動改變。唯一的變化只能依靠藏人自己的努力,以及中國民間的反省。

●習近平遭到了“吃藏獨飯”集團的反對?

然而,丁一夫先生卻在最近撰文《中央統戰小組與西藏問題僵局》,從清朝的駐藏大臣談到中共治藏干部,聲稱當今“駐藏干部頗有點「臣在藏,君命有所不受」的特殊性”。他把當今漢藏衝突都歸結于地方上的利益集團,一切都是下面的治藏干部不好,而中共中央並不信任他們,因此現在“習總書記要親自抓西藏”。

丁一夫先生為中共中央開脫責任,說:“中國的治藏政策被治藏利益集團劫持了”“任何改變都會第一時間遭到‘吃藏獨飯’的集團強力反對” “他們出于個人和集團私利,需要藏區局勢緊張,經常故意激起藏人對中國政府的怨憤,挑起中央對藏人的懷疑和敵視。” “就是這些人,最反對中央對藏區採溫和政策,最反對中國政府和達賴喇嘛對話。”丁一夫還說:習近平“要成立一個統戰領導小組,這說明體制內有人在抵制總書記的統戰思路。”

不知有什麼根據,讓丁一夫先生這樣樂觀地預言:“習總書記要親自乾預治藏政策,並且將用他特有的風格來掃除障礙。”現在,習近平終于在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明確表態了。習近平遭到了“吃藏獨飯”集團的反對了嗎?他掃除了利益集團的障礙了嗎?事實證明,在西藏問題上,中共並沒有如丁一夫所說,有“瘋狂”的地方集團和“溫和理性”的中央之分。中國共產黨在民族問題上只有一派,即大漢族派。

更為有趣的是,丁一夫還總結出“后來的歷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多半遭到中央批評,或在‘出事’后黯然調離西藏。從任榮、陰法唐、伍精華、胡錦濤、陳奎元到張慶黎,可以說一個比一個左。仕途順利的只有胡錦濤……”這倒讓我想起了議員格桑堅贊與著名西藏作家唯色的推特對話:

“中共說,張慶黎同志在西藏辛勤工作5年多時間,下一步將另有任用。看來是鎮壓西藏同胞有gong,又要高升了!” 格桑堅讚說。 “歷屆除了彝族伍精華,都高升了。”唯色說。

●自焚藏人的要求是“自治”嗎?

丁一夫先生還在他的《中央統戰小組與西藏問題的僵局》中寫道:“近年來竟有一百四十多藏人自焚,成為人類史上罕見的慘劇。他們要的僅僅是藏區的政策有所改變,能夠讓藏人有一定的自治權。”

這讓我想到唯色新書《西藏火鳳凰》中“自焚者的遺言”一章,其中專門有個小標題“關于西藏獨立”:“在遺言中明確要求西藏獨立,或者間接認定西藏是獨立國家的自焚者有十位,佔留遺言人數的21.7%……如果再加上八位雖未留下遺言,但在自焚時呼喊西藏獨立的口號,另有四人自焚時手持西藏國旗,關于西藏獨立訴求所佔的比例則會增加,反映出自2008年以來,西藏獨立的意識在境內西藏人中增長擴散的態勢。”

到目前為止,147位自焚抗議藏人的要求,概括出來就是兩點:一,西藏要自由!二,讓達賴喇嘛尊者回家!那麼,丁一夫宣稱自焚藏人的要求僅僅是“政策有所改變”“一定的自治權”,不知他的出處在哪裡,依據是什麼。

●西藏有過“自治”的歷史嗎?

西藏的獨立事實,早已為國際藏學家定論,為聯合國諮詢機構、國際法律人協會等承認,但丁一夫先生一口咬定,歷史上,西藏是處于“自治”狀態的:“西藏和內地路途遙遠,交通不便,歷史上,朝廷採取的是讓西藏自治的帝國政策,歷世達賴喇嘛就是西藏的國王,中土朝廷只要求西藏保持對朝廷的藩屬國或朝貢國的名分。”

然而,這個“歷史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西藏歷史有贊普時期、分裂時期、薩迦政權時期、帕竹政權時期,甘丹頗章政權時期,在這些西藏歷史的紀元中,哪個時期屬于被“朝廷”允许“自治”了?

“朝廷”又是指哪個朝廷?是你的“中土朝廷”嗎?而中國歷史上,從來就沒有存在過這個“中土朝廷”。倒是張博樹先生在他的《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一書中,發明了一個“中土政權”, 用來說明“西藏‘臣屬’于元朝、西藏‘臣屬’于明朝、西藏‘臣屬’于滿清,西藏的事實獨立沒有得到中華民國的承認,1949年中共建政后佔領圖伯特,不是侵略而是‘行使主權’”因此,被唐丹鴻女士精辟地稱為“一口通吃”的“中士政權”註釋。

在此文中,丁一夫還指稱“歷世達賴喇嘛就是西藏的國王”,這是缺乏常識的說法。從一世達賴喇嘛到四世達賴喇嘛, 雖然都深得藏人的敬仰,但他們都沒有擔任西藏的“國王”。只是從五世達賴喇嘛建立甘丹頗章王朝起,西藏才開始了由達賴喇嘛尊者執撐西藏政教大權的歷史。

身為漢人,丁一夫先生缺少對中共集體專制本質的認識,他似乎相信習近平會有“思考的空間”,這就有誤導讀者之嫌。另外,丁一夫先生對自己提供的信息也毫不負責,對西藏歷史缺乏應有的了解,其觀點完全與事實相佐, 這種學風實在需要改進一下了。

(註釋:摘自唐丹鴻:《西藏問題:帝國三部曲之三——轉型帝國的西藏最終解決方案》: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4/08/blog-post.html)

——原載香港《動向》2015年12月號(全文)

(更多朱瑞的文章請見其網頁: http://zhu-ruiblog.blogspot.com/)



2015-12-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