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委內瑞拉和法國人受夠了左瘋

曹長青




12月6日是左派的又一次滑鐵盧。這一天,委內瑞拉和法國的選舉,繼阿根廷之后,再次讓社會主義左翼政黨成為最大輸家!

委內瑞拉多年來都被世界媒體關注,因為該國前總統查韋斯領導了一場對外全球反美、對內國有化的社會主義左翼運動。

在外交上,查韋斯和古巴的卡斯特羅,伊朗的內賈德等結盟,像二戰時的軸心國一樣,形成反美反西方的鐵三角。再加上拉美的其它左翼政府等,形成反美陣營。查韋斯被稱為“反美小霸王”。

在內政上,查韋斯熱衷所謂“玻利瓦爾革命”(左翼運動),推行類似蘇聯等共產時代那種國家壟斷經濟、均貧富、大鍋飯等社會主義政策。

在拉美地區,有三種“社會主義”:一是古巴卡斯特羅式的(共產極權下國家控制一切);另一種是阿根廷前總統貝隆(庇隆)始創的“貝隆主義”(政治上有選舉,但經濟上國有化、均貧富,政府包攬),再就是以十九世紀拉美獨立運動領袖西蒙•玻利瓦爾命名的“玻利瓦爾革命”,發展到后來成為貝隆主義+反美反西方的民族主義運動。

古巴模式的惡果人所共知,卡斯特羅至今掌權56年,該國從無選舉,經濟更是陷入困境。據2013年的統計數字,古巴人的月收入只有19美元。

貝隆主義的惡果,不久前我在“右派勝選,阿根廷不再哭泣”一文中提過,在熱衷貝隆主義的左翼政黨過去12年執政下,阿根廷已成為全球經濟最糟的國家之一,在《商業內情》(Business Insider)列出的全球悲慘指數最高國家中,阿根廷名列第四,跟正在內戰的敘利亞、也門等為伍。

“玻利瓦爾模式”也同樣糟糕,以玻利維亞為例(為紀念玻利瓦爾而起的國名),雖然該國擁有南美洲第二大天然氣田,卻被稱為“坐在金椅子上要飯的乞丐”,因它是南美洲最貧窮、落后之國,貧困人口占總人口的66.4%,極端貧困人口占45%。

1998年底,曾發動軍事政變(入獄)的查韋斯當選委內瑞拉總統,這位信奉“玻利瓦爾革命”的政治強人,迅速把這個國家帶入災難。查韋斯的口號是:“21世紀屬于社會主義”。“富有是壞事”(be rich is bad)。他制造貧富對立,煽動窮人革命,實行全面國有化(包括石油公司),國家控制商品價格,廣泛提供福利補助的社會主義政策,結果委內瑞拉成為這種烏托邦的試驗地和犧牲品。中國人更能明白毛式大鍋飯的社會主義是怎麼回事。

委內瑞拉是世界最大的石油儲藏國,也是南美洲最大的石油出口國,當年全球油價高漲時,委內瑞拉靠高價油發財,其社會主義政策的隱患還沒有完全顯露。2005年時委內瑞拉還是拉美地區國內產值最高的國家。但隨著油價下跌(從100多美元跌到今天的40元),委內瑞拉的經濟迅速陷入困境。

查韋斯靠上台后修改憲法(改變總統任期限制),連續掌權14年,最后因癌症死在第四屆總統任期(2013年)。雖然他指定的接班人在那種“窮人革命”的社會主義狂熱氣氛中仍(以微弱多數)當選總統,但委內瑞拉的經濟和治安迅速惡化成全球之最:

在世界大多數國家都致力經濟發展、人類物質空前豐富的今天,委內瑞拉卻連生活必需品都嚴重短缺,人們要排長隊購買日用品。據在委內瑞拉工作的中國企業員工目擊,在那裡連“牙膏、洗發水、洗衣粉、面粉、大米都要限購。每天超市門口都是長隊,但老百姓排隊好幾個小時,也只能每人買4小包面粉和3個牙膏,結賬還需要使用身份證。”

美國“布隆伯格觀察”(Bloombergview)報道說,“在委內瑞拉,什麼貨品都短缺,從牛奶、面包,到啤酒,藥物,甚至避孕套。”在委內瑞拉的主要醫院,60%的癌症患者(包括很多兒童)無法得到必要的治療,因為20種化療藥物現在都短缺。從去年五月以來,委內瑞拉醫院的“截肢”病患數量“火箭般竄升”,因為缺乏抗菌素和必要的藥物來治療。

據上述報道引述的民調,30%的委內瑞拉民眾說,因食品短缺和物價飛漲,他們一天只吃兩頓飯或更少。70%的受訪者說,他們已停止購買一些基本食品,因為缺貨或太貴。

各種必需品的短缺,導致走私和黑市猖獗,委內瑞拉貨幣的貶值速度如同流星。美國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年度追蹤分析報告《貶值的貨幣》(the Troubled Currencies Project,項目主持人Steve Hanke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對烏克蘭、敘利亞、委內瑞拉這三國的(與美元的)官方匯率和黑市做出比較列表(至11月29日):

在有克裡米亞危機的烏克蘭,官方匯率是23.51,黑市是25.53;在正內戰的敘利亞,官方匯率是221,黑市是388;而在既無內戰又無領土紛爭的委內瑞拉,官方匯率是6.35,黑市是890.62!

從去年11月,委內瑞拉政府就停止公布經濟數字,因情況越來越糟。政府官員說,該國通貨膨脹率是150%。而上述“卡托研究所”的報告指出,委內瑞拉的實際通膨率是808%,是全世界最高的!

2014年,委內瑞拉的人均GDP就已被《世界銀行》降級到拉美地區的第五名,排在智利、古巴、烏拉圭、巴拿馬之后。

由于食品緊缺,通貨膨脹,導致犯罪率高升,偷盜、搶劫、走私、哄搶商鋪屢屢發生。據上述“布隆伯格觀察”的報道,今年上半年,委內瑞拉就有500起游行抗議,56起哄搶商鋪、藥房和倉庫事件。今年前八個月就有6000多名走私犯被逮捕。委內瑞拉像坐在火山口,“人民不是在外面街頭抗議,就是在外面排隊搶購食品。”

在全球油價下跌的現狀下,按常理,委內瑞拉可靠增產(薄利多銷)以增收。但在查韋斯把石油公司國有化之后,委內瑞拉的油產量不僅沒上升,反而下降。在實施國有化時,石油公司工人曾舉行大罷工,結果一萬八千名工人和管理人員被解雇(占員工總數40%)。由于缺乏技術工人和有管理經驗的管理層,再加上國有化后的官僚化、低效率,導致委內瑞拉的油產量連續下降,從2005年的日產330萬桶,降至270萬桶(至今沒超過這個數量)。

在如此嚴峻局面下,查韋斯們仍熱衷社會主義,政府包攬醫療,住房,教育(全都免費),對各種食品提供補貼。龐大的福利開銷花光了石油收入,導致政府嚴重赤字、舉債度日。

國際金融專家指出,從目前到明年底,委內瑞拉需要還債158億美元。而目前該國的官方儲備只有150億美元,其中現金只有30億(手頭有10億,20億在國際貨幣基金那裡)。委內瑞拉的黃金儲備至今也降至117億美元。禍不單行,不僅全球油價暴跌,黃金價格也跌跌不休,現只有1073美元/盎司(12月9日)。

從目前世界經濟來看,石油和黃金的價格短期內都不會大幅反彈。這意味著委內瑞拉的經濟更會下滑,人民的生活將更加艱難。

布隆伯格專欄作家福克斯(Justin Fox)評論說,“查韋斯不在了,但這明摆著是他(造成)的危機。他把委內瑞拉帶向泥沼,陷進災難。當然世上還有更壞的領導人——屠殺自己的人民,或對外發動戰爭,但查韋斯的國家管理方式顯示,他是世人眼睜睜看到的最災難性的領導人之一。”

查韋斯曾四次當選總統。委內瑞拉的經濟這麼糟糕,為什麼人民還要選擇他?這不僅是該國的問題,也是西方其它國家存在的問題:左派的社會主義烏托邦,不僅迷惑了底層民眾(給他們免費醫療和教育,還有住房及食品補助等龐大的福利,他們則回報以選票,所以被稱為“變相買票”),也給了沉迷烏托邦幻想的左翼知識分子站道德高地、顯摆自己政治正確的機會。查韋斯的社會主義,跟美、英、法、德等西方國家左派們的想法大同小異,都是要通過政府強行均貧富,以人民的名義、公共利益的名義、照顧弱勢群體的名義等等,剝奪其他人的勞動成果(強行高稅收),然后用龐大的社會福利來養懶漢,造成全社會的惰性。在這種政策下,當然絕不會有蓬勃的市場經濟。

但委內瑞拉式的社會主義,在西方仍有大批推崇者。目前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桑德斯就是一個毫不隱諱的社會主義者,且有相當選民支持度。民主黨頭號總統參選人希拉裡的一系列政策,跟桑德斯大同小異,也是一個骨子裡清清楚楚的社會主義分子。

即使在中國異議人士中,仍有熱衷和信奉者。例如流亡美國、被譽為“中國的良心”的劉賓雁,就是查韋斯的粉絲。查韋斯剛上台時,他就充滿期待,直到2005年去世前還在整理剪輯委內瑞拉的資料,想把查韋斯的社會主義經驗引進中國。

劉賓雁曾公開說,“因為中國盲目地學習西方,把美國的、西歐的那些最反動的、最右傾的經濟學理論拿到中國去搞,搞這種所謂的市場經濟,結果證明是失敗。美國失敗了,歐洲失敗了。他們沒有解決他們自己的問題,中國也一樣倒霉。”

而事實正相反,今天中國的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跟毛時代簡直如同兩個中國),恰恰是因為中國走向米塞斯、哈耶克們主張的市場經濟。而美國一直保持世界唯一超強,也在于堅持走資本主義,而沒有邁向查爾斯們那種社會主義。體驗過毛時代那種悲慘經濟狀況的劉賓雁,能說出上述那番話,實在是比蜜糖裡長大、不知飢餓為何物的西方左派更不可原諒的。

無論東西方有多少查韋斯的粉絲,慘痛的教訓促委內瑞拉人民覺醒。在經濟困境的現狀下,12月6號委內瑞拉的國會選舉,出現了自查韋斯17年前掌權以來第一次大逆反:查韋斯的政黨大敗,右翼反對黨獲得橫掃般勝利,贏得三分之二的席位!

反對黨領導人說,下一步他們要通過法律程序罷黜(recall)總統。雖然現任總統任期到2019年,但按委內瑞拉憲法,有400萬人聯署就可重選。這次國會改選有1950萬人投票,反對派贏得六成,有超過一千萬支持者,所以聯署應該很容易達到;把現任查韋斯接班人總統選掉,也完全有可能。而只有終結查韋斯們的社會主義政策,真正走憲政民主、市場經濟的原本資本主義道路,委內瑞拉才可能走出經濟困境,重新成為美洲的“美麗之國”。

在美洲的委內瑞拉“變天”的同一天,在歐洲也出現了政治奇觀:法國極右翼政黨“民族陣線”(FN)在大區(議會)初選中獲得史無前例的勝利!在13個大區中,6個區勝選,並一舉成為法國第一大黨;第二也是右翼,是前總統薩科齊領導的保守黨;第三才是現任總統奧朗德的左翼社會黨。

“民族陣線”是由老勒龐創建。由于他為二戰戰犯辯解,以及淡化納粹大屠殺等言論,導致這個黨被視為極右翼。2011年,勒龐的女兒馬琳當選黨主席后,揚棄父親的極端政策,回歸真正的保守主義,最后甚至把頑固己見的父親開除黨籍。過去幾年,在瑪琳領導下,“民族陣線”在政壇劈風斬浪,贏得很多城市的議會,但這是第一次贏得大區!馬琳.勒龐和她的侄女、今年才26歲的小勒龐(2012年當選成為法國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在兩個選區都是大幅領先。馬琳.勒龐被視為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的熱門人選之一。

法國所以變天,也是因為奧朗德推行的高稅收、高福利、大政府的左翼社會主義政策導致經濟滯緩,怨聲載道。而且在制約防範極端伊斯蘭分子上,奧朗德又因沉迷多元文化、政治正確等,導致反恐效率低下。年初巴黎《查理周刊》被襲擊,不久前更有130多人被恐怖分子殺害,震撼法蘭西和世界。奧朗德政府的無能,展露無遺。

主張恢復法國傳統文化,反對同性婚姻,支持恢復死刑,強勢反恐,限制非法移民,包括關閉宣講《古蘭經》聖戰的清真寺等,民族陣線這些政策深得選民共鳴。法國人和委內瑞拉人民一樣,也是對左派受夠了。他們用選票發出反抗之聲!

法國的選舉結果,直接衝擊整個歐盟。而委內瑞拉的變天,對美洲的影響更大。幾周前阿根廷的左派政府被選掉,主張市場經濟並親美的政黨當選執政。巴西的左派無能總統羅塞夫正進入被彈劾程序。這些都顯示,無論左派的烏托邦多麼動聽、多有迷惑力,但最后都會遭到現實懲罰,展露出其災難性的本質。

阿根廷、委內瑞拉、法蘭西這一個月來發生的變化再次證明:只要有選舉,多麼錯的政策都有被矯正的機會。

2015年12月9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5-12-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