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溫城黎叔:我為什麼要和桑蘭過不去?!

作者:溫城黎叔

最近黎叔我在五天之內連發了五篇有關桑蘭事件的評論,隨著真相一步步揭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了解到桑蘭與其經紀人包括律師四年前在美國為打天價官司而撒下的彌天大謊!而且桑蘭無端指控其恩人強奸更是喪盡天良!但是,也有很多不明真相或者根本就不願意了解和相信真相的人總在問:你為什麼要和桑蘭過不去?你為什麼要和一個殘疾的女人過不去?甚至問:你到底拿了多少好處?收了多少錢?

我覺得這些問題反映了很多真實的大眾心態,也反映了這個社會深層而普遍的心理。今天,黎叔就對以上問題一一作答:

一、我為什麼要和桑蘭過不去?

桑蘭與其經紀人包括律師2011年在美國紐約掀起驚天訴訟,當時在整個北美華人社會引起了巨大震蕩和反響。一直以來,北美華人社會的構成復雜,有老華僑、台灣移民、香港移民以及新世紀以來波瀾壯闊洶湧澎湃的大陸移民,與之相對應的政治觀點和人文觀念自然各有不同,在華人社區引發的有關同胞的新聞往往會存在不同視角和價值觀的異議。

桑蘭作為一個中國大陸體制下的運動員代表,她的個人表征是非常明確的。桑蘭也非常清楚這一點並且大加利用,在她的天價官司開打之前在紐約的第一場新聞發布會上,桑蘭身披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會場也高懸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一副代表祖國正義凜然的模樣!按說,桑蘭身上如此深刻的體制烙印必然會按慣常模式左右北美華人社會對這個事件的各種異議。

然而,隨著桑蘭天價官司的一幕幕醜陋演出,北美華人社區罕見地、一邊倒地、異口同聲地痛斥桑蘭及其經紀人和律師的惡行,這樣的痛斥在桑蘭爆出恩人“性侵”猛料之后變成了全體華人社區的憤怒和痛恨!這在北美華人社會的新聞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因為,桑蘭及其經紀人和律師自以為是的“性侵指控”殺招突破了所有人的良知和道德底線,反而讓全體華人同胞超越意識形態偏見站在了一起!

這出荒謬絕倫的鬧劇最后在桑蘭呈上法庭證詞(輕描淡寫把強奸誣告的責任推給律師)以及她的律師公開道歉並賠償之后落下大幕。關于桑蘭的法庭證詞和美國聯邦法庭公布的《公開道歉》詳見我昨天的評論,這裡不再贅述。桑蘭的其它驚天訴訟也隨之不了了之直至幾個月前因實在拿不出證據而灰溜溜地撤訴,此案才算劃上了句號。

四年前桑蘭在美國告完了人,把恩人一家置于“萬劫不復”(套用桑蘭的長微博用詞)之絕境就拍屁股走人了。北美華人社區雖對她深惡痛絕但也無可奈何,看在她殘疾之身的份上就寬容她的心理殘疾吧!自她離開美國之后這四年,沒人願意再提她——而在1998年,桑蘭可是上至美國總統下至普通平民都關懷有加的知名人物!

在祖國大陸,這場官司當然也引起了國人的普遍關注。但是,由于資訊的局限性和片面性,很多人並不了解真相的進程甚至產生誤讀。然而,隨著桑蘭的天價官司越來越娛樂化,中國很多民眾選擇了沉默,變成了沉默的大多數——大家心裡都有杆秤,但善良的大多數最終還是選擇了寬容。桑蘭回到祖國后,像個沒事人似的繼續做著她的名人——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她無疑從公眾獲益,但她從沒有向公眾解釋過,更沒有道歉過。也许,她覺得她騙的只是美國人,沒必要向國人解釋。

最近新華社關于那盤桑蘭受傷真相錄像帶的新聞報道再次戳穿了桑蘭的謊言,捅了說謊者的馬蜂窩。新華社清清楚楚向全國人民說明了那盤錄像帶的持有人卡特的聯系方式而且表明只有桑蘭有權利拿回那盤錄像帶,如果桑蘭堅信自己沒撒謊,那啥都不要說去把錄像帶拿來就是了!帶孩子坐輪椅不方便?生活困難沒錢去美國?全中國支持桑蘭的粉絲們出差旅費把卡特請來不行嗎?或者桑蘭委托中國駐美國大使館代桑蘭取回錄像帶不行嗎?

但桑蘭和她的經紀人不去做這件最重要的事——實際上桑蘭2011年在美國打天價官司的時候卡特就說過只有桑蘭可以拿回那盤錄像帶,但桑蘭和她的經紀人及其律師居然就不去拿這盤決定21億美金訴訟案成敗的絕硬證據!相反,桑蘭一篇篇發長微博繼續撒謊,避實就虛轉移視線罔顧左右而言它!新華社最后選擇寬容和善良,刊發了《報桑蘭不是跟她過不去 立足點是新聞本身》的文章之后,桑蘭更是得寸進尺指責當初揭露她訴訟惡行的新華社駐美記者李大玖老師!桑蘭的長微博還在,大家去看一看,居然還有臉辯解說美國聯邦法官說的是兩個律師表現醜惡而不是這個案子醜惡——還有比忘恩負義喪盡天良更醜惡的嗎?桑蘭的律師不管怎樣還做了公開道歉,桑蘭和她的經紀人事到如今說過道歉了嗎?相反,他們還在振振有詞地繼續欺騙善良的國人!他們以為四年過去了,一切醜行都被時間洗白了!

新華社說“不是跟桑蘭過不去”給足了桑蘭面子,四年過去了,海外華人和祖國人民都對桑蘭選擇了寬容和沉默,但桑蘭四年之后的所作所為依然是毫無悔意和歉疚之心!既然桑蘭及其經紀人給臉不要臉,那我就撕開你這張醜惡的臉!

是可忍孰不可忍!這就是黎叔我連續發文拆穿桑蘭的彌天大謊的起因。

二、我為什麼要和一個殘疾女人過不去?

黎叔我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桑蘭在2011年之前,也是我心中自強不息的楷模和榜樣,而且她那在輪椅上永遠甜美的微笑無時不在提醒我們:做人要選擇善良——一個善良的人就是遭遇這樣的不幸也會有老天保佑和關愛。

事實上,桑蘭1998年7月21日在美國紐約受傷后,她在中美兩國受到的關愛是空前絕后的。這一點,我在前幾篇文章裡做了詳細的描述,大家也可以從網上了解當時桑蘭在中美兩國尤其是在美國受歡迎的程度。

然而,毫不諱言地說,桑蘭在摔傷之前就是中國體操隊一名默默無聞的二線隊員,但她幾乎一夜之間就突然成為全美國、全中國的“名人”! 桑蘭爆得大名,明摆著是人們對一個花季女孩承受厄運的同情,因為這觸動了人類最敏感的神經。但它卻促使桑蘭產生了“名人心態”。例如她回憶在美國過第一個生日,有多少名流來看她,她不斷“接見”,累得要回屋休息一會,再出來“握手”;什麼客人車輛太多了,當地警察都得幫忙;什麼巨型生日蛋糕,專門廚師做的。這些回憶裡沒有她受感動的細節,沒有深切的感恩,或從名人們那裡得到什麼人生的啟迪,全部的回憶都是——她重要,她有名,她被眾星捧月。

桑蘭自視越來越高,居然抱怨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沒去醫院看她,CNN總裁特納沒給她寄慰問信——她把同情看成了自己的成就,自視為名人和貴人了,人們都得去拜她,不拜她就抱怨。2008年那次來美國,她還想舉辦演唱音樂會,她以為全美國都還記得桑蘭,都在等待桑蘭出現在舞台上的那一瞬間。

2011年到美國打官司時桑蘭是孤家寡人,更沒人來拜。于是她就自己摆譜,自作名人狀。例如主動去“看望”一個被槍擊的華裔青年,還當場給那個越南華裔贈送中國國旗服。這種神經錯亂舉動,用儼然一副使館官員的姿態做出。她既不管那個青年有聚眾滋事的可能幫派背景,更不顧那根本不是新聞,而是她來美國之前就發生的。總之,她要利用(並且自創)各種機會,摆出“名人”架勢。在她家裡,大概這套玩得通,所以她丈夫兼經紀人黃健開口閉口稱她“我們家明星”。

自視為名人,就會耍大牌。于是有了“飛機門、保姆門”等等負面新聞。她拒絕航空公司推來的輪椅,堅持必須坐自己尚在貨艙中的輪椅,導致飛機晚點2小時。她對保姆不滿發怒,居然在凌晨四點要保姆“滾出去”(那個鐘點還沒公共汽車)。保姆在電視上哭訴:“她規定我,你和狗都接自來水吃,自己要煮開的就去燒,別吃我的桶裝水。把我當狗一樣,大部分情況還沒有狗的待遇……”

看到一個我們心中曾經敬佩的殘疾英雄變成這樣,我相信大家的心裡感受是復雜的。曾幾何時,同情已經不光是桑蘭的成就了,更變成了她天價索賠的重磅要挾!

昨天,有一個網友在我的評論欄留言:“我也是截癱病人,但我覺得人可以什麼都缺,但不能缺德。做人要問心無kui,更不能恩將仇報。”這條留言昨天獲得的點贊和祝福最多——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人間自有真情和公義。

這就是我跟這個殘疾女人過不去的原因:殘疾,絕不是無恥的通行證。

三、我拿了多少好處?收了多少錢?

這個問題我在昨天的文章的【題記】裡其實就已經回答過了:我和桑蘭並無瓜葛,更和桑蘭訴訟案的當事人各方沒有半毛錢關系!當然,很多人會說:此地無銀三百兩,誰信啊!

黎叔我寫的文章就是潑出去的水,想改都改不了。桑蘭到警察局報案指控恩人強奸說了六個小時留下白紙黑字簽字畫押的筆錄,最后還能輕飄飄地把誣告責任推給律師。黎叔沒地方可推,只能一人扛!信不信由你。

但是,這個問題的本身卻讓黎叔感概萬分:我,一個普普通通的中國人,說實在的,沒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本事和gong力,但路見不平說幾句公道話的良心還是有的。但,即便這樣,就會有人質疑你是不是有好處可拿有便宜好占?這個世界是怎麼啦?這個世界的公義和良心需要錢來收買嗎?

其實,這個問題的本身直擊了很多中國人的一大陋習:愛占小便宜。所以,沒好處的事兒絕不沾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能占便宜的事兒趨之若鶩,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這事跟你沒半毛錢關系你這麼起勁?騙鬼去吧!

怪不得,桑蘭在美國打天價官司撒彌天大謊沒人關心:跟我有什麼關系?她騙也好撒謊也好也是跟美國人干!甚至還有人用民粹主義和愛國主義做無賴的最后堡壘!這,就是桑蘭及其經紀人至今毫無悔意的土壤和環境,他們因此還能繼續在國內招搖撞騙!

但是,對良知的漠視和嘲笑最后終究會讓我們付出沉重的代價——我們因為不敢戳穿彌天大謊曾經付出過千萬人無辜的生命,忘了嗎?

所以,沒人付錢給我,我只想說公道話,說真話。如是而已。謝謝大家!

【后記:以下是一條寫在我昨天的文章評論欄裡的留言,請大家讀一讀。面對這樣的文字,我們情何以堪?!桑蘭,你情何以堪?!】

桑蘭,你怎麼變成這樣了。我至今無法相信這是你在做,更不能接受你騙了我們13年?你對我的愛全是假的?你真的傷透了阿姨的心,像是用刀子割我的心。你知道我們對你的愛是真的,你知道我、劉伯伯、森哥是最疼愛你的。你怎麼能傷害最疼愛你的人。

你知道嗎?你其實你是在傷害你自己。我在心疼的 流血的時候都能夠感受到你的可憐。我曾經告訴你不要以可憐博取愛,但是你現在真是可憐。你已經沒有愛。我知道你生氣劉伯伯在博客上教訓你,不說他是長輩,想想他一把年紀親手給你做床,給你做大便椅子的抽屜,給你做站立器,抱上抱下,你是不會忘記的。森哥沐哥為了哄你開心挨了劉伯伯多少罵,你那時的快樂都是假的嗎?阿姨曾經跟你說的話,哪一句不是對女兒的真心話?你摸著你的良心問自己,阿姨害過你嗎?連阿姨的朋友們都幫過你,你連他們都傷了,你太對不起他們了。

阿姨曾經為你驕傲,你曾經樂觀,熱愛生活、勤儉、知足。現在的你不僅令我失望,我更為自己看錯了你感到失敗。這不應該是我認識的你呀!桑蘭,無論你對我怎樣,我也不會用同樣的手段對你,因為我做不出。你今天所面對的懲罰全是你自己造成的。桑蘭,我們的緣分已盡,你走的太遠了,是一條不歸路。阿姨這次救不了你了。我只有祈禱上帝救你。阿門!

2015年12月4日

——原載中國《今日頭條》

(注:“溫城黎叔”為中國知名的體育評論員。更多其文章請看:http://toutiao.com/m3580629626/)



2015-12-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