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茉莉:“中國,你們的道德比你們的產品還垃圾!”

作者:茉莉 (瑞典)

在黑色星期五遭恐襲的那一刻,巴黎就不僅是歐洲大陸地理和文化的中心,而成為全球矚目的世界首都,無數善良的人們把心中的愛、泪水、鮮花與反恐的誓言一起獻給它。

筆者仍然記得2012年,當敘利亞巴沙爾專制政權屠殺人民時,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否決了對敘利亞實施干涉的決議。當時一位年輕的敘利亞女子打出一幅標語:“中國,你們的道德比你們的產品還垃圾!”此外,中共喉舌《環球時報》曾發表文章,公然為ISIS辯護。


再往前回憶,2001年美國911,當紐約雙子塔在滾滾濃煙中轟然倒塌時,很多中國人在網絡上歡呼雀躍,反美之聲甚囂塵上。

而今天,當“歐洲版911”發生時,來自中國的輿論似乎進步了,人性多了。很少再聽到有人為恐怖分子叫好,官方和民間都一致譴責恐怖分子。但是,中共當局的官方表態大有蹊蹺,而民間學者則認識到:恐怖主義與極權主義同根同源。

◎ 名列“復仇榜”,中國不作為

被敘利亞女子斥為“道德垃圾”的中國政府,這次的表態似乎有所轉變。習近平在向法國總統致慰問電時表示:“願同法國及國際社會一道,加強安全領域合作,共同打擊恐怖主義。”

令筆者不解的是,ISIS在2014年發表的“建國宣言”裡,就以中國侵犯穆斯林權利為由,把中國置于其“復仇榜”名單的首位,那麼,為什麼中國政府還能長期作壁上觀,對ISIS采取不作為的態度呢?

這裡面的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國政府不願為正義之戰付出代價,他們寧願看到歐美國家深陷泥潭火坑,自己袖手旁觀,以獲得他們在中東的利益。同時,中共當局擔心后院起火,正在國內大力“維穩”,從漢族維權人士到新疆穆斯林,都在當局殘酷鎮壓之列。

再則,對西方奉行的普世價值,中國專制主義和伊斯蘭恐怖主義是同樣仇恨抵觸的,因此,某些中國人不把ISIS這類極端殘忍的組織視為罪人,而是將其看作是反抗西方霸權的勇士。

例如《環球時報》曾發表署名文章指責西方,說:“西方媒體一味渲染ISIS殘殺俘虜、斬首人質的極端性一面,對該組織的其他側面卻鮮有提及。”該文例舉ISIS在占領區內所做的各種好事,說:伊斯蘭國到底是不是恐怖組織,“仍很難定論”。

在巴黎恐襲之前,中共當局曾表示“有條件支持”美軍空襲ISIS。他們的條件是“伊拉克領土主權要充分維護”。眾所周知,中國政府經常強調“主權”的一個原因是:他們在對本國人民進行暴力鎮壓時,拒絕被外國批評。

◎ 新聞封鎖下,“中國最安全”

這次歐洲版911,無論官方民間,中國少有人公開幸災樂禍,大多數網民懂得尊重生命。但有人借機大贊中共的統治,說:“全球除了中國之外,已經沒有一個大國可以稱得上安全。”說這話的人似乎不把新疆地區當作中國領土,也不把在諸多暴恐事件中傷亡的漢維兩族人視為中國人。

據中共官方統計,僅在2012年一年新疆就發生暴恐案件190余起。近年來當局加大打擊力度,但恐怖襲擊越發嚴重。例如,2014年5月,烏魯木齊發生遭遇幾十年來最血腥的襲擊事件,造成31人死亡,94人受傷。而官媒新華社只用英文發布了一句話的快訊。

就在這個九月,新疆拜城發生持刀者血洗漢人煤礦,導致逾50人死亡。中國新聞媒體沒有報道這個殺戮事件。直到巴黎發生恐襲,中國公安部才利用微博賬號發布一個簡要消息,后來該信息仍然被刪除。

由于中共嚴格封鎖有關消息,內地人除了知道昆明火車站33人死亡的砍人事件之外,其他懵然不知,還誤以為中國安全,天下太平。

一方面鉗制新聞、制造虛假的“安全”氣氛,另一方面,中國政府又抱怨說“中國也是恐怖主義的受害者”,國際社會持“雙重標准”,對中國發生的恐怖事件沒有表示足夠的同情,至今仍未把中國打擊“東突”視為國際反恐的組成部分。

無疑,北京想要借這次巴黎恐襲為其新疆“維穩”正名。但當局心裡明白,西方之所以不把新疆暴恐與ISIS等同視之,是因為新疆的問題源自于中國民族政策以及族群、宗教矛盾。如果北京要求國際社會放棄“雙重標准”,只需要像巴黎一樣,允许新聞媒體公開采訪報道,使國際社會獲得獨立公正的調查報告。只有讓外界了解真實情況,才能解除國際社會對中共侵犯少數民族權利的懷疑。

◎ 浪漫之都喋血引發左右之爭

昔日的浪漫之都一時淪為殺人場,中國網絡一片哀悼之聲,人們重新感受巴黎的美好,它非凡的優雅、它溫暖的人性。

中文社交媒體瘋傳在巴黎發生的感人事跡:出租車司機在那個時刻,按掉了計價器,免費載人回家。巴黎民眾在網上發起了一個“開門”活動,很多當地居民公布了自家所在位置,讓被困街頭的人前去躲避危險。巴黎的各個獻血站排著長長的隊。

仿佛冒出了一個個速成班,中文網友急不可待地求知解答疑問:法國為何會突遭恐襲?凶手是什麼人?ISIS來自何處?歐洲為何會發生難民危機?中東原教旨主義如何興起?不少中國學者搜集資料、撰寫文章,詳盡地解釋這些問題。

由于這個題目是當局容许討論的,網民在熱烈發表意見的同時,還傳播了大量談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外語譯文,以及打中文字幕的外國視頻,例如,那位勇敢的阿拉伯女性蘇爾丹的公開演說。

法國是左派和右派之分野的起源地,目前圍繞恐襲問題的爭論,也涉及左右之爭。雖然人們一致認為,巴黎恐襲是一場野蠻對文明的傷害,但在喋血案發生后,很多右翼人士指責歐洲左派“政治正確的泛濫”,不顧國民生活與國家安全,過多地收留難民,讓農夫與蛇的故事重演。其批評可謂刀刀見血,尖銳犀利。

但是,法國基于博愛的理想主義,正是它最被人欽佩的地方。盡管中國人是一個重實利的民族,但還是有評論者認識到,西方文明的價值觀就是人道主義,這個價值是他們要用生命捍衛的。巴黎收容了無數政治流放者、流浪者和移民,他們實踐的是一種超越宗教和種族的人類理想社會,雖然這個理想現在遭受重挫。

◎ 極權主義和恐怖主義的共同性

記得聯合國在安南任期內曾有過關于“國家恐怖主義”的討論,各方一致認同的是:“任何針對無辜平民或非戰鬥員的故意襲擊,不管其原因如何,都是不可接受,且適用于‘恐怖主義’定義的。”這樣看來,曾在1989年對長安街平民大開殺戒的中共政權,是應該被視為“國家恐怖主義”的。

中國學者劉軍寧在《恐怖主義與極權主義:同根同源》一文中指出:“恐怖主義與極權主義沒有什麼本質的區別,一個是以國家為單位的恐怖主義,另一個是以團伙為單位的恐怖主義。他們篤信暴力是實現理想的根本途徑,認定權力出自槍杆,炸彈成就夢想。這只不過是極權主義暴力革命理論在當代的翻版。”

這就說明,像中國這種專制政治體制,與伊斯蘭恐怖主義確有相似之處,例如反民主、反自由、施行酷刑,侵犯基本人權。雖然目前中國還沒有明顯表現出征服世界的野心,但其黨國政體的專制邏輯以及民族國家的弱肉強食邏輯,正在發展成為對外擴張的驅動力。

林語堂曾說過一句很諷刺的話:“中國有一類人,身處社會最底層卻有著統治階級的思想。”巴黎恐襲后,中文網上有不少站在統治階級立場說話的人。這些人在本國連一張選票都沒有,連基本的思想和寫作自由都沒享受到,卻把歐美遭難視為世界大洗牌的時機,幫著天朝盤算如何擴大影響力,如何趁火打劫從中漁利。

令我們不能不感到憂慮的是,如果西方文明國家因反恐而衰落,中共政權獲得更多軍事和經濟上的優勢,他們很可能借反恐的名義進一步鎮壓自己的人民,抵制來自西方的自由價值。令筆者稍感安慰的是,在哀悼巴黎事件時,一些中國網友沒有忘記盧浮宮的名畫《自由引導人民》,仍然由衷地贊賞巴黎所代表的法蘭西精神:自由、平等、博愛。

——原載香港《爭鳴》雜志2015年12月號;原題:“歐洲版911,中國輿論發生轉變”

2015-12-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