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賽義德向西方文明扔石頭

曹長青

3月10日《紐約時報》再次刊出哥倫比亞大學比較文學教授賽義德(Edward Said,港台譯為薩伊德)弓步揚臂扔石頭的大照片。該報幾個月前首次刊登這張照片時,曾配文報導了這位知名的美籍巴勒斯坦裔學者去年七月在黎巴嫩休假時向邊界的以色列哨所投擲石頭的故事。

這張扔石頭的照片可給賽義德教授帶來不少麻煩。哥倫比亞大學兩名教授投書校刊批評賽義德的行為「粗魯、野蠻」、「不負責任」。美國「反誹謗全國聯盟」主席寫信給哥大校長,認為「哥大必須有所表示,扔石頭的行為不能令人接受。這並不是建議校方取消他的停車位或終身教職,但應表示大學教授不可以這樣做。」

哥大教務長代表校方為此發表了公開信,強調賽義德扔石頭沒有針對具體個人,也沒人提起公訴,它是一種言論表達,這種自由權利不應受到懲罰。

在美國,即使燒國旗、三K党公開宣揚歧視黑人、表演脫衣舞等都作為一種特殊的言論表達,其權利和自由受到法律保護。賽義德扔塊石頭,表達他的憤怒或其他情緒,當然不會受到懲罰。

但是,賽義德還是為此付出了代價,那就是在道德和職業形象上。正如一個大學教授如果採取燒國旗的方式抗議,或者參加三K党游行,雖然這種言論自由權利受到法律保護,但他在知識人、學界以及輿論中,形象會嚴重受損。賽義德扔石頭的舉動,讓人想起巴以沖突時那些向以色列軍人扔石頭、崇尚暴力的街頭小青年,它和知識人應有的舉止和形象很不相符。

這次《紐約時報》再次刊出賽義德扔石頭的照片,是因為又有了新聞﹕奧地利的「弗洛伊德學會」曾邀請賽義德在今年五月到維也納演講,但看到扔石頭的照片和報道後,該會很多成員表示,不能接受一個宣揚暴力、向猶太人扔石頭的人來演講。該學會18位成員(多是心理分析學家)的董事會投票表決,取消了對賽義德的邀請。

這就是西方社會特殊的平衡機制,一方面最大程度地保護個人的言論自由,包括傳播明顯是負面或有害的言論的自由;同時,社會又用其他方式懲罰愚蠢和錯誤的言論。

●以反西方和政治激進揚名

賽義德在「扔石頭」之前,就很知名,但名聲並不是來自他在比較文學專業的成就(他在這方面並沒有什麼重要著作),而是在政治文化學方面,尤其是他的激烈支持和參與巴勒斯坦解放運動。他在迄今哥大38年教職期間,曾連續14年任巴解流亡國會議員,並是巴解最高領導機構「民族委員會」成員,後來擔任阿拉法特的顧問。1993年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在奧斯陸達成和平協議,賽義德對此激烈反對,和阿拉法特絕交,罵阿拉法特等是「白人的奴隸」,沒有和以色列寸土必爭,沒有把散落全球的巴勒斯坦人召集回來,建立大巴勒斯坦國。但賽義德自己卻表示,無論巴勒斯坦建成什麼樣的國家,他自己都絕不會回去。

賽義德的名氣,還由於他的兩本主要著作《東方主義》和《文化與帝國主義》,兩本書被譯成中文後,在中國大陸很受新左派青睞,官方刊物曾多次介紹賽義德的理論。因為在這兩本書中,賽義德主要強調的是,西方話語是「主體」,是霸權,對東方的「客體」與「他者」實行文化殖民。這種理論不僅成為穆斯林世界反美的武器,也成為北京官方學者宣揚民族主義,抵制西方文明的理論根據。

賽義德指責西方「話語霸權」和「文化殖民」的理論有原則性的錯誤。所謂霸權和殖民,至少應有這樣的特征﹕它強迫別人接受,以武力推行。但今天西方向全球傳播以民主、自由、人權為核心的文明價值,並不是用武力強加給穆斯林和東方世界,而是那裡的人民在自願地接受。人們所以樂於選擇,正是因為它不僅屬於西方,而是體現全人類的文明價值,和人的內在渴望是一致的。恰恰是這種看重人、尊重人、把人當做人的西方文明價值符合人的心底呼喚和渴求,它才不論在穆斯林國家還是中國的儒教社會都得到人民的歡迎。今天在北約唯一的穆斯林成員土耳其、以及東方的日本、南韓、台灣等地所發生的一切變化,包括選舉、新聞自由、市場經濟等等,哪一項都不是穆斯林傳統和東方文化原有的價值,而是來自西方文明。

●專制文化在「殖」本國的「民」

賽義德的理論如同他扔石頭的舉動一樣,是在一個錯誤的方向,不僅誤導那些對西方文明缺乏認識的人,更由於他在美國大學的教授身份,而更煽動了民族主義份子的反西方狂熱。

其實,正是美國這種保護教授扔石頭、罵主流文明價值的言論自由環境和制度,賽義德才得以毫無後顧之憂地出書、演講,發表聳人聽聞的反西方言論。而如果沒有這些挑戰西方主流價值的理論,賽義德在本教學領域恐怕僅是一個默默無名的普通教授而已。

批評其他國家文化價值,是很容易的事情,還會得到本民族民族主義份子的喝彩。而不容易的卻是,有勇氣批評本國政府,批評本民族的文化糟粕。

無論第三世界國家的知識份子怎樣激烈批評西方文化價值,都不會促進本民族的進步和文化價值的提升。今天,且不說多數穆斯林國家根本沒有民主選舉,沒有新聞自由,女人必須蒙面,在沙特阿拉伯等國,女人還會因開汽車、駕駛摩托等而被判刑——看一個國家對待女性的態度,就可以基本瞭解其文化價值的優劣。

今天無論穆斯林國家還是中國大陸等東方國家,那裡的人民根本不是在受西方文化霸權的殖民,而恰恰是本國專制者、本國落後文化在「殖」自己的「民」。作為巴勒斯坦裔學者,賽義德不去抨擊穆斯林文化中那些摧殘人性的野蠻和落後,反而譴責西方是話語霸權和文化殖民,這不僅不能幫助穆斯林文化和民族的提升,只能更導致人們在民族主義狂熱中,忽略和不去改變自己民族文化中的劣質部份。

(載《開放》2001年4月號)

2001-03-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