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敘利亞危機和美國策略錯誤

曹長青




巴黎的大屠殺,更引起西方國家對恐怖分子可能混入難民的擔憂。而由于俄國戰鬥機進入敘利亞轟炸,導致那裡的危機加劇,不僅延緩大馬士革專制政權的崩潰,迫使更多難民外逃(至今已400萬人,占敘人口六分之一),更等于強化伊朗毛拉勢力,削弱美國在中東的戰略影響力。之所以發生這種局面,跟美國的策略錯誤,奧巴馬總統的無能,有直接關系。

距今三年半前,中東爆發“阿拉伯之春”,突尼斯,埃及,利比亞,包括敘利亞人民都揭竿而起,要推翻獨裁政權。對這個中東的民主浪潮,美國奧巴馬政府事先沒有預料,事發時也未予有力支持。導致當時很有可能走向變革的敘利亞至今仍在獨裁者阿薩德主導下,現在大馬士革更得到俄國的力挺。

突尼斯、埃及、利比亞、敘利亞這四國的情況有相當的共同性,在推翻專制時,都是兩股力量合作:比較激進的伊斯蘭分子,溫和的穆斯林團體(加“世俗派”),共同合擊推翻了(偏向世俗)專制政權。之后這兩派就展開較量。

●世俗民主派 Vs.伊斯蘭主義

突尼斯的轉型比較順利,趕走獨裁者后,先是伊斯蘭勢力占據權力中心,但他們沒有成為極端派,而是願與溫和派共同起草新憲法,謀求統一政府。在去年底大選中,溫和派候選人當選總統。目前突國局勢相當穩定。

在埃及,激進的“穆斯林兄弟會”和“溫和派及世俗派”合力把掌權30年的穆巴拉克總統趕下台。隨后兩派同意大選,結果穆兄會的候選人穆爾西以微弱多數當選總統(主要因溫和派推出的候選人是穆巴拉克時的總理和空軍司令,人民反感)。但穆爾西上台后卻把埃及推向“伊斯蘭化”,要變成伊朗那樣的政教合一國家,結果遭到埃及多數民眾強烈反對。

雖然埃及人口中90%信奉伊斯蘭遜尼教,但在穆巴拉克和之前的納賽爾、薩達特(前后半個多世紀)統治下,都是推行世俗化,所以埃及社會跟穆兄會的伊斯蘭化是有根本衝突的。于是埃及人民再次大規模起來抗爭,結果推翻了穆斯林兄弟會政權。在這場再次變革中挺身而出、帶領軍方給予人民支持的國防部長塞西,隨后高票當選了總統;激進的“穆斯林兄弟會”遭到嚴厲鎮壓。

奧巴馬政府對埃及的兩次革命都未予明確支持。在埃及人民起來推翻穆巴拉克時,當時擔任國務卿的希拉里發表講話,稱美國跟埃及關系穩定,等于為穆巴拉克背書。后來埃及再次革命,推翻伊斯蘭化的穆爾西政府時,白宮更是冷漠。對塞西當選總統,西方左媒冷嘲熱諷,《紐約時報》曾刊文說這是一場鬧劇(farce),甚至稱塞西是獨裁者。而事實是,塞西將軍領導起草的埃及新憲法(公投)得到九成民眾支持,塞西當選總統拿到91.8%的高票。那些攻擊塞西、蒙蔽民眾的西方左派們,更刻意無視一個明顯事實:在美國歐洲的埃及僑民(他們在西方知道更多真實信息,整體知識水平也比埃及國內的人高)投給塞西的票數比例最高(94.5%)。

現在埃及局勢也基本穩定。尤其重要的是:目前這個走向民主的埃及才能跟以色列建立和平的關系,跟獨裁專制的阿拉伯國家們對抗以色列的勢力劃清界限!這也說明,塞西總統強力打擊穆斯林兄弟會的政策是正確的,對那種只認實力(武力)的極端伊斯蘭勢力,必須用他們聽的懂的語言(包括軍力)說話。埃及是中東最大的國家(人口八千二百萬,超過德國),如果埃及被穆斯林兄弟會這種推行伊斯蘭化的勢力一直統治下去,埃及就會成為第二個伊朗,中東局勢以及整個世界的安全都不可想像。但對埃及的塞西政府,奧巴馬政府始終都沒有明確有力地提供支持。

●不能期待民主一步到位

利比亞的局勢類似:伊斯蘭勢力和溫和派兩種力量聯合,推翻了卡扎菲獨裁統治。奧巴馬政府在第一時間完全沒有給予支持。直到卡扎菲用雇佣軍屠殺本國人民時,由當時都是保守派執政的法國(薩科齊總統)和英國(卡梅倫首相)聯手,在利比亞設立“禁飛區”,從空中給了反政府軍以戰略支援,領銜了西方對利比亞民主呼聲的實力支持。在輿論壓力下,奧巴馬總統才開始給英法空中支援,由此一舉擊斃了卡扎菲,利比亞變天。

但隨后不久法國大選,薩科齊下台,左派當政,對利比亞的支持減退;美國的奧巴馬更是無所作為(他根本就不想參與);英國孤掌難鳴。所以利比亞的局勢沒有像突尼斯、埃及那樣發展順利,激進與溫和兩大派各擁兵自重,割地為據。

如果奧巴馬政府等西方國家能夠全力打擊中東的極端伊斯蘭勢力,包括強勢對付伊朗的毛拉們,利比亞的伊斯蘭勢力失去了外部支持,他們就會像突尼斯的伊斯蘭一樣,最后接受各派共同起草新憲法,組成統一政府。利比亞的伊斯蘭勢力沒有ISIS(伊斯蘭國)那麼極端的意識形態,也沒有那麼野蠻,所以利比亞成為突尼斯前景不僅存在,而且是必然趨勢!更顯而易見的是,沒有了卡扎菲的利比亞,不再是威脅美國和世界安全的重鎮(更別說像卡扎菲那樣炸毀民航飛機)。利比亞被卡扎菲殘暴統治了近半個世紀,這個國家的民主復蘇和進程需要時間,不能指望一步到位。

這是一個歷史進程,重要的是:民主潮流不可阻擋!自由人應該支持那些民主“嬰兒們”邁出革命性的第一步,隨后的步子無論怎麼搖搖晃晃,他們是走在通向自由的道路上,而不是在自己被奴役的同時,被迫做民主“成人”的敵人。那些因為“嬰兒”的步子走得不像“成人”那麼漂亮,就指責他們推翻專制的努力,恨不得他們再回到薩達姆、卡扎菲和穆巴拉克時代的“穩定壓倒一切”的思維,不僅短見,更是冷酷。

●普京和奧巴馬唱雙簧

對敘利亞,奧巴馬政府的錯誤就更加明顯了:在三年多前“阿拉伯之春”風起雲湧、敘利亞人民也起來革命時,奧巴馬政府袖手旁觀,毫無明確支持。奧巴馬曾說,阿薩德政府不可逾越使用化學武器這個紅線。但當阿薩德冒天下之大不韙,真的使用化學武器殺害自己人民后,奧巴馬居然仍毫無動作,不僅喪失道義,拋棄自由世界領導地位,也用吞食自己的承諾而敗壞了美國的信譽。雖然美國左右媒體幾乎異口同聲支持美國采取軍事行動(轟炸阿薩德的化武基地等),奧巴馬仍猶豫不決,不采取行動。最后俄國的普京看出門道(看明白奧巴馬不想動真格的),出面表示由他去要求阿薩德銷毀化學武器。于是奧巴馬就著台階下令休兵。等于普京和奧巴馬唱雙簧,讓阿薩德政權繼續存活。

本來那個時候如果美軍轟炸阿薩德軍隊,反政府軍就可乘勝進攻,完全可以像利比亞人民干掉卡扎菲那樣,推翻敘利亞的獨裁政權。而那個時候,敘利亞境內的ISIS還沒有多大勢力,那時溫和派為主體的反抗軍得手,今天的敘利亞絕不是這個局面。但是奧巴馬一次次放棄了機會。這不是奧巴馬的馬虎,而是他當總統后,外交政策全部后退,有意放棄了美國領導自由世界的旗手責任,他公開說,“我們站在后面”(behind)。不僅如此,奧巴馬骨子裡根本不想對抗對極端伊斯蘭,這是一目了然的。

因看透了奧巴馬的無能和怯懦,普京才得寸進尺,不僅吞並克裡米亞,肢解了烏克蘭,而且敢派戰機進入敘利亞狂轟濫炸(首日就炸死30多名平民),奧巴馬居然束手無策,拿不出任何對策。西方左派那些反戰分子們更是一聲不均X—他們永遠反美國主導的正義戰爭,絕對不反蘇聯、俄國和一切獨裁政權所主導的非正義戰爭;獨裁政權殺死多少平民他們都一律看不見!

●連普京都蔑視奧巴馬

當然,奧巴馬怎麼可能拿出對策呢?事實上,俄國轟炸敘利亞,事先是得到奧巴馬認可的。在轟炸前,正值聯合國開年會,普京見到奧巴馬時,聲稱俄國戰機將去轟炸敘利亞境內的ISIS,奧巴馬表示同意,他居然不知道俄國一直是阿薩德的支持者?!居然不在意俄國勢力直接進入中東。結果當然是:俄國主要是轟炸敘利亞的溫和派反抗軍。美國媒體對奧巴馬當時是真傻還是裝傻有爭論,但不管真假,奧巴馬展示的都是愚蠢無能 。《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斯蒂芬斯(Bret Stephens)對此評論說,“我花了一些時間觀察最近奧巴馬和普京在聯合國見面的照片,普京看奧巴馬的神情,很像個高段棋手看一個低能對手,既有一份得意,還有知道對手智商太低、不是對手而感到的乏味。”

美國保守派對奧巴馬政府的敘利亞政策有強烈的批評,很多重量級人士都提出起碼應該在敘利亞像當年在伊拉克、利比亞那樣建立“空中禁飛區”,這樣可以保護那裡的平民不被殺害,難民有個安全棲身之地,反抗軍(溫和派)也有喘息修整機會,但奧巴馬毫無動作。連奧巴馬的同黨希拉里,也主張應該在敘利亞建立“禁飛區”,奧巴馬批評她是因為競選總統才說這種話。

在奧巴馬執政期間,美國姑息綏靖俄國和阿薩德的政策很難改變。一個被普京視為“無能、智商太低”的對手,不可能在今后一年就會變成高段。所以美國只有明年底大選換總統,對外政策才可能恢復正常,回到保衛自由世界、捍衛和傳播民主自由價值的軌道上。

——原載《看》雜志2015年11月號

2015-11-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