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右派勝選,阿根廷不再哭泣

曹長青





昨天(22日)阿根廷總統大選揭曉,連續執政12年的左翼政黨敗選,中間偏右、強調市場經濟的首都市長馬克里獲勝。大選結果不僅對拉美第三大經濟體的阿根廷意義重大,而且對近年來南美洲的左右派兩大勢力較量,尤其對終結“貝隆主義”(美洲本土化的社會主義),促使拉美地區更走向市場經濟具有潛在影響。

阿根廷的國土形狀上粗下細,像個長條茄子,也像個大錘。以阿根廷前總統貝隆(Peron,也譯庇隆)命名的“貝隆主義”更是個大錘,不僅曾嚴重打擊了阿根廷的經濟(實行社會主義一定是惡果累累),而且傳播蔓延到拉美地區,使熱衷政府干預經濟,推行均貧富、國營化的社會主義思潮更加泛濫。這次的阿根廷大選結果,等于把社會主義“剎車”,或者說是終結“貝隆主義”。

熟悉拉美歷史的人都知道,貝隆曾相當興隆,這位20世紀40年代末就當了阿根廷總統的強人,把他信奉的社會主義移植到阿根廷,波及整個南美,冠之以“貝隆主義”:通過政府力量均貧富,高稅收,國營化,政府主導經濟,並對社會整體性改造。

在阿根廷那種經濟落后、窮人成堆,再加上天主教盛行(有反富傾向)的背景下,尤其是在顯摆自己占據道德高地、充滿烏托邦幻想的左翼知識分子的推波助瀾下,“貝隆主義”很有市場。除此之外,它還有另一個獨特的推動力,那就是貝隆的第二任夫人艾薇塔(Evita)。

艾薇塔是傳奇人物,她是鄉下窮裁縫的私生女,生活貧寒,但性格剛毅,充滿活力,並深諳鑽營之道。她15歲進城當舞女,跟各種權勢人物“性交換”,是著名交際花,最后在影視界成名。后被政治領袖貝隆看中,成為“第一夫人”。

她的苦出身背景,使她自然傾心貝隆的煽動窮人打土豪分田地式的社會主義,成為貝隆總統的戰友伴侶。她傾心輔佐丈夫,四處演講“貝隆主義”,深得貧下中農們的歡迎,更得到天主教徒們的愛戴。再加上她33歲就因子宮頸癌去世,更強化了她的傳奇色彩。在不少窮人家裡,她的畫像甚至跟耶穌並列。

正因為貝隆夫人(艾薇塔)是拉美甚至全球女性中的社會主義名人,而且她還善于演講,很有個性,所以西方左派作家和藝術家等,心有靈犀一點通,幾乎把她捧為“女神”。不僅編排出《艾薇塔》的音樂劇,后來還拍成電影,由美國性感放蕩女歌星麥當娜主演。當時阿根廷人還抗議了一陣子,但后來看到麥當娜賣命演出,還真演出真諦才作罷。導演選中麥當娜可謂慧眼識真,因這位性感女星對曾放蕩不羈的艾薇塔感同身受,演自己本色當然會傳神。電影《艾薇塔》(中國也譯為《貝隆夫人》)主題曲“阿根廷不要為我哭泣”也流傳一時。

艾薇塔去世后,貝隆總統遭軍方罷黜;流亡多年后回國又當上總統。后來他的第三任妻子也當了總統,后也被軍方廢黜。貝隆一家這種戲劇化的政治大起大落也使“貝隆主義”更加揚名。

12年前,信奉貝隆主義的左翼領袖內斯托爾•基什內爾當選阿根廷總統,四年任滿后,他妻子克里斯蒂娜接班當上總統並連任,夫妻店開了12年。

克里斯蒂娜總統非常推崇艾薇塔,她下令把艾薇塔頭像印到阿根廷的百元貨幣上。她不僅學艾薇塔演講握拳頭,做出強人狀,還常語驚四座。例如去年阿根廷隊參加足球世界杯決賽失敗后,她發表演講,說對足球沒興趣,還表明未曾看過阿根廷任何一場比賽,讓足球隊員和球迷們傷透心。

今年二月她作為總統對中國國事訪問,期間她竟在推特上發推嘲笑中國人的西班牙語發音。雖然中國官媒封鎖不報,但中國網民仍在微博等發出對她的不滿與批評。克里斯蒂娜如此不顧外交禮儀和總統身份,實為白目。

在這種左翼白目總統領導下,再加上仍信奉貝隆主義,繼續社會主義政策,阿根廷的經濟連續衰退,去年經濟增長率只有0.5%,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明年阿根廷經濟將收縮0.7%。

《商業內情》(Business Insider)結合中情局世界概況(CIA World Factbook)2014年的數據,列出了全球18個悲慘指數最高的國家,前五名是委內瑞拉,敘利亞,吉布提,阿根廷,也門。

在這種背景下,阿根廷的首都市長馬克里參選總統,挑戰執政黨。馬克里的父親是阿根廷著名企業家和大富豪,24年前馬克里曾遭綁架(12天)勒索,馬父用250萬美元贖回兒子。馬克里也經商,並為阿根廷青年足球俱樂部主席。足球是阿根廷人的最愛,馬克里也成為名人。

通過家族經商和自身經驗,畢業于美國沃頓商學院的馬克里成為西方自由經濟的信奉者,也自然成為“貝隆主義”等社會主義政策的反對和挑戰者。他很早就投身政界,創辦政黨,出任議員,后高票當選阿根廷首都市長並連任。

在這次總統初選時,阿根廷的五家主要電視台等,都唱衰馬克里,認為執政黨候選人一定贏。但選舉結果,馬克里只落后不到一個百分點。由于所有參選人都沒過半,按規定第二輪再選,這次馬克里讓媒體再跌眼鏡,成為贏家,因為他的推崇市場經濟的政策理念得到中產階級、商界以及尋求變革的民眾的歡迎。

今年56歲的馬克里出任總統后,阿根廷在經濟上明顯將向右轉,因為他要改變上屆政府的控制外匯、農業重稅、限制進口、高福利等左翼政策,實行減稅,削減赤字,平衡預算,開放投資領域等自由經濟政策,並將很快取消政府對商品價格的控制。目前阿根廷超市上有四百多種食品商品的價格都是由政府(而不是廠家)制定的。

馬克里政府在經濟上不僅會向美歐等開放市場,同時在外交上,也將改變上屆左翼政府傾斜委內瑞拉、伊朗等,疏遠甚至反對美國的政策,而重走親美之路,支持美國力倡的“美洲自由貿易區”;會遠離拉美反美小霸王查韋斯的接班人掌權的委內瑞拉。馬克里曾公開批評委內瑞拉的人權紀錄。

作為拉美第三大經濟體,也是左翼重鎮的阿根廷,這次右派獲勝的變天,很可能影響下個月(12月6日)委內瑞拉的國會選舉,激勵該國的改革派和右傾選民,把熱衷反美、社會主義的查韋斯黨選掉,讓委國也發生阿根廷這種變化。如果成真,那將對整個南美的政治版圖產生重大影響。

過去多年以來,美洲多數國家都被左傾勢力主導,親美和傾向市場經濟的只有哥倫比亞、洪都拉斯、巴拿馬、巴拉圭等少數國家。當年親蘇聯、熱衷馬克思的智利阿連德政權被推翻后,雖然經過皮諾切特將軍(Pinochet)16年的強人政治,最后左派反彈,導致長達19年的四屆左翼政府。五年前右翼候選人、自由經濟學家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擊敗左翼對手而當選總統。但由于法律規定總統任期只有一屆(隔屆還可再選),在前年底的大選中,被稱為“智利大媽”的前任左派女總統巴切萊特又卷土重來(當選總統)。由此可見在南美以至整個拉美地區,推崇自由經濟的保守派當選執政是多麼困難。

在南美大國巴西(人口兩億多),左派總統盧拉任滿后,欽定他的總統辦公廳主任羅塞夫女士為接班人。在盧拉及左派媒體的造勢下,羅塞夫當選總統。四年屆滿時,雖然巴西經濟滯緩,反對聲勢高漲,但羅塞夫仍靠左派啦啦隊的鳴鑼開道而在去年八月連任總統。

羅賽夫帶領的工人黨(Workers Party)執政以來,巴西經濟持續惡化,政府貪腐案件更為增加。據巴西中央銀行預測,巴西今年(2015)的經濟將出現1.8%負成長,美元匯率會創下12年新高。今年八月,巴西爆發最大規模的民眾抗議游行,要求羅塞夫下台。目前羅塞夫的民調不僅跌至該國歷史新低,只有8%,而且也排在全球民選領導人最低,第二低是台灣的馬英九總統(9%),第三低是法國無能總統奧朗德(12%)。

巴西示威民眾高舉的標語寫著:Less Marx, More Mises(少點馬克思,多點米塞斯),即表達強烈的反對馬克思的社會主義經濟政策,希望更多的奧地利自由經濟派鼻祖米塞斯主張的市場經濟。

從阿根廷的貝隆主義被終結,到巴西街頭呼喚米塞斯自由經濟的口號可以看出,雖然南美以至整個拉美地區由于天主教盛行,窮人多,有長期的貧窮歷史,但由于今天進入網絡時代,左派知識精英壟斷媒體和信息的局面被打破,社會主義思潮受到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貝隆主義等所有變種的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都將會被終結,米塞斯的市場經濟思想(其實質是尊重人的權利和自由,而不是政府主導一切)將進入拉美,拉動整個美洲走向繁榮、富有和個體的強大。

艾薇塔去世后,憑借傳記音樂片,那句“阿根廷別為我哭泣”甚為流行。但在艾薇塔熱衷的社會主義左翼政策下,該國的貧窮落后才是應該被哭泣的。而這次大選結果,可能才真是“阿根廷不再哭泣”的歷史起點。

2015年11月23日(阿根廷大選次日)

2015-11-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