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高勝寒: 《古蘭經》是伊斯蘭國(ISIS)的毒根子

作者:高勝寒(美國華盛頓DC)

伊斯蘭國(ISIS)是由一批地痞流氓加野心分子,假借伊斯蘭宗教名義來招搖撞騙的撤頭撤腦暴力集團,至今沒有任何國家承認其主權地位。由于擁有一萬余名軍事人員,加之以絕對的殘暴手段來統治其占領區,使人既懼怕又擔憂。

伊斯蘭國本來是本拉登基地組織的分支,由于過于殘暴與胡亂解釋《古蘭經》,基地組織與之劃清界線,甚至于公開譴責之。

2015年11月13日,伊斯蘭國(ISIS)派出八名所謂的聖戰暴徒,在巴黎的劇院、擬],大街,體育場,咖啡店、等六個地方,同時發動恐怖襲擊,導致132人死亡,超過352人受傷,震驚全球。

巴黎大屠殺,不是伊斯蘭國殘暴行凶的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后一次,它不僅屠殺異己,屠殺別的宗教,也屠殺同時伊斯蘭的什葉派。翻查伊斯蘭國使人發指的獸性暴行,可謂罄竹難書。

伊斯蘭國之襲擊法國,是可以理解的,一來顯示它的殘暴合法性,二來顯示它的報復能力----報復法國自今年9月以來,在伊拉克對伊斯蘭國發動的1285次空中軍事行動,與271次的空襲襲擊。

八名伊斯蘭國暴力恐怖襲擊分子,全部身背自殺包袱,在行凶后,七人引爆自殺,一人被警察的子彈射爆,全部死亡。

是什麼力量使這些暴徒視死如歸?除了愚昧外,還有被洗腦的因素在內,究其根源,全是來自《古蘭經》的暴力征服論,與烈士天堂論。

伊斯蘭國是人類歷史上最沒有是非標準,最愚昧落后,最沒有道德底線的赤裸裸殘暴集團。基地組織的襲擊目標,是美國與歐盟的文明國家,但不襲擊同是穆斯林的其它派別,屬于遜尼派的伊斯蘭國暴力集團,每次到了新征服的地方,首先放火焚燒的,就是基督教堂和什葉派清真寺,甚至同時遜尼派的異己反對者,亦在它的屠殺範圍之內。

在鼓吹偽真理的舞台上,世界各地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扮演了一個愚昧而封建、落伍的角色,而伊斯蘭國正是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典型代表。

隨著文明的進步,奴隸制度已經逐漸消失,但在伊斯蘭國那裡,卻是方興未艾。英國作家娜欣蒂.白吉克尼(Nazand Begikhani)曾為文揭發說,伊斯蘭國已經搶掠與販賣了高達七千余名的婦女,每到征服地,只要是非遜尼派穆斯林婦女,一律將之輪奸,然后將之販賣為性奴而圖利。

伊斯蘭國在其官方網站上無恥地宣稱,根據《古蘭經》指示,他們“有權”強奸甚至于屠殺被俘虜的非穆斯林婦女。

聯合國在2014年10月2日發布聲明說,伊斯蘭國是在大作奴隸買賣的,年青的伊拉克雅茲迪族(Yazidi)少女,可以販賣到一百六十美元,只能做體力勞動的四、五十歲女性,只值四十美元。伊斯蘭國以宗教信仰與聖戰理由,對雅茲迪族進行空前絕后的滅族式集體屠殺。

2014年8月,伊斯蘭國攻下辛賈爾后,以“異教徒”的所謂罪名,立即屠殺五百名雅茲迪族壯丁,作為下馬威。

2014年11月,伊斯蘭國攻進了在伊拉克安巴爾省,將不願歸順的322名阿布尼姆族人,用機槍屠殺殆盡。

在伊斯蘭國的荒唐殺人有理宗教遺毒下,連看足球,養鴿子,都可以成為被砍頭的罪名。養鴿子行為,是“意圖成為美帝特務嫌疑”,當然要殺。2015年,在伊拉克摩蘇爾,有十三名青年人,因為在電視上觀看伊拉克對約旦的足球比賽,而全被槍斃。

2015年8月,《紐約時報》揭發說,伊斯蘭國鼓勵並認可:戰士有權對不論年齡的雅茲迪族婦女施暴,因為他們認為“這樣可以更接近真主”。

2014年12月,伊斯蘭國研究教令部出版了備忘錄,以《古蘭經》第23章第5節為依據,鼓勵戰士們不論自己是否已婚,就像與自己的女奴一樣,一律可以與被俘虜的非穆斯林婦女性交。

伊斯蘭國在歐洲、印尼與非洲各地,以“嫁給真主的戰士亦算是聖戰”的騙術,將一些不明事實的天真女性,騙到伊斯蘭國占領地,與真主戰士“聖戰”,而美譽之為“結婚”,但在真主戰士獸性發泄后,卻立即“離婚”,再將之交予另外的戰士去“結婚”。明明是軍妓和性奴,卻美其名為“聖戰婚姻”。

這種“聖戰婚姻”,平均是兩個小時。這種獸性樂趣,往往成為吸引輕浮年輕人加入伊斯蘭國為其賣命的誘餌。更可悲的是,這種“聖戰婚姻”詐騙,是被《古蘭經》認可的。

皮尤研究中心發表的民調顯示,在西方文明國家全盤否定伊斯蘭國外,即使是在穆斯林世界裡,伊斯蘭國的名字,亦是聲名狼藉,有如過街老鼠:在黎巴嫩,無論是什葉派還是遜尼派,超過98%的穆斯林厭惡並唾棄伊斯蘭國,以色列是91%,巴勒斯坦是84%。伊斯蘭國不僅是穆斯林的公敵,也是文明人類的公敵,人人得而誅之。

筆者曾多次為文,探討《古蘭經》的暴力征服論和封建愚昧,並以事實為證據。在《古蘭經》裡,處處充滿了對女性的歧視與羞辱。至今為止,沒有一個穆斯林國家的女性,擁有與男性平等地位的權利。

《古蘭經》第2章第223節說:“你的女人就像你的農田一樣,你可以隨時耕種。”《布哈裡聖訓》中,甚至于規定,伊斯蘭女性在性行為上,連說“不”的權利都沒有。

《古蘭經》第4章第34節:“男人的權力壓倒女性,因為真主令男人的地位比女人高一等,而且男人花自己的財富去供養她們。”

《古蘭經》第4章第34節說:“若擔心妻子不服從,就要適當提醒她(以真主的教誨),在床時冷落她甚至打她。不過若妻子表現服從,你就無權這樣做。”

《古蘭經》第23章第5-6節說:“信徒應該堅守自己的私處,不過與妻子,以及那些被合法佔有的女奴發生性行為則不受此限。”

《古蘭經》第4章第3節說:“你可以娶兩、三甚至四個女人,但如果你不能公平地對待她們,你就應該只娶一個,或者娶你的女奴。”

穆斯林以彪悍勇武馳名于世,除了民族個性,還受到其宗教信仰的影響。《古蘭經》的某些經文是穆斯林經常采取暴力解決矛盾的理論依據。

《古蘭經》第5章第45節說:“我在《討拉特》中對他們制定以命償命,以眼償眼,以鼻償鼻,以耳償耳,以牙償牙;-切創傷,都要抵償。自願不究的人,得以抵償權自贖其罪愆。凡不依真主所降示的經典而判決的人,都是不義的。”

《古蘭經》是穆斯林行為的最高準則。在《古蘭經》某些鼓吹暴力的教義指導下,穆斯林對付真主的敵人,尤其對異教徒是毫不手軟。

《古蘭經》第8章第12節所指示:“你的主啓示衆天神:我是與你們同在的,故你們當使信道者堅定。我要把恐怖投在不信道的人的心中。故你們當斬他們的首級,斷他們的指頭。”在宗教這塊面紗的掩護下,斬首斷指等暴行,成為追求真理的合法手段。

對伊斯蘭教徒來說,真主的聖戰啓示是不容任何人加以懷疑的。其理論基礎在《古蘭經》第1章第4節就說得非常清楚:“不信真主神蹟的人,必定要受嚴厲的刑罰。真主是萬能的,是懲惡的。”

聖戰在伊斯蘭教義裡是一種后發制人的自衛行為,是得到真主授權的合法暴力行為。伊斯蘭教義認為同異教徒、被教者、叛教者和土匪這四種人打聖戰是合法的、正義的,亦是必須的。根據這個教義,穆罕默德于公元631年用武力統一了阿拉伯半島,為后世的穆斯林奠定了阿拉伯帝國的基礎。

基本教義派伊斯蘭教徒對聖戰之狂熱,一是由于他們相信為聖戰犧牲,就可以不經真主最終審判而直接上天堂,享受八萬名奴隸與七十二位漂亮處女的溫馨款待;二是在穆斯林聖典《古蘭經》與《布哈裡聖訓》中宣揚以暴力來解決問題的訓詞隨處可見。

《古蘭經》第4章第74節說:“教他們為主道而戰吧!誰為主道而戰,以致殺身成仁,或殺敵致果,我將賞賜誰重大的報酬。”

《古蘭經》第4章第84節也說:“你當為主道而抗戰,你只負你自己的行為的責任,你當鼓勵信士們努力抗戰,是為真主阻止不信道者的戰鬥。真主的權力是更強大的,他的刑罰是更嚴厲的。”

《古蘭經》第8章第17節又說:“你們沒有殺戮他們,而是真主殺戮了他們;當你射擊的時候,其實你並沒有射擊,而是真主射擊了。(他這樣做)原為要把從自己發出的嘉惠賞賜信道的人們。真主確是全聰的,確是全知的。”有了這個殺人有理和替天行道的宗教理論,因此參與聖戰者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磨刀殺人而毫無犯罪感。

《古蘭經》在第3章第169節中贊美那些為聖戰殉教的亡魂說:“如果有誰在同不信道者作戰時陣亡了,那他不應該是戰敗者,而是戰勝者,他甚至沒有死,為主道而陣亡的人,你絕不要認為他們是死的,其實,他們是活著的,他們在真主那裡享受給養。”

《古蘭經》第9章第111節又說:“真主確已用樂園換取信士們的生命和財産。他們為真主而戰鬥;他們或殺敵致果,或殺身成仁。那是真實的應许,記錄在《討拉特》《引支勒》和《古蘭經》中。誰比真主更能踐約呢?你們要為自己所締結的契約而高興,那正是偉大的成就。”這是穆罕默德在《古蘭經》中為參加聖戰而死亡者定下的可以直接上天堂的保證書。

因參加聖戰而犧牲的人,進了天堂后的溫馨美妙待遇,在《古蘭經》第44章第52節至第57節中有詳細的描寫:“住在樂園之中,住在泉源之濱,穿著綾羅綢緞,相向而坐。結局是這樣的:我將以白皙的、美目的女子,做他們的伴侶。他們在樂園中,將安全地索取各種水果。他們在樂園中,除初次死亡外不再嘗死的滋味。真主將使他們得免于火獄的刑罰。那是由于你的主的恩典,那確是偉大的成就。”

這種鼓勵烈士的许諾又在《古蘭經》第55章第54節至第67節中再度的出現:

“他們靠在用錦緞做的坐褥上,那兩座樂園的水果,都是手所能及的。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在那些樂園中,有不視非禮的妻子;在他們的妻子之前,任何人和任何精靈,都未與她們交接過。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她們好像紅寶石和小珍珠一樣。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行善者,只受善報。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次于那兩座樂園的,還有兩座樂園。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那兩座樂園都是蒼翠的。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在那兩座樂園裡,有兩洞湧出的泉源。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在那兩座樂園裡,有水果,有酸棗,有石榴。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在那些樂園裡,有许多賢淑佳麗的女子。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她們是白皙的,是蟄居于帳幕中的。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在他們的妻子之前,任何人或精靈,都未曾與她們交接過。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他們靠在翠綠的坐褥和美麗的花毯上。”

在一段經文中重復兩次“任何人或精靈,都未曾與她們交接過。”----那是強調處女的保證。

《古蘭經》第56章第15節至第38節裡再進一步地保證處女說:

“在珠寶鑲成的床榻上,彼此相對地靠在上面。長生不老的僮僕,輪流著服待他們,捧著盞和壺,與滿杯的醴泉;他們不因那醴泉而頭痛,也不酩酊。他們有自己所選擇的水果,和自己所愛好的鳥肉。還有白皙的、美目的妻子,好像藏在蚌殼裡的珍珠一樣。那是爲了報酬他們的善行。他們在樂園裡,聽不到惡言和謊話,但聽到說:祝你們平安!祝你們平安!幸福者,幸福者是何等的人?他們享受無刺的酸棗樹,結實累累的香蕉樹,漫漫的樹蔭,泛泛的流水,豐富的水果,四時不絕,可以隨意摘食;與被升起的床榻。我使她們重新生長,我使她們常為處女,依戀丈夫,彼此同歲;這些都是幸福者所享受的。”

在這種赤裸裸在錦緞做的坐褥上享受七十二名處女八萬名奴隸的服務,與隨意可得的美酒、水果、園林等等许諾下,逐漸形成了伊斯蘭聖戰烈士獨特的精神價值,而這一價值觀經過了一千三百余年的傳播與鼓吹,又形成一種視死如歸的暴力精神力量。

在這種暴力精神力量的號召下,阿富汗的游擊隊憑小米加步槍,僅用十年就打敗裝備精良的蘇聯侵略軍。在這種宗教聖戰的感召下,原教旨穆斯林所篤信的普世價值就是暴力加聖戰。

有幾句流行的口號,在伊斯蘭教徒之間廣為流傳:“誦經千遍,不如爭戰一宵;祈禱萬次,不如灑血一滴。”“站立在戰鬥行列的人,要比在家做六十年的禱告還有價值。”

穆斯林與聖戰的因果互動關系,鼓勵信徒為聖戰去拼命去流血,俱緣于此。在聖戰的面紗掩護下,原教旨主義者的人肉炸彈可以前赴后繼、接二連三地在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發引爆。這使真主的敵人和異教徒的西方世界,因為錯愕而失落在誤解的迷霧中。

來自《古蘭經》的啓示,使伊斯蘭教義極端仇視異教徒,並為不信伊斯蘭教的人起了一個充滿藐視的宗教名詞:以物配主者。

《古蘭經》第3章第12節,要求伊斯蘭教徒:“對不信道者說:你們將被克服,並被集合于火獄,那臥褥真惡劣!”

《古蘭經》第3章第19節中說:“真主所喜悅的宗教,確是伊斯蘭教。曾受天經的人,除在知識降臨他們之后,由于互相嫉妒外,對于伊斯蘭教也沒有異議。誰不信真主的跡像,真主不久就要懲治誰,因為真主確是清算神速的。”

《古蘭經》第8章第36節中說:“不信道的人花費他們的錢財,以便阻止別人遵循真主的大道;他們在花費之后,必定悔恨,而且被戰勝。不信道的人只有被集合到火獄去。”

《古蘭經》第8章第22節中宣布所有的異教徒為:“據真主看來,最劣等的動物確是那些裝聾作啞,不明真理的人。”

《古蘭經》第8章第37節中教導伊斯蘭教徒要處理異教徒的理由是:“真主甄別惡劣的人和善良的人,然后把惡劣的人一層層地通通堆積起來,然后把他們投入火獄,這等人就是虧折的人。”

《古蘭經》第8章第55節中再度確認異教徒是:“在真主看來,最劣等的動物確是不信道的人,他們是不信道的。”

《古蘭經》第25章第52節中向著伊斯蘭教徒宣布:“你不要順從不信道者,你應當借此《古蘭經》而與他們努力奮鬥。”

《古蘭經》第8章第50節中,穆罕默德宣布真主安拉對異教徒的看法是:“衆天神將鞭撻不信道者的臉部和脊背,而使他們死去,並且說:你們嘗試烈火的刑罰吧!”

《古蘭經》第9章第2節中警告異教徒說:“以物配主者啊!你們可以在地面上漫游四個月,你們須知自己不能逃避真主的譴責,須知真主是要凌辱不信道者的。”

《古蘭經》第9章第123節中,穆罕默德唆使伊斯蘭教徒要用暴力對付異教徒:“信道的人們啊!你們要討伐鄰近你們的不信道者,使他們感覺到你們的嚴厲。你們知道,真主是和克己者在一起的。”

《古蘭經》第9章第113節中,穆罕默德要求伊斯蘭教徒要與所有的異教徒即真主的敵人劃清界限:“先知和信士們,既知道多神教徒是火獄的居民,就不該為他們求饒,即使他們是自己的親戚。”

基于這種絕對不允许被懷疑的理論,在伊斯蘭宗教狂熱者眼裡,異教徒即真主的敵人是無可赦免的,哪怕是自己的父親也不行。

《古蘭經》第9章第114節中訓示:穆斯林必須放棄親情。穆罕默德說了一個歷史例證:“易蔔拉欣曾為他父親求饒,只為有約在先;他既知道父親是真主的仇敵,就與他脫離了關係。易蔔拉欣確是慈悲的,確是容忍的。”

《古蘭經》第9章第80節中,穆罕默德要求伊斯蘭教徒要大義滅親:“你可以替他們求饒,也可以不替他們求饒。即使你替他們求饒七十次,真主也不會饒恕他們。因為他們不信真主及其使者。真主是不引導放肆的民衆的。”

《古蘭經》第9章第74節中,穆罕默德宣布異教徒的命運:“真主就要在今世和后世使他們遭受痛苦的刑罰,他們在大地上沒有任何保護者,也沒有任何援助者。”

《古蘭經》第9章第85節中,穆罕默德宣布異教徒的死刑:“他們的財産和子嗣不要使你贊歎,真主只願借此在今世懲治他們,他們將在不信道的情況下死去。”

在將異教徒宣布死刑后,在《古蘭經》第9章第114節中,穆罕默德唆使伊斯蘭教徒去動手了:“你們應當討伐他們,真主要借你們的手來懲治他們,凌辱他們,並相助你們制服他們,以安慰信道的民衆。”

正常的宗教是勸人為善,勸人寬恕,不可報復,不可殺人,更不可以暴易暴。耶穌說如果有人打你左臉,你就用右臉向之,絕對不可以用暴力處理問題,可是《古蘭經》教導人要用暴力去處理矛盾,“安慰信道的民衆”的方法是“懲治他們”“凌辱他們”“制服他們”!

這就是穆罕默德為真主傳達的仁慈嗎?如果這也可以稱之為仁慈,那麼什麼才是殘暴呢?在《古蘭經》裡看不到任何有關的人權概念和人性尊嚴。

《古蘭經》第8章39節中,穆罕默德為伊斯蘭教徒的屠殺罪行加油:“你們要與他們戰鬥,直到迫害消除,一切宗教全為真主;如果他們停戰,那麼,真主確是明察他們的行為的。”

《古蘭經》第9章29節中,穆罕默德強調聖戰的重要性:“當抵抗不信真主和末日,不遵真主及其使者的戒律,不奉真教的人,即曾受天經的人,你們要與他們戰鬥。”

《古蘭經》第9章73節中,穆罕默德替真主轉告伊斯蘭教徒:“先知啊!你當對不信道者和偽信者戰鬥並嚴厲地對待他們,他們的歸宿是火獄。”

《古蘭經》第8章第60節中,穆罕默德替真主對伊斯蘭教徒保證:“你們應當為他們而準備你們所能準備的武力和戰馬,你們借此威脅真主的敵人和你們的敵人,以及他們以外的別的敵人。你們不認識那些敵人,真主卻認識他們。凡你們為主道而花費的,無論是什麼,都將得到完全的報酬,你們不會吃虧。”

《古蘭經》第9章88節中,穆罕默德替真主放話道:“使者和他的信士們,借自己的財産和生命而奮鬥;這等人正是有福的,這等人正是成gong的。”

《古蘭經》第8章65節中,穆罕默德向伊斯蘭教徒轉告了真主的先見:“先知啊!你應當鼓勵信士們奮勇抗戰,如果你們中有二十個堅忍的人,就能戰勝兩百個敵人;如果你們中有一百個人,就能戰勝一千個不信道的人;因為不信道者是不精明的民衆。”

《古蘭經》第8章66節中,穆罕默德為伊斯蘭教徒许願:“現在,真主已減輕你們的負擔,他知道你們中有點虛弱,如果你們中有一百個堅忍的人,就能戰勝兩百個敵人;如你們中有一千個人,就能本著真主的意旨而戰勝兩千個敵人。真主是與堅忍者同在的。”

為了確保伊斯蘭教徒的勝利,《古蘭經》第9章41節中,穆罕默德教導伊斯蘭教徒:“你們當輕裝地,或重裝地出征,你們當借你們的財産和生命為真主而奮鬥。”

《古蘭經》第9章第5節中,穆罕默德真正的目的赤裸裸地暴露了出來:“當禁月逝去的時候,你們在哪裡發現以物配主者,就在那裡殺戮他們,俘虜他們,圍攻他們,在各個要隘偵候他們。”

《古蘭經》第47章第4節中,穆罕默德要求伊斯蘭教徒堅定地執行真主對異教徒格殺勿論的聖旨:“你們在戰場上遇到不信道者的時候,應當斬殺他們,你們既戰勝他們,就應當俘虜他們;以后或釋放他們,或准许他們贖身,直到戰爭放下他的重擔。”

在宗教面紗的掩護下,暴力殺人被合法化、道德化、真理化、神聖化。各種利欲熏心的宗教騙子在財富、版圖與權力的驅使下,不論是伊斯蘭教徒為了執行《古蘭經》的聖戰也罷,或者基督教教徒打著護教旗幟的十字軍東征也好,世人見到的不是豪搶硬奪、橫征暴斂,就是奸淫燒殺、荼毒生靈。又何曾有著一點一滴宗教的慈悲與仁愛?

這就是真主的意願嗎?如果這些暴力行為也是真主的原意,那麼那位真主就是徹頭徹尾的恐怖大師、暴力販子!

佛陀講究與世無爭,四大皆空,舍身為虎,割肉喂鷹;耶穌基督宣傳的是愛世人也愛敵人;儒家鼓吹的是仁義道德,廉恥智信;但是伊斯蘭教卻公然推行以劍傳教,以聖戰養教,以捐軀積德,以殘暴來換取未來天堂上的美酒佳肴、鮮果蜜乳、綾羅綢緞、另加八萬名奴隸與七十二位處女的個人享受。

一千三百多年以來,基本教義派伊斯蘭教徒就從未與任何非穆斯林國家真正和平共處過,他們也永遠不會、更不願與之和平共處。究其原因,就是因為《古蘭經》本身就是在鼓吹、歌頌、美化和神化暴力,白紙黑字的經文就是最強有力的直接證據。

聯合國與歐盟,于2004年相繼宣布伊斯蘭國為暴力非法恐怖組織,美國、英國、加拿大、土耳其、澳大利亞、吉爾吉斯斯坦、沙地阿拉伯、阿猷聯、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印度、俄羅斯、約旦、埃及、敘利亞、巴基斯坦等國,亦相繼宣布伊斯蘭國為暴力非法恐怖組織。

在大選季節來臨之際,美國政客為了避免被戴上種族歧視和宗教歧視的標簽,與懼怕失去八百萬美國穆斯林的選票,往往不敢直言談論伊斯蘭國的殘暴行為來源,就是出自《古蘭經》的經文。

在基本教義派穆斯林的暴力威脅下,幾乎所有的文明社會,都穿上了皇帝的新衣,不敢或不願直接討論《古蘭經》的暴力傾向,以免惹禍。但是如果不深入探討其是非對錯,就永遠無法了解伊斯蘭國這種基本教義派的意識形態,就永遠處于被動的狀態,就永遠是恐怖襲擊的被害人。

美國、法國和俄羅斯,用實際的軍事行動來回應恐怖襲擊挑戰。雖然伊斯蘭國宣布擁有新疆和西藏的主權,甚至于公開屠殺中國人質,但是外強中干的中國共產黨政權,內鬥內行,外鬥外行,關起門來抓異己分子,凶殘得像強盜,但是對于比他更凶殘的國外伊斯蘭國,卻懦弱得像一只把頭埋到沙子裡的鴕鳥,比滿清還滿清。只識意淫“中國夢”,只識強奸“全面依法治國”的習特勒,卻依然在猶豫不決,靜觀其變,“外交部強烈譴責”。

昔日漢朝邊遠小軍官陳湯,率兵顯軍威,奔赴三千裡外,砍下侮辱漢朝的北匈奴直至單于腦袋,遞向長安漢帝,其奏表有豪言道:“犯強漢者,雖遠必誅!”在此豪語下,習正恩的“外交部強烈譴責”,更像一只無能的縮頭烏龜。

《古蘭經》已經被穆斯林神聖化,神聖化到成了老虎屁股摸不得的地步,在愚昧的宗教洗腦下,穆斯林是不惜用暴力甚至于生命去維護《古蘭經》的。這種暴力行為,本身就是心虛心理的折射。任何文明人都會承認,真理是不需用暴力來保護的,需要保護的真理,絕對是靠不住的偽真理。

誰都無法否認,絕大部分的穆斯林是愛好和平,反對暴力的,但誰也無法否認,《古蘭經》中存有大量白紙黑字的暴力經文,而這些白紙黑字暴力經文,恰恰正是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殺人有理的憑據。

現在應該是指出皇帝新衣的時候了,應該是檢討《古蘭經》是否基本教義派伊斯蘭國的黑后台時候了!

2015年11月22日美國華府,原題:《古蘭經》,伊斯蘭國的法理教義黑后台

2015-11-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