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美國媒體的政治幽默

曹長青

中共領導人江澤民訓斥香港記者,曾是美國媒體上一條刺眼的新聞,讓美國人大開眼界,因為在美國,無論什麼級別的政治人物,都不得不對媒體笑臉相應,唯恐得罪媒體遭到「修理」。美國政治人物所以怕媒體,是因為被「修理」,後形象遭損,下次選舉老百姓就不投他的票。媒體的威力在於和民主選舉連在一起。

這次美國大選,出現建國兩百多年最嚴重的糾紛,從投票日算起,36天後由美國最高法院裁決,新總統才產生。

在大選和糾紛之間,美國的兩黨總統候選人,現任總統克林頓,以及其他權力人物,比以往更成為媒體嘲笑、挖苦和修理的對象。美國三大全國電視台各有一個晚間「脫口秀」節目,CBS台的大衛.雷德曼、NBC台的傑.雷諾和ABC台的比爾.馬哈,三人主持的三台節目競相開總統參選人和華盛頓權力人物的玩笑,其妙趣橫生、令人開懷大笑的幽默,成為很多工作一整天的美國人就寢前的「輕松調劑」。

這種節目不僅具幽默感,而且特別緊扣當天的新聞,對於觀眾來說,等於一舉兩得,娛樂和新聞兼收並蓄。從這些極具諷刺意味的幽默中,讀者可以看到美國是一個多麼言論自由的社會,權力者白天在政治舞台上冠冕堂皇、指點江山,晚上卻成為娛樂幽默節目的「笑料」,媒體「修理」的對象,而且是天天「修理」,每晚嘲弄,由此構成了另一種「權力平衡」。

下面是這些「脫口秀」節目中的一些幽默片斷﹕

諷刺民主黨候選人戈爾﹕

「戈爾始終不認輸,其實他也有自己的道理,他認為『懷孕票』(Pregnant Chad,指那種微微鼓起但沒被扎穿的不合格選票)不僅應該有效,而且應該一票頂二,因為『懷孕』就是指兩個生命嘛!」

「戈爾說,如果他當選,會公佈新的軍隊法規﹕不問,不講,不投票(Don’t ask, Don’t tell, Don’t vote!),免得軍人的票都投給共和黨。」(克林頓上台後為保護同性戀者權益,頒布了軍隊新法規﹕對同性戀行為,「當事人不說,上級不過問」)

 「民調報告說,60%的選民認為戈爾應認輸,戈爾聽後馬上說﹕我要『重新計算』那個數字。」

「克林頓總統抵達越南訪問,希望找回在越戰中失蹤的二千美國士兵,戈爾聽到後馬上打電話對克林頓說,弄清楚那二千人是不是原籍佛州的民主黨選民?如果是,快點查出他們的選票;如果是共和黨人,就讓他們永遠做越南人吧!」

「戈爾猛烈批評佛州州務卿哈里斯女士,說她偏向小布什,連化妝都不會,眼睛化得太濃放不出電,臉上搽了太多粉像死人,嘴巴線條太硬沒有親切感……說到這裡,戈爾突然停下來說﹕我的上帝,我怎麼罵起自己了。」(諷刺戈爾參加總統辯論時化妝太濃,表情做作)

「戈爾化那麼濃的妝參加總統辯論會,最高興的是克林頓,下次只要希拉莉在他身上聞到脂粉味,他會告訴她,那都是從戈爾那兒來的。」

「感恩節期間,小布什收到了很多來自各方的感恩祝福,戈爾聽後馬上說要「重查」一下,看裡面是否有給他的被小布什佔為己有了。」

大選糾紛結束,小布什當選總統。葬禮上,「戈爾競選陣營」的棺材上放滿鮮花,一男一女在最後送別,哀嘆說,他是吃了太多沒扎透洞而半懸著的選票小紙片而噎死了。」

諷刺小布什的幽默﹕

「據說男人比女人更喜歡選小布什為總統,而女人則更喜歡戈爾。這說明什麼?男人喜歡像他們的人,有過浪蕩的日子,智商不高,就像你和我;而女人選總統就像選她們的情人一樣,看誰能甜言蜜語,誰能取悅於她們。」

「新出爐的美國小姐來自夏威夷,小布什聽後馬上發表看法﹕瞧,我們美國人不是世界警察,我們很有包容心,我們都能容忍其他國家的女孩來作我們的美國小姐。」

 「你們知道為什麼小布什在大選糾紛時躲在德州莊園不怎麼出面?他爸爸請了一幫家庭教師給他惡補國際常識課,尤其是讓他背誦那些不太好發音的國家名,記住那些邊角小國首腦的姓名等等,省得進了白宮再出醜。」

「看過戈爾和小布什之間的辯論,很多人認為小布什的智商並不低,你們知道怎麼回事嗎?原來小布什略施年輕時在耶魯大學考試時的小伎倆,偷看了戈爾的辯論提綱。」

「如果小布什和錢尼明年進白宮也好,一個忙著把所有的死刑犯送上電椅,沒有時間搞緋聞;另一個心臟太弱,即使面對年輕貌美的實習生,也不敢正眼對視。」

「感恩節時,小布什州長在他的德州莊園烤肉款待親朋好友,由於來人太多,肉顯得不夠,小布什說,那再執行幾個死刑犯。」(諷刺德州處決死刑犯佔全美一半)

嘲諷克林頓總統﹕

「佛州手工計票,發現有些廢票的眼扎了一半,有的扎了兩個眼,所以才搞得我們選不出總統,這種扎眼法讓人想到克林頓(在萊文斯基性丑聞時的自我辯護)——我做了,我沒有,我不知道我知道……也許那裡的選民都是克林頓式的人。」

「克林頓總統在愛爾蘭訪問時呼籲鬧獨立的『北愛』團結共處,並舉一例說﹕我能和希拉莉的婚姻維持這麼長的時間表明,不管怎樣貌合心離都是可以共同相處的。」

「對總統選戰糾紛,克林頓最高興,選不出總統,他就會繼續當下去,況且希拉莉終於有了份稱心的工作。克林頓告訴他的女人們,現在媒體不再注意我了,希拉莉高興得也顧不上我了,我宣佈,我是自由人!」

「克林頓總統感嘆﹕今年真是不尋常,我的女人們都有不俗的成果,希拉莉當上參議員,陸文斯基白手起家成了百萬富翁,瓊斯上了《閣樓》雜誌封面,今年還沒完呢,誰知道哪個小妞兒還會再造奇跡。」

「克林頓看著選情著急,他要幫戈爾一把,於是捱家捱戶打電話,勸說選民投戈爾的票。當男人接電話時,他就把錄音帶放給他們聽,如果是女人接電話,他會說﹕寶貝,你的聲音讓我全身顫抖,你穿什麼顏色的胸罩?」

「南加州的一個女性團體為了保護樹林,在街上舉行裸體游行。在中東參加和談會議的克林頓總統聽到這個消息,萬分焦急,說他要馬上趕回美國,親眼處理這一重大事件。」

「白宮一再闢謠,說克林頓卸任後競選紐約市長的說法完全沒有根據。可是,想想看,如果克林頓當上紐約市長,紐約會多麼繁榮——紅燈區大開放,夜夜人潮滾滾,招來世界上所有風情萬種的女人在時代廣場每晚開盛大的Party,紐約會熱鬧死了!」

「古巴獨裁者卡斯特羅來紐約開聯合國大會,克林頓在會場上和這個共產領袖握手寒喧,這個總叼著雪茄的古巴大鬍子當場就警告克林頓﹕要把雪茄放在正地方。」

諷刺女國務卿奧布萊特﹕

「紐約一份報紙指責他們選出的新參議員希拉莉的穿著越來越緊,顏色也越來越鮮艷,與她的身份不太相稱,這不公平,他們應該看看我們的國務卿奧布萊特女士,每次她到國外都是用又緊又短的套裝裹著她滾圓的身體,你會為她捏把汗,不小心哪一堆肉就會漏出來,她最喜歡用這種裝束去挑逗那些外國的首腦。」

諷刺美國兩大政黨﹕

「共和黨是什麼樣的黨,是一手拿槍一手拿酒瓶子的白人的黨;民主黨呢,是想像力豐富具有同性戀傾向的黨。」

嘲諷知名人物﹕

「戈爾律師團中有位曾為O. J. 辛普森涉嫌殺人案辯護的律師。已離開洛杉磯移居佛州的辛普森在邁阿密遇到這位當年幫過他大忙的律師時,不禁脫口而出﹕我好像最近沒有殺人呵!」

「有記者問O.J.辛普森在佛羅里達有沒有投票,他告訴記者這個機會當然不會錯過,但奇怪的是,一刀對那個選票孔扎下去,並沒有出血,這讓他很掃興。」

諷刺普通美國人﹕

「佛羅里達在重新手工查票,誰能相信他們的手,是他們的手扎錯了洞,再用那雙手去查票?」

「我們美國怎麼了?我們不是最強大的國家嗎?我們不是最有力量的人嗎?我們上太空、上月球、連人都能復製出來,怎麼同樣的人,就被『蝴蝶型選票』上幾行字給難住了,(大哭)天哪,我扎錯了洞!」

(載《爭鳴》2001年1月號)

2000-12-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