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李麥遜:從巴黎恐襲案看西方左派危害和第3次世界大戰可能性及特殊性

作者:李麥遜(威斯康星州)

上月我外甥攜新婚妻子前往德國全獎讀博,正值德國左派政府莫名其妙地宣布向中東難民無條件開放國門,近百萬“難民”湧入德國(德國目前已有700萬某教教徒)。我說莫名其妙,是因為IS宣布有4000多名聖戰分子混雜其中,德國卻不以為然。我外甥達到德國時,街上、火車站擠滿了“難民”。我當時覺得偉大的德意志完了,奉勸他們回國申請美國學校,明年過來,但因他的專業排名德國第1全球第10,全獎,甚至連太太生活費都解決了(德國讀博居然是工作簽證),來美未必有如此條件,很糾結。于是警告他們處處小心,一畢業立即離開。最快20年最晚40年,歐洲就是“歐羅巴斯坦”。

網上有人做過一項關于某教教徒人口比例和社會安全系數的關系統計,並列舉出相關國家,非常有說服力:當他們人口達到10%,會出現局部動蕩;達到20%,就會出現大範圍社會動蕩;當達到50%,其他“異教徒”便沒得活路了。憑著懸殊的人口出生率和移民政策,不知不覺中,這世界正在飛速向這個方向推進,他們幾乎不戰而勝。

(參阅資料 http://bbs1.au123.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192)

巴黎恐襲案和近些年發生在世界各國的恐襲案(波士頓馬拉松案、胡德堡案、倫敦地鐵案、巴黎查理周刊案、渥太華國會大廈案、莫斯科大劇院案……)一再證明,“農夫與蛇”以及“阿拉伯人和駱駝”的故事在輪番上演並沒完沒了(IS迫不及待宣布倫敦羅馬華盛頓也是目標)。可見,文明的衝突不但沒有消減還在不斷惡化,強擰在一起的“文化多元論”純粹一派胡言,“政治正確”在沒有前提的情況下無異于痴人說夢別有用心。西方左派不要假寐,不要裝鴕鳥了。我覺得西方左派不是認識水平問題,而是有嚴重的群體性的心理問題(受虐狂迫害狂嫉妒狂臭要面子婦人之仁……),揣著充滿裝糊塗,睜著眼睛說瞎話(看看民主黨候選人電視辯論你會深有體會),從而使偽善成為最大的惡。他們的愚蠢無異于自掘墳墓,比如,這次左瘋總統奧朗德本人就是襲擊目標,僥幸逃脫!世界上多次重大人為災難都是左派興風作浪而起,例如那個徘徊在“歐洲的幽靈”並擴散到全球,就是典型。鄭重推薦大學者亨廷頓《文明的衝突》,他是個明白人,盡管我對他的個別觀點並不贊同。

相對于美國左派,歐洲左派更根深蒂固,也更偽善。最典型的人物是薩特。西方目前最大的左派,美國無疑是那個還在台上惺惺作態的家伙(按他的血緣和某教教規,他天然是該教教徒,超過1/3美國人對此深信不疑)以及那個躍躍欲試舍我其誰的女人,法國就是目前這個在電視上發聲明時聲音發抖的總統,德國就是目前這個和難民們零距離接觸的“聖母”。這一段時間趕幾部書稿忙得暈頭轉向,匆匆寫幾筆,但我遲早會用英語寫一本揭西方左派尤其是知識分子畫皮的書。

第三次世界大戰很可能因為核威懾造成的“恐怖平衡”而不會像傳統戰爭那樣以國家為陣營展開,而是超越國界的宗教戰爭,因為人口混居,核威懾失去了作用,文明的衝突在國界之內。換句話說,殺你的人就在你的公司、學校,就在你小區,或许就是你的鄰居。這樣的戰爭,就像癌細胞擴散后的發作,后果肯定更可怕。

轉發兩篇文章,一是本人恰好寫于三周年前的《美國30年內崩潰,毀于誰之手?》(點擊: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ab78b01014wih.html)

這篇博文在網絡尤其海外華文網站廣為傳播,最近再次流傳,讀者反應呈現兩極分化。無論你支持還是憎惡我,我的預言都在一步步實現。就西方而言,只要左派在台上,控制媒體和大學,這個災難性的趨勢就無法避免。去年,奧巴馬政府就接收了一萬名“敘利亞難民”,現在又宣布接收2.5萬名(剛選了個左瘋總理的加拿大當然也不甘落后),就算裡面千分之一成為恐怖分子,后果會多嚴峻?就算你隔壁突然入住了一家、男的大胡子女的從頭到腳一身黑裹得只剩一雙眼睛,你還睡得安穩嗎?

另外是著名政論家曹長青先生第一時間寫的評論。(曹長青:法國左瘋和巴黎大屠殺:http://caochangqing.com/gb/newsdisp.php?News_ID=3894)

2015-11-14

(編者註:李麥遜為旅居美國威斯康星州的中國作家,更多文章請見其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bolibo)



2015-11-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