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讀者來信:法國思想家雷弗爾的和尚兒子是個左瘋


曹先生,你好!

我是你網站多年來的忠實讀者,從你勤奮工作的成果中吸取了很多養料,得到了很多關于西方社會的真知。我成為保守派很大程度是受了你網站的影響,尤其是長青論壇。2014年我從巴黎移居美國,正在半工半讀向美國公民的方向努力。因曾住法國幾年,所以想對你網站最近刊出的“法國精英為美國說公道話”及“編者按”中所涉及的問題,談一點看法:

編者按中提到的法國思想家雷弗爾的和尚兒子理卡德(Matthieu Ricard)在英語世界似乎不是很為人深知,但在法語世界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人物,我查遍法語網站,看到的是一致的溢美之詞。只是不知曹先生有沒有注意到這個雷弗爾的洋藏僧兒子,今天卻是反資本主義抗擊氣候異常的大力鼓吹者。法國左派總統奧朗德熱衷所謂全球氣候過暖問題,其中就有這個洋和尚的貢獻。

(請看這張照片:http://www.huffingtonpost.fr/2013/09/21/attali-rapport-hollande-45-propositions-economie-positive-capitalisme-patient_n_3967370.html)



上面是2013年左派經濟學家Attali等向奧朗德總統遞交經濟問題報告時的合影,正中間的那個身穿道袍的和尚就是理卡德。這份報告題為《為了一個積極正面的經濟》(For a positive economy),探討的是世界經濟未來面臨的不公平問題和氣候生態問題,以及法國力所能及的對策。包括利他主義教育進學校大綱,改革企業結構並對企業主進行道德教育,在聯合國推動建立國際氣候監督委員會等措施。這次奧朗德在訪問中國后接受“歐洲一號電台”(Europe 1)采訪時說他對氣候過暖問題的關切是受到“大師們的指點”,想必大師隊伍裡面一定有這個洋和尚理卡德。

關于理卡德,我還有另幾個觀察:

1,他在嬉皮士運動如日中天的七十年代出家到尼泊爾的藏傳佛教寺院,至今似乎從來沒有為受中共摧殘的藏人說過一句悲憫之詞(我沒有找到),更不用提他對北京政權有任何譴責之詞。相反,在他們父子對話錄《僧人與哲學家》一書中,他甚至間接暗示藏人今天的苦難是因為前世的業。

2,2011年出版的攝影集《108個微笑》(108 sourires),裡面收集了西藏人的笑臉,結合他對微笑的理論研究,專門“展現西藏人質樸的幸福”。青海玉樹地震后他的慈善組織前去救援,他在博文裡寫道北京當局的援救行動迅速有效。而實際情況恰恰是青海地震在第一時間被當局隱瞞真相,並阻止對地震救援非常有經驗的日本和台灣等派遣搶救隊。

3,2013年理卡德出版的新書《為利他主義辯護》(好像只有法語版),簡直像是左派熱衷的反全球氣候過暖的百科全書,裡面有這樣的內容:

大篇幅論證西方國家大量排放溫室氣體,受害者卻都是亞非拉第三世界國家;

開辟專門章節批判安蘭德(Ayn Rand),說她的哲學多麼無稽之談,蘭德為人多麼孤僻刻薄。

談到美國在非洲中東的軍事行動中怎麼不把人當人看,作為利他主義(altruism) 被泯滅的例子。但只字不提恐怖分子怎麼不把人當人看;相反,引用數據論證暴力在世界範圍內的消退,以證明當今世界的首要問題不是反恐而是氣候問題。

上面談到的這些關于理卡德的情況,不知曹先生是否有所聽聞。在我心目中這個洋和尚,還有天主教皇方濟各,以及美國總統奧巴馬等,是當今世界的幾個招搖撞騙的懦夫,共同點是沒有什麼實踐經驗,卻裝點得五顏六色、裝神弄鬼,躲在安全區域唱道德高調贏得“無知少女”的心(正如你文章曾說的,無知少女是西方左派的群眾基礎:無產者,知識分子,年輕人,女性)。

最后想借此機會提一個長期阅讀曹先生博客而來的困惑,是關于達賴喇嘛的。我的印象,達賴喇嘛是全世界嬉皮士、和平反戰主義者心中的聖人(與密宗修行的獨特儀式也有關吧)。比如理卡德經常炫耀他是達賴喇嘛的法語翻譯,並說達賴喇嘛、曼德拉、甘地是他最崇敬的人。

我的問題是:介于曹先生的早年文章中對達賴喇嘛的推崇,達賴喇嘛的言行思想(我的理解是靠近左翼自由派的)對于保守派來說有什麼價值,有什麼可共鳴之處?保守派,比如曹先生本人,還比如法拉奇,推崇支持達賴喇嘛的意義在哪裡?

先提到這兒,希望曹先生能百忙中抽空為我簡短解惑,感謝不盡。

致禮

劉立暉

2015年11月3日

曹長青的回信:

劉先生:你好!很高興知道你移居美國,更為你成為保守派而高興,這更是正確的選擇!祝賀你!

關于你信中提到我為什麼支持達賴喇嘛的問題,這主要是支持西藏人民的選擇權利,而是否尊重“人的選擇權”是對自由主義追求者的一個最重要的衡量標桿。尤其是在西藏人民遭到中共專制的壓迫和殖民統治之際,更應該支持他們。至于達賴喇嘛的社會主義傾向,尤其在經濟層面,我當然是不贊同的。

編者按中提到的雷弗爾的和尚兒子,我之前沒有關注過,聽到你的介紹才了解。但大多數和尚都是左派,很多連左右也分不清,就自然左傾(左右分不清的,基本都是自然左傾,因為很容易被鼓吹“政治正確”的左派媒體蠱惑)。

祝好!

曹長青

2015-11-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