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法國精英為美國說公道話

作者:余創豪

【編者按:文中所介紹的法國思想家雷弗爾(中國大陸譯為“勒維爾”)在45歲以前是個社會主義者,曾是法國左派總統密特朗的演說稿撰寫人。在冷戰時代,法國等歐洲很多知識分子熱衷歌頌共產主義和毛澤東,雷弗爾則堅持自由至上的原則,被視為歐洲“古典自由派”的代表性人物。七十年代,雷弗爾出版了《沒有馬克思,沒有耶穌:美國開始一場新的革命》(Without Marx or Jesus: The New American Revolution Has Begun)一書,被視為他正式轉向法國著名保守派知識分子阿隆(Raymond Aron)所代表的思想傳統(陣營)。他的兒子是知名的和尚,信奉藏傳佛教,他們父子倆的對話集《和尚和哲學家》(The Monk and the Philosopher)成為暢銷書,在法國賣了30萬冊;台灣出版的中譯本也很暢銷。雷弗爾晚年的重要著作是《反美主義》(2003),批判法國等歐洲知識分子的反美狂熱和荒唐。雷弗爾于2006年去世。他的遺著、評論社會主義在蘇聯垮台的《烏托邦的最後出口》于2009年在紐約出版,去年又再版。下面這篇文章是余創豪2005年所寫的“托克維爾的問題、雷弗爾的感嘆:法國知識分子論美國”一文的節選。標題為本網所加。】

……美蘇冷戰時代就有“二十世紀托克維爾”之稱的雷弗爾(Jean Francois Revel)是法國學院不朽名人堂40人之一,曾是大學教授,現在是作家和編輯,他生于1924年,經歷了二次大戰和美蘇冷戰。

二次大戰之后,雖然美國推行馬歇爾計劃幫助歐洲重建,但是,法國社會卻逐漸滋生出濃厚的反美情緒。

二戰之后,法國企圖恢復對前殖民地越南的統治,于是與越南的胡志明軍隊展開激戰,美國向法國提供武器和軍費,1953年法國鑒于越南戰場失利,便要求美國空襲越南、甚至采用原子武器,但這個要求美國沒有應允,結果1954年法軍全面潰敗,法國政府對此耿耿于懷。

韓戰爆發之后,法國和一些歐洲國家的傳媒,指責美國慫恿南韓侵略北韓,不過,戰爭爆發之際,漢城馬上失陷、南韓退守至半島南端,為什麼侵略軍的準備如此不充份?那些歐洲傳媒則語焉不詳。

1953年美國政府宣判盧森堡(Rosenberg)夫婦為蘇聯間諜,隨后將他們判處死刑,此舉掀起了歐洲各國人民的示威,他們認為美國借反共為名、壓迫政治異見人士,法國存在主義哲學家薩特說:這宗案件是“合法的嚴刑逼供,令整個國家染滿血腥。”(a legal lynching that has covered a whole nation in blood)

二戰結束之后,美國與西歐恐懼蘇聯擴張,于是成立了以美國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軍事同盟。但是,戴高樂不想美國獨攬大權,1958年,法國總統戴高樂要求英美將北約的防護範圍擴展至全世界,又說法國應該加入英美,擁有指揮北約部隊的權力,但英美並沒有滿足戴高樂的要求。1959年,戴高樂宣告法國的地中海艦隊和空軍脫離北約指揮,而且美國不能夠在法國境內設置核子武器。1966年,戴高樂宣稱法國軍隊不會成為北約部隊的一部分,一年之后,北約總部撤離法國的凡爾賽。

●沒有馬克思、沒有耶穌

雷弗爾說自幼通過法國和歐洲傳媒所認識的美國,都是極其負面。后來,他有機會來到美國居住,親身體驗美國的社會、文化,他驚訝于從前在歐洲關于美國的所聽所聞,都與事實有很大距離,他在名著《沒有馬克思、沒有耶穌》裡面,嘗試澄清歐洲人對于美國的誤解。1969年他作出這個預言:美國即將經歷“第二次偉大的世界革命”,第一次世界革命是民主在西方興起,第二次世界革命,是美國以自由主義為世界帶來深刻的改變。

當時,預言自由主義興起是反潮流的微弱聲音,1967至68年,法國連續爆發了全國性的工人罷工、學生示威,這些運動都是反資本主義、反自由主義、反建制、反美國,在一些法國大學校園裡面,甚至豎起了紅旗和越共的旗幟,並且貼滿了列寧、馬克斯、毛澤東的相片。但是,其后的歷史潮流並沒有站在示威群眾的那邊,眾所周知,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跟著東歐自由化、蘇聯解體。

美法的隔膜延續至1980年代,1986年美國里根總統計劃轟炸利比亞,以報復其恐怖活動,法國拒絕美國飛機使用法國基地,不過,利比亞對法國的“回報”,是在1989年派遣特工炸毀一艘法國航機,導致170人喪生。

●歐洲人自作孽

法國和其他歐洲國家的反美情緒並沒有因著冷戰結束而改變,伊拉克戰爭更加將美法關系推至冰點。在《沒有馬克思、沒有耶穌》出版之后30年,雷弗爾寫了《反美國主義》一書,分析反美情緒。

雷弗爾指出:美國是影響全球的超級大國,理應批評她、制衡她,事實上,美國在對外政策中的確犯了很多錯誤。但是,他認為大多數批判,都是基于偏見和歪曲事實,例如說盧森堡間諜案是美國政府殘害無辜,根本是不尊重史實,蘇聯解體之后,前KGB特工已承認盧森堡是蘇聯間諜。法國和其他歐洲國家都是資訊自由的社會,要公平地分析美國的優點和缺點,本來並不困難,一般人可能沒有時間阅讀大量資料,客觀報道就成為了知識分子和傳播媒介的責任,可惜,因著偏見和意識形態,知識分子和傳媒都誤導了民眾。

他舉出不少例子,指出许多針對美國的批評,都是自相矛盾,例如戴高樂批評美國雖然在一次大戰和二次大戰中幫助法國,可惜兩次都太遲(一次大戰爆發于1914年,美國在1917年參戰;二次大戰歐洲戰場于1939年開戰,美國在1941年參戰)。美國主導成立北約,正就是想防患未然,但是戴高樂卻拒絕加入北約的軍事同盟。

反對美國主導全球化的法國人,批評自由貿易只會令大國得到最大利益,可是,當美國政府提高關稅保護本土的鋼鐵工業時,法國人又批評這種保護主義。其實,不但反全球化和反保護主義是自相矛盾,而且,提起保護主義,法國對本土農業的補貼,比美國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法國亦反對美國的飛彈防御系統,理由有兩個:第一,這所謂防御系統在技術上是不可能成gong的,第二,飛彈防御系統令美國如虎添翼,她可以用飛彈攻擊人家,反過來人家不可攻擊她。雷弗爾說:這兩個論證前后矛盾,若果防御系統不可能成gong,美國又怎麼可能在防御系統下不受攻擊而獨霸天下?

雷弗爾不客氣地說:一些法國人反對美國的霸權,是因為這個霸權不是法國。那些法國人對美國人的批評,完全適用在自己身上。他說:美國崛起成為世界霸權,並不是因為美國打壓歐洲,而是歐洲自己沉淪。1945年西歐成為廢墟,1991年東歐遺下一個亂攤子,這是歐洲人自作孽!

二百多年來,美國未曾出現一個獨裁者,二十世紀歐洲卻出了一大堆(墨索里尼、希特勒、佛朗哥、斯大林、齊奧塞斯庫、米洛舍維奇、謝魯索斯基……)。巴爾干半島危機開始于1990年代初期,直到90年代末期,歐洲人仍然沒法將問題解決,結果美國介入、轟炸南斯拉夫,阿爾巴尼亞人才逃過民族大清洗的厄運。

除了為美國辯護之外,雷弗爾還舉出了不少美國勝過法國和其他歐洲國家的地方,例如近年來美國的失業率維持在5%之間,但是,许多歐洲國家的失業率卻遠超美國,有些甚至高達百分之十幾;美國吸納了大量移民,一方面這些移民可以融入美國社會,另一方面亦可以維持著本身的文化特色而不受主流排擠,可是,法國社會的外國移民一直以來都是邊緣人。

雷弗爾慨嘆:若法國人和其他歐洲人繼續盲目地反美、拒絕向美國學習、拒絕跟美國維系建設性的關系,歐洲和美國的距離只會越拉越遠。若要摆脫依賴美國,就更加要冷靜地考慮怎樣采納美國的優點,令歐洲強大起來。

——讀者推薦

2015-11-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