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共和黨選民昏了頭嗎?

曹長青




昨晚(10月28日)舉行的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第三場電視辯論會出現反常場面:台上的參選人挑戰主持人不公正,指責他們左派意識形態掛帥。

共和黨總統辯論會,第一場由保守派的福克斯電視主持,第二場由左翼的CNN主持。這場的主題是經濟問題,所以交由美國主要經濟電視台CNBC主辦。

按常理,經濟台的電視主持人,多數應是支持市場經濟、認同資本主義價值的,但CNBC是左派媒體,這次的三位主持人更是像比賽誰更左。他們的很多問題不僅跟經濟毫無關系,故意貶損參選人,而且明顯想挑起參選人之間的相互攻擊。這種現象在CNN主辦時已經很明顯,這次CNBC更是肆無忌憚了。

此舉導致來自得克薩斯州的聯邦參議員克魯茲率先反擊,他毫不客氣地指出主持人不談政見,而是對參選人的個人攻擊和挑起他們之間的相互攻擊,這就是為什麼美國民眾對媒體不信任!克魯茲的話還沒說完,就贏得全場熱烈掌聲,顯然觀眾強烈共鳴!

雖遭主持人阻止,但克魯茲仍搶著把話講完,他說CNN主持的民主黨總統辯論會,主持人以恭維諂媚的調子提問,等于做球給台上的人;而對共和黨參選人,卻挑撥他們相互攻擊。美國人民關心的不是這些,而是參選人的政見,選民們關心的議題!

由于克魯茲率先抗議左派主持人,后來台上的多位參選人都對主持人的挑撥性提問拒答,當前阿肯色州長哈克比被問到,川普民調很高,但他有沒有道德資格當總統時,哈克比回答:川普很優秀,肯定比希拉裡更有資格當總統!他還特別點出,我今天的領帶就是川普牌子的。

辯論會后,美國多家媒體都認為這三位左傾主持人是最大輸家。《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James Taranto的評論標題,甚至借用美國搖滾樂隊名字“三犬之夜”(Three Dog Night)來痛斥這三個主持人。

這場辯論會的贏家,普遍被認為是兩名參議員:佛州的盧比奧,德州的克魯茲。克魯茲除了上面提到的領軍反擊主持人的偏見提問,還提出對于美國經濟來說最關鍵的減稅方案:廢除多等級的稅率(美國報稅規定有七千頁之長!),實行單一稅率(flat rate),把報稅簡化到將來用明信片就能報稅,最終廢除美國人普遍痛恨的稅務局(IRS)。他表達的清晰有力,成為當晚辯論會的贏家。

盧比奧在前兩次的辯論會就表現出色,因他口才好、反應敏捷、語速快(快到別人說一千字,他能說一千三到五百字),而且表達的清晰明確有力。在語速上,盧比奧超過曾是大學辯論冠軍的克魯茲,所以突顯優勢。而且面對攻擊,盧比奧沉著冷靜,應答自如,並具有轉劣勢為優勢的應變答辯能力。這三場辯論會,盧比奧每次都是贏家。

但這次共和黨初選中非常出格的現狀是,每場辯論都毫無出色表現的商人川普和醫生卡森一直都領先民調。昨晚的辯論明明是左派右派媒體評論一致認為盧比奧和克魯茲是贏家,但今天右派媒體Newsmax的網上民調顯示,居然有46%的人(共和黨選民?)認為川普是第一贏家,20%的人認為克魯茲是贏家,卡森16%,盧比奧只有10%。

雖說由于奧巴馬政府的一系列糟糕政策導致美國選民空前“反體制內,”但講話經常不像個成年人的川普一直領先是非常不正常的現象。醫生卡森是個謙謙君子,但他講話像催眠曲,可他的民調也一直僅次于川普,一度超過川普,和其他候選人拉開很大距離。這種現象不知是因為左派媒體忽悠的,還是共和黨選民自己被“叛逆心態”弄昏頭了。我認為,在民調領先的十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裡,最可能在辯論中輸給(可能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裡的,就是川普和卡森。

我曾一直以為迄今為止的民調並不准確,因為在大城市還是小城鎮做民調,在哪些人裡做民調,其結果是有相當大出入的。但最近參加一些聚會,直接和一些共和黨選民聊天,居然大部分選擇川普,一是認為他不是體制內的,二是認為他能在普選中獲勝。

共和黨選民因自己的糊塗,已經幾度丟掉幾乎到手的白宮,近代的例子起碼一次是(1976年)福特和裡根在黨內競爭時,讓福特贏了,結果福特輸給了蠢不可及的卡特。再就是2008年,在一堆優秀的候選人當中,包括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前聯邦參議員湯普森等,讓最走中間道路、高喊左派口號“國家第一”的麥凱恩贏了,結果導致極左的社會主義分子奧巴馬當選。2012年共和黨仍是選“溫和中間道路”的羅姆尼,結果居然讓奧巴馬連任。共和黨難道這次還要把躺著選都應該贏的機會再丟掉嗎?起碼現在我還不相信。

目前三位圈外的,川普、卡森和菲奧瑞納,雖然因選民對白宮和本黨軟弱無力的憤怒情緒而民調領先,但最后都可能因為專業能力不足,而不會成為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

圈內的幾位,我仍是最看好克魯茲和盧比奧。在今年三月寫的第一篇評本次總統大選《誰會是2016美國總統》一文中,我就認為,克魯茲和盧比奧,不僅理念清晰,口才好(現在是電視時代,表達能力非常重要),而且年輕(克魯茲45歲,盧比奧44歲),如果由他倆(正副)領軍,會打敗任何民主黨候選人,尤其是對陣68歲希拉裡和74歲桑德斯的老態龍鐘。

克魯茲和盧比奧各有優勢。克魯茲最堅持保守派理念,在國會有一系列捍衛本黨理念的政績;但他的優點卻被一些本黨人認為是“極端派”而不選擇,同時還有一些“自由意志論派(libertarian)”不喜歡他跟基督教走的太近。盧比奧的優勢是口才比克魯茲更好,其語速快和敏捷應對使他成為每次辯論的贏家,他是在辯論中最能輕而易舉戰勝希拉裡的人;而且他有一張招人喜愛的娃娃臉,笑起來很可愛,記得多年前看過一個資料,說有點“大男孩”樣的人比較有人氣,很多普通選民就是憑著感覺好而投票。他在各項理念上都很清晰,但沒有克魯茲那麼強硬,在參議院的努力也沒有克魯茲做的好。但他倆無論誰勝出都很好,都一定能打敗任何民主黨候選人。

今天(共和黨第三場辯論會第二天),共和黨在眾議院也“變天”,廣被批評軟弱無能的議長博納下台,強調經濟變革(上屆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的保羅瑞安(Paul Ryan)當選新一任國會議長(多數黨領袖)。這也預示著共和黨的新生代崛起——瑞安才45歲半。如果同是四十出頭的克魯茲、盧比奧進入白宮,就會形成共和黨年輕世代的三腳架,重新支撐出美國這個最偉大國家的偉大前程!在多數美國人期待“變天”(變革)的心理情緒下,這一切都存在可能!

2015年10月29日于美國

2015-10-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