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為什麼要支持以色列?

曹長青




最近聯合國開年會,美國公共電視播出很多國家元首講話實況,我只看了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的演講,頗感震撼:他講的內容令人動容,博得全場近20次熱烈掌聲,幾次起立致敬。當然,敘利亞、伊朗等代表並不在場。這些鼓掌致意,表明了世界上支持以色列的正義聲音。

內塔尼亞胡的演講陳述了一個不僅阿拉伯世界,就連西方很多國家都不肯正視的事實:以色列從建國那天起,就遭到周邊阿拉伯國家的敵視包圍,甚至入侵;近年則遭到巴勒斯坦恐怖組織哈馬斯長年累月地發射火箭彈,今天聯合國的任何成員,哪個能忍受自己的國民每天生活在這樣的恐懼之中?

以色列駐中國大使安泰毅在接受新華網採訪時曾說,“以色列的3歲孩子,他們從1數到15非常流利,為什麼呢?因為他們要用15秒的時間找到一個地方來逃生,他們長到7歲還不知道其它的一些事情,只會數這個數字。”

因為空襲警報一發出,以色列人就要在哈馬斯的火箭彈落下之前,找到安全處。據統計,僅三年內,哈馬斯就向以色列發射了6000多枚火箭彈。

面對如此野蠻行徑,世界上很多國家,包括聯合國,一直保持沉默。內塔尼亞胡提到這一點時,靜默了一、兩分鐘。這個無聲的場面很令人震撼,它不是悼念誰,而是抗議聯合國的不公,抗議國際社會縱容邪惡!

但就在內塔尼亞胡講話不到幾周后,以色列就遭到新一輪攻擊,這次是巴勒斯坦人用刀子刺殺以色列平民。火箭彈可以攔截打落,但對用到處可買到的刀子在大街上行刺,防不勝防,而且他們主要是殺平民、捅那些沒有武裝的以色列老百姓。

面對如此暴行,以色列政府呼吁民眾攜帶槍支以自衛。于是發生多起以色列人擊斃巴勒斯坦行刺者的事件。這期間當然也發生了憤怒至極的以色列極右派人士也去用刀捅巴勒斯坦人的報復行為。

這時候,國際社會就不“沉默”了,他們開始連珠炮地譴責以色列,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甚至把以色列和哈馬斯相提並論,都稱為恐怖主義(各打五十大板),強調巴以雙方都要克制等等。

這種“各打五十大板”說,遭到美國保守派媒體和很多評論家的痛斥,《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克勞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港台譯為柯翰默)稱這種“等量齊觀”是“道德有問題”。因為道理明摆在那裡:

第一,巴勒斯坦人被刺,是個別以色列人干的,迄今只發生兩起。而巴勒斯坦人用刀子捅以色列人,是哈馬斯指揮干的,而且已發生很多起。是個人行為還是政府行為,這是判斷問題的關鍵。這就像中國發表人權報告,指責美國也有人權問題,監獄人滿為患,聖誕節夜晚有多少槍殺案等等。但美國發生的這些惡性案件,是個別人的行為;而中國那種專制國家的人權問題,是政府導致的,包括關押異議人士,迫害宗教信仰者等等。對個人犯罪,無論以色列還是美國,都是法律制裁的(這也是美國監獄人數很多的原因之一,因美國刑罰很重,強奸就可能被判20年;大量犯人是因吸毒被抓);而專制國家的踐踏人權行為無法阻止和懲罰,因為它是政府導致的,當權者怎麼可能制裁自己?

第二,另一個重要標准,就是看誰是發動者,誰是自衛。以色列建國第二天,就遭到周邊五個阿拉伯國家聯手入侵,要把以色列滅掉。后來的多次戰爭,都是以色列抵御這種入侵或先發制人(制止侵略)。巴以發生的領土問題,就是這些戰爭造成的,或更准確說,是阿拉伯國家造成的(第一次入侵以色列的阿拉伯聯軍中就有巴勒斯坦游擊隊)。他們是首先要滅掉以色列這個國家的始作俑者。

以色列曾進攻加沙地帶,因哈馬斯從那裡發射火箭彈,襲擊以色列居民區。以色列曾進攻黎巴嫩,因那裡的真主黨綁架襲擊以色列軍人和平民。這次,也是哈馬斯發動襲擊在先,他們煽動巴勒斯坦人攻擊以色列,是刀子捅人、用汽車撞平民的暴行在先,之后才有以色列的反擊,包括呼吁民眾攜帶槍支自衛。這才導致用刀捅人的巴勒斯坦暴徒當場被擊斃的情形。

那種各打五十大板,把這種武裝自衛和恐怖襲擊相提並論,都當作恐怖主義分子譴責,完全喪失是非觀念和道德立場,甚至是助紂為虐,潛助哈馬斯。如果那種邏輯成立,那麼是不是可以把911事件時(用劫持民航飛機撞毀世貿大廈)造成三千美國平民死亡的恐怖分子,和美國隨后的反恐戰爭(殲滅幾萬恐怖分子)相提並論,都視為“恐怖主義”?

區分“正義戰爭”還是“非正義戰爭”的最重要標准,是看誰先發動戰爭,誰是侵略者。從阿拉伯國家一開始團伙式要滅掉剛建國的以色列,到后來多次聯手要入侵(被以色列先發制人阻止),以及真主黨、哈馬斯等恐怖組織的不斷挑釁攻擊,再到這次用刀子在公共場所刺殺以色列平民,這些都在證明,那些阿拉伯國家和恐怖組織是侵略者、是主動挑起戰爭者,以色列是在“自衛”。巴以衝突的性質清清楚楚,只是伊斯蘭分子、阿拉伯世界,更有西方左派們故意混淆視聽,顛倒黑白,硬要站在邪惡一邊。

第三,在每次以色列被迫反擊恐怖襲擊時,西方左派,更有阿拉伯世界的毛拉們,總是聲嘶力竭地喊叫,以色列“不成比例回擊”,造成很多巴勒斯坦人喪生。我曾在“以色列進攻加沙應該譴責嗎?”一文中論述過,哈馬斯是有意殺害平民(包括用自己人民做盾牌,安排到發射火箭彈的學校、清真寺等),而以色列在反擊中造成的平民喪生,是應該由發動恐怖襲擊的哈馬斯和巴勒斯坦當局負責的。就像二戰時,英國轟炸德國的主要城市德累斯頓(造成二萬五千平民喪生),美國向日本扔原子彈,造成12萬人死亡,大部分都是平民;這些代價,都應該由德國納粹和日本皇軍等侵略者負責,而不是捍衛了世界和平的英美聯軍!

以色列自建國以來,和周遭阿拉伯世界一直處于戰爭狀態。巴以衝突只是一個縮影,它是以色列為生存而進行的一場抵抗戰爭。所以,上述《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克勞翰默指出,對巴以衝突,應該用戰爭時期的標準,而不是和平時期的標準。

美國鏟除伊拉克的薩達姆、推翻阿富汗的塔列班,都是反恐戰爭。在戰爭中,就不能按照什麼“不成比例回擊”、哪一方死了多少人來衡量,而必須按誰是侵略者、發動者、始作俑者,誰是自衛反擊來評斷。用這個標准來看,以色列不管擊斃了多少哈馬斯,在反擊中即使造成平民傷亡(以色列不是以殺害平民為目的)等,都不能把以色列跟哈馬斯等量齊觀,因為這是正義反擊邪惡,跟二戰時英美盟軍反擊納粹軸心國是同樣性質。

西方左派們玩“政治正確”,顯摆自己支持弱勢的巴勒斯坦。但這並不能改變美國多數人民支持以色列的決心。從美國媒體上眾多對國務院“各打五十大板”論調的痛斥,從美國民間發出的力挺以色列的強大呼聲中都可以再次表明,不管阿拉伯專制勢力如何顛倒黑白,西方左派如何顛倒是非、用政治正確欺騙世人,但理性終將戰勝被虛誇了的感性,真實終將戰勝虛假,民主的以色列將屹立,而野蠻的哈馬斯、德黑蘭毛拉,敘利亞的阿薩德,還有伊斯蘭國等等邪惡勢力,終將會被不可阻擋的民主大潮湮滅,這只是時間問題!

2015年10月21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5-10-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