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高勝寒:习近平的暴力治國

高勝寒(美國華盛頓DC)

習近平在西雅圖飯前演講中,除了按稿子讀了些不倫不類的膚淺美國知識,和弄虛作假的“中國夢”外,又再賣弄他口是心非、言行不一的“全面依法治國”假戲。

沒有人知道習近平所謂的“法”,指的什麼法,但婦孺皆知,他所指的,不是人間法,不是世俗法,不 是成文法,甚至于不是那部三流以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在筆者看來,習近平遵守的唯一憲法條文,就是《序言》中的這段:

“中國各族人民將繼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指引下,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社會主義道路----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國家---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

用憲法的形式來保障中國公產黨的特權,恰好說明中國公產黨正是一批無法無天的政治暴徒,而這批無法無天的政治暴徒的頭子,卻在光天化日之下偽裝成司法大王,念念有詞的用“全面依法治國”來麻木中國人民,來欺騙人民,來洗滌自己的醜陋靈魂。

用憲法的形式來保障中國共產黨的特權、壟斷、專制與獨裁,是對中國人民尊嚴的極端羞辱,是對憲法的極端羞辱,是對國格的極端羞辱,更是對整個中華民族的極端羞辱!

把一個獨裁的政黨名字塞進憲法裡,本身就是一種荒唐的行為,這種憲法因為醜陋、髒污與不入流而不值一毛錢。這是憲政文明史上的笑話,可笑的是,這麼一部沒有人尊重,沒有人相信的所謂憲法,卻白紙黑字的寫著“言論自由”“出版自由”“信仰自由”等文字,難怪習近平敢肆無忌憚的“全面依法治國”了。

沒有任何文明的憲法,敢如此公然公開的與全民為敵,敢如此肆無忌憚的羞辱人性,敢如此的把野蠻當文明,敢如此地視羞恥為榮譽!

習近平就是“堅持人民民主專政”的最佳寫照:在“全面依法治國”的遮羞布名義下,這個現代紅色暴君以莫須有的罪名,鏟除異己,大興文字獄,把一半的中國維權律師關進了監獄,“全面依法治國”了。

習近平迷信德國納粹黨謊言說上一千遍,就可變成真理的把戲,將“全面依法治國”當成符咒,到處念念有詞,希望馬克思在棺材裡多加保佑,咋騙成gong。然而,只聽政治騙子說什麼,而不看干什麼的愚民時代,在網絡訊息爆炸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中國人民從來沒有選舉權,何從去民主法?中國共產黨的黑手,牢牢地掌握住整個的司法系統,所謂的司法獨立,僅限于文字層面,致使中國的司法公信力名譽掃地,臭不可聞。政治賴皮嘴裡的什麼“文明的社會主義國家”雲雲,已經變成了一句羞辱中國人民尊嚴的破產讕言。

高智晟事件是最能扯破習近平“全面依法治國”畫皮的案例。高智晟是中華民族的脊梁、驕傲、良心與擊不倒的高貴靈魂。從高智晟的身上,世人看見了什麼是富貴不能淫,什麼是威武不能屈,什麼是人間正義,和什麼是人性的光輝。

高智晟出身貧寒,自修取得律師執照,他是共產黨員,只要肯與中國共產黨同流合污,摆在面前的就是榮華富貴,錦繡前程。但他的良知與正義,使他走向了習近平“全面依法治國”的對立面,成為中國當代最負盛名的維權律師。

在習近平的“全面依法治國”下,任何的維權行動,都被視為一種不能忍受的麻煩制作者,與挑戰中國共產黨權威的威脅。中國共產黨動用了所有的國家機器,祭出了所有的法寶,非法地對高智晟采取了打擊報復,吊銷了他的律師執照,查封了他的律師事務所,公然公開地監視他與家人的行動。高智晟每逢外出,特務與打手們浩浩蕩蕩,父子步亦步,夫子趨亦趨,恍如帝皇出巡。

高智晟把這些中國共產黨如何暴力迫害的非法活動,仔細地記錄在《神與我們並肩作戰》一書裡,讓習近平式的“全面依法治國”政治騙子把戲,徹底的攤在陽光底下,無所遁形。

在這些暴力行為無法屈服高智晟的勇氣與正義后,中國共產黨使出了超出人類想像力之外的殘暴手段,來消滅高智晟的肉體。

2007年11月28日,高智晟在他北京的家中,寫下了《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這篇人人皆知的第一手文章,是本世紀對中國共產黨最具殺傷力的爆炸性控訴,字字血泪,句句驚心。這篇將列為中國人權歷史文獻的重要資料,詳細地記錄了中國共產黨式的“全面依法治國”暴政。

高智晟在《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中說,他是如此被“全面依法治國”的:

“2007年9月21日夜20點左右,當局口頭通知說讓我去接受例行的改造思想談話。行在路上,我發現較往常比有了些異樣,平時貼身跟蹤的秘密警察們拉開了較遠的距離。行至一拐角處時,迎面撲來六、七名陌生人。我的背后脖脛處被猛然一擊,眼前感到整個地面飛速向我砸來,但我並未昏迷。

接下來,感到有人糾起我的頭髮,迅速套上了黑頭套,被架上了一輛憑感覺是兩側面對面置有座椅而中間無椅的車上。我被壓迫爬在中間,右側臉著地,感到有一只大皮鞋猛然踩壓在我的臉上。多只手開始在我身上忙祿,由于他們對我一家的綁架頻繁,故而照例在我身上未搜得對他們有價值的東西。”

這只是“全面依法治國”的開始。在“全面依法治國”下的公僕,是這樣子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

“我感覺到了此次與以往綁架的不同。綁架者抽下了我的皮帶將我反綁,我爬在車中間,估計著有不低于四個人的腳踏在我的身上。大約四十分鐘左右,我被拖下了車站立著,褲子已掉至腳脖上的我被推搡著進了一間房屋,此前一直沒有任何說話的聲音。”

在習近平“全面依法治國”下的公僕,原來是如此這般的“文明”:

“我的頭套猛然間被人扯下,眼前一亮的同時,辱罵和擊打開始了。‘高智晟,我操你媽的,你丫的今天死期到啦,哥幾個,先給丫的來點狠的,往死裡揍丫的’,一個頭目咬呀切齒吼叫道。
這時,四個人手執電警棍在我頭上、身上猛力擊打,房間裡只剩下擊打聲和緊張的喘氣聲。我被打的爬在地上,渾身抖動不止。‘別他媽讓丫的歇了’王姓頭目吼道(后來得知之姓王)。

這時,一名個頭一米九以上的大漢抓住頭髮將我糾起,王姓頭目撲過來瘋狂抽打我的臉部,‘操你媽,高智晟,你丫的也配他媽穿一身黑衣服,你丫是老大呀,給丫的扒了’。

我迅速被撕的一絲不剩。‘讓丫的跪下’,隨著王姓頭目的一聲吼叫,后小腿被人猛擊兩下,我被打撲跪在地上。大個子繼續糾住我的頭髮迫逼我抬頭看著他們的頭目。

這時,我看到房子裡一共有五人,四人手持電警棍,一人手持我的腰帶。‘你丫的聽著,今天幾位大爺不要別的,就要你生不如死,高智晟我也實話告訴你,現在已不再是你和政府之間的事啦,現在他媽的已經完全變成個人之間的事啦,你丫的低頭看一看,現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沒有,呆會地上的水就會沒腳脖,你他媽一會就會明白這水從那裡來’。”

《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用“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來繼續控訴中國共產黨的“全面依法治國”:

“王姓頭目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開始電擊我的臉部和上身。‘來,給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頭目話落,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

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數小時后,我不再有求饒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頭腦異常的清醒。我感到在電擊時我的身體抖動的非常劇烈,清楚地感到抖動的四肢濺起的水花。這是我在幾小時裡流出的汗水,我這時才明白‘呆會地上的水就會沒腳脖’之意。

這種深更半夜折磨人的活計對折磨者似乎也不輕松。天快亮時,他們有三人離開房間。‘給丫的上下一道菜,呆會來換你們哥倆’。”

“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並不能完全說明中國共產黨的“全面依法治國”,請看習近平的中國共產黨暴徒,是如何用行動去“全面依法治國”的:

“王姓頭目示意留下的倆人將一把椅子搬至房中間,將我架起來坐在上面,這時,其中一人嘴裡刁上了五支煙,用火點著后猛吸幾口,另一人站在后面用力抓住我的頭髮,壓迫我低下了頭,另一人開始用那五支煙熏我的鼻子和眼晴,這樣反復多次。

他們做的很認真,也很有耐心。待到后來,我除了能偶然感到泪水流下來滴在大腿上的感覺外,已完全不再在乎眼前這倆個人的忙碌和我有什麼聯系。

過了約兩小時左右,進來兩人換下辛苦用煙熏我的那倆位。我的眼睛腫脹得什麼也看不清。新進來者開口說話了:‘高智晟,耳朵現在還能聽到吧?算你點背,這幫人都是長年打黑除惡的,出手狠著呢。這是這次上面專門精心給你挑選的,我是誰你聽出來了沒有?我姓江,你去年剛出來時跟你去過新疆’。

‘是山東篷萊的那位嗎?’我說。‘對,你記憶不錯,我說過,你早晚還要進來,上次去新疆我看你那個樣子,我就知道你再次進來是早晚的事,你看你在警察跟前目空一切的德性,不讓你再進來長點記性能行嗎?給美國國會寫信,你看你那一付漢奸德性,美國主子能給你什麼?美國國會算個刁。這是在中國,這是共產黨的天下,你算個屁,要你的命還不像踩死只螞蟻一樣?不明白這點還出來混,你要敢再寫那些狗屁文章,政府就得表明個態度,這一晚上你該明白了吧?’江不緊不慢地說。

‘你們這樣用黑幫手段殘忍地對待一個納稅人,今后有何顏面面對十幾億國人’?我問他。

‘你就是個挨打的東西,你心裡比誰都明白,在中國納稅人算個狗屁,別他媽口口聲聲納稅人納稅人的’,江正說著,這時又有人走進來的聲音。‘甭他媽的跟他練嘴,給丫的來實在的。’我聽出來者是王姓頭目。‘高智晟,你這幾位大爺給你準備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給你伺候了三道,大爺我就不愛羅嗦,后面還要讓你丫的吃屎喝尿,還要拿簽子捅丫的‘燈’(后來才明白是指生殖器)。

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gong(本網無法顯示這個字,用拼音代替:工字旁加個力。下同)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gong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丫的屍體都找不著。我他媽想起來氣就不打一處來,你一個臭外地人,你丫的在北京張狂什麼呀,哥幾個再他媽練丫的。’

在接下來幾個小時的折磨中,我出現了斷斷續續的昏迷,這種昏迷可能與長時間的出汗缺水及飢餓有關。我光著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過山車一樣起伏不斷。中間感到數次有人剝開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檢查我是否還活著。每至清醒時,我聞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臉上、鼻孔裡、頭髮裡,全是尿水。顯然,不知何時,有人在我頭上、臉上撒了尿。”

“士可殺,不可辱。”這是數千年來中國知識分子的傲骨寫照。人類文明發展到了二十一世紀了,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共產黨,居然膽敢對一位民權律師施行這種暴打、電擊、煙熏,最后用人尿來澆醒昏死的高智晟。兩千多年前,耶穌基督被猶太人暴徒毒打時,也只是腹背兩部而已,相比之下,高智晟今日所受之苦,遠勝當年的基督而不過。

高智晟決定以死來抗議這種慘絕人寰的“全面依法治國”:

“這樣的折磨持續到第三天下午時,我至今不知當時那裡來的巨大力量,我怎掙脫他們,一邊大喊天昱和格格的名字,一邊猛地撞向桌子。我當時大叫孩子名字的聲音今天回想起來都感到毛骨悚然,那喊聲極其凄遠及陌生。

但自殺未能成gong。感謝全能的上帝,是他救了我,我真切地感到是神拖住了我。我的眼睛撞得流血不止,我倒在地上,至少有三個人坐在我的身上,其中一人坐在我的臉上。他們大笑不止,說我拿死來嚇唬他們是提著耗子嚇唬貓,這樣的事他們見得太多啦。”

在習近平的“全面依法治國”下,電擊生殖器,只不過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一部分而已,而“用牙簽捅生殖器”,則更能彰顯“全面依法治國”的威力,于是乎,“高智晟亂搞女人”的故事就出爐了:

“正不知所故,王姓頭目發話:‘高智晟,知道為什麼沒廢掉丫的嘴嗎?今晚上幾位大爺得讓你說上一晚上。甭跟大爺們扯別的,就說你搞女人的事。說沒有不行,說少了不行,說的不詳細也不行,說得越詳細越好,幾位大爺就好這個。大爺們吃飽喝足了,白天也睡夠了,你就開始講吧。’

‘操你媽,你丫的怎麼不說呀,丫的欠揍,哥幾個上!’王頭目大叫。大約三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毫無尊嚴地滿地打滾。

十幾分鐘后,我渾身痙攣抖動得無法停下來。我的確求了饒:‘不是不說,是沒有,’我的聲音變得很嚇人。‘哥幾個,怎麼搞得呀,伺候了幾天怎麼把丫的伺候傻了?給丫的捅捅‘燈’(生殖器),看丫的說不說’。接著,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們用牙簽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無法用語言述清當時無助的痛苦與絕望。

在那裡,人類的語言,人類的感情沒有了絲毫力量。最后我編了先后與四名女子‘私通’,並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詳細’描述了與這些女人‘發生性關系’的過程。直到無亮,我被抓著手在這樣的筆錄上簽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內讓丫的變成臭狗屎。這事整出去,你身邊的那些人會像餓狗碰了一嘴新鮮屎一樣高興的。’王頭目大聲說。

我出來后得知,就在第二天,孫處長即把他們‘掌握的’我亂搞男女關系‘實情’告訴了我的妻子,耿和告訴之:其一,在給高智晟的為人下結論方面自己不需要政府幫助;其二,若過去縱有其事,在自己眼裡,他實在還是那個寫三封公開信的高智晟。”
“三封公開信”,指的是高智晟寫給溫家寶和胡錦濤的抗議非法侵權公開信,溫家寶和胡錦濤,雙雙忙碌著貪污腐敗,當然無暇處理這些使人心煩的小事了。

“餓狗碰了一嘴新鮮屎一樣的高興”,恰恰正是習近平“全面依法治國”禍國殃民的最佳寫照。高智晟說,在“全面依法治國”下,中國共產黨是給嫌疑犯饅頭吃的,雖然有一小點附帶條件:

“被綁架期間,我每天‘吃飯’的經歷,定會讓那些在紙上操英雄主義槍法的義士們大跌眼球。每至餓致眼冒金星時,他們會拿出饅頭來,每唱一遍《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即可得一個饅頭。”

原來中國共產黨的“德政”,是這樣子唱出來的。高智晟總結了中國共產黨的“全面依法治國”說: 

“我在這五十多天裡遭遇到的肉體及精神折磨所謂駭人聽聞。期間有過许多奇異的感覺,諸如:有時候能真真切切地聽到死,有時又能真真切切地聽到生。到第十二、三天后我完全睜開眼時,我發現全身的外表變得很可怕,周身沒有一點正常的皮膚。皮膚完全呈重度烏黑色。

我當時的心理底線是除非萬不得已即設法活下去。死對我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太過于殘酷,但絕不髒污靈魄。在那樣野蠻的氛圍裡,人性,人的尊嚴是毫無力量的。如果你不唱,你不但會被飢餓折磨,而且他們會無休止地折磨你。但以這種方法讓我在寫有這次政府沒有綁架我,也沒有酷刑折磨我,政府一直對全家關愛倍至的筆錄上簽名時,我是作了妥協的。

而在這五十多天中間,還發生了一些為人類政府記錄史所不恥的肮髒過程,更能使人們看到,今天共產黨的領導人,為了保衛非法的壟斷權力,在反人性的惡行方面會走得多遠!但這些肮髒的過程我不願再提及、或许會永遠如是。

在每次的折磨我的過程中,他們都會反復威脅說,如果將來有一天,把這次的經歷說出去,下次就會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大個子每一次都抓住我的頭髮告訴我:‘把這次的事說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幾位大爺隨時找你敗火。’這樣的警告不知被重復了多少次。這些東西的心裡也清楚,這樣的殘忍暴行並不十分偉大光榮正確。”

新聞輿論界是一個社會的良心,也是一個民族的脊梁。當一個社會的新聞輿論界變成了暴政的護法時,這個國家,必然滅亡。

正當習近平在美國西雅圖口沫橫飛地賣弄他的“中國夢”和“全面依法治國”醜劇時,美聯社在網上公布了一段高智晟的錄影訪問,隨著傳向全世界的速度,習近平的“中國夢”和“全面依法治國”畫皮,再度應聲扯破。

在2015年9月23日的錄影中,高智晟牙鬆了,皮爛了,髮白了,體殘了,但是傲骨依然,神采依然,那種中華民族因有了高智晟就不會滅亡的浩然正義依然!

2014年5月7日,妻離子散的高智晟,從監獄被釋放出來,但是沒有自由,他繼續被軟禁在他陝西大哥家裡面的窯洞。在那裡,他有條件地接受了美聯社的采訪:在他的兩本書稿安全地送出中國境外前,不得發表。

高智晟除了依然堅定表示不會離開中國外,還透露同一批中國共產黨暴徒,又一次對他加倍的施暴,報復他寫《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那批精通“全面依法治國”的中國共產黨暴徒說:“上頭當官的就指望著我們這批人呢,你寫什麼都沒有用,沒有我們就沒有他們。”看來真是習近平的好同志也。

同一批暴徒再度輪流毒打高智晟,長達四個小時。在殘酷的迫害后,打手們打得疲累了,坐在椅子上休息,而高智晟卻在一分鐘之內,趴在地上睡著了。

習近平的同志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嚴格要求,對高智晟“全面依法治國”,把他關在一個七坪米之大的地牢裡,長達三年之久,不準他洗澡,唯一的免費“娛樂”,就是獄方在他的牢房裝設擴音機,連續68個星期播送宣傳廣播。長期的被“全面依法治國”,導致出獄時的高智晟,幾乎喪失說話和走路的能力。

今天的高智晟,依然被軟禁,依然被監視,依然沒有自由,依然被習近平“全面依法治國”。筆者再三觀看高智晟的錄影,隨著“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我高智晟,有高智晟就沒有中國共產黨,他們讓我活著出來就是我的勝利,就是中國共產黨的失敗!”的堅定誓言,內心悠然升起對這位民族英雄的敬意。

在敬意之后,內心不由思潮起伏,疑問重重:中國知識分子的道德、正義和勇氣到哪裡去了?在高智晟雄偉的人格和超人的勇氣下,怎麼還允许習近平這種政治騙子,腳踏在美國大地上,口吐什麼“全面依法治國”謊言?在西雅圖晚宴上為他鼓掌的群醜們,難道就人性墮落到不會感到羞恥嗎?

2015年10月10日美國華府;原題:新土八路的全面依法治國

2015-10-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