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高處能勝寒——《美國近代民權運動發展史》跋

曹長青

這是一本主要以司法故事來論述美國民權的書。重視個人權利是美國這個國家的立國之本。恰恰是由于把個人權利看得高于國家,高于集體利益,才使美國成為一個真正強大的國家,一個(和其他國家比較)最健康的社會。所以,如果你重視、捍衛個人的權利,這就是一本很有價值的參考書。

在全球近二百個國家中,為什麼美國成為當今世界的唯一超強?是因為幅員遼闊嗎?按土地面積,美國排在俄羅斯、加拿大、中國之后;是人口眾多嗎?美國的人口還不到中國的四分之一,也不到印度的三分之一;是資源豐富嗎?全球儲存和出口最多石油的國家是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

那到底什麼是促成美國強大的原因?我曾採訪過《紐約時報》的著名專欄作家、兩次獲得普利策獎的安東尼•路易斯(Anthony Lewis),他說,美國的強大不在于軍事和經濟,而是思想的力量(the Power of Ideas)。那是什麼思想的力量?路易斯沒有詳細說。

但托克維爾則早就給出答案。1831年,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到美國考察,隨后寫出那本政治學經典著作《論美國的民主》。在這本書裡,托克維爾首次提出美國例外論(American exceptionalism),認為美國跟其它國家,包括歐洲等國家都是不一樣的,美國是例外的、與眾不同的(我把它意譯為美國獨特論)。

托克維爾認為美國的獨特性在于:沒有歐洲那種貴族等級,美國人更為平等,更有自由競爭精神,更重視個人權利。當然,美國沒有皇宮貴族的歷史,這個新興國家,一開始就是由各種移民組成的,容易形成一個平民意識高揚的社會。

但僅僅是這個原因還遠不夠形成今天的美國。更重要的原因是,美國的建國先賢們,從一開始就確立了保護個人權利的原則。《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是美國立國之本的兩個基石性文件。今天美國人辯論政治問題,動不動就強調“建國之父”怎麼說,主要是引述《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中國人說的引經據典,在美國人這裡變成“引獨據憲”。

那麼美國這兩個根基性文件,到底確立了什麼樣的原則?《獨立宣言》譯成中文才兩千三百字,主要強調人有三大權利:生命的權利,自由的權利,追求幸福的權利。而且用這是天賦的來確保這些權利不可被任何力量剝奪。而且尤其獨特的是,這三大權利,都是指個人的權利,而不是群體的權利、國家的權力、政府的權力。

隨后制定的《美國憲法》,基本是把《獨立宣言》提出的三大權利具體化、法律化。《美國憲法》譯成中文是一萬余字,主要強調兩大原則:一是保護個人權利;二是限制政府權力。所以要限制政府權力,目的是為了保護個人權利。因為政府權力的擴大,一定會造成對個人權利的侵蝕、損害或剝奪。

無論叫美國例外論,還是美國獨特論,美國跟全球其他國家不一樣的最根本點,就是美國從一開始,從根基上就高揚著保護個人權利的旗幟。在這面旗幟下進行的美國獨立革命,在當時軍事力量和英國非常懸殊的情況下,不僅成gong了,而且沒有導致法國大革命、俄國革命、中國革命那種悲慘結局。所以,是否革命不是任何社會變革的關鍵問題,在什麼旗幟下的革命,才是最最根本的。

在美國獨立革命之后13年,就發生了法國大革命(1789年)。前后腳被稱之“姊妹革命”的兩場革命,結局卻完全不同。美國革命建立了憲政民主制度,而法國大革命則用斷頭台製造了血腥和恐怖,從巴黎流出了暴力革命的先河。

為什麼同是追求自由、平等、博愛的革命,結果卻天壤之別?關鍵就在于是不是強調和實踐了保護個人權利這個根本。

法國人在大革命時雖然也通過了《人權法案》,但這個法案強調的是人民權利(不是個人權利)、國家至上(不是個體自由)。如果說美國革命強調的是單數man的權利,法國大革命則強調的是復數men的權利。一字之差,失之千裡。因為法國的羅伯斯庇爾、馬拉、丹東們,誰掌握了權力,就以人民的名義、多數的名義、群體和國家的名義,把他們認為的人民的敵人送上斷頭台,濫殺無辜,製造恐怖。

后來的俄國十月革命,中國的共產革命等等,基本都是法國大革命的模式,都是以集體的名義,剝奪個人權利。結果就是靠斷頭台、古拉格統治。

而美國卻用立法的形式,而且是國家最高法律《美國憲法》來保護個人權利。《美國憲法》共有27個修正案,其中前10個修正案(被稱為《權利法案》)是一次性通過的。這10個修正案的第1個,就是強調國會不可立法限制言論和新聞自由,從根本上保護了個人的知情權和表達權。

該修正案在規定不可把任何宗教立為國教的同時,強調不可限制宗教自由,因為無論是有國教,或限制任何宗教,都等于剝奪了個人的選擇自由。

第二修正案強調公民擁有武器的權利不可侵,等于確保一旦出現獨裁統治,人民有權利,更有能力,用武力推翻專制政權。

另外有五條修正案,都是規定如何保護個人的司法權,包括人身不可被隨意搜查、被告要有律師、必須經陪審團裁決、一罪不得兩判、禁止逼供和剝奪私財、甚至對保釋金不得定過高等,都有強調,就是為了防止押人取供等變相剝奪個人權利的做法。這些法律條款,總的原則精神,都是確保個人的司法權利不被剝奪。

以美國這種憲法精神和司法細則,法國式的路易十六和皇后被斬頭、俄國的沙皇夫婦和他們的孩子被處決、中國的國家主席劉少奇被迫害致死等等剝奪前朝領導人的司法權利到極致的暴行,在美國根本不可能發生。同時,平民百姓也可以在這種保護個人權利的司法原則下,捍衛自己的權益。

當然,美國有過奴隸制、黑人和女性沒有投票權等许多違背保護個人權利精神的做法。對那些,除了用一場南北戰爭結束了奴隸制之外,就是通過一系列的法律官司,一步一步邁向更加保護個人權利的方向(但美國政府在一路擴大,越來越背離《美國憲法》精神)。

美國實行案例法,即最高法院的裁決,成為下級法院對同類案件的判決標準。所以,美國最高法院對重大案例的裁決,不僅成為判案準則,更成為人們觀察、了解、學習美國如何保護個人權利的教科書。通過了解這些重大案例的裁決,能更清楚美國是如何具體保護個人權利,美國的民權運動是如何通過法律程序的裁決及糾正自己的錯誤來推動的。

一直以來,在中文世界,缺少通俗易懂的讀物,來詳細介紹美國最高法院對重大案件的裁決、美國民權運動的進展等;高勝寒的這本書,就提供了這樣一個廣角鏡頭。

這本書不僅介紹了美國建國先賢們保護個人權利原則精神和實踐,也著重寫了為了捍衛這個原則,美國的知識精英和大眾是怎樣一步步戰勝偏見、戰勝群體主義思維、戰勝愚昧和陋習的跌宕過程,以及在這個艱難過程中的代表性事件。

全書開篇就以美國最高法院首位非裔大法官瑟谷德•馬歇爾寫起,揭開美國近代民權歷史的風雲序幕。馬歇爾最早以打贏《布朗 訴 教委會案》出名,該案導致美國廢除了種族隔離法,成為美國民權歷史上的裡程碑。

后來馬歇爾在擔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24年生涯中,共接手32起向高院的上訴案,他站在裁決多數方(也就是勝訴方29件),在捍衛人權,尤其是少數族裔、女性和移民的權利方面,做出了很多重要的貢獻。

他的同事、最高法院大法官路易斯•鮑威爾(Lewis Powell)曾評價說:“瑟谷德•馬歇爾為帶領我們的國家走出種族隔離的荒原而作出的重大貢獻是任何美國人所無法比擬的。”

馬歇爾所以有這樣的水準,跟他信奉同為非裔的教育家布克•華盛頓的哲學理念有關。本書在介紹這位偉大的民權領袖布克•華盛頓時說,“他給非洲裔美國人指出了一條正確的民族出路:認可美國、歸屬美國、熱愛美國,與美國共存共亡,共榮共辱,成為美利堅民族的一分子,容忍、忠誠、融合、關懷與和平共存。”馬歇爾接受和信奉了這種教誨,並推動了美國朝往這個方向。

該書的很多司法民權故事,都是當時影響深遠的重大案例。尤其像《米蘭達警告》法案,最后確立了警察抓到嫌犯,必須首先告訴他可以保持沉默,可以請律師等等,如警方不事先這樣說明,嫌犯的司法權沒有得到保護,這個案子就無法成立。這項裁決形成的法律,影響了整個西方司法界。

雖然此書對有些司法事件的解釋帶有自由派的左翼傾向,但整體而言,對美國捍衛個人權利的民權歷史,給予了鳥瞰般的宏觀圖畫,並是圍繞在高歌個人權利的方向。作者已就此題材寫了一百余萬字,此書僅是萬花筒的一角,待全書面世后,全貌更加的多姿。

在美國的華人作家中,能夠坐下來寫出百萬字關于美國民權歷史書的相當罕見。高勝寒如此“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寫聖賢書”,有其得天獨厚的條件:

一是他在美國讀書長大,對英語的熟練掌握,對美國文化的置身之中,感同身受,這些都使他對那些復雜的英文案例和司法歷史等,能夠熟練地阅讀和把握,而且他還遵循“字字有來源,句句有出處,不作任何沒有事實根據的猜測與虛構。”的寫作原則。

二是他熱愛中文寫作,長期在報刊發表文章,練就了流利通暢的文字能力。那些復雜的法律案例和民權過程,能被他在鍵盤上敲打成引人入勝的故事,讀來如同章回小說。

三是他有悲天憫人的俠士情懷。對剝奪人權的惡行非常痛恨,對捍衛民權的勇士極為稱贊,愛憎一分明,筆端就會流出激情和剛直不阿的凜然之氣。

四是他沒有后顧之憂。首先因為在自由的美國可以口無遮攔,在“放膽文章拼命酒”的心境下寫作,其次由于他雖然做著興旺的生意,卻能夠做甩手掌櫃,因他有著一個理解並支持他寫作的行政班底,業務都由主管團隊接管了,客觀的經濟環境允许他可以衣食無憂地“躲進小樓成一寫”,一篇又一篇地推出“甘苦寸心知”的文章。

居高臨下,俯視眾生;高屋建瓴,縱覽天下。詮釋著他的名字:高處能勝寒!

編者註:高勝寒為美國華裔作家,其所著的《美國近代民權運動發展史》前四卷已在香港出版

2015-10-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