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高勝寒:習近平的國際大洋相

高勝寒(美國華盛頓DC)

習近平這次到美國正式國事訪問,卻正式出了很多洋相,其中之一就是吹噓他讀了多少美國的書。他在首站西雅圖的晚宴上致辭:“我青年時代就讀過《聯邦黨人文集》、托馬斯•潘恩的《常識》等著作,也喜歡了解華盛頓、林肯、羅斯福等美國政治家的生平和思想,我還讀過梭羅、惠特曼、馬克•吐溫、傑克•倫敦等人的作品。”

不知道是為習近平撰寫飯前稿的槍手是美國盲,還是有意叫這位法盲在世人面前丟人現眼出洋相,竟然在民主之地,大談奠定美國法治與體制根基的《聯邦黨人文集》、大捧華盛頓、林肯、羅斯福、馬丁•路德•金、梭羅等人的“生平和思想”。在筆者看來,這與潘金蓮談貞節理論,希特勒論仁愛猶太一樣的滑稽,一樣的無恥。

習近平是中國近代最愚昧、無恥的共產黨頭子之一,資質之差,已經到了使人吃驚的地步,他連普通政客最基本的演講技巧都沒有。堂堂一位所謂國家元首,連一篇簡單的飯前應酬話,都需要低著頭念稿子,三句兩低頭,不念稿就說不出話,而且音調死板,言語乏味。這種格調,去殯儀館念追悼詞,或到墳場背墓碑文,是無可厚非的,但作為飯前的輕鬆致詞,則是味同嚼蠟,不知所雲,洋相百出。

習近平說他讀過傑克•倫敦的作品,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在傑克•倫敦的19部長篇小說、150個短篇小說與大量的論文,報道與散文等作品,幾乎是在批判資本主義的“罪惡”,與歌頌社會主義的“美好”。

傑克•倫敦生于1876年,只活了43歲,是世界文學史上最早的商業作家之一,也是美國商業作家的先鋒。

傑克•倫敦五歲開始早晚送報,八歲在牧場當童工,十歲在碼頭當小差,十四歲在罐頭工廠當全職工人,每天工作十小時,十五歲開始干強盜,用小船偷竊別人養殖的生蠔維生。

熱愛小動物的傑克•倫敦因為家窮,從小飽嘗貧困,成長在貧民窟裡,這些親身體會的人生經驗,使他作品中的低下層人物,栩栩如生,極其突出。

但是習近平說他“喜歡”惠特曼的作品,就開始有點匪夷所思了。惠特曼是美國十九世紀末期著名的人文主義者,他創作了自由體詩歌寫作風格,代表作是《草葉集》。

留著大胡子,不修邊幅,雙性戀者的惠特曼,1819年在紐約州長島出生,1892年病逝,享年72歲。靠著寫作和《草葉集》的版稅,能夠在紐約外州購買一棟小房,維持小康居面。惠特曼在《草葉集》中,有兩首著名的自由體詩歌:

“沒有哪座為自由而犧牲者的墳墓不長出自由的種子,
而種子必然生出種子,春風帶它們到遠方播種,雪將滋養它們。
沒有哪個被解脫的靈魂是暴君的武器能嚇跑,
它將在大地上到處無形地前進,低語著商量著,告誡著。
自由,讓別人對你失望吧----我永遠不對你失望。”

另一首是:

“那裡沒有奴隸,也沒有奴隸的主人,
那裡人民立刻起來反對被選人的無休止的胡作非為,
那裡男人女人勇猛地奔赴死的號召,有如大海洶湧的狂浪,
那裡公民總是頭腦和理想,總統,市長,州長只是有報酬的僱用人,
那裡對心靈的探索受到鼓勵。”

人文主義最大的特征,是關懷人性,維護人性尊嚴,慈悲寬容,反對暴力,提倡自由,實行民主,主張文明,鼓吹理性、仁慈和博愛的和諧的社會。

雙手沾滿了中國人權鮮血的習近平,無論怎麼攀附,無論如何偽裝,無論如何“全面依法治國”,也與普世價值的人文主義沾不上邊。如果真的“喜歡”和“讀過”惠特曼的作品,再看看他的人文自由詩,還會厚顏地在美國的大地上賣弄無知嗎?

至于習近平說他讀過《聯邦黨人文集》,更是令人質疑。共有85章的《聯邦黨人文集》又名《新憲法》,是奠定美國憲法與政治體制的理論基礎。作者是詹姆斯•麥迪遜、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和約翰•傑伊。傑伊寫了五章,后因病放棄,漢密爾頓獨自撰寫了63章,另與麥迪遜合寫了三章,其余由麥迪遜獨自執筆完成。

由1787年10月27日開始,三人用普布利烏斯(Publius)的筆名,在《獨立評論》等三種刊物上發表,目的是為國會剛通過,尚待各州議會認可的新憲法催生。

麥迪遜是公認的美國憲法之父,開國元勛;漢密爾頓是思想家、理論家、開國元勛、第一任財政部長;傑伊是美國第一任國務卿、第一任最高法院院長、紐約州長、外交家、法學家和理論家。

整部《聯邦黨人文集》的主題,就是如何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強大共和體制,更主要的是,如何防止寡頭專制的獨裁暴政在新的共和國產生。共和制要提防,要鏟除的,就是習近平這種寡頭專制暴君。

習近平冷臉貼向熱屁股,說他讀過了《聯邦黨人文集》,“也喜歡了解華盛頓、林肯、羅斯福等美國政治家的生平和思想”,但他執政后的殘暴不仁與逆行倒施,恰恰說明了他的庸俗無知,冒充了解文明法治的西方民主政治。

《聯邦黨人文集》的筆名是普布利烏斯,因為《聯邦黨人文集》的思想輪廓來自古羅馬的民主思想。公元前509年,普布利烏斯聯合了三位當時的英雄人物,悍然發動武裝革命,刺殺暴君凱撒,推翻古羅馬王朝,建立羅馬共和國,史稱羅馬共和四英雄。

普布利烏斯等人要推翻的,就是遠比凱撒還要凱撒,遠比古羅馬還要殘暴的中國共產黨。如今一位不知民主自由為何物的中國共產黨頭子,愚蠢地在美國大地上,不倫不類的贊美普布利烏斯起來,難道就不知道什麼是羞恥嗎?

為了避免專制政治的發生,《聯邦黨人文集》第51章,提出了權力分散與制衡的重要性,為美國三權分立政治體系,奠定了強力的法理基礎。

《聯邦黨人文集》主張司法獨立,為了達到目的,不惜提倡法官職位終身制,這個理論,美國至今依然采用。中國的司法獨立在哪裡?熱愛“人民民主專政”的習近平,他的《聯邦黨人文集》理論,讀到哪裡去了?

習近平在中國,因為沒有人敢摸他的老虎屁股,可以狐假虎威的冒充法學博士,政治聖人,但是一到光天化日之下,就因孤陋寡聞而漏餡,看來,這個無恥之尤的家伙,如果真的讀了《聯邦黨人文集》(令人嚴重懷疑!),也是白讀了。

熱愛“一國兩制”“三個代表”“四個堅持”“七個不說”的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乃理所當然兼天命所歸的現狀下,在兩百多年前就用選票選出自己領袖的美國,用讀過《聯邦黨人文集》說辭,來試圖掩飾他的暴君廬山真面目,是一個愚不可及的策略也。

更成為國際笑話的,是習近平的大力肯定馬丁•路德•金。這個政治蠢貨可能瀏覽過《聯邦黨人文集》的封面,也可能耳聞過《聯邦黨人文集》的部分內容,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知道誰是神學博士馬丁•路德•金。

金博士用了半輩子的時間。來為非洲裔美國人爭取到人類包括投票權在內的應有民權,半個世紀以來的美國,已經用實際的行動洗淨了歷史污點,飛躍地朝著現代文明邁進,黑人投票權問題,已經是昨日黃花的歷史,可是在視中國人民如豬狗的中國共產黨暴政下,人類基本投票權在哪裡呢?金博士鼓吹的諸多民權中,中國人民擁有嗎?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金博士都是習近平的敵人,習近平“喜歡”金博士哪些地方呢?

2014年6月29日,筆者寫了一篇《中國人的中國夢》短文,來響應習近平鼓吹的“中國夢”,並為習近平的畫皮夢盖棺論定說:“中國人的噩夢是中國共產黨的美夢,中國共產黨的噩夢就是中國人的美夢。”

不怕貨比貨,只怕不識貨。與金博士的“我有一個夢”相比,習近平的所謂“中國夢”,活像一個滑稽的跳梁小醜。

習近平向美國人賣弄他的愚蠢,大捧托馬斯•潘恩,真乃莫大的諷刺也。沒有美國人不知道潘恩的大名,因為美國的國號“美利堅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就是他起的名字。

潘恩不是美國人,他出生在英格蘭,長在英國。偶遇在英國游說的(美國建國元勛)本傑明•富蘭克林,驚訝他的能說善道,才華橫溢,協助他移民美國。

潘恩到了37歲才移民美國。他干過裁縫,抬過棺材,當過老師,編過雜志,膽色過人,嫉惡如仇,為了反抗暴政,悍然與母國翻臉,參與美國的獨立戰爭,成為美國的開國元勛之一。

潘恩在1776年1月10日出版了《常識》(Common Sense),洛陽紙貴,風行一時,是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最愛的讀物之一。《常識》只有50頁,但是在人口僅有250萬的殖民地裡,三個月賣出了15萬冊,共賣出了50萬冊,幾乎人手一冊。

潘恩在《常識》中雄辯說,英國根本不是北美殖民地的祖國,歐洲才是北美的父母之邦,如果承認英國是北美殖民地的母國的話,“就連豺狼和野蠻人都不如,因為豺狼尚不食其子,野蠻人也不同親人作戰。”

潘恩鼓吹北美殖民地必須脫離英國而獨立的最大理由,就是殘暴的英國皇家與議會,貪婪地剝奪了北美人民的天賦權利。他支持共和體制,因為共和體制來自選舉,“選民與被選者之間這種頻繁互換,自然而然能建立整個共同體利害與共的意識,治者與被治者也自然而然會彼此支持。一個政府的力量,基礎就在這種相互支持,而不在毫無意義的國王名義。”。

選舉制度是人類不可剝奪的天賦權利,中國人至今尚不知道什麼是選舉制度。在中國人來說,中國共產黨就是從天而降的皇家,而且是只此一家,別無分店的皇家。

在習近平的“全面依法治國”糖衣毒藥下,中國人至今尚且迷信應該只有被統治,而不需擁有統治的權利,任何膽敢要求選舉的訴求,就像要求司法獨立,要求軍隊國家化一樣,均被視為叛國兼漢奸的陰謀行為。

歷史上,在影響美國的20本書中,《常識》排行第一。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曾高度評論《常識》說:“如果沒有《常識》作者的那支利筆,喬治•華盛頓的寶劍將徒勞無用。”

潘恩的《常識》,加上他的另外名著《美國人的危機》(The American Crisis),成為美國獨立戰爭革命有理的法理聖典,在美國諸多革命文獻中,沒有比《常識》更具強大說服力,鼓吹著全民參與抗暴戰爭,與獨裁王朝不共戴天,決一死活。

在《常識》裡,潘恩為世人留下了這些警世名言:

“壓迫常常是財富的后果,而很少是或根本不是致富的手段。”

“许多人因恐懼而服從,另一些人因迷信也服從,一部分有權有勢的人則幫附國王對其余的人進行掠奪欺詐。”

“啊!你們這些熱愛人類的人!你們這些不但敢反對暴政而且敢反對暴君的人,請站到前面來!舊世界遍地生長著壓迫。自由到處遭到驅逐,亞洲和非洲早就已經把她逐出,歐洲把她當作異己分子,而英國已經對她下了逐客令。啊!只有北美大陸,只剩這最后的一片土地,接待這個逃亡者,及時地為人類准備一個避難所吧!”

“有人說,那麼北美的國王在哪兒呢?朋友,我要告訴你,他在天上統治著,不像大不列顛皇家畜生那樣殘害人類。還是讓我們莊嚴地規定一天來宣布憲章,希望我們哪怕在世俗的德行方面也不要有缺點;讓我們發表的憲章以神法和聖經為依據;讓我們為憲章加冕、從而使世人知道,就贊成君主制而言,在北美法律就是國王。因為,正如在專制政府中,國王便是法律一樣,在自由國家中法律便應該成為國王,而且不應該有其它的作用。但為了預防以后發生濫用至高權威的流弊,那就不妨在典禮結束時,取消國王這一稱號,把它分散給有權享受這種稱號的人民。”

潘恩的名言說,“不像大不列顛皇家畜生那樣殘害人類”。如果把“大不列顛皇家”幾個字,修改為“中國共產黨”的話,應該是量身定做似的實至名歸,四平八穩,恰到好處。

習近平在讀完潘恩的《常識》走向共和名言后,還敢在關帝廟前耍大刀嗎?還敢以一個無法無天的獨裁暴政頭子身份,在崇尚民主自由的國度裡高談闊論,賣弄他言行不一的“全面依法治國”嗎?《常識》面世后兩百年,才有了漢語譯本,不知習近平“喜歡”的哪個版本?

就像民主自由體制不能與中國共產黨共存,共和體制是中國共產黨的天敵,共和體制在中國出現之日,就是中國共產黨覆滅之時。

中國共產黨比任何一個人類歷史上獨裁專制的寡頭政治都貪污腐敗,都殘暴不忍,都寡廉鮮恥,它的頭子習近平居然說他“喜歡”潘恩,就像他往自己臉上貼的“全面依法治國”“中國夢”一樣,會有人相信這些活見鬼的胡扯淡嗎?

更令世人吃驚的是,習近平居然睜著眼睛忽悠說,他“喜歡”和“讀過”梭羅的作品。大概這是習近平自我意淫地發“中國夢”發得過了頭后的夢囈,連“喜歡”和“讀過”梭羅的作品都冒出來了。筆者懷疑他知不知道誰是梭羅?

筆者終身信奉並長期研究非暴力公民抗命論(nonviolent civil disobedience),而“非暴力公民抗命論”的創造者,正是亨利•梭羅(Henry Thoreau)。筆者曾撰寫一系列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論有關文章,后收錄在《高勝寒彈劍錄》一書裡。

梭羅是美國十九世紀初期的思想家、哲學家、廢奴主義者、超驗主義者,寫過一些文章,但皆平泛之論,唯獨《瓦登湖》(Walden)文筆優美,意境飄逸,讀之如沐春風,使人陶醉。他提出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論,卻使他青史留名。

在人類近代文明發展史上,最受梭羅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論影響,而產生巨大效果的有三人,印度的甘地,美國的馬丁•路德•金,與被美國《波士頓環球報》社論譽為“改變世界的人”的吉恩•夏普教授(Gene Sharp)。

梭羅只是寫出了非暴力公民抗命論的概念,並沒有提出一套完整的理論思想體系,直到夏普的橫空出世,才將之完善成為一套對付獨裁暴政的殺手锏。夏普將他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論學術化、具體化、思想化、理論化、現代化和實踐化。這種專以獨裁暴政為對像的殺手锏面世以來,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所向無敵。夏普博士是舉世公認的非暴力公民抗命運動行動戰略權威。

1968年,夏普憑著研究梭羅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論,在英國牛津大學獲得哲學博士學位,回國后歷任哈佛大學政治系教授。這位現年87歲,依然單槍匹馬挑戰全世界獨裁暴政的老英雄,從早期的南韓、台灣,到目前的中東,再到非洲,凡有暴政之地,就有夏普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論著作在黑市流行。

夏普既無財富,也無兵將,手無縛雞之力,早就連車子都不敢開了,孤獨地生活在波士頓一棟老舊公寓裡。1983年,夏普在自己家的窄小客廳裡,成立了使全世界獨裁專制暴君們聞風喪膽的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研究所(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自此單槍匹馬,挑戰全世界的獨裁暴政,故享有非暴力公民抗命論教父的美譽。

夏普的代表作《從獨裁到民主》(From Dictatorship to Democracy),已經翻譯成包括漢語在內的四十余種文字,並且免費在其官方網站上下載。

在歷史上尚且沒有失敗先例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論,所到之處,獨裁暴政紛紛土崩瓦解,寡頭專制節節潰不成軍。甘地未放一槍一炮,就將大英帝國趕出印度,金博士沒有高喊革誰的老命,美國白人當仁不讓,就自我清醒,主動地讓他普世價值的“我有一個夢”逐漸成真。夏普足不出戶,威震群醜。

緬甸軍事法庭案例指出,凡藏有夏普的《從獨裁到民主》的人,一律以美帝特務標准查辦:判刑七年;甚至遠在天邊的伊朗暴政,疑神疑鬼,杯弓蛇影,一口咬定他就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特務。

可能習近平沒有意識到,為日薄西山的中國共產黨送終的,不會是台灣小島的敗軍之將國民黨,不會是貪污腐敗的大陸軍政體系,而是潛伏民間,無所不在的全民非暴力公民抗命論,新土八路們累積了大半世紀民怨與民憤,正是培養全民非暴力公民抗命論的最佳溫床。

不知道習近平是腦殘,是糊塗,是灌水,是讀錯稿子,還是對美國歷史一無所知,居然表揚起為自己撞喪鐘的梭羅來了。筆者在想,這個只知權力鬥爭,不知自由民主為何物的新土八路,如果多了解一下美國的文化和歷史,又何至于出這種國際大洋相?

2015年10月10日寫于美國華府

編者註:作者高勝寒為美國華裔政論家,出版有《高勝寒文存》《高勝寒彈劍錄》《美國近代民權運動發展史》等專著。

(更多作者文章請見《高勝寒論壇》 http://gaoshenghan.com/)



2015-10-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