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茉莉:潘基文正在摧毀整個聯合國

作者:茉莉(瑞典)

在去北京出席大阅兵之前,美國人就警告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說:“不要對中國軍隊揮手!”因為人們都還記得,那個耀武揚威的軍隊手上沾著1989年鎮壓學生的血跡。日本網友則向潘基文呼吁:“我們日本是被國民黨打敗的,要慶祝抗戰勝利,你就應該去台灣啦!”

系著淺藍色領帶、貌似嚴肅地站在天安門城樓,那個韓國人假裝不知道,身為聯合國秘書長的他如此喪失原則,如此自降身份去與中國屠夫李鵬、蘇丹戰犯總統巴希爾一起阅兵,對聯合國促進和平人權的宗旨與理想是一個多麼大的羞辱。

與此同時,潘基文的前下屬——聯合國前副秘書長英嘉-布裡特•阿勒紐斯(Inga-Britt Ahlenius)正在接受瑞典電台采訪,再次尖銳地指控她的前任上司潘基文嚴重失職。此時歐洲正面臨巨大的難民災難,人們在驚呼:“聯合國負責人到哪裡去了?”

◎ “霍元甲女士”出書痛陳上司無能

前幾年,一些聯合國高級職員在辦公樓走廊竊竊私語,給潘基文取了一個綽號:“機會先生”(Mr.Chance)。堅持原則無所畏懼的瑞典女性英嘉也同樣獲得一個綽號:“Ms.Fearless”,一部關于中國武術大師霍元甲的電影就叫Fearless。在同事們看來,英嘉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與霍元甲很相似。

英嘉曾是聯合國高層的第三號人物——聯合國內部審計負責人。2010年7月。英嘉剛完成了她的五年任期,立即和一位曾給聯合國主編過新聞快報的瑞典著名記者尼克拉斯合作,開始撰寫一個長達五十頁的報告,激烈地批評她的前任上司潘基文。

《機會先生:聯合國在潘基文任期內的潰敗》(Mr.Chance—the UN’s decay under Ban Ki-moon)于2011年在斯德哥爾摩出版。該書回顧了聯合國的歷史以及所面臨的挑戰和困難,犀利地指出:潘基文是一位有嚴重缺陷的聯合國領導人,他的無能和失職損害了聯合國的事業,並威脅到該組織的未來。

英嘉是誰?她為什麼要如此嚴厲地指責潘基文?要了解這一事件,我們首先要了解瑞典和聯合國的特殊關系,以及英嘉本人不同凡響的個性與職業道德。作為一個中立的小國,瑞典人最盼望一個獨立而強大的跨國組織,因此長期不遺余力地支持聯合國的建設。在紐約聯合國大廈,掛著瑞典人達格•哈馬紹的畫像。1953年,哈馬紹從第一任聯合國秘書長——挪威人特裡格夫•賴伊手裡,接受這個被稱為“一個不可能的工作”的艱難職務。在那個巨變的時代,哈馬紹出色地完成了開拓性的使命,直到他于1961年在剛果以身殉職。

1939年出生的英嘉畢業于斯德哥爾摩經濟學院,她從瑞典最大的商業銀行開始其職業生涯,一直做到瑞典國家審計署審計長。此后,英嘉還擔任過多個國際職務,例如,她主持了世界審計組織審計準則委員會,還曾是歐洲組織最高審計機構的理事會主席。無論在瑞典本國還是在歐盟,英嘉在反腐敗和健全財務監督制度方面都負有盛名。令英嘉聲名大噪的一場戰役是:九十年代中期,在審查在歐盟委員會的管理不善和任人唯親時,英嘉等人的問責報告導致了該委員會辭職。

以這樣輝煌的職業履歷,懷著與前輩哈馬紹同樣的忠誠、理想與使命感,瑞典皇家科學院院士英嘉于2005年4月去聯合國任職,負責內部督察。當時聯合國還是來自非洲的安南任秘書長,一年半之后,來自韓國的潘基文接任秘書長之職。據英嘉說,這個韓國人一上台,就解雇了大批前任秘書長安南雇用的管理人員,大肆任用自己人。英嘉本人因是聯合國大會任命的副秘書長,潘基文無權解雇她,得以留任下來。在聯合國做了五年的監察工作,接受采訪的同事們一致承認說:英嘉工作勤奮、嚴謹、敬業,幾乎完美無瑕。

但堅持公開透明之工作原則的英嘉卻遇到了大麻煩。她按照已有的歐洲經驗,在聯合國從事內部監督事務,她的新上司卻是一個油滑擅權的東方官僚。在該書中,英嘉指責潘基文試圖削弱她的辦公室行使監督任務的獨立性,說潘基文利用自己的權威搞“黑箱操作”,並阻止英嘉行使聘請高級職員的職權。英嘉記敘了這個國際組織“腐爛的過程”,指潘基文要對他手下的部門財務混亂、缺乏透明度負責,因為潘基文不願制訂“問責制”,使“資深員工可以逍遙法外”,也使聯合國的事業運作不靈。

◎ 喜歡紅地毯的“機會先生”

潘基文是第二位來自亞洲的聯合國秘書長。在他之前,有來自緬甸的吳丹擔任過十年秘書長。吳丹在聯合國工作期間,創建了各種機構,有效地斡旋國際衝突制止戰爭,因此在國際舞台上深受愛戴。

而這位韓國先生卻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人物。一些贊美他的書籍稱他自小就是讀書的“天才”,他的故事在亞洲作家筆下感人至深:一個在戰爭廢墟上長大的鄉下養豬男孩,成為“全球的管家,世界的總統”。這一類故事如交給好萊塢必定是好電影,因為潘基文被塑造成一個注定要成為救世主的偉大人物。但是,這位偉大人物一到聯合國任職,就鬧出很多溴事來。

英嘉清楚地記得潘基文初上任的一個場面。那一次,潘基文從亞洲某個危機地區回到紐約,向高級顧問們講述自己的旅行經歷。令資深職員們感到吃驚的是,潘基文閉口不談那個地區發生的危機和后續行動,而是大談當地的兒童如何向他獻花,邀請他的晚孺M酒會如何,媒體又怎樣報道他的行蹤。

英嘉評論說,當潘基文敘述其旅行見聞時,他那種興奮的模樣,就像一個六年級學生第一次出國旅游回來。同事們為此深感挫敗,因為這個韓國人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危機,他更熱衷于旅行世界各國獲取榮耀,喜歡踏上如歡迎國家元首般的紅地毯。

潘基文令聯合國同事大為困惑的溴事還有不少,例如,他竟然搞不清Tel Aviv(以色列的特拉維夫)所濱臨的海洋是什麼。原任韓國外交官,潘基文也许了解亞洲海洋和南北韓關系,但聯合國的工作很多涉及中東和非洲問題,他必須有關于地中海與大西洋的地理知識,必須了解那些地區的歷史與現實衝突。

然而,他看起來卻是那麼“和藹可親”。在世界舞台上發言,潘基文常常侃侃而談,儼然一位賢明的世界領導人的模樣。但英嘉及同事透露說,這一切都是他的幕僚准備的,潘基文只會念講稿,處處依靠秘書處的保護,為他塑造良好的媒體形像。如果要潘基文在無人幫他預備的情況下迅速回答問題,他立刻就會有麻煩,甚至還會出溴。

這樣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被選到聯合國的高級職員,大都是如英嘉一樣智商超人的知識精英,而作為領導人的潘基文卻是如此地無知平庸。如前所述,聯合國職員私下贈送給潘基文的綽號是“機會先生””(Mr.Chance )。

“Mr.Chance”這個典故來自1979年上映的美國政治諷刺喜劇《Being There》(中譯《富貴迫人來》)。電影講述一名頭腦簡單、不識字的老園丁Chance,此人失業,整天看電視度日。因為偶然“秀”了一下從電視裡獲得的知識,陰差陽錯地,他居然當上了政客倚重的智囊。即使這位文盲園丁語無倫次,但他的那些談植物莖根、季節和植被的簡單常識,也被人視為深刻的方案而大受歡迎。

◎ “牆頭草”獲連任聯合國高位

那麼,為什麼如此無能的官僚能夠擔任聯合國高位?我們先看一則維基解密網站披露的機密電文:“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及日本等國于2007年說服聯合國停止使用‘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措辭。”這則消息裡面有兩個看點。

第一,潘基文上任才幾個月,就在台灣加入聯合國的問題上,無視“中華民國”的主權,輕率表態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邊。第二,在美國等民主國家表示不滿並要求聯合國更正時,潘基文又趕緊承認自己的言論“太過火了”,並承諾將不再使用“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措辭。

一個周旋于大國強權之間周,見風使舵、唯唯諾諾的官僚真面目,在此昭然若揭。潘基文之所以在針對台灣的不當表態后又立即更正,原因很簡單,中國和美國都是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他的秘書長位置就是那些大國給的。

由此可以證明英嘉在報告中對潘基文的指責:他完全無視原則,對超級大國低三下四。正是這種“風吹兩邊倒”的牆頭草性格,使潘基文在英嘉等人的揭露抨擊下,仍然于2011年獲得連任。中國官方的新聞宣稱:“潘基文任期內坎坷艱辛,連任關鍵在于中國等國支持。”這樣我們就明白了,為什麼潘基文這次一定要違背原則與理念,投桃報李前去天安門阅兵。

這樣一心保高位的“牆頭草”、變色龍,完全不是瑞典、瑞士和挪威等民主小國所期待的聯合國領導人。英嘉和同事們不禁懷念前任秘書長安南。安南在任時至少敢于質疑美國的伊拉克戰爭。面對重重國際危機,很有魄力的安南常常展開公開討論,和同事們一起處理難題。

在早期的聯合國秘書長中曾出現過一些非常高尚的偉大人物,例如前面提到的瑞典人哈馬紹。哈馬紹在五、六十年代尖銳的國際衝突中不畏強權,堅持聯合國的獨立性,導致蘇聯的赫魯曉夫公開逼他下台。1956年,哈馬紹建立第一支聯合國維和部隊,提出了著名的中立維和三原則。秘魯人佩雷斯•德奎利亞爾在任秘書長時期,曾為促進國際諒解和共同安全做出巨大貢獻,使聯合國獲得1988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 他使聯合國失去存在的意義

潘基文不顧勸阻登上天安門為中共專制者長臉的事件,我們看到一個非常悲哀的現實:當今聯合國喪失了原有的獨立性和道德權威。七十年前,人們成立聯合國的目的,就是為了實現國際安全與和平、民主與人權、公民自由和政治自由。而現在,成為專制好友、大國傀儡的潘基文,已經把人權和政治自由等宗旨丟到爪哇國去了。

英嘉在她的書中說,這位秘書長表面上似乎與世無爭好脾氣,沒有色彩也沒有什麼野心,但實際上,潘基文並不是電影中那位無辜的園丁,他是善于搞裙帶關系、玩辦公室政治的厲害玩家。此人在工作上不負責任,卻熱衷于擴大個人勢力。《華盛頓郵報》曾透露說:“潘基文上任僅一年,就提拔了66名韓國人到聯合國總部任職。”英嘉寫道,潘基文在逢迎他的韓國人小圈子裡,感覺特別舒服。

在英嘉看來,潘基文的錯誤不僅僅是忽視聯合國內部的監督管理,更涉及到一個根本問題,即潘基文在大國面前妥協的表現,違背了聯合國成立的初衷。目前聯合國有192個成員國,需要有一個超越國界的組織去解決危機,但現在這個組織已經不起作用了。一些本應是由聯合國負責的問題,因為領導人無能,而轉移到其他區域組織去了,例如G20(國際經濟合作論壇),20國集團自己召集會議商量如何解決經濟危機。

為此,擇善固執的英嘉堅稱:作為聯合國的負責人,潘基文是一個災難,他正在摧毀整個聯合國,使聯合國失去存在的價值與意義。英嘉對潘基文直言不諱地說:“您的行為不僅糟透了,而且應當受到嚴厲譴責……您的行為史無前例,而且我認為您個人也應感到羞楚C”

勇敢的英嘉並不是第一個揭露潘基文的人。早在英嘉出書之前,挪威常駐聯合國代表莫娜•尤爾(Mona Juul)于2009年撰寫了一份機密備忘錄,該備忘錄稱潘基文“懦弱”、“沒有魅力”、“缺乏決斷力”、“沒有奉獻精神”,“總而言之,不是一個稱職的領導人”。 尤爾還提到世界各地發生的危機,如緬甸,斯裡蘭卡,剛果民主共和國,達爾富爾,索馬l里,巴基斯坦和津巴布韋,她說潘基文沒有認識和解決這些問題的能力,她沒有看到潘基文捍衛人權或支持裁軍。

◎ 世界需要獨立有能力的領導人

為了這本書的出版,英嘉和記者尼克拉斯采訪了很多人,其中不少是聯合國的職員和外交官。一些至今仍然在聯合國任職的人士大都只能匿名提供資料(他們從外地搬家前來紐約工作,孩子大都進了私立學校),但有不少已卸任的前職員公開署名作證。最敢說話的是歷任瑞典外交官,此外還有一些美國議員。

盡管英嘉五十頁的尖銳批評引起多方關注,國際輿論都認為英嘉的批評值得認真對待,但潘基文只是讓人在紐約總部開了一個新聞發布會,聲稱最近針對他的指控是毫無根據的。聯合國發言人宣稱:“我們知道,這本書已經出版了,我們在過去的一年中已經處理了這些問題。我們沒有進一步的評論。”他們拒絕回應英嘉一書的指控是否確實的具體問題。

事實上,這本書材料翔實、有理有據,潘基文根本無法回答。他只好沉默,或者打打太極拳,以避免真正的討論。那位老奸巨猾的東方官僚知道,只要討好了中美兩個超級大國,無論這些誠實的歐洲小國人怎麼說,他都不必太擔心。結果如他所料。偽善平庸、碌碌無為又趨炎附勢,他正是那些大國所需要的弱勢領導人。

那麼英嘉和她的同仁怎麼辦呢?他們針對的並不是潘基文個人,而是在捍衛聯合國的原則與宗旨。那美好的一仗,他們已經打過了。雖然他們的抗爭沒有立即產生效果,但他們表達的理想與信念影響了很多關心世界的人們,令大家認識到:世界需要有一個超越國界的組織,能以一個道義的權威形像來領導國際社會,去幫助那些飽受戰爭蹂躪或遭受自然災難的國家和人民。聯合國必須有一位獨立、高尚而有能力的領導人,而這個領導人應該是通過公開透明的招聘程序選出來的。

——原載香港《爭鳴》雜志2015年10月號;原題: “他正在摧毀整個聯合國”——潘基文被瑞典女下屬痛批

2015-10-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