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盧安迪:我為什麼推崇安蘭德(Ayn Rand)?

作者:盧安迪(普林斯頓大學)

題記:“I CHOSE to be an American. What did you ever do, except for having been born?”。安蘭德雖然來自蘇俄,但她比任何土生土長的美國人都更“美國”,更清楚美國的立國理念,並堅定地守護着寶貴的經濟自由。


“生存,還是道德?”這是古今千千萬萬個心靈的掙扎。這掙扎有不同的形式,不同的程度,但本質始終是一樣的。

人類歷史上幾乎所有道德觀念,都是令道德變成人的敵人。我們從小被灌輸的觀念是:自己的利益是不道德的,道德和利益是相反的。于是,所有道德教條都不是幫你,而是害你,不是促進你的生命,而是促進你的死亡。但從來沒有人解釋清楚:為什麼自我犧牲就是好的呢?

20世紀美籍俄裔小說家、哲學家安蘭德(Ayn Rand)(註1)把幾千年的陳觀腐念連根拔起,開創了獨步天下的客觀主義哲學(Objectivism)。安蘭德問:什麼是道德?人為什麼需要道德?試想像一個堅不可摧的機械人,它能像人類一樣行動,但什麼都傷害不了它一根毫毛。對這個機械人來說,沒有東西是“好”或“不好”的,沒有自己的生命這個終極價值,就不可能有任何價值。人的最高道德標準就是生命,最高道德目標就是追求幸福,而自我犧牲就是最邪惡的行為。

理性思考即為道德

客觀主義認為現實乃客觀地存在,而人的基本生存方式,就是用自己的頭腦理解現實,用理智決定行動。因此,思考就是首要的美德,逃避思考就等于逃避生命:如果你因為主觀願望而相信任何非理性的東西,你在那一刻就是逆現實而行,在減損自己的生命。

人應該有情感,但情感不應是理智的主宰,而應是理智的結果:當你理性地認識到自己靠理智(而非武力或詐騙)取得成就,你便感到幸福。這種理性利己主義(rational egoism)的倫理學,安蘭德大膽稱之為“自私的美德”(the virtue of selfishness)。

那麼,我們是否不應對別人好呢?不是的。沒有人會懷疑彼特(Brad Pitt)朱莉(Angelina Jolie)夫婦對慈善事業的投入,他們甚至到貧窮國家領養了幾名孩子,而這對夫婦的精神偶像正是安蘭德(他們甚至自薦拍攝安蘭德小說的電影)。愛是自身價值觀的表現。當你欣賞一個人的美德,或同情其不幸;當他的幸福使你快樂,你想愛他或幫助他,這其實是十分自私——因而十分道德——的行為。

相反,“無私的愛”非只不道德,更是不可能的。因為當你無條件、無原因、無分別地愛所有人,當你的愛沒有任何標準、價值和意義,你其實是什麼人都不愛。一個俄國思想家為了實踐這種“無私”的哲學,故意娶了一個又窮、又蠢、又醜的女人為妻,然后跟她說:“我一點也不喜歡你,我是為了犧牲自己令你幸福才娶你的。”結果,那個女人上吊自殺了。

安蘭德指出,歷史上的所有暴政——包括中世紀的宗教迫害、蘇聯的共產主義、德國的納粹主義——都不是奉(人們認為邪惡的)“自私”之名,而是舉着“自我犧牲”的集體大旗下滅絕人性的。反之,歷史上最自由昌盛的國度——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美國——提倡的不是自我犧牲,而是個人成就——不論是企業家、科學家、藝術家,或是任何一個擁有自尊的人。即使美國的士兵在保家衛國時浴血奮戰,他們也不是在自我犧牲,而是為了活在自由的國家而戰,為了不做敵人的奴隸而戰。他們的目標是戰勝而活着,不是戰勝而死亡。他們不會跑到戰場上大喊:“Shoot me!”

個人權利不容侵犯

根據客觀主義哲學,既然人的基本生存方式是按照自己的理智行動,那麼在政治哲學中,人的基本權利就是免受武力逼迫(包括詐騙、違約等“間接武力”),而政府的角色就只是通過警察、法庭和軍隊,保障每個公民免受武力逼迫的權利。政府和公民都不得侵犯任何公民的權利。

在安蘭德1959年的一次訪問中(註2),著名記者華萊士(Mike Wallace)興致勃勃地說,美國在20世紀的最大成就,是建立了一套福利主義的社會制度。但安蘭德反指福利主義正令美國走向災難,她稱之為“所有人奴役所有人”的制度。

華萊士大奇:“但這些政策是大家投票選出來的啊!難道你反對民主制度嗎?”

安蘭德不慌不忙地答:“我反對的是所有事情都由投票決定。在美國的立國理念中,‘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只適用于公共事務,不得侵犯個人權利。所以我不認為多數人投票可以‘投’走一個人的生命、財產或自由。我也不認為只要多數人投票支持某件事,那件事就變得正確。”

資本主義政經分離

華萊士追問:“那麼誰來選出我們的官員呢?”

安蘭德答道:“人民選出官員,這沒有問題。但政府的權力必須嚴格限制,不得用武力逼迫任何公民,除了罪犯:那些先行使用武力的人將受武力懲罰,而這正是政府的唯一gong用。我們不能容许的是政府逼迫那些沒有使用武力、沒有傷害別人的無辜公民。多數人或少數人都無權奪去一個人的生命、財產或自由。我支持的是絕對、徹底、純粹的自由經濟制度。”

我第一次聽到這段話時,頓覺天搖地動。我從來沒有想過,任何政府對經濟的干預,都是用武力逼迫某些自願交易的無辜公民,威脅把他們抓進監獄,這跟把街上的行人抓進監獄,本質上是一樣的。現實中或许從未有過安蘭德的烏托邦,但她力發千鈞地為資本主義的道德地位正名,對那些挾集體之名侵犯個人自由的人,無疑是當頭棒喝。

安蘭德生于羅剎帝國,經歷過蘇聯統治,21歲隻身來到美國。她以女性之身,用自己的第四語言——英文——寫出石破天驚的《源泉》(The Fountainhead)、《巨人聳肩》(Atlas Shrugged)等小說鉅著,掀起“客觀主義運動”的思潮。(註3)在左派當道的主流學術界,安蘭德的思想當然得不到應有的尊重,但自由意志主義大師羅斯伯特(Murray Rothbard)、前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等人都曾是安蘭德的門生。

有一次安蘭德在美國演講時被人打斷:“我們憑什麼要聽你這個外國移民的話?”安蘭德答道:“I CHOSE to be an American. What did you ever do, except for having been born?”。的確,雖然安蘭德來自蘇俄,但她比任何土生土長的美國人都更“美國”,因為她為美利堅立國的政治制度——自由放任資本主義——建立了完整的哲學基礎。不少年輕一代的政治家,包括2012年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保羅•萊恩(Paul Ryan),和2016年共和黨總統參選人蘭德•保羅(Rand Paul),都是讀安蘭德長大的,他們今天齊為經濟自由鼓舞呼喊。如果有朝一日,人民能夠拯救美國的立國理念,再次高舉自由的旗幟,我們不要忘記,他們是站在安蘭德的肩膀之上的。

附註:

1. “Ayn”的讀音近似“fine”和“shine”中的“–ine”。

(2. 華萊士訪問安蘭德的影片 https://youtu.be/1ooKsv_SX4Y)

(3. 安蘭德對客觀主義哲學的介紹 https://youtu.be/8VSBGu7-1rU)

——原載《大公報》;原題為:開天闢地的客觀主義哲學

編者注:作者盧安迪畢業于香港聖保羅男女中學,多次代表香港于國際數學奧林匹克、國際物理奧林匹克獲金、銀牌,現就讀于美國普林斯頓大學,主修數學,亦為國際數學奧林匹克香港委員會成員。崇尚博雅教育,追求文理一家,高舉個人權利,捍衛自由經濟,並為普林斯頓大學自由意志主義學會 Princeton Libertarians 創會主席。

——轉自2015年8月17日(《灼見名家》 http://www.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4886)

盧安迪的另一篇近作:

何謂自由意志主義?

作者:盧安迪

自由意志主義還有一項重要原則:一群人的“集體權利”只是他們的個人權利的總和,沒有更多。既然任何一人無權以武力侵略你,即使一億人加起來,都不會變得有權以武力侵略你,因為一億個0加起來仍是0。毆打就是毆打,搶劫就是搶劫,多少人支持都沒有分別。

關心世界政治的朋友或许留意到,全球各地愈來愈多政黨、政治家和人民自稱為“自由意志主義者”(libertarians)。(註1)尤其是美國的榮保羅(Ron Paul)在2008年和2012年兩次競選總統,掀起了日益壯大的自由意志主義浪潮,並透過網絡湧向世界各個角落。那麼,究竟什麼是自由意志主義?

人人都有免受武力侵略的權利

自由意志主義的核心信念就是“不侵略原則”(non-aggression principle),也就是每個人都有免受武力侵略的權利,而用武力侵略別人的罪犯則應受武力懲罰和強迫賠償。正如自由意志主義組織 Foundation for Economic Education 的格言:“Anything Peaceful”,人與人之間的任何交往、合作都必須是自願、和平的。顯然,人不但無權以謀殺、毆打、強姦等方式襲擊別人的身體,亦無權以盜竊、搶劫、縱火等方式侵犯別人的財產。

但除了這些直接的武力侵略外,還有一些間接的武力侵略,包括武力威脅、違約和詐騙,也是“不侵略原則”所禁止的。如果我拿槍指着你的頭,叫你給我100元,我沒有開槍傷害你,但我嘗試藉武力威脅而取得你的100元,這也算是武力侵略。那麼違約和詐騙呢?假設我和你簽了一個合約,訂明你給我一個橙,我給你一個蘋果。如果我收了你的橙,卻不給你蘋果(違約),或給你一個假蘋果(詐騙),那麼我就違反了你給我橙的條件(即我給你蘋果),亦即我未經你的批准而拿了你的橙,原則上跟搶劫或盜竊無異。綜上所述,無論直接或間接的武力侵略,其本質都是未經他人批准而佔用或傷害其身體或財產。

私有產權不容侵犯

然而,單有“不侵略原則”是不夠的。如果你現在看見我搶了 A 君的手錶,你能否斷定我違反了“不侵略原則”?可能那隻手錶是 A 君昨天從我身上搶走的,我現在只是奪回我的應得之物?但又可能我十年前從 A 君家中偷走了那隻錶,A 君才是那隻錶的真正主人?要釐清誰是侵略者、誰是自衛者,我們需要一套財產權的理論。(註2)

到這堿陘謘A大家都應該沒有什麼異議。但自由意志主義還有一項重要原則:一群人的“集體權利”只是他們的個人權利的總和,沒有更多。既然任何一人無權以武力侵略你,即使一億人加起來,都不會變得有權以武力侵略你,因為一億個0加起來仍是0。毆打就是毆打,搶劫就是搶劫,多少人支持都沒有分別。

有人認為我們受制于一個“社會契約”,必須服從多數人的決定。但正如 Lysander Spooner 在 No Treason 一書中論證,人權是與生俱來的,一個人不可能受制于一個他沒有答應的契約,而明顯地不是每一個人都答應了“服從多數人”或“遵守憲法”──誰問過你是否答應呢?(註3)在自由意志主義者眼中,政治的基礎是“不侵略原則”,而非“少數服從多數”。在這個意義上,自由意志主義是反民主的。當然,自由意志主義也是反獨裁的。

集體無權侵犯個人

所以,自由意志主義的三大支柱就是“不侵略原則”、財產權理論,以及“集體沒有額外權利”的原則。由此可以得出什麼實際政策的結論呢?

最明顯的,當然是警察不得在街上主動打人,因為這是用武力侵略市民的身體。同樣道理,自由意志主義者亦支持自由經濟制度,因為政府的任何經濟干預,本質上都是以武力襲擊人民。例如最低工資是什麼?就是如果僱員與僱主協定以一個低于某工資水平的薪酬工作,他們沒有用武力侵略任何人,但警察卻會來用武力把僱主抓去坐牢(註4),因此最低工資本質上是打人。如果我們反對警察打人,就必須反對最低工資。

在“社會議題”上,自由意志主義的立場包括支持娼妓合法化、賭博合法化、毒品合法化,反對規管私人企業的反歧視法例等等(註5),讀者可想想怎樣從自由意志主義的原則得出這些結論。這些“社會自由”好像跟上一段的“公民自由”和“經濟自由”各屬不同層面,但從自由意志主義的角度看,它們的原則全是一樣的,就是人的免受武力襲擊之權:沒有打人的人不應被打。

自願結社無人能阻

只得一提的是,在一個自由社會中,人們可自願結社,選擇以各種制度和方式生活。例如人們喜歡的話,可以組織一個“共產俱樂部”,以契約規定會員均分財產,或組織一個“民主俱樂部”,以契約規定會員用投票決定財產分配,只是他們無權強迫別人加入這些俱樂部而已。相反,如果整個社會是實行共產主義或民主制度的話,人們不能組織一個“自由俱樂部”,拒受武力侵略,因為俱樂部外的人會來侵略他們。這就是自由社會和極權社會一個畫龍點睛的分別。

自由意志主義的思想從何起源?歷史上有沒有實行自由意志主義的社會?自由意志主義在今日和將來有何發展方向?有機會再撰文分享。

附註:

1. 本文中,“自由意志主義”是指基于私有產權的右派自由意志主義(right libertarianism),而非左派自由意志主義(left libertarianism)。自由意志主義又譯作自由至上主義、自由人主義等。

2. 自由意志主義的產權理論大致基于三點:一是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身體和頭腦。二是“原初佔取”(homesteading)的概念,即當一個人在一塊沒有人擁有的自然資源上加入了勞動成果,他便取得那塊資源的產權,例如 X 君在一塊地上建了一間屋后,Y 君不得擅闖這間屋的土地,或者來鏟平這間屋,拿這塊地來種菜。三是自願轉移,即人可把財產(嚴格來說是產權)作為禮物送給別人,或以合約方式與別人交易。任何經由上述步驟所得的產權都是正當的,不容別人侵犯。有興趣的讀者可參阅 Murray Rothbard 的 The Ethics of Liberty 一書。

3. 有人會問:如果一個人不喜歡其國家的“社會契約”,他不是可以離開嗎?問題是,當一個人(根據註2所述的方式)正當地獲取了一塊土地的產權,他便有權站在那塊土地上。人們不能聲稱霸佔整個“國家領土”,然后對那人說:“如果你不接受這堛滿左懋|契約’,你就必須離開!”

4. 在僱主被拘捕、審訊、監禁的過程中,或许沒有發生過直接的肢體衝突。但要看出此中的武力本質,我們只需問一個簡單的問題:如果僱主坐在家中拒絕被拘捕,會發生什麼事?

5. 這不代表自由意志主義者支持或鼓勵娼妓、賭博、吸毒、歧視等行為,只是承認人們有權做這些事情,不應被抓去坐牢。

——轉自2015年9月18日(《灼見名家》 http://www.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5199)



2015-09-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