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遇羅錦:伊斯蘭暴怒文化應先從食物上改變

作者:遇羅錦(德國)

火車站台上出奇的擁擠,人人往狹窄的車門裡爭先恐后地上車,你拽我,我拉你,生怕拉下家人;匈牙利設置的厚高的圓滾滾的鐵絲網防線,竟然立即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地剪斷,穆民不怕扎地便鑽了過去;飛馳的高速公路上,汽車不得不像爬行似地慢慢開,警察無奈地站成一排,保護著在高速公路上徒步行走、拉家帶口的穆民和非洲人……

其實,最有錢的人,最先得到了可以入境居留的消息,這些人又肯花錢旅行,老早就住進了各個居留國的私人旅館,房租食品醫療上學等等費用當然全部由國家支付;接著而來的是次有錢的;那最沒錢的總得湊夠盤纏吧,所以又在其后了;但無論如何,哪怕徒步也得去德國、瑞士、法國、英國……這些人潮裡夾雜著多少亞洲人? 就算再多也成了極少數,已沒人去統計和注意了。

要求避難的理由並非只是因為戰爭,很多非洲人說自己是同性戀而受到當局的迫害,也留下了;尤其是男女平等,都可以用“同性戀”的理由來申請。而非洲婦女說強行被割了處女膜,更可做為強有力留下的理由。

聯合國統計2014年,全世界共有6000萬流亡者。

其實這個數字,尚未包括很多不在統計中的、從各種私人渠道進入西歐各國的人們。 瑞士的新聞報道最愛說大實話:不是6000萬,而是不少于8000萬。

穆民住下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拿著德國政府發給的食品費,去食品超市購買食品自己做飯。穆民們最不滿意的,就是超市裡陳列的幾乎全是豬肉。 就算很遠的一家超市有羊肉賣,竟然是冷凍的,那羊腿干巴巴的像老柴棍子,于是立即對記者提出不滿:“我們要吃新鮮羊肉,從來不吃冷凍的! ”

其實,新鮮羊肉的出現,時間不會太遠。因穆民們到西歐居住,並不想充當廉價勞動力,他們自然會開辦這種出售新鮮羊肉的食品店,絕對有很多本民族的顧客,也絕對有錢賺。

雖然法國媒體評論說:“德國經濟起飛的夢想,無非是靠廉價勞動力。”

德國也確實有工作介紹所抱以巨大的希望,希望穆民和非洲人比德國人還便宜,當然要在學會基本所需的語言和有了居留之后。

然而,多年來西歐各國由于大量購買便宜的亞洲貨,無數的大中小企業相繼倒閉,在這無法解決的失業大潮下,在這普遍無工作可以分配的現實中,在一個滿工時三個人分攤、人人一周不超過工作十五小時、干半年歇半年的“勞逸結合”中,難道穆民與非洲人的的到來,就是來充當更為廉價的勞動力的,以便讓更多的德國人在家睡覺和游手好閑?

假如真有人這樣想,實在是打錯了算盤。 看看電視新聞的實地采訪錄像吧,當記者問穆民今后想做什麼時,沒有一位說我想做比德國勞力更便宜的勞動力的;無論男女老少,沒有一位說:“讓我干什麼我就干什麼”的;恰恰相反:人人回答的是:“我要上大學!” “我要開店,自己當老板!” 或许,有的並沒說出來或藏在心裡永遠不想說:“我太太連著生幾個孩子,每個孩子父母可得三年工齡,從母親懷孕起的福利,直到出生上幼兒園一直到大學畢業,全部由國家負擔,這筆福利不僅穩得,只要不亂花,錢會富裕多多,我做爸爸的根本不用工作,就吃這筆福利金還有富裕,悠哉悠哉多麼舒服! 你們想把俺們當更便宜的勞動力使喚,也不想想,俺們咋就那麼愛聽你們的呢?”

因為這種生活方式,不僅早就有在德國生活多年的土耳其人已是先例,很多德國人也是如此。

被西方稱之為“永恆怒火”的伊斯蘭“暴怒文化”,他們的暴怒已經把自己的國家全變成了垃圾和瓦礫。他們的“暴怒文化”就是高興了歡呼你,不高興了就割你的頭還哈哈笑。

至于提到意識形態上的改變,比如說”扔掉古蘭經,讓我們從新開始!”不僅不會起到正面作用,反而會立即激起“永恆怒火者”更旺的怒火來:“什麼? 那是我們千百年來的信仰!我們扔掉你們的聖經你們干不干?”

過去總說本拉登的“聖戰大總部”是沙地阿拉伯,如今,沙地阿拉伯總統聲言要捐獻多少個億給西歐,說用這錢給穆民盖幾十個清真寺,以便可以每天去祈禱。 然而,眼下最缺乏的是盖無數居民樓的錢還沒著落呢,沙地總統怎麼不說用這錢給穆民先盖單元房的高樓以便居住呢?

西歐人能指望什麼呢? 戰亂國的穆民和非洲人崇尚民主人權、和平富裕的歐盟國家,但誰能指望他們反思自己:為什麼永遠建立不起來這樣的國家? 或再反思:為什麼沒有任何一個歐盟國家願意分擔——所有歐盟國家都以種種借口推托接受戰亂國的難民? 就連德國,廣大的人民也並不喜歡他們的到來啊,不過是全體沉默罷了。

作為我個人,根本不指望他們能反思;因為他們的盛怒血液使他們不可能反思。 這就如同吃肉的獅子與吃青草的小兔的區別。

他們最喜愛吃紅肉,一天也離不了它,連冷凍的都不要,還得新鮮。 而醫學界早就有無數研究,健康雜志及網站告訴每一個人:紅肉最有毒,最損害健康。又說:“百病都從肉上得”。指的就是紅肉——豬、牛、羊、兔、狗、鴨。 而白肉——魚、雞胸肉、火雞肉也最好每周不超過吃三次,其他都應是素食。

以前我和海曼也不懂,當我們近十幾年來真地按照健康食譜去食用之后,不僅體重減輕很多,每年檢查身體血液的各項指標都十分合格了,什麼大小病都沒了。尤其是從心裡感到舒服,最喜愛的就是安靜。

正如漆多俊先生的《說靜》裡所寫:人要自省,要總結、發現和吸取以往教訓,這需要靜思和保持良好心態。浮躁粗心、不客觀或抱著某種成見是不能正確總結和看待歷史的。老子提倡“清靜無為”。佛教提倡“靜”和“悟”。靜才能悟,不靜不悟。……要學會一點鬧中求靜、鬧中取靜的本領,能夠靜心讀書和思考學問。並且能夠常常靜心自省。

在這聲色光電喧囂嘈雜、讓人眼花繚亂的世界裡,在每天上千上千的戰亂國難民呼呼湧入西歐的今天,在德國早已禁止人民隨便購買槍支的現實中,仿佛一貫吃動物的獅子和狼偏要與只吃青草的羊和小兔住在一起,而小兔和羊還偏要幻想它們能按照自己的希望去做事和生活。

扔掉古蘭經嗎? 去相信耶酥嗎? 太難了吧。

能否改變飲食,先去去血液裡的毒和火呢?

2015.9.11 德國 Passau

——原載《共識網》

(紀念文革 懷念遇羅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5-09-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