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韓連潮:美國才是抗日的中流砥柱

作者:韓連潮(美國)

1945年9月2日上午9時(美國時間9月1日),200多艘盟軍軍艦停泊在日本東京灣,海灣上空黑雲壓頂,然而在美軍的密蘇里號戰艦上,參加日本投降儀式的盟軍將領和美軍官兵的勝利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在盟軍最高統帥、美國五星上將麥克阿瑟的主持下,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天皇和日本政府、日軍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大本營首先在《降伏文書》簽字。9點22分,最后一名盟國代表簽署完畢,正式結束了人類歷史上最為慘烈的一次殺戮。

瞬時,太陽破雲而出,陽光普照海灣,1200余架美國海軍、陸軍和海軍陸戰隊戰機和轟炸機馬達轟鳴,以壯觀整齊的編隊飛越密蘇里號戰艦,再一次展示盟軍的軍事實力,慶祝二戰勝利。

70年來,人們從二戰的悲劇中吸取了许多教訓,學習到無數寶貴的經驗,建立了新的國際秩序和規則,盡管各國的武裝衝突仍時有發生,但這一體系基本有效地維護了世界和平,創造了經濟繁榮,提高了各國人民的生活水平。

然而,這些年來,仍然不斷有人企圖重新改寫這段歷史,他們有的將侵略者說成受害人,有的將貪天之gong(本網無法顯示這個字,用拼音代替。應為工字旁加個力。下同)據為己有,誇大自已在戰爭中的作用和貢獻。但謊言終究是謊言,事實勝于雄辯:美國才是抗日的中流砥柱。

這一看法是基于一個不可否認的歷史事實:既不是中國,也不是蘇聯或其他任何國家,而是美國戰勝了日本。

根椐美國國會研究所資料,在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后短短的3年多的時間裡,美國動員了1611萬人參軍參戰,同時在歐洲、亞洲兩線作戰,傷亡67萬人,其中死亡人數40余萬(戰死人數近30萬人),在亞太戰死人數達10萬人之多。

這個數字與蘇聯和中國軍人在二戰傷亡人數相比似乎微不足道,但在西方所有盟國中則是最高的。更重要的是,犧牲和貢獻並不一定成正比。美國的領導作用,工業能力,科技創新和軍事實力奠定了二戰勝利的基石。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論證美國抗日的中流砥柱作用。

首先,美國是抗擊日德法西斯的世界兵工廠。我們知道,美國在極短的時間裡進行大規模的戰時動員,生產了150艘航母,12萬艘其他各類的艦船,30萬架飛機,10萬輛坦克和裝甲車,240萬輛各種車輛,大炮和榴彈炮4萬多門,260萬挺機關槍,子彈410億發。到1944年,包括中國在內的同盟國三分之二的軍事裝備和物質是由美國生產提供的。美國生產制造的飛機比日本和德國生產總合還要多出一倍(美國國家二戰博物館資料)。

其次,美國消滅了日本帝國賴以生存的海軍。從中途島海戰開始,美國轉向進攻日本海軍,日美兩國在太平洋進行了史無前例的大海戰,其結果是美國大敗日本,掌握了制海權。美國陸海軍聯合評詁委員會資料顯示,美國共擊沉了611艘日本海軍軍艦(其中包括日本25艘航母中的21艘,以及僅有的2艘超級戰列艦),2117艘商船,總頓位達974萬噸,並將40萬日本海軍官兵葬送入太平洋海底。其他盟軍海軍共擊沉了45艘日本海軍艦船,73艘商船,總噸位28萬噸。中國海軍在二戰期間唯一的戰績是擊沉了3艘日本商船。

美國對日本海軍的致命打擊,不僅使日本無法在整個太平洋投射軍事力量,而且還切斷了日本戰略物質運輸補給線,大大削弱了日本軍工生產能力和前線作戰能力,並讓日本本土暴露在美軍的火力打擊之下,確定了日本必敗的戰略格局。

失去制海權導致日本出現能源危機。石油是保持日本戰爭機器運轉的必需品,美國通過破譯日本海軍密碼,對日本在南太平洋地區的石油生產和運輸了如指掌,因而派出潛艇和飛機對油輪和油田實施打擊和轟炸,有110艘日本油輪被美國潛艇擊沉。1942年夏,美國還擊沉了載有去南洋工作的1000名石油專家的“大洋丸”郵輪,幾乎導致日本石油技術人員全軍履沒。美國的打擊致使日本出現燃油短缺,戰爭機器運轉失靈。據報道,日本投降后,美國士兵奉命前往首相官邸捉拿東條英機,發現他自殺未遂,他們花了兩小時居然找不到一輛有油的救護車將其送醫院搶救。由于缺乏戰略物資,戰爭結束前期新組建保衛日本本土的眾多師團無法獲得裝備。

出任過日本首相和日本海軍大臣的米內光政海軍大將曾表示,日本1942年11月在瓜達爾卡納爾海戰中失利敗于美國而之后,軍中有識之士已經認識到日本此次戰爭必輸無疑,因為日本喪失了制海權,只有坐以待斃。

第三,美軍在海戰的同時,也給予日本空軍以毀滅性地打擊。美國用損失14533架戰機的代價換來了消滅了2萬架日本戰機的成果(艾里斯:《二戰數據統計》,1993),取得了空中優勢,使其能夠直接轟炸攻擊日本本土戰略目標、運輸補給線和地面部隊。

總部設在昆明、前身為飛虎隊的美國第14航空隊是唯一一支在戰區內組建和作戰的空軍部隊。為了援華,他們飛越世界屋脊,空運了65萬噸中國急需的軍用物資。在執行駝峰航線任務的過程中,美國空軍500多架飛機失事墜毀,468個美國機組犧牲。戰爭結束時,第十四航空隊在華有2萬美軍和1000架飛機。盡管有種種限制,該部隊擊落和重創了2908架日本飛機,而己方飛機只損失193架。他們還擊沉擊毀了210萬噸位日本商船和99艘軍艦,以及18000艘運送軍隊和補給的小型內河船舶。第十四航空隊還炸毀了1225輛火車機車,817座橋梁,4836輛卡車,擊斃了近6萬日軍,完全掌控了中國戰區的制空權(歷史網資料),有效地阻止了日本的進攻。日本第6方面軍曾判定,由于美空軍的打擊,使其燃料嚴重匱缺,鐵路運輸線行將崩潰,他們將不得從中國南部撤退。

第四,美國殲滅了日本陸軍生力軍。美國殲滅日軍的數量大大超過了任何其他國家。據美國陸軍參謀長報告,自珍珠港事件到戰爭結束,東方戰線上共殲滅(僅包括戰鬥中擊斃、擊傷造成終身殘廢、俘虜的人數,不包括非戰鬥死亡和減員)日軍150萬余人,其中中國戰場約占百分之十七,印緬戰場占百分之十一,余下百分之七十二均為美國單槍匹馬所殲滅。戰鬥中死亡的日軍近百分之八十是由美軍擊斃,中國戰場擊斃的日軍只占總數的百分之十;日本皇軍在海外最精銳的師團,大部分也為美軍所殲滅。

第五,美國還通過科技創新發明了原子彈,從根本上改變了戰爭格局。不管歷史修正主義者和反核人士如何臧否詬病核武器的使用,都無法否定其在促使日本投降中所起的作用。我們知道廣島和長崎是日本軍事要地:廣島是前中國派遣軍司令畑俊六領導的第二總軍司令部所在地,該部隊負責日本南部的保衛。此外,廣島還是日本軍事通訊中心、戰略物資儲存點和部隊集散地;長崎則是日本最重要的軍事工業基地,為日本戰爭機器生產彈藥、軍械和軍艦以及其他重要軍工產品。美軍在日本投降前6個月的戰鬥傷亡是前3年戰爭的總數,越接近日本本土,日軍抵抗越頑強。美國為了減少傷亡,爭取日本盡快無條件投降,防止蘇聯介入,不得已使用原子彈。正是因為美國的原子彈炸毀了廣島和長崎,才使裕仁天皇痛下決心,接受波茨坦公告,結束戰爭。

綜上所述,可見美國無楔_抗日中流砥柱的稱號。事實上,無論有無蘇聯對關東軍的牽制,中國對支那派遣軍的牽制,美國擊敗日本只是早晚的問題。

由于中國並不是抗日的主戰場,盡管中國軍民浴血奮戰,屍山血海,但並未改變抗日的戰略格局。相反,沒有美國的援助,尤其美國跨島作戰的勝利,迫使日本投降,中國很可能已徹底被日本所滅。完全可以說中國抗戰勝利僅僅是美國戰勝日本的副產品,日本並不是中國而是美國的手下敗將。這也是一些日本人始終對中國不買帳的原因。

太平洋戰爭爆發初期,美國對中國寄予了很大的期望,以為中國作為一個大國能對抗戰作出重大貢獻,美國可以借重中國廣闊的地域和豐富的人力,使中國成為進攻日本本土的基地,而嚴酷的現實使美國人失望,不得不放棄不切實際的浪漫想法。美軍軍史資料顯示,美國認為中國國民政府、地方勢力和共產黨各懷鬼胎,並不齊心協力抗日;政府和軍隊效率低下,腐敗無能,無法承擔抗日重任,因此,美國調整了戰略,將重點放在跨島作戰,同時也降低了對中國的期待值,只求中國不與日本媾和,能夠堅持抗戰即可。

日本的中國派遣軍1941年有60萬人,到1945戰爭結束時發展到105萬人,屢戰屢勝,占領了大半個中國,造成了320萬中國軍人喪生的慘狀,日本投降時並未顯現任何敗像。中國派遣軍最后一任司令岡村寧次稱,日本投降的消息尤如晴天霹靂,因為“中國派遣軍與其他方面軍不同,前后八年百戰百勝,至今(指奉命投降時)尚保持了足以戰勝敵人之力量,而今竟以本國業已投降而不得不投降,確實面臨異常尷尬的場面。前線部隊未能全面收聽8月15日天皇廣播,據說不少人還以為聖諭廣播是讓他們更加努力進行奮戰!”

岡村的說法不無道理。抗戰勝利前夕,日本派遣軍為了清除美國在華空軍基地,減少美機對日本本土的轟炸,于1944至1945年初實施了一號作戰計劃,對河南、湖南和廣西發動進攻,盡管中國戰區的制空權已為美國掌握,國軍又在數量上大大超過日軍,但在日軍凌利的攻勢下仍潰不成軍,造成大片國土丟失,使美軍在華的36個空軍基地喪失殆盡。所幸的是,美國在跨島作戰中取勝,將空軍基地轉移到更近日本的馬裡亞納群島,繼續對日實施轟炸。

整個抗戰期間,中國軍隊打得最好的一次戰鬥是日軍在華發動的最后一次戰役--芷江作戰(1945年4月至6月),雙方打成平手。不過,這場戰鬥只是日軍第二十軍發動的區域性攻勢,參戰人員為3個師團共6萬兵力,旨在占領芷江機場。中方投入兵力60萬。戰鬥中,日軍116師團擊潰了國軍的4個軍,美國緊急空運其一手訓練和裝備起來的新六軍和其他“阿爾發”部隊,並且派出4000美軍顧問直接下到連隊參戰,加上現代化通訊和后勤補給,尤其是第14航空隊的空中強力支援,才終于擊退了日軍的進攻,迫使日軍退回原駐地。日軍1,500人被擊斃,5,000人受傷。中國軍隊6,800人犧牲,11,200受傷(美國軍史資料)。這是抗戰以來國軍所取得的最佳戰績。

早在1942年,日本的中國派遣軍擬實施五號作戰計劃,准備從日本本土、滿洲和朝鮮派出36萬作戰部隊增援中國派遣軍,旨在一舉攻陷中國設在重慶的臨時首都,徹底擊潰國民黨的抵抗。但是由于美軍與日軍在南太平洋瓜島上的激烈爭奪戰,牽制了日軍,消耗了其資源,致使五號作戰計劃因得不到所需的兵員和30萬噸的軍事物資而不得不放棄。

1944年底,岡村寧次擔任中國派遣軍司令之后,為了減輕日本本土的壓力,再次建議展開四川戰役,消滅重慶政府,但日軍大本營因美軍會在日本登陸作戰而否定了岡村的四川作戰計劃。美軍又一次保全了重慶政府。

國民黨和共產黨在誰是抗戰的中流砥柱問題上都有不實之詞。中國軍隊當時擁有4、500萬的兵力,是世界上最大的軍隊,然而,在日寇幾十萬人的進攻之下,潰不成軍,八年抗戰不能收復一座重要城市,全殲日軍一個聯隊(團)。相反,大量的官兵投敵。據岡村寧次透露,在抗戰勝利前夕擔任中國派遣軍司令末期的短短幾個月中,居然有40萬國民黨軍隊”歸順”。從1942春到1943年秋,整個華北地區的國民黨軍全部投敵。其他地區也普遍存在大批地方國軍投降的情況。

抗戰中,中國政府采取的黃河花園口決堤、抓壯丁、焦土抗戰等措施,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可能遠甚于日軍的殺戳。盡管如此,中國在蔣介石委員長在領導下,雖然在軍事上未能戰勝日軍,卻沒有向日本屈服媾和。連日軍也承認與之對陣的主力是國民黨中央軍,尤其是黃埔系國軍,而不是共軍。雖然關東軍和中國派遣軍都將一些精銳師團調住太平洋戰場,但中國的確牽制了中國派遣軍的大部分兵力。盡管這對擊敗日本的戰略意義並不重要,但可能相對減少了美軍的傷亡。

中共聲稱自己是抗日勝利的關鍵更是滑稽可笑。中共按斯大林的指示,利用帝國主義戰爭,壯大自己力量,奪取政權,取得無產階級革命勝利,所以在整個抗戰期間,中共軍隊基本上是游而不擊,坐收漁翁之利。

中共吹噓得最歷害的平型關大捷,只是偷襲日軍一個運輸隊而已。中共雖然在百團大戰中打了一些硬仗,但也只是攻擊了一部分小股分散的日軍,並未與日軍主力交鋒,對整個戰局沒有產生太大影響。

中共敵后游擊戰的實際情況在其將領吳法憲的回憶錄中可見一斑。吳任政委的115師685團是中共的精銳部隊,參加過平型關戰鬥,1938年進入江南敵后區,從3千多人迅速發展到1萬2千人,后編入新四軍第3師,全師從2萬人發展到7萬多人。所進行的5000多次戰鬥,大都是與所謂國民黨“頑軍”以及偽軍爭奪地盤而發生的。兩次較大的所謂反掃蕩,共軍基本上是化整為零,東躲西藏于數量少于自己數倍的三流治安日軍的追擊。吳透露從1941年夏天到1942年下半年,其部隊整整一年多沒有打仗。從1942年下半年到1945年上半年的近三年時間裡則是按延安指示開展”整風”運動。中共其他敵后游擊區的情況大體與之相同。

中共在抗日中最大的gong績莫過于和平解決西安事變,讓蔣介石先生安全返回南京領導抗戰。但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西安兵諫實際上是中共一手策劃,周恩來和楊虎城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迫使蔣先生承認中共的合法性。它的直接后果之一是讓國軍過早地在淞滬戰役中消耗自己的有生力量,使得日后抗戰舉步維艱。

還有一個常常為國人忽略的歷史事實是,美國是為中國主持公義,堅持要求日本從中國撤軍,而受到攻擊被迫卷入戰爭的。

日本1931年發動918事變,占領了中國東北三省之后,美國站在中國一方,譴責日本的侵略行經,拒絕承認滿洲國,並對日本實施了有限制裁。由于民意不贊同卷入東亞戰爭,同時眾多官員認為美國在華利益無足輕重,加上錯綜復雜的中國政治現狀,美國沒有采取更為強硬的措施。

1937年盧溝橋事變之后,日本全面侵華導致美國民意發生逆轉,美國開始挑戰日本。羅斯福總統7月7日當天宣布美國的《中立法》不適用中國。美國政府一方面通過信貸和租借法案項目向中國提供戰爭物質,另一方面逐漸加強對日本貿易制裁。1939年7月美國通知日本終止美日貿易條約,1940年開始實行對日實行部分禁運,包括石油,鋼鐵等戰略物資。1941年7月又實行全面禁運,並進一步凍結了日本資產。但是,由于軍事上沒有准備,美國政府和軍隊都不想介入與日本的直接武裝衝突和戰爭,還是希望通過外交談判解決問題。

由于百分之八十的日本石油依賴美國進口,美國的禁運給日本侵略戰爭帶來巨大困難。為了攫取戰略資源,繼續發動侵略戰爭,日本決定南進,占領印度支那和南太平洋產油地區。而日本知道美國太平洋艦隊的存在,讓其無法保障南方戰略資源基地。因此1941年7月的御前會議批准了南進的作戰計劃,隨后又批准和實施了由哈佛畢業生山本五十六海軍上將領導制定的偷襲珍珠港計劃。

與此同時,美日繼續外交談判。美國堅持解除禁運的的一項主要條件是日本必須從中國和印度支那撤軍。但日本根本沒有意願從其占領的中國土地上撤出,導致談判陷于僵局,日本領導人因而作出美國沒有誠意外交解決的判斷,決定日軍必須迅速行動打擊美國海軍。而美國領導人則認為談判尚有可能,日本缺乏軍事實力直接攻擊美國領土。在日本1941年12月7日成gong偷襲珍珠港之后,美國舉國上下震驚,決心還擊日本。這是太平洋戰爭爆發的根本原因。

然而,戰后相當多的陰謀論人士和歷史修正主義學者認為羅斯福總統在美日關系上玩弄陰謀詭計,誘使日本上勾,襲擊珍珠港,引發太平洋戰爭,為美國參加二戰找到口實。日本靖國神社中關于二戰起因解說詞也一直堅持這個說法,2007年才被摘下。這一說法不符合歷史事實,本質上是為侵略者開脫罪責。因為從筆者讀到的歷史資料來看,雖然羅斯福總統收到不同渠道的警告,但是沒有一條情報准確地指出日本會在何時何地攻擊美國目標。毫無疑問,日本發動侵略戰爭是其軍國主義本性所決定的。

另一說法是,日本的投降是蘇聯出兵滿洲的緣故,並不是美國使用原子武器的結果。這也是無稽之談,其目的在于譴責美國沒有必要使用不人道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事實上,8月8日,廣島被炸第三天,外相重光葵進宮覲見天皇,報告了從外台彙集的有關原子彈的信息,天皇當即決斷終止戰爭,而東京8月10日才知道蘇聯出兵東北的消息。此外,日本當局對蘇聯參戰的震驚,不是因為懼怕和蘇聯交手,而是因為其要求蘇聯保持中立,與美國斡旋日本有條件投降的期待破滅所致。
總之,無論中國抗戰多麼悲壯慘烈,多麼可歌可泣,付出的代價多麼慘重,中國未能在抗戰中取勝是不容置疑的事實。整個一部抗戰史是中華民族的恥辱史、血泪史。不直面這一殘酷的歷史事實,把頭埋在地裡,屁股翹到天上,妄自尊大,化友為敵,甚至不惜篡改抗戰歷史,為自己一黨執政的合法性背書,向周邊國家示威顯狠,打著和平的旗號反和平,就不可能真正從二戰中吸取教訓,反而會重蹈日本軍國主義的覆轍。

美國在中華民族存亡之際拯救了我們的國家和人民,沒有占領中國的一寸土地,也未從中國獲得任何特殊利益,gong莫大焉。我們應當感恩戴德,與美國建立長期的同盟關系,認同普世價值和民主憲政,內治修好,外施王道,化干戈為玉帛,共同維護戰后的國際關系和世界和平。這才是我們紀念二戰勝利,反思歷史和緬懷先烈的真諦和應持的態度。

2015年8月27日

——原載《美國之音》

編者註:本文作者韓連潮(耶魯大學法學博士,約翰霍布金斯大學博士)為八十年代全美學自聯負責人之一,后擔任美國聯邦參議員助理,現為總部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的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客座研究員和執業律師。

2015-08-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