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華裔保守派之聲:美國30年內崩潰,毀于誰之手?(李麥遜)

作者:李麥遜

美國如今的狀況,標志政治經濟災難再次降臨。這遠不是“社會主義化”那麼簡單的事情,而是涉及美國的國運和所有國民的未來。面對美國如此嚴峻的時刻,不得不冒著千夫所指(種族主義分子、法西斯分子、文化自戕、自虐……)的風險一吐為快,望拋磚引玉,引起爭鳴。自以為不那麼政治正確,卻是冷冰冰的事實。我始終認為,能否超越自己的階級、階層和利益談論問題,不僅僅出于勇氣。

作為一個新美國人,在沒有任何壓力的情況下,如果不吐露真言,就對不起這片給了自己新生命因而值得感恩的土地,也對不起自己前半生苦心追求受上帝垂青而實現了的夢想,對不起后半生乃至子孫后代的情感寄托和身家性命。說句有點政治矯情的話——我們是在說自己的家事。

看來,人類不但有普世價值,還有普世劣根性——好逸惡勞,仇富,不理性。在和諧國你不仇富你就有問題,在美國不仇富你同樣也有問題。

真為美國的未來擔心,盡管只有兩屆期限,但因為政策的后續性,美國前景堪憂,我甚至第一次覺得,該輪到美國人唱“義勇軍進行曲”的時候了。

美國的問題(或者說西方的問題)在哪兒?根子在哪兒?

冷戰結束后,美國以世界唯一超級大國身份傲視環球,但很快就走下坡路,以致于今天疾痾堆積如山積重難返,比冷戰時的尼克松時代還嚴峻。很多人把“911”作為一個分水嶺,也有人把2008年金融危機看成根源,我卻認為兩者均不是主要原因,甚至不是次要原因,而是一個結果。其實,惡之果早在二戰后就種下了。

“文化多元化”是西方左派知識分子和政客鼓搗出來的,這個提法似乎很有政治正確性,美國作為一個民族文化大熔爐,更是不容置疑。但文化背后有價值,價值的高低之分是顯而易見的。美國以尊重和保護個人權利為核心的“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價值,就跟極權國家宣揚的“群體主義”(collectivism)高低立判,甚至是對立的。在美國,左派提出“文化多元化”,實質上是有意貶低美國的以保護個人權利、市場經濟、資本主義等為標志的主體文化價值,或者說變相降低美國價值。

美國左派高喊“文化多元主義”,把所有文化都等量齊觀,這就像把沙子跟珍珠摆在一起喊“物質多元化”,其實就等于把珍珠的價值貶低了。表面看,這好像是慷慨,是對其他文化的歡迎,但實質是給“沙子”魚目混珠提供了可能。美國今天的價值混亂,都可以從這裡找到原因。

美國作為新大陸,並不僅僅是自然環境的新,而是價值觀的新。新移民尤其是歐洲新教徒對美國的建設和崛起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無論你怎麼譴責殖民主義,你都不能否認這新大陸是人家發現的,並主要是他們開辟出來的,也不能否認歐洲文明是現代文明的主線並在新大陸被發揚光大,你也不能否認這樣的文明,無論物質還是精神層面都惠及于全人類幾百年了。

倘論貢獻不論大小,移民及移民文化應該獲得尊重和保護,但前提應是融入美國的保護個人權利的主體價值之中。也就是說,美國文化不是拼盤,盤中各自保留山東饅頭、意大利通心粉、日本壽司等;美國文化是熔爐,各種文化融為一體,其根本價值是保護個人權利,個體價值至上(而不是群體,更不是國家),即美國《獨立宣言》所確立的個人三大權利: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私有財產不可侵犯)的權利。

我反對任何形式的種族主義。因為任何種族都有優秀分子,都有人才。我就是馬丁•路德•金、曼德拉、MJ、喬丹等人的粉絲。但總體而言,說句有點達爾文意味的話,他們的母體文明非常不幸地、可以被大膽地稱為“后進”“欠發達”。

絕大多數情況下,人才所以能被發現,能夠湧現,能夠實現(其才能),最根本的是有一個自由的社會,一個尊重和保護個人權利的社會。這樣的社會才能最大限度地實現人的想像力、創造力並保護他們的智慧結晶,也才能孕育出各種心地善良的人,不論他是白人還是黑人,是亞裔還是西裔等。

例如,我來美國時的簽證官就是一位優雅的黑人女士。當年剛到美國不久在芝加哥一家超市那位黑人女收銀員莫名其妙地和我長時間熱烈握手,活像我就是她失散多年的老公,連身旁朋友都開我玩笑她愛上你啦。在哈萊姆,幾次也被黑人朋友熱情指點路徑並提醒安全……但現實情況是,西方過于寬容。基于文化多元化和人道主義等原因,移民尤其是非法移民過度膨脹,已每十人就有一人為非法移民的地步。這就是魚龍混雜泥沙俱下了,和美國的移民政策的初衷背道而馳。我有個擔憂而且我敢說不是杞人憂天。其實有人也不那麼公開地說過:美國遲早會毀在非法移民手上。具體說,主要是毀在除亞裔之外的非法移民上。

為什麼對亞裔網開一面呢?絕不出于自私,看過我博客的都知道我對母文化的態度。亞裔,尤其是東亞裔,雖然有很多劣根性(如以血緣為利益和是非標准、缺乏公德心、法制觀念、坑蒙拐騙等),但由于美國缺乏儒家文化的土壤,他們的文化基因基本無法傳染給后代(我接觸和測試過)。即使第一代非法移民很艱難,有的素質極其糟糕(如專坑華人的,經營月子中心的……),但大多很勤奮,大多能自食其力,有的還成了中產階級。中國人還有個罕見的優點,不論知識分子、商人還是販夫走卒,都重視后代教育,而且願意付出任何代價。華裔后代也很爭氣,教育、收入均高于美國平均水平就是明證。生造個“物理學文明”詞彙,他們是美國夢的正能量。

反觀其他的,麻煩就大了。很多人除了生孩子,似乎無所事事。最可怕的是,他們只管生,不負責撫養。孟菲斯有個老弟,年僅28歲,和11個女人共生了30個孩子,導致每個孩子每月只能從他那裡得到1.5美元贍養費。當面對電視鏡頭時,此老弟毫無慚意。熱播電視節目“Steve Wilkos”,“Maury Show”和“Judge Judy”系列還有海量案例。更別說重視教育什麼的,完全拿生孩子當生意做,因為可以獲得福利,非法移民還可以為孩子獲得國籍,為自己合法化打時間戰。近幾年我游歷了不少地方,非常震撼,南部一些州,除了基礎設施還算不錯,感覺就是去了非洲,比如孟菲斯、新奧爾良……,乞丐成群,問個路也要錢。我靈機一動說我是專程來看世界上最大的黑人殉道處的(馬丁•路德•金遇刺處和紀念館),才打了個折。從孟菲斯Downtown去貓王(Elvis Presley)故居雅園(Graceland),路邊簡直就是一條在中國也難找的拉圾帶,臭不可聞,長達十多公裡。簡直有辱貓王亡靈。從南加州到佛羅裡達遼闊而漫長的地帶,已經出現拉美化的景像。我聽一個教授抱怨,非裔和西裔學生輟學極高,即使有政府補貼也不去學校。對我們這些來自中國這個還有大量因貧困兒童失學、有人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沒錢讀而自殺的國家的人而言,純粹自作孽!在美國,眾所周知,少數族裔會受到很多優待。如果一視同仁,我真的懷疑奧巴馬能進哈佛(他至今不願公布他的成績單)。

我在颶風前不久去紐約,住朋友(白人)在哈萊姆的住處,短短一周,就在兩個街區外發生一樁凶殺案。一個黑人殺了一個西裔。走路都提心吊膽。那裡,還有地鐵,實在讓我不舒服。太多的人無所事事,寧願閑著也不干活。需要強調的是,他們大多都出生在美國,和新移民相比有不可替代的先天優勢,但依然無所事事。我和太太以及一些朋友(均為白人)私下探討過這個問題,他們大致說很多黑人認為他們的祖先太苦了,他們沒必要拼命。不拼命可以理解,不拼命難道就是無所事事嗎?至于有人親眼目睹領福利的、用政府發的食品券買42美元的蛋糕、買啤酒(在不法小店)都是小Case了。

鑒于他們的生育率遠高于白人和亞裔(2011年起,甚至新生兒總數也超越歐裔),所以,從人口學上講,不用50年,美國就不再是一個歐洲后裔為主的國家;從文化上講,美國不再是一個西方國家;宗教上講,基督教趨于沒落甚至被歸入邪教;政治上看,現行的選舉制度將一勞永逸地將美國變為一個偉光正政黨一統天下的和諧國。(毫無理由的多年不納稅也有投票權的法律必須修正)。我甚至連名字都想好了——美利堅斯坦(那時的歐洲已叫歐羅巴斯坦)。整體上的北美以及他的近親歐洲將變成一個幾不像的魔幻現實主義怪物。現代文明的燈塔和火炬手油盡燈活A百年來的榮耀躲進歷史的暗影,不費一槍一旦的入侵者發出得逞的獰笑。那將是各位目睹的景像。

更糟糕的是,一點也不像美國人的奧巴馬(指意識形態)不但不正視問題——其實他自己就是個問題,反而為了討好移民獲得選票而置美國前途于不顧,大筆一揮,1100萬之多非法移民就合法了!可以肯定的是,這腦殘甚至居心叵測的政策勢必鼓勵更多的非法移民溜進美國,加速美國的崩潰(果然,這一消息一公布,偷渡費猛漲)。這對合法移民、尤其對那些寒窗十多年學有所長苦苦為身份掙扎的留學生是多不公平,對美國之外眼巴巴等美國技術簽證的高端人才是多不公平!對那些為建設美國捍衛自由流血流汗甚至獻出生命的美國人是多不公平!實行了幾十年的每年5.5萬名隨機抽簽的“多元化移民”政策(半數給了恐怖主義和艾滋病溫床非洲)簡直形同兒戲,買彩票呢?美國還不夠多元化嗎?誰敢保證不被恐怖分子抽到?共和黨提出以高科技綠卡替換此配額,再合理不過,卻一再被民主黨阻擊。

不講前提的全球一體化是極其糟糕的,不是讓差的和好的看齊,而是讓好的向差的看齊甚至讓步!就像一個優等生老和差等生混,你也只會淪為一個層次。退一步講,真要維護多元化,世界上早就多元化了,只不過以國界的方式存在于各個國家並共存于地球,何需非要強扭在一起?弄成幾不像,都不開心。

幼稚的左派政治家已經付出代價,尤其是西歐。法國、西班牙和德國的穆斯林化嚴重得積重難返了。二戰后大量移民特別是穆斯林移民,使得歐洲伊斯蘭社會迅速擴大。39年后法國將成為一個伊斯蘭共和國(法國最大的港口城市——馬賽實際已經穆斯林化了)。不到40年,德國也將成為伊斯蘭國家。歐洲大陸難逃伊斯蘭化命運。新移民一般聚居,早期的抗議基本出于民生。獲得身份、生活福利后,衣食無憂的他們“玩起了政治”,居然要求獨立!再下一步,估計就是動員甚至強迫鄰居街坊進清真寺了!翻開世界地圖,你會被他們開疆拓土的速度嚇得瞠目結舌。

這樣的悲劇正在北美上演!美國非法移民已達3千萬,每年遣送的不過三四十萬,堪稱愚公移山!非法移民明目張膽大規模聚集示威,仿佛他們是被綁架過來的受害者似的。2012年春,United We Dream組織在全美20多個城市舉行示威游行,竟然占據了奧巴馬的競選辦公室,簡直不可思議。黃金之州加州的破產、帝國之州紐約州的搖搖欲墜、南部一些州的亂七八糟無一不跟非法移民泛濫以及民主黨的縱容政策有關。受非法移民困擾最嚴重的亞利桑納通過的所謂最嚴酷法律,完全出于無奈,不過一個法制國家的常態,居然被左派媒體和奧巴馬政府批得猶如納粹暴政!笑掉和諧國聯防和城管的大牙。

加拿大情況不比美國好,聽那邊的朋友說,一船一船、一飛機一飛機的假難民來到加拿大,一窩一窩地生孩子,被遣送的極少。最近加拿大移民大改革,打擊的是有錢的和有技術的,恰恰對這類人無能為力。這世界真有那麼多買得起機票船票付得起巨額蛇頭費的難民嗎?連那個人類有史以來面目和靈魂最和諧、甚至在微博裡放言燒毀移民局的女人鳳姐都冒充難民,移民局居然拿她沒辦法!

歐洲中世紀野蠻的宗教改革后矯枉過正的仁慈,造成現代西方人的硬傷和難以治愈的后遺症!試想一下,不說西方人移民中東,就算你在那裡修一家教堂試試看!而他們的清真寺,公然修到了911遺址附近!僅在法國,就有兩千多家!到底誰侵略誰?胡德堡的槍聲還在耳畔回響。

再有,任何流氓政權的媒體都可以在西方浩浩蕩蕩,各種邪惡的圖騰和標識在美國商店裡公開出售,各種復雜政治背景的集會暢通無阻。貪官家屬招搖過市。可是他們怎麼對待你的呢?別說去那裡辦媒體,就是派個記者也有名額管制,種種采訪限制,輕則驅逐出境,重則受皮肉之苦,甚至有性命之憂。所以,紳士和流氓鬥,永遠都是紳士吃虧,輕則輸掉內褲,重則輸掉腦袋。當今西方,尤其是美國,不出一個強有力的、真正理解自由價值的領袖,前途堪憂。羅姆尼顯示出了這樣一些潛質,可惜為了選票患得患失,面目模糊,反而馬失前蹄。我挺欽佩女專欄作家Ann Coulter和媒體人Glen Beck,他們很有勇氣。很可惜,這些真正的知識分子和愛國者被美國主流知識分子——幼稚、虛弱、偏狹的左派視為洪水猛獸。

所以,如果哪一天美國真的毀掉了,美國左派知識分子和政客的手上,也一定沾著自由女神身上溫熱的血!

最后說一句,既然一些勢力可以公然仇恨西方,仇恨一切“異教徒”(他們的眼裡永遠充滿仇恨,永遠是打了雞血似的布滿血絲,就像每個人都和他們有血海深仇),我至少有不受強迫地不和你交往的權利,有躲著你、井水不犯河水的權利。你的自由不能以毀滅我的自由為前提。

捫心自問,你的美國夢是拉美夢嗎?是索馬里夢肯尼亞夢嗎?是阿富汗夢嗎?為了我們的后代——女孩不受壓迫,男孩免于恐懼;為了我們的家園,免于被毀壞;為了我們的心靈的棲所,不被異物入侵,我們要勇敢地發出真實的聲音!

——原載《世界華人周刊》2015-08-23

讀者推薦(更多李麥遜的文章請見:http://blog.ifeng.com/7742106.html)

2015-08-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