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國共兩黨的救市死路 蔡英文是女版馬英九

曹長青




中國股市(滬指)從6月12日的5178點高峰,一路跌到今天(8/26)的2927點,74天之內跌掉2251點,接近攔腰砍去一半!僅僅上周五和本周前三天,就跌掉22%,過去八天跌幅29%!

股票市場一片哀嚎,尤其散股百姓,许多人甚至跌掉了過去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積蓄!

在股市從高峰暴跌之后,中國政府就高調救市,動用國家資金進場,所謂“國家隊”護盤。結果就像我之前文章“誰在搞垮中國股市”中所說的,“救市”成了“救死”,越救越死,中國股市更不健康,更加病態。

據美國高盛公司的報告,八月初時,中國政府已向股市累計投入多達1400億美元。加上過去二十天,中國當局投入股市的總資金可能達2000億美元。結果呢?不僅沒有救住市,反而全部資金都泥牛入海,有去無回。中國轟轟烈烈辦的“亞投行”,資金才2000億美元,可見這次救市丟進了多少。

中共自恃黨天下,為所欲為,但這次救市,卻一再碰壁,毫無靈驗。中國股市的連續暴跌,已證明政府救市完全失敗!

中國股市暴跌,不僅坑了本國股民,更嚴重損害中國的世界形像。因全球股市隨之連鎖反應,出現世界性拋售,日本,印度,歐洲,北美,包括美國股市,全都暴跌。

世界各國媒體報道時,全都指出這是因中國股市暴跌而連累世界。全球億萬股民愁雲滿目,當然對中國滿腹怨言。

中國政府曾在紐約曼哈頓的時代廣場花巨款買電子廣告,希望塑造好的形像。但僅僅是這次中國股市暴跌連累世界,就等于在全球範圍內,張揚了自己的負面形像,成為各國股民抱怨、甚至痛恨的對像!認為是中國股市“做妖”,才妖及世界。

雖說是“中國惹的禍”,但准確說,這是中共當局造的孽!中國股市所以暴跌,是因為原來的暴漲不合理,現在要修正。去年六月,中共當局人為提升股市,要形成牛市來“維穩”(共產黨統治),結果股市暴升,從2100點一路暴漲到5100多點,12月內增加3000多點,增幅150%以上!

但無論中國的經濟基本面,還是平均企業效益,根本不存在一年內增幅150%這回事。中國的“牛市”,完全是牛皮,吹出來的虛假氣球當然會爆炸。

今天全球股市被中國所累,實質是被中共的強力干預股市、人為暴漲股市的政策所累。全球股市大地震,震中是中國,是中南海的維穩政策(人為拉抬股市)造成的!

在全球股市暴跌中,雖然美國的股市(道瓊指數)曾歷史第一次開盤暴跌愈一千點,但美國政府沒有拿出資金救市;日本股市連續暴跌,安倍內閣也沒救市;香港也是暴跌,港府也沒調金救市。他們都是讓市場自行調節,不會組成中國那種跟市場經濟完全背道而馳的荒謬國家隊進場。

除了中國,在這次全球股災中動用政府資金救市的,還有對岸的台灣。國民黨政府也是動用國家資金進入股市,說是護盤。兩岸政治制度不同,但在經濟思路上,可謂兩岸一制,都是凱恩斯式的政府干預經濟。

國民黨政府這樣做不奇怪,因馬英九總統完全不懂經濟,他競選總統時提出“633”的政見目標,就展示自己是“經濟盲”。馬英九當時誓言,他當總統后,台灣經濟年度平均增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人均收入達到3萬美元。后來還傳出,股市要衝到三萬點(當時不到一萬點)。

結果呢,馬英九兩任總統至今七年(2008—2015),台灣經濟增長率平均只有3.06%,是他承諾的6%的一半。台灣的失業率始終超過3%,人均收入至今只有2萬美元多一點。股市更慘了,別說什麼三萬點,現在台股才7715點(8月26日),比馬英九2008年3月當選總統時的8572點還少。

馬英九曾誓言如果達不到“633”,就捐出總統薪水一半做公益,但至今七年毫無兌現,他不僅一毛不拔,甚至狡辯說,捐出薪金也不能救活經濟,整個兒一個賴帳。這樣一個言而無信的總統,所以會今天民調跌到全球領袖第一低的地步(跌至9%),所以被稱為“馬英9”。

美國要總統大選,目前兩黨有20多人參選,但無一人承諾他當選后會把GDP和股市衝到多少點。沒有人用那種蠢話炫耀自己是經濟文盲。

正因為有這種經濟外行的總統,台灣經濟才每況愈下,越來越糟。但台灣並不是沒有懂經濟的人才。最早翻譯了米塞斯和哈耶克四本專著的知名自由經濟學者夏道平(五、六十年代),哈耶克的嫡傳弟子、信奉奧地利自由市場派的中華經濟研究院首任院長蔣碩傑(七、八十年代),還有蔣碩傑的思想門生、至今仍著書撰文的中華經濟研究院資深研究員吳惠林等,統統沒有被國民黨重視(當然也包括民進黨),更別說採用他們的充分市場經濟理論。

明年台灣總統大選,不出意外,應是民進黨上台。但台灣的經濟仍不看好,因為民進黨是左派政黨,甚至比美國的民主黨、英國的工黨、法國的社會黨等更左。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被稱為“女版馬英九”、“空心菜”,就是因為她跟馬英九是半斤八兩;在經濟想法上,馬英九是文盲,好像連左右都不懂,而蔡英文是清楚的左傾。她在全球社會主義理論大本營的倫敦政經學院(LSE)拿到學位,她的博士論文從題目上就給人“反經濟全球化”的感覺。但她的博士論文“在哪裡也找不到”。媒體報道說,一位具有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研究背景的高姓台灣人,經由各種方法,從倫敦政經學院、倫敦大學圖書館,甚至大英圖書館,都無法找到蔡英文的博士論文。

蔡英文在繼承民進黨“反富”的基礎上,幾個月前訪美期間還正式提出所謂以“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的“經濟發展新模式”,宣稱要創造“以民為本”的經濟發展願景。還有不“以民為本”的經濟嗎?這種空話使我想起她的前任、民進黨2008年的總統候選人謝長廷的競選口號,叫做“幸福經濟學”。全世界有哪個總統要實行“痛苦經濟學”嗎?

台灣早已成為自由世界的一部分,但卻一直都見不到清晰明確懂得自由經濟的領導人,這實在是台灣的一大悲哀。國民兩黨都是左傾,目前支持民進黨的一些年輕人團體更是左傾到滿腦子社會主義傾向的地步。

本來在馬英九當政下,台灣已經走向希腊化,台灣公務員平均退休年齡(55歲)跟希腊一樣,然后拿全額退休金(台灣的軍工教還有十八趴高利息存款的待遇——遠超過把錢放進股市的平均增長水平),導致國家債務越來越龐大。更左傾的蔡英文們掌權,台灣希腊化步伐可能加快,所以未來台灣政府仍可能會像中國那樣動用國家資金“救市”護盤,甚至可能更多地干預經濟領域,干擾市場。

中國跟台灣,政治制度不同,但在經濟想法上,兩岸領導人卻殊途同歸,都熱衷凱恩斯式的政府干預經濟的社會主義,而不是保護個體權利和私有財產的資本主義。所以未來兩岸的競爭,很可能是看誰更快成為亞洲的希腊(經濟崩盤)。這是兩岸股民和百姓的共同悲哀之處。

2015年8月26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RFA)





2015-08-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