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德國媒體: “我為什麼要是以前的艾未未?”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報導)繼引發強烈觀點之爭的《南德意志報》採訪后,來到德國不久的中國著名藝術家艾未未又接受了多家媒體採訪。周四,他與《時代周報》的訪談德文版見諸報端。

訪談中記者問:“那麼您在頭腦裡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說了什麼話,會導致有危險,所以我會注意我在說些什麼?”

艾未未回答:“任何一個有智力的人都會想到這些問題。但這些問題不是阻擋我說不說什麼話的理由。就像人家說,這是一個高壓線,你觸碰就會死。那你還碰嗎? 有人說,我不怕,我就去碰。這很遺憾。如果你說,我就是要自焚。我當然贊美你的勇氣,這在精神上有宗教的神聖感。但我不會自焚,我也不會去踩高壓線。因為我生命的價值遠遠大于僅僅‘反抗’或者‘對抗’。我覺得我們必須誠實。如果人不誠實面對這些問題,我都不願意和他們對話。因為我覺得他們很可疑。”

記者問:“您是否認為我們中國人應該付出,因為身為中國人,所以被抓很常態?”

艾未未答道:“我不是說應該付出。而是說,這種事情我們還沒到一個完全不可理解的程度。 因為我被抓時警察就說:‘你說的話、做的事在文革的時候會被槍斃。’我認為也是這樣。現在是比以前進步了。如果不承認這個,則是有問題的。遠的不說,俄羅斯的反對派被暗殺的有多少。中國相對要好得多。再看看北朝鮮。”

記者提醒正在同朝鮮進行比較。

艾未未說:“那是啊。我們旁邊就是俄羅斯和北朝鮮,都是緊離我們。有人關心過它的問題嗎?被抓一天兩天,哭哭啼啼的,沒必要。我覺得這個事情是常態。這個常態是一個政權要維護自己的統治地位。它不得不這樣做。而且我覺得,所有這些所謂的從事著推動社會發展的人如果對這件事情的認識很幼稚, 認為你就是不能抓, 那會很失望的。因為就是會被抓。”

艾未未認為,不能因為抓了律師就得出社會退步的結論:“你說抓幾個律師就是后退,我覺得不是這樣。判斷指標有很多種。抓多少是一種指標。但我同時說了,今天抓人和 2011 年抓我們時不一樣。比如我們那時秘密失蹤。現在也许小的地方有,但是在北京基本上不是秘密失蹤的。”

採訪的最后,記者說,到有人認為這不是以前的艾未未了。

艾未未:“我為什麼要是以前的艾未未?他們想法太奇怪。他們不是想尋求變化嗎?難道我沒有個人自由嗎?他們很奇怪。他們既不了解以前的艾未未,也不了解今天的我。拿某一個人的問題讓我回答,我不會。如果你們用這種方式採訪,我就不接受你們採訪了。你們可以回去了,我喝點茶,因為你們沒有更重要的去談論。”

(阅讀全文請點擊這裡:http://www.zeit.de/politik/ausland/2015-08/ai-weiwei-interview-chinese)


《時代周報》採訪的德文版發表當日(2015月8月13日),艾未未在 instagram 上上傳了兩位採訪記者的照片並用英文注明,翻譯的德文版採訪同中文版不同,指出"顯然有意發表錯誤內容,違背新聞原則"。

採訪記者之一科克里茨(Angela Köckritz)接受德新社採訪時駁回了艾未未的指責,表示“德、英、中 3 個版本沒有任何區別”。她說,為方便對照,3 個版本都在互聯網上發表,包括艾未未校對過的中文版本。(德、英、中 3 個版本的鏈接)

周四,德新社以“新的艾未未”為題圍繞《時代周報》的採訪所引發的爭議發表文章。該文一開頭就指出艾未未其人發生了巨大轉變。不過文章並不覺得這一轉變過于奇特,因為艾未未在前幾次公開發表言論時並不諱言地說過,希望過上“正常的生活”,並“避免主動尋找直接的衝突”,而這些衝突曾讓他在中國被剝奪了行動的自由權和話語權。

然而,批評人士例如女權主義者趙思樂對德新社表示,“不論異議人士是否正確理解了艾未未,一個事實是成立的,即一個意見領袖正在消失。”

《南德意志報》援引流亡美國的中國作家余杰稱:“他若果真如此投降,那是恥辱。”

知名作家、中國問題專家史諦曼 (Tilman Spengler) 告誡指出,切忌用西方的標準來衡量艾未未的言辭,“應該由那些在專制制度下工作和生活的人來進行道德評價。那裡若有人感到受到(艾未未)的愚弄,我也完全能夠理解。”

——原載《德國之聲》中文網2015年8月13日 http://dw.com/p/1GFJ7

2015-08-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