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偶像死了:環球時報開始誇艾未未

作者: 東方(美國之音)

(美國之音記者東方)中國知名藝術家艾未未近日在德國接受《南德意志報》專訪時,對中國政府逮捕騷擾維權律師發表看法,從而引發軒然大波。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發表評論文章,對艾未未的“沒有罵(中國)政府”表示支持。

環球時報贊揚

《環球時報》文章稱,長時間以來艾未未一直是一個標簽化了的人物。中國異見人士和西方輿論都願意看到艾充當反體制的旗手,不希望他展示內心的矛盾和糾結。西方一些力量也因此才力捧他,給他送上種種“自由世界”的榮譽。

艾未未在中國公共知識分子以及海內外持不同政見者中享有很高榮譽,被尊稱為“艾神”,諧音“艾嬸”。他對四川汶川地震受害者的支持,對中國政府毫不留情的批判,和中國極左五毛黨勢力進行尖銳的鬥爭,使他成為《環球時報》所謂的“標簽”和“旗手”。

若干年前,記者曾經到艾未未家中采訪有關中國政府扣押他護照並不准他參加海外藝術展覽的新聞。艾未未住所的各種監視設施,給記者留下很深的印像。

艾未未在被軟禁四年之后,終于被發還護照,獲准出國。艾未未的新聞助理謝絕了美國之音北京分社提出的就中國政府發還他護照發表評論的采訪請求。北京外交人士認為,中國政府放這樣一位知名持不同政見藝術家,為的是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九月份的重要出訪前改善中國的形像營造和緩氣氛。

態度柔和

艾未未引發《環球時報》所說軒然大波的言論主要有三點。一是他稱中國政府對他的這次旅行幾乎沒有附加條件,他被许諾可以再次回到中國。二是他對最近中國政府鎮壓維權律師稱是“按法律程序辦事”。艾未未的原話是“現在當他們拘留你,他們會有逮捕令。法院會判決這些人,他們按程序辦事。如果證據不足時他們就會將你釋放,這些策略不再像幾年前那樣不合法”。三是他認為不能光是批評政府,更重要的是要有解決方案。

艾未未的這些話在互聯網上引發了激烈辯論。《環球時報》單仁平的社評點了美國之音的名,稱美國之音的一篇報道說艾的這些話引起中國異見人士的極大不滿,這是一次艾的“偶像崩塌”。“助紂為虐”、“變節”、“投降”、“一個自由的人看起來不是這樣子的”,這些話被不同的人和媒體說出。

《環球時報》的社評認為,艾未未這一次似乎是對他的標簽(中國知名持不同政見藝術家)有點煩了,任性了,說了一些明摆著的大實話。《環球時報》稱“德國之聲”一名作者說他“贊揚了中國政府的積極態度”,這多少有些“拔高”了艾的態度。艾只是沒像一些人預期的那樣去了“自由世界”后大吐他在中國“備受迫害”的苦水,而是說了些他對中國正發生事情的直觀認識。

《環球時報》在分析艾未未出國沒有罵政府的原因時稱,“還有可能是艾未未想調整一下自己的政治面孔,降低一點自己反體制旗手的形像,突出自己的藝術家身份。長時間以來,他的批評者們一直指責他在藝術上並無造詣,而是在靠政治對抗吸引關注和人氣”。

網友熱議

艾未未是社交媒體推特上中國境內最活躍的用戶之一,他重獲護照后的一些言論也引起了網民的強烈反響。

有網友支持他的說法,認為他的一些觀點具有現實意義,也有網友批評他的做法。有推特網友說“以前對艾未未的支持是真誠的,現在對其言論的批評也是嚴肅的”,艾未未稱其“幽默”。有網友疑問是否外媒曲解了他的原意,他回復稱“原文並沒有歪曲”。還有一些推特網友言辭激烈地批評這位曾經的政府批評者,艾未未也言辭激烈地給與回應。

針對是否西方媒體在翻譯時曲解了艾未未的原意,周封鎖稱“從我有限的語言知識,流傳的幾個版本沒有本質不同。在律師面臨大搜捕時,剛剛李和平和余文生的妻子還被警察威脅,為艾未未辯護的浦志強還在獄中。這段話是假裝外賓,落井下石,為政府洗地”。周封鎖特別點出艾未未說“現在他們拘留你,他們會有逮捕令”評論說,這話不知道是怎麼想像出來的。我看到很多律師被抓的情節都是半夜被撬門、鋸門、闖入,沒有出示任何手續把人強行帶走。難道是敵對勢力給你當抹黑?

艾未未轉身

在中國知識分子中享有廣泛影響力的媒體人徐達內所寫的《媒體札記》以“艾未未轉身”總結了從6月11日環球時報刊發評論《艾未未在京辦個展,挺有意思的事》,到今日“單仁平”再出馬敘說《艾未未沒罵政府,西方不高興了》其中的脈絡痕跡。徐達內引述@小白妖妖_艾瑞蒙的分析說:“艾很清楚是誰給了他自由:打老虎的人。艾更清楚是誰剝奪了他的自由:大老虎勢力。所以他會有以上的言論,可以相信,艾會更堅定地站在打虎人的一邊。

媒體札記還引述了@推享莫老先生的話稱,莫之许先生對艾未未之轉身百感交集:“看了老艾說的那些話,要是在2010年這麼說,估計是滿堂喝彩,極少數死硬派冷嘲熱諷,要是在2013年說,恐怕是毀譽參半,如今同樣的話,搞得是滿屏痛心疾首加各種解釋洗地,略令人諷刺的是,老艾在2010年恐怕正屬于極少數死硬派之列。”

維權律師張雪忠的表態:“在當局的高壓之下,原來的反對者若是選擇放棄和退出,我們完全可以尊重他們的個人選擇,並祝福他們回歸平靜安祥的生活。但是,如果他們還要對堅持反對的人踩上一腳,我們就有必要提醒他們:這種反戈一擊的做法,是對自己和同仁的雙重背叛。”

@49laihong在推特上對艾未未在已經抵達西方在自由的環境下講出這些話認為不妥。他說,藝術家的采訪記錄我看了。我認為,如果是在自由狀態下,一些話是可以不講的。講了,就是自毀形像。面對有史以來最嚴酷的華景,我無意再做任何評論。每個人的追求都不同,該離開的,始終要離開。

“偶像崩塌”

艾未未也不乏粉絲和支持者。盼盼008在推特上對艾未未表示支持。她寫道:“艾未未的最新訪談有向內思考的光芒,因而充滿智慧。坦然說,我是一棵樹,我在成長。那些幾年如一日在推上翻來覆去表達相似看法和相同憤怒的人令人厭倦。擁有巨大名氣和粉絲的他如今能像智者一樣內觀並更新自我,讓人欽佩。他依然這樣自在,一如過往亦超越過往,我對他的敬愛也是”。

而環球時報則認為艾未未的轉身,說明了異見人士中間充滿名利場的氣味,所謂“聖徒”難得一見。環球時報稱中國的所謂“最極端異見人士實際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夢游者。他們搬來西方的政治理論,把它們當成數理公式測量中國社會的種種界面。就讓這些人在夢裡中個大彩,得樂且樂吧”。

溫克堅對艾未未轉身評論稱:一個社會運動的強大和成熟,不僅能塑造英雄和符號性人物,而且能夠承受英雄的背叛,淘汰符號性人物——如果他/她變得不合時宜的話。

趙思樂在海外中文互聯網樓外樓上發表文章《告別偶像艾未未》,呼應了偶像消失的觀察。他認為,無論異議者們對艾未未的言論是否過度,可以確定的是一個意見領袖的崩塌正在發生。他分析說,無論是撕裂還是被遺棄,話語場呈現的總體趨勢就是“大山頭變小,小山頭增多,偶像不再,洞見自取”。人們的思想越復雜,就越不容易出現许多人信仰一個人的現像,偶像注定只能存活于啟蒙時代。

——原載《美國之音》2015年8月9日

2015-08-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