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吳征和楊斌的九大相似之處

曹長青

在調查採訪楊斌的“傳奇”時,總是不期然地想起“巴靈頓博士”吳征,因為這兩位中國知名的“富豪”不僅長得有點像,都有元首(圓首)的身軀和氣派,而且在編造學歷、吹噓經歷、空手套白狼的發財術上,都有驚人的相似之處,粗略比較一下,至少有下列九點﹕

第一,都是編造學歷﹕

吳征的“巴靈頓博士”已成了一個欺世盜名的典故,楊斌大概和吳征並不相識,但好像是“吳博士”親手教出來的學生,也是用編造的海外學歷來唬人。

楊斌說他是公派到荷蘭萊頓大學攻讀軍事戰略專業的留學生。但韓國記者查詢了萊頓大學,該校說“萊頓大學從來沒有一位出生於1963年、姓楊的人在這裡上過學。”

楊斌說他是萊頓大學國際關係系教授Tony Saich的學生,但一位曾和這位同在一個學校的荷蘭女士對韓國記者說,這位教授目前在哈佛教書,“我問過Tony,他說認識楊斌,但楊不是他的學生。”

在“歐亞農業(控股)有限公司”網頁上列出的“楊斌主席”的英文簡歷是﹕“educated in the Netherlands”(在荷蘭受過教育)。按中文的字面意思,至少指在荷蘭上過學。但知情人說,楊斌在荷蘭根本沒有上過學。這麼籠統地說在荷蘭受到教育,就是要唬人。如果真的畢業於荷蘭哪所大學,以楊斌那樣善於吹噓的人,早就會大寫特說了。

順便說一下,楊斌公司網頁列出的四位領導人英文簡歷中,除了楊斌有荷蘭受過教育的“學歷”之外,只有另一位“科研副總”谷祝平有學歷﹕“visiting professor in US”(美國的訪問教授)。美國的大學有幾百所,到底是哪個大學的訪問教授?這種模糊手法和楊斌的一樣,也是唬人的。

第二,都是用騙術哄抬自己公司股票,坑害股民﹕

吳征的“第一桶金”除了在聖路易士賣保險欺詐中國留學生賺了二、三十萬美元之外,主要是靠在香港和中國文化部屬下音像公司合資成新公司,吹噓說要發行“聰明盒”,通過有線電視網的點播系統,打敗錄音錄像的盜版世界;經過媒體宣傳炒作,吳征公司的一毛多港幣的股票當年就暴漲了100多倍,在炒到4點6港元時,吳征全部脫手,大賺了一筆。但至今四、五年過去了,吳征的所謂“聰明盒”,除了保證他自己聰明地成為“暴發戶”之外,再也沒人提起過,也從來沒有存在過,只是唬了那些把積蓄都虧進去的小股民。

楊斌的公司在香港上市情形大同小異,中國“證監會”通過查賬發現,楊斌公司將過去四年收入不足一億元的營運資產,虛報為21億,然後把他的公司在香港上市,股票最高時炒到價值46億。楊斌在不告訴公眾的情況下,悄悄把他手裡的公司股票兩次就拋出八千多萬股。雖然沒有像吳征那樣“全部脫手”,但也把那些用三塊多美元買了他公司的股票,現在股票僅值五美分的股民吭苦了。他自己則成了“中國二富”。

第三,都是玩貸款,套錢﹕

吳征和楊瀾的“陽光公司”幾乎總是在進行併購、貸款、融資,在私下裡做見不得陽光的“買賣”和交易。但不管怎麼做,目的只是一個,那就是從中國的官方銀行,國營性質的公司往他們自己手裡套錢。吳征在接受北京《中國企業家》雜志採訪時毫不掩飾地說,“我們的購併從來都是為了資本炒作而購併。”說白了,不是為了企業經營,而是通過併購來“炒”到錢。

楊斌也是這樣,他的公司主要資產都是從中國官方銀行貸款“套”出來的。僅中國農業銀行和中國工商銀行就貸了幾個億,今年第一季度香港一家中資銀行一次就貸給他一億六千萬元。

吳征、楊瀾和楊斌們成為“中國富翁”,他們的錢是從股民和官方銀行那裡套來的;他們的“富”建立在吭了百姓和國家的基礎上。

第四,都是和高官勾結,合夥“貪贓”﹕

吳征真正賺到的第一桶金,是通過原中國廣電部長、現文化部長孫家正得到的。楊斌在沈陽辦花卉公司發跡,靠的是遼寧省副省長楊新華,沈陽市委書記徐文才,以及後來被判死刑的巨額貪汙犯、原沈陽市長慕綏新等。正是通過這些“看不見的手”,楊斌從沈陽和遼寧省拿到農業用地(改做房地產,蓋荷蘭村),大量低息貸款,以及進口溫室大棚的回扣等。

第五,都是安達信公司做的假賬﹕

有人說,美國的《福布斯》雜誌害死了人,牟其中、劉曉慶、楊瀾、楊斌等這些被抓、被調查、被人罵的虛名“富豪”都是這家雜志選出來的。美國的《福布斯》雜志的中國版看來確實有問題,因為它列出的“中國富豪”都是美國“安達信”上海分公司調查評出的。這家公司現在已因做假賬而臭名昭著於世界。楊斌的“歐亞農業集團”也是由安達信公司做的賬。

第六,都是在百慕大注的冊﹕

我在“劉曉慶之後該是楊瀾了”一文曾提到,吳征持美國護照,中國政府似乎管不了這位“美國人”;他在香港經商,美國政府也似乎管不到這個地盤;而香港商管機構似乎也拿“吳博士”沒辦法,因為他和楊瀾的公司是在大西洋上三不管的小島“百慕大”注的冊。坑害股民的美國“環球電訊”(總裁溫尼克Garry Winnick)也是在百慕大注的冊,溫尼克一開始就準備騙術敗漏,卷(拋售股票)款溜之大吉。

楊斌公司的網頁顯示,他的歐亞農業集團公司,也是在百慕大注的冊。而且楊斌比吳征、溫尼克還“狡兔三窟”,人家把主公司設在了毛里求斯,網頁上這個公司連個位址、電話等任何資訊都沒給,讓全世界都“摸不到頭腦”。整個一個“神耍”。

第七,都是編造在海外的“成功”﹕

在楊瀾的《憑海臨風》中,吳征是美國的富商巨賈,一會兒是加州海邊的別墅,一會兒是佛羅媢F州的豪宅,其實這都是無中生有。實際上吳征除了賣保險從留學生手裡賺了點錢之外,在美國沒有其他大的成功,他在聖路易士辦的兩家公司,都被密蘇埵{商務局取締,因為沒提交年度財務、稅務報告,連幾十美元的執照稅都沒交。

楊斌也是這樣,編造在海外的“傳奇”,說在荷蘭創業成功,回國帶了“五千萬美元”。但荷蘭的知情人指出,這完全不符合基本常識和實情。

第八,都是找媒體吹捧,靠報紙造勢﹕

吳征楊瀾能夠“發”起來,最重要的一個因素是通過媒體的吹捧,造勢。我曾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到,如果注意中國的報紙宣傳,恐怕找不出第二個中國女人像楊瀾那樣得到官方媒體的比歌頌江青還諂媚的報道。雖然還不清楚到底哪些歌頌報道是楊瀾吳徵用“有償新聞”買來的,但可以肯定的是,這種媒體“哄抬身價”,一是壯了吳征楊瀾的膽子;二是給了那些當官的一個確信,以為吳楊真的做出了“業績”,更容易批給他們貸款;三是胡弄了小老百姓,使他們掏腰包,買他們公司的股票。

楊斌也是這樣,自己掏錢請中央電視台拍攝組到荷蘭為他錄制“楊斌成功在荷蘭”的電視新聞。中國大陸那些大小報刊上的“楊斌傳奇”不知有多少都是這樣“傳”起來的。

中國的媒體是當今世界最腐敗的媒體,不要說“有償新聞”成為普遍、正常現象,一個編造經歷(冒充哥大校董)、吹牛撒謊、諂媚慕綏新等大貪官的楊瀾,竟被《北京青年》編輯部列入《可能影響二十一世紀中國的100個青年人物》(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出版,彭波,王林主編),而且書中稱楊瀾可能是“中國的法拉奇”。這太污辱法拉奇了,因為楊瀾正是法拉奇的反面。法拉奇以嚴厲批評監督著稱,而楊瀾是吹完自己捧別人。自稱“媒體人”的楊瀾吳征怎麼可能監督楊斌,他們本身就是楊斌。由吳征楊瀾來“監督”楊斌,這就是中國媒體的現實!

第九,都是“豪爽”、敢吹,能說會道﹕

熟悉吳征的人說,吳征的外號是“大興”(上海話指好吹噓),“吳征這人見面熟,稱兄道弟,會拉關係;膽大,敢騙。”“有人想騙沒有膽,有人有膽不會騙。吳征則是那種又敢騙、又會騙的人。”

熟悉楊斌的人說,楊斌的外號是“大炮”,指他好信口開河,敢睜眼撒彌天大謊,也是既敢騙,又有騙的能力。荷蘭熟悉楊斌的人說,楊斌從好幾個中國留學生那裡借去了錢,這個幾百,那個幾千,然後就“泥牛入海無消息”。西班牙老華僑朱光在楊斌的“能說會道”下,賣掉了餐館,連同積蓄一起,投給了楊斌的公司,最後血本全無。

吳征、楊斌,還有已倒臺的“中國富豪”牟其中、劉曉慶、賴昌星等,都“豪爽、仗義”;有口氣大、什麼都敢幹的勁頭兒;有風風火火,叱吒風雲,上天入地的折騰勁兒。他們的“豪爽”都體現在大膽行賄,大方送禮。當然“大方”,因為那都是輕而易舉套來的錢。

他們是那個制度的產物,而更是那個制度給了他們吹牛、撒謊、欺騙、鑽營、暴發的機會,使他們成為中國“首騙”“二騙”,全都能進入中國騙子的“排行榜”。如果沒有那麼一個腐敗至極的制度,他們的騙術不至於從中國走向世界。吳征楊瀾這對“老吳楊”,吳征楊斌這對“新吳楊”,或許有機會進入中國辭海,給後人解釋“中國特色的資本家”是怎樣發跡起來的。

2002-10-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