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谷風: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有利亞太安全、不利中共

作者:谷風

日本眾議院7月14日在執政自民和公明黨擁有超過半數議席之下通過了有爭議的《安保法案》,該法案准许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換句話說,日本可以向海外派遣自衛隊,為盟國提供后勤支援,並且幫助盟國抵御受到的攻擊。二戰后70年來,日本給世人的印像是一個經濟大國,並不是一個政治大國,更不是一個軍事大國。《安保法案》也许將會完全改變二戰后日本歷史的面貌,同時可能會讓日本在亞洲、世界扮演更為活躍的角色。

戰后70年,日本雖然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但在许多方面卻未能真正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安保法案》的通過表明世界第三經濟大國日本正朝著這個目標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

二戰結束后,日本全土置于美國占領下,1947年盟軍總司令部制定了一部新的“日本國憲法”,取代了《明治憲法》。這部憲法禁止日本擁有軍隊,只能組織自衛隊專守防衛,並禁止自衛隊參與海外軍事行動。日本的安全只能依靠1960年日美簽署的《日美共同合作和安全保障條約》來捍衛自己的領土和安全。在美國的“核保護傘”下,美國雖然不會放棄衛護日本的安全,但現今國際情勢千變萬化,尤其近幾年來的亞太局面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日本意識到本身的安全不僅不能靠憲法裡的專守防衛政策能做到,也不能只憑自己單獨的軍事能力能做到,而要與同盟國互相支援,適應國際形勢變化。在戰爭中最好的防御並不是防御,而是最有力度的進攻,而日本的專守防衛卻恰巧被限制在進攻的門檻外。

冷戰終結后,日本認為國家安全的基本威脅來自中共、朝鮮、俄羅斯這三大軍事強國和核大國,尤其是中共每年皆以將近兩位數、甚至于將近20%的速度在增加國防預算,今年達至1294億美元。中共憑藉日益強大的軍力實施不斷的海洋擴張政策,成為東亞地區局勢緊張的根源,破壞了這個地區幾十年來賴以保持安全、繁榮的共同原則,改變了日本的安全環境,這種有目共睹的客觀事實,日本的專守防衛政策顯然已不能對應外來的挑釁和威脅,更不用說要捍衛國土安全。

自從1972年美國把衝繩島歸還日本后,日本稱為尖閣諸島的釣魚島一直由日本控制。1972年,日本田中角榮首相訪問北京與周恩來總理商談恢復邦交正常化時,雙方就已經確定了“擱置主權”的原則。6年后的1978年,鄧小平訪日簽署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時,與當時的日本大平正芳首相也再次達成了“擱置主權”的原則。盡管中日兩國仍然存在領土糾紛,“擱置主權”顯然是中日雙方達成的共識。

中日就釣魚島主權問題歷經江澤民、胡錦濤兩屆中共領導人都一直相安無事,但中共自從新領導人上台后,釣魚島主權爭議再度被挑起,對主權問題上態度日益強硬,經常派出艦船和飛機前往附近海域巡邏以宣示主權。日本自衛隊最高指揮官河野勝年透露,去年日本自衛隊派出用以應付領土入侵的軍機數量與冷戰時期相當,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中共方面的軍機活動。2013年中共單方面宣布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並把東海防空識別區擴大到釣魚島,這都被視為對日本領土安全的直接威脅。在過去短短一年間,中共在南中國海把有爭議的7個島礁上埋海造島,企圖造成既成的事實,擴張領土和海洋管轄權,進而設立航空識別區,宣示領土主權,把國際公海當成自己的領海,管控航道,實施對這一區域的控制,這不但是對國際航行自由的挑釁行為,更關系到日本從中東經過南中國海的能源供應線,一旦原油輸入停止,意味著日本將陷入存立危機事態。

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顯然觸動了中共政治敏感神經,被中共渲染是“軍國主義復活”。其實只有中共才有這種看法,至今還沒有那個國家指責日本的“集體自衛權”,包括印度、菲律賓和越南在內的许多亞洲國家都支持日本提高軍事能力,澳洲政府就支持了日本這個法案。日本現在是一個民主主義國家,政府的一切權力都受到憲法與法律的制約,都受到人民、輿論的監督,人民可以憑手上的選票把“暴走”的政權趕下台。“日本軍國主義復活”只不過是中共想像出來的荒唐、無稽之談,對內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來贏取人民對共產黨的擁護,對外中傷日本在國際上的信譽,貶低日本數十年來遵守的和平主義政策和對世界和平的貢獻。

2015年的“世界和平指數”中,全球162個國家裡中共名列124,日本第8,在亞太地區新西蘭第1、日本第2,這意味著中共才是令世界擔憂其成為軍國主義的國家,因為中共是一個一黨專制獨裁的共產政權,是通過一場戰爭來贏得政權,而不是通過人民的選舉來執政,中共領導層的權力不受制約,對內鎮壓,對外擴張,強行改變現行國際規則和秩序,動輒言戰,威脅周邊國家。近代歷史表明,專制獨裁國家的存在,往往是戰爭的策源地。

2015年6月12日,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舉行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活動,獲得杜魯門-里根自由獎的俄羅斯異議人士亞歷山大博得拉比涅克(Alexander Podrabinek)一針見血的指出:“一些共產黨國家努力把自己包裝成文明社會的一部分,中國共產黨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努力使自己現代化,根據現代社會的環境來調整自己。”博得拉比涅克並且告誡西方國家警惕改頭換面的共產黨政權:“獨裁政府嘴上說要和平,但是他們隨時都想發動戰爭。”

中共一直實行愚民政策,利用教育和宣傳機器對人民灌輸了對歷史的某種特定理解,制造民族仇恨,以鞏固共產黨執政地位。中共故意把日本以往的軍國主義與日本解禁的“集體自衛權”聯系起來,利用歷史問題企圖煽動憤怒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情緒,把日本描繪為一心想要重新武裝、搞軍國主義復活的國家。其實日本在憲法上的軍事行動空間,仍會比全世界幾乎所有國家都更加受到限制,無損日本作為現代和平國家的形像。

行使“集體自衛權”,使日本在面對任何可能立即危及本國安全的衝突時,與親密盟友美國和其他同盟國並肩作戰。“集體自衛權”加強了日本與美國的盟友關系,與美國步伐一致,不僅有助于自衛隊在東海,還在南中國海參加巡邏監視活動,保障自己的權益。中共日漸崛起的軍事實力,以及對爭議島嶼愈發強勢的領土主張,改變了日本周邊的安全環境,給日本帶來嚴重的威脅和壓力,令日本感到有必要摒棄戰后的被動,現實地考慮以自己的實力來保衛自己的國家。

2015年8月4日

——原載《看中國》網,原題:日本“集體自衛權”產生的背景

2015-08-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