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许錫良:儒學把中國人害慘了

作者:许錫良(廣東二師院教師)

1、中國自由主義、保守主義、新權威主義之類,最近一時,在中國叫得震天響,理論也常常是一套一套的,越弄越復雜,然而,我對中國社會的期许,只有一條,那就是保持開放,只要開放,國民就不會愚蠢,只要開放,各家各派的思想主張,可以自由博弈,自生自滅,能夠自然淘汰之后剩余下來的,就是經住了人性、邏輯與事實檢驗的。

在中國,提保守主義並不會有英國那樣的效果,因為歐洲的保守主義裡的核心概念是自由,思想方式是由蘇格拉底開創的批判精神,那是一種自由、平等、開放的對話方式,越保守,越容易保守住自由的精神。但是,在中國不同,一提保守,其實就是回到孔子儒家那裡,而孔子儒家本身就是倒退的,退得越古遠越好,所謂保守,最后不過是保住了皇權,保住了江山,保住了特殊利益集團,而不可能會是英國式的保住人類社會的那種自由主義。

而所謂的新權威主義在中國更不靠譜。在中國從來不缺乏權威主義,數千年的皇權與官僚都是典型的權威主義者,中國曾經有過不少政治人物都曾是權威主義者,然而,那些幻想通過權威達到自由、民主的想法是一廂情願的。這些人在台下的時候,叫自由民主叫得比誰都響,然而,一朝權到手,就再也無法放手了。哪裡有什麼民主自由法治?许多學者一廂情願作這個設想,作哪個設想,引經據典,就是不考慮中國的現實與歷史。

我為什麼倡導開放的社會?因為中國的愚昧、野蠻、殘暴都是在封閉社會中形成的。中國還需要價值啟蒙,因為许多中國人的思想價值觀念還停留在中世紀。中國需要在開放中放置到世界文明中去吸收,去融合,去重生。只要開放,中國人的思想精神境界,一定會得到大大地提升。這就像一個健康的人,一定要食物多樣化來吸收營養一樣,而不是指定一種食物。這種指定某一種食物的傳統,在中國有悠久的歷史,淵源流長,那就是二千多年前的“廢黜百家,獨尊儒術”。這是導致中國愚昧落后,積貧積弱千年的根本原因。

2、開放社會,人們一定會自然學習最有利于自己的東西,一定能夠向人性化方向發展。因為人性中追求幸福的動力是不會停止的。近百年的歷史告訴我們,與美國為敵其實無損于美國的利益,相反,會大大地損害中國人的利益。鄧小平曾說,二戰之后跟著美國跑的國家都富了強了,跟著蘇聯跑的國家都窮了垮了。這是一個非常客觀的事實,道理其實沒有那麼復雜。正如你上了一輛牛車,那就要準備走泥濘的山路,而如果你上了波音飛機,你自然可以升入雲端。跟著美國,你至少可以慢慢學習人家的法治精神。相信中國人的人性與美國人的人性是一樣的。不受約束的權力放到誰的手裡都會滋生腐敗,這裡並沒有什麼中國特色與美國特色的分別。

3、中國一定要抑制儒家文化,特別是要警惕儒家文化一家獨大,搞壟斷,如果那樣,中國將陷入萬劫不復。二千多年來中國儒術獨尊的歷史與現實,我們都看到了,人類社會再沒有哪種思想實驗了二千多年,弄得民不聊生,貪腐遍地,還說要繼續實驗下去的。二千多年來,中國一治一亂,腐敗戰亂不止,興百姓苦,亡百姓苦,還能夠從儒學裡開出什麼靈丹妙藥嗎?這是最簡單不過的常識了。

儒學帶給中國最大的問題有幾個:

一是形成了一個等級特權社會,乃至中國社會人按照高低貴賤分割成為不同階級,有勞力者,有勞心者,形成了一個特定的食祿利益集團。導致人的異化。

二是形成了一個封閉的社會。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排外嚴重,喪失了吸收優秀外來文明的生命活力。

三是在時空上有嚴重的倒退傾向。因為聖人孔子的復古倒退思想,總想把現實拉回遠古時期,用遠古的臆測批評現實,總是在抱怨中發牢騷,而不是面對現實,積極地思考,努力地解決問題,而是用“道不行,乘浮桴于海”的逃避態度應對現實中的問題。導致中國人常常是進一步,退三步,總想開倒車。而不是面向世界,面向未來,面向現實,面向現代民主法治社會的目標去建設,去創造。

四是儒家聖人文化導致中國人崇尚權威,迷信古人,崇拜祖先,喪失自我。讓中國人一直在遠古的幽思中求自信,而不是立足于當下去創造。孔子作為聖人所提倡的“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使得中國人特別缺乏創造力,五千年文明古國,只有所謂“四大發明”,而且都是儒家文化的漏網之魚,以旁門左道,奇技淫巧的面貌與身份出現的,一直登不了儒文化的大雅之堂。千百年來,儒文化裡的gong名利祿思想,使中國人,不想創造,不敢創造,不能創造,不擅創造,形成了教條式的國民性格,繼而引申出中國社會一直不尊重知識產權,不尊重發明專利,不重視人才,特別是不尊重創造型人才的價值的歷史現實。

五是儒家以散亂的語錄體文本作為經典,學習過程中消解人的邏輯思維能力,導致受儒學毒害的中國人,嚴重缺乏邏輯思維能力,不習慣用說理論證的方式去思考問題,分析問題,導致中國人長期以來習慣于語言暴力與行動暴力,而不善于談判、協商與妥協。

六是儒文化以家代國,公私不分,以孝治天下。男尊女卑,性別歧視。人情大于法律,個人權威大于制度建設。

以上六點,是儒學對中國人最大的毒害,中國社會的儒學狀態,使得中國社會在思想價值觀念與社會制度上仍然是處于前現代的人治社會狀態。

4、認識到中國社會現代化進程,就是克服儒文化的消極影響的過程,這一點很重要。亞洲受儒文化影響的國家走上現代社會的歷程無不說明了這一點。日本的明治維新時期的“脫亞入歐”,雖然在一定程度上脫掉了儒學的影響,但是,軍國主義還是沒有能夠脫掉,導致二戰時期的災難。日本真正完全徹底脫掉儒學是二戰戰敗之后,由美國代理治理的近十年時間,特別是美國人替日本制定的憲法,幾乎完全抄襲美國憲法,才算是真正完成了脫亞任務。看一個受過儒學影響的亞洲國家是否真正摆脫了儒學的影響,主要是看這個國家是否在政治上實現了民主法治制度,其他儒家詩書禮節、儒家衣食住行之類的文化已經不值得一提了。因此,新加坡、韓國、台灣地區,都可以說是基本上完成了脫儒的過程。然而,周邊島國、小國好辦,中國作為儒文化的發源地卻是根深蒂固的,所以摆脫儒術的過程會比韓國、日本、新加坡、台灣地區更加艱巨困難得多。唯有開放的中國社會可以衝刷干淨儒術這個爛泥塘,這個醬缸。

5、中國二千多年的歷史上都是儒學獨尊,尊孔崇儒的,但是,在“文革”短暫的歷史時期也有過那麼幾年批儒批孔,许多人拿這個歷史來說明批孔批儒的錯誤。其實,有一點是必須說明的。如果關起門來批孔批儒,則只是一次爭奪龍椅的游戲而已。批孔的目的很簡單,因為有人想當新式聖人以代替孔子這個舊聖人,反對聖人,但是並不反對聖人文化與制度。反貪官,並不反皇帝,反皇帝,並不反皇權制度。這種游戲的歷史我們已經上演過了。當今中國社會,最值得警惕與防範的,就是一邊尊孔崇儒,一邊大喊民主自由的那些人,在這些人這裡,尊孔崇儒是目的,民主自由是手段。一旦龍椅到手,便去他媽的民主自由法治。當年袁世凱稱帝之前也是大力倡導尊孔讀經,結果沒有多久那個自由憲政的專制皇權尾巴就露出來了。正如蚊子在叮咬人吸血之前,總要嚶嚶地發表一番吸血有理的議論。無非就是孔子、孔子,儒學、儒學之類罷了。殷鑒不遠,只在夏后之世。

2015年7月21日星期二

編者註:本文作者為華中師大德育研究所兼職教授,文章原題:現代化與儒文化。更多文章請見

(许錫良博客: http://xuxiliang.blog.ifeng.com/)



2015-07-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