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康正果:民運人士對中國女性的錯判

作者:康正果(美國)

曹長青網站編者按:曾在耶魯大學任教(現已退休)、《出中國記》作者康正果先生對民運人士評價中國當代女性的觀點提出質疑。康正果指出,有民運人士認為,當今中國“女性的地位在很多方面甚至還比不上毛時代”。康正果對此不贊同,認為是錯誤判斷。康正果提出很有見地的看法:毛澤東的“婦女解放”和“女性半邊天”等,實則把中國女性的傳統美德,尤其女性的性別特質等閹割了,中國女性在毛澤東的黨文化下,變成了粗野、黨化,可厭,甚至喪失女人味的暴力集團分子。今天的信息全球化,尤其市場經濟等,給了中國女性走出黨文化的窠臼,恢復女性本色和尊嚴的機會。康正果的結論是:“說什麽‘近日中國大陸,女性的地位在很多方面甚至還比不上毛時代’,這實在是模糊影響誤導大眾之談。這裡面的確潛在著懷念毛澤東時代的一絲情懷,而且此情結在某些過分反感當今腐敗現象和社會不公的民運人士言論中也在作祟。值得我們清醒思考,認真清算呀!” 康正果的撥亂反正,值得讀者一阅並思考。本文經作者授權發表,文章標題為本網所加。

下面是康正果評論的全文:

(胡平在《縱覽中國》網刊發表的《台灣大選書寫歷史》中寫到)“常聽人說,昔日毛澤東在大陸‘破四舊’太過激烈,摧毀了傳統文化中很多好東西,不過,毛打破了男尊女卑,解放女性,號召‘婦女能頂半邊天’,那總還是對的,有進步意義的;反倒是到了鄧小平時代,撥亂反正,在恢復了傳統文化的很多好東西的同時,讓陳腐的男權主義也回潮,導致了今日中國大陸,女性的地位在很多方面甚至還比不上毛時代。”

上述看法,似是而非,很成問題,有待大家做深入分析。本人就此即時即興的發表一點異議:

毛的所謂“打破男尊女卑”,實際上是扭曲婦女的性別身份,把婦女“解放”——確切地說是分化——出來,即把靈魂出讓給革命的部分婦女從婦女群体中分化出來,去給毛共做階級鬥爭和社會主義建設的工具,而地主婆、資產階級小姐太太們卻被貼上剝削階級的標簽而剝奪了她們起碼的做人尊嚴,包括做一個正常的女人的基本權利。革命隊伍中的女同志一個個革命得異化成“女匪諜”式的人物,結果塑造了一大批毛共型女性華人,后來的女紅衛兵、今日的女憤青、女毛粉即其嫡傳。

有些台灣學界女士與大陸女性同行在一起開學術會議,即使是討論非政治的學術問題,她們偶爾都會敏感到某種咄咄逼人,近乎rude的氣勢,可以說這種讓她們感到不適應的東西,就是毛時代的“婦女解放”禍及大陸婦女不同個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遺毒。最近《紅色娘子軍》竟被允许在紐約上演,赤禍余焰,仍有魅力!毛共的婦女解放在某种程度上可謂以“性別變異”(sexualvariation)的方式改造了中華民族婦女的質地,使我們華人種群中相當一部分女人變成無味的、可厭的、可怕的“性別異己分子”,從而配件爲毛共男性暴力集團中堅分子的婚配成員。

至于今日中國大陸的女界現狀,我們應一分爲二地看問題。由全黨全民腐敗土壤所滋生的婦女被“性化”(sexualization)的現象,乃是毛共隊伍自打井岡山以來奉行一杯水主義那種“革命同志”式男女關系在市場經濟新形勢下的惡性膨脹。所謂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黨及其各級領導帶頭淫亂,風氣所及,首先腐蝕到大量由窮而暴富的階層,于是由日韓港台傳入的商業色情服務在大陸迅速瘋長,舊社會的納妾之風以摩登方式死灰復燃,致使中國女性人口中從事賣身賣笑生涯的人群無論是總量和比例都高居全球之首。這的確是今日華人的恥辱,是中國大陸婦女的不幸。

由暴力革命把女人非女性化到改革開放陷大量的女人于性化、色情化之泥潭,這就是毛共群體由崛起到衰亡過程中給華人群體造成的劫難。

但不管怎麽說,就改革開放過程中黨内外,特別是民間社會中衝破黨禁錮爭取自由民主和公平平等,以及實現繁榮幸福的正面力量來説,婦女得到的解放和健康的發展,婦女中某些個人擁有與男性競爭的機會,顯然是遠遠超過毛澤東時代的!

民營企業中大量的女性創業者,學院中很多傑出的女學者,異議、民運人士中不少優秀的女性,包括各行各業中做出成績的婦女,特別是走出國門,移居歐美,重建家園的一批華人女性中激發出她們女性潛力的傑出人才,全都表現出國人自發的正面力量在婦女解放過程中所取得的進步。就華人群體長期以來就顯示出某種陽衰症狀來説,獲得自我發展機會和條件的華人女性在今日已經展現出某些不似男性且勝過男性的勢頭,這一點在北美,特別是在我耶魯教學中教過的華人女生中,鮮明的對比尤其突出。比男生聰明的女生越來越多了!

說什麽“今日中国大陆,女性的地位在很多方面甚至还比不上毛时代”,這實在是模糊影響誤導大衆之談。這裡面的確潛在著懷念毛澤東時代的一絲情懷,而且此情結在某些過分反感當今腐敗現象和社會不公的民運人士言論中也在作祟。值得我們清醒思考,認真清算呀!

2015年7月21日于耶魯


附: 胡平:台灣大選書寫歷史

洪秀柱獲正式提名,代表國民黨參加2016年總統大選。這次台灣總統大選是兩個女人之戰。台灣將出現第一位女性總統。這不但在台灣歷史上,而且在世界歷史上都有非凡的意義。

因為:

第一,這是民選的國家元首,因此和歷史上靠世襲上位的女王以及憑皇后皇太后身份臨朝執政的女主(如中國的武則天、慈禧太后和俄國的葉卡捷琳娜大帝)都不可同日而語。

第二,台灣總統是直選產生,因此蔡英文/洪秀柱的情況不同於英國的柴契爾夫人和德國的梅克爾夫人。英國和德國都是議會制,首相或總理不是由全體選民直選產生,而是由議會黨團間接選舉產生。一個社會,要讓少數精英克服性別歧視比較容易,要讓廣大民眾都能克服性別歧視則比較困難。出女首相女總理容易,出女總統難。

第三,台灣的總統不是虛位,而是有實權的,因此和例如冰島的女總統也不一樣。維格迪絲•芬博阿多蒂爾是冰島和歐洲第一位女總統。冰島是議會制,總統雖然是直選產生,但是虛位,總理雖然是間接選舉產生,但擁有實權。台灣是半總統制,總統擁有很大實權。這就是說,台灣出女總統,要比冰島出女總統更不簡單。

最後,第四,蔡英文和洪秀拄都出自普通家庭,不是靠著父親或丈夫的顯赫背景。這就和菲律賓的兩位女總統柯拉松.阿基諾和阿羅約,以及印尼女總統梅加瓦蒂.蘇加諾有區別。柯拉松.阿基諾本來是家庭婦女,只因為她是反對派領袖、著名參議員阿基諾的夫人,丈夫參選遭到暗殺,反對派就推她出馬。阿羅約是菲律賓前總統迪奧斯達多.馬卡帕加爾的女兒。印尼總統梅加瓦蒂.蘇加諾是前總統蘇加諾的女兒。她們當上總統顯然是和她們的家世大有關係。甚至希拉蕊,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最被看好的候選人,她的聲望和地位也部分地來自她的夫君--美國前總統克林頓。

這就是說,在人類歷史上,第一位不憑藉顯赫的家世,通過直選產生,擁有很大實權而非僅有虛位的女性國家元首,出現在台灣。

這不只是洪秀柱/蔡英文兩位女性的光榮,更是台灣人民的光榮。正因為廣大的台灣人民能夠克服性別歧視,這才使得兩位女性得以在總統大選中脫穎而出。它有力地表明瞭,在克服性別歧視方面,台灣遙遙領先。

按照聯合國婦女發展指數和性別權力測度,在全球160多個國家中,台灣分別排名第20位和第22位。按照性別平等指數,台灣更是名列第4,僅次於荷蘭丹麥瑞典。這次台灣選出女總統,無疑又會把排名提前。

常聽人說,昔日毛澤東在大陸“破四舊”太過激烈,摧毀了傳統文化中很多好東西,不過,毛打破了男尊女卑,解放女性,號召“婦女能頂半邊天”,那總還是對的,有進步意義的;反倒是到了鄧小平時代,撥亂反正,在恢復了傳統文化的很多好東西的同時,讓陳腐的男權主義也回潮,導致了今日中國大陸,女性的地位在很多方面甚至還比不上毛時代。

可是,看看台灣吧。台灣沒搞過“破四舊”,沒砸過孔廟,但台灣女性的地位卻能在世界上居於前列。毛時代的男女平等,一來是抹殺兩性差異,二來是靠專制權力強制實行,所以它一方面造成種種弊端,另一方面,也使得它一度取得的那些成就缺少內在的生命力。把台灣和大陸作對照,結論是很明顯的。

————原載《縱覽中國》

2015-07-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