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奧巴馬簽伊朗協議是蠢還是惡

曹長青




奧巴馬政府等跟伊朗簽署了核子協議,在美國內部遭到潮水般的批評,認為是姑息德黑蘭,出賣自由與和平,將導致中東的核武競賽,不僅威脅地區穩定,更波及美國安全。

美國明年總統大選,現已有15名共和黨總統參選人,他們異口同聲,批評奧巴馬簽這個協議:

首先表態的是在民調中呼聲很高的佛州參議員盧比奧,他呼吁國會議員們,對奧巴馬的協議說No,投票否決。

剛宣布參選的威斯康星州長沃克說,奧巴馬簽這個協議,“將被人們記得是美國歷史以來外交的最大敗筆之一”。

眾議院外委會主席羅伊斯(Ed Royce)說,“取消對伊朗的經濟制裁等于放棄了制約杠杆,更向德黑蘭傳遞了我們軟弱的信號。”

眾議院發言人博納說,“我不會支持任何損害美國人民和自由安全價值的協議。這不是共和黨與民主黨之爭,而是對與錯的選擇。這個協議對我們國家和我們的安全都是錯的,我們必須跟這個壞交易戰鬥。”

即使是奧巴馬所屬的政黨議員,也有人出來反對:紐約州民主黨籍眾議員希金德(Dov Hikind)憤怒地說,“我真為奧巴馬感到恥辱”(I Am Really Ashamed of Obama),“美國的力量和全球領導力,在這個行動(簽協議)中在流失。”希金德是猶太人,他特別強調,奧巴馬簽這個協議,對以色列人民是危險的。

在美國高調支持這個協議的是左派團體,包括反戰組織,尤其是股市玩家、左瘋索羅斯的“MoveOn.Org”。在國際股市以投機炒作而臭名昭著的索羅斯,一向力挺奧巴馬,這次該組織贊美說,“這是奧巴馬內閣的歷史性外交成就”;並誓言動用全部力量促使協議在美國國會通過。

但民主黨的其他議員,多沒有歡欣鼓舞的勁頭。即使民主黨的總統參選人希拉裡,都沒有出來表態力挺。可能也是看到這個協議遭強烈反彈的輿論風潮。

但在伊朗,卻是民眾載歌載舞,高層舉杯慶賀。很明顯,伊朗朝野都認為,這是德黑蘭的一次重大勝利。伊朗總統說,我們得到了想要的一切。

在國際上對這個協議最強烈反對的是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他在記者會上斬釘截鐵地說,這是一個“歷史性錯誤”!以色列跟伊朗對恃了幾十年,他們最了解德黑蘭毛拉政權一旦擁有核武,對以色列是致命的威脅。所以在以色列,無論是執政的利庫德集團,還是在野的工黨等(雖然他們跟奧巴馬是相同意識形態的左派陣營),全都反對奧巴馬政府跟伊朗簽的這個協議。

中東的其它主要大國,諸如沙特阿拉伯,埃及,以及約旦等,也都對美國跟伊朗簽這個協議非常擔憂。沙特阿拉伯和埃及組成十國聯軍,對也門的胡塞恐怖武裝進行轟炸,而胡塞集團的后台就是伊朗。僅憑這一點,他們也不會高興此刻美國跟伊朗“和解共生”。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旗手,在也門的胡塞恐怖武裝趕走該國民選總統、濫殺無辜之際,不去制止胡塞們的胡作非為,已是失職;現在反而跟胡塞的后台老板握手言和。這對沙特、埃及們來說,簡直像是背后被插了一刀,可想而知他們的感受。

為什麼奧巴馬簽這個協議遭到這樣大的反彈和批評,主要因為:

第一,這個協議等于正式承認伊朗的核子國家地位。雖然奧巴馬們辯稱,這個協議只允许德黑蘭發展民用核子,但研究這個問題的專家學者都知道,從民用到軍用,只有一橋之隔。連奧巴馬的前特別助理羅斯(Dennis Ross)昨天也撰文說,從民用到軍用的“橋梁”,德黑蘭很容易解決。

第二,伊朗的毛拉政權毫無信譽,舉世皆知。德黑蘭是全球恐怖組織的最大支持者,黎巴嫩的真主黨,巴勒斯坦的哈馬斯,用毒氣殺害本國人民的敘利亞獨裁者阿薩德,都得到德黑蘭政權的支持。伊朗還是全球最狂熱反美的國家,在伊朗跟美國簽協議之際,在德黑蘭有幾萬人集會,高喊“打倒美國,打倒以色列,美國該死!”伊朗最高領袖在台上也跟著說,“當然,美國該死!”在伊朗毫不改變這種支持全球恐怖組織和反美的政策下,奧巴馬們相信德黑蘭會信守承諾,不發展核子武器,只能是自欺,而根本無法欺人。

第三,奧巴馬強調,我們跟伊朗的協議不是建立在信任上,而是“嚴格檢查”上。但這個檢查,更是連自欺都不能的謊言。因為協議寫的是“manage check”,即如果要檢查,需事先21天通知伊朗方面,由他們安排。21天!恐怕德黑蘭都能把他們的秘密核武運到莫斯科了!而且協議還規定這種“檢查”目的不得是干預伊朗的軍事設施和國家安全行動。在沒有新聞自由,沒有民主選舉的伊朗,他們什麼隱藏欺騙的技倆都會使用,且有足夠的時間做手腳,還不许檢查他們的軍事設施。奧巴馬們的智商真低到這種程度嗎?還是刻意為跟伊朗合作而在顯見的事實面前閉上眼睛?

第四,更糟糕的是,根據這個協議,伊朗在美國等海外的1500億美元資金將解凍。這筆巨資是伊朗的革命衛隊年度預算的25倍!伊朗更可用這些錢支持世界各地的反美、反以色列等恐怖組織。黎巴嫩的真主黨領導人就曾公開表示,伊朗拿回這筆巨資,一定會更支持他們。這意味著,更多的以色列平民將被自殺炸彈等殺害,甚至美國本土再遭恐怖襲擊。所以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德州的聯邦參議員克魯茲在福克斯電視上痛斥說,奧巴馬政府成了全球恐怖組織的變相經濟援助者。

伊朗拿回這筆巨資之后,再加上美國等西方國家取消了經濟制裁,西方外交官預測,今后數年,伊朗的經濟將可能年度增長7-8%,德黑蘭將更有經濟實力研發核子武器。這個協議等于給了伊朗時間、金錢、空間,而美國的奧巴馬們只得到了自我陶醉,更是自我欺騙的幻夢。

第五,奧巴馬吹噓說,他不用戰爭就贏得和平。這簡直是二戰前夕英國綏靖主義首相的翻版,當時張伯倫跟希特勒簽署《和平協議》,也是自豪地宣稱,我們不用戰爭就贏得了(跟德國的)和平。結果這個協議給了納粹德國時間,等他們武裝完畢,就入侵法國,占領歐洲,進攻英國,給世界帶來巨大的災難!奧巴馬們今天的姑息伊朗毛拉,跟張伯倫當年綏靖德國納粹,可謂異曲同工,中間只隔了70多年,連一個世紀都不到——到底是他們的記性實在太壞,還是西方左派們實在太蠢!

第六,這個協議將導致伊朗核武問題最終走向軍事解決。伊朗發展核武,是以色列不可承受之重,這從以色列朝野兩黨異口同聲地堅決反對就可清楚看出。以色列國防部長已經表態,以色列的安全“只有靠我們自己防御。”意思是,如果伊朗發展核武,以色列將不惜動用軍事手段解決。當年以色列總理梅厄夫人下令,炸毀了薩達姆的伊拉克核子反應堆。兩伊戰爭時,伊拉克八次轟炸伊朗的核武基地,也是伊朗核武發展停滯的原因。如果最后發展到以色列被迫派戰機去炸毀伊朗的核武反應堆,那將會在中東造成更大的局勢動蕩,該區域的穩定與安全更難以保障。出現那種后果,就是奧巴馬今天一意孤行(跟伊朗簽協議)種下的惡果。

所以《華爾街日報》就此發表的社論說,奧巴馬簽這個協議聲稱可阻止伊朗發展核武,而實際結果是給伊朗發展核武開了綠燈,將造成中東的核競賽和核擴散。沙特王子塔拉爾(個人有320億美元資產)表示要從巴基斯坦購買核武;另一王子、前情報局長阿法薩更強烈,說沙特要有跟伊朗對等的核武能力。沙特已有計劃在15年內建造16座核子反應堆。

奧巴馬感到這個強大的批評浪潮,于是誓言,如果國會不通過這個協議,他將動用總統否決權。按美國憲法,國會否決總統,需三分之二以上議員多數。而奧巴馬明顯想依靠他的左翼民主黨議員(在參眾兩院雖都不占多數,但都能達到三分之一以上)撐腰壯膽,而把這個協議強度關山。

奧巴馬自己解釋說,他做這些,是要留下legacy(政治遺產)。但即使奧巴馬靠動用總統否決權而通過了這個協議(因反對黨拿不到國會三分之二再否決),他的政治遺產,也是沒有獲得多數美國人民支持(無論民調還是國會議員)的一意孤行,也跟美國兩黨(協商)政治、國會定奪的反核擴散政策傳統是背道而馳的。

奧巴馬的任期只剩一年半,下任總統,如果不出意外,將會是共和黨人。從目前所有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全都反對奧巴馬的這個協議來看,下屆總統將會取消這個協議,重新對伊朗采取現實主義的嚴肅政策,而不是奧巴馬這樣為了自己的所謂“遺產”而給世界留下災難性的后遺症。

從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希拉裡對這個協議的避而不談、更不會興高采烈地支持來看,她也清楚這個協議不得人心。而她本人(被媒體分析為)比奧巴馬在這類問題上要強硬些。即使她沉默,這個問題也會成為大選時總統辯論的外交議題。而美國國會對這個協議的表決,也將影響在2016年將改選的33名聯邦參議員、415名眾議員的當選幾率。那些支持奧巴馬跟伊朗簽協議的議員,很可能會付出代價。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不無悲哀地說,奧巴馬們執意要簽,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結果。伊朗媒體報道說,美國政府最后一刻在铀濃縮、解除制裁以及檢查方面的讓步是本次促成伊朗核協議的關鍵。

奧巴馬剛當上總統,什麼成就都沒有的時候,北歐的左瘋們就頒給他一個諾貝爾和平獎。這次國務卿克里(凱瑞)那麼起勁,可能也想步奧巴馬后塵。正如《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克瑞翰默所嘲諷的:白宮和德黑蘭是黑白雙贏:奧巴馬將有legacy(遺產),克里將拿到Nobel(諾獎),伊朗將獲得bomb(核武)。

2015年7月15日于美國

2015-07-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