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永不“纏足”的美國女足

曹長青


我不是足球迷,但對這次女足世界杯決賽,卻早早決定要看。美國對哪國不重要,主要是四年前輸給日本,有點冤枉,因之前的比賽統計,都是美國實力超過日本。在那場比賽,美國隊一直領先,卻在終場前被日本打平,加時賽美國隊領先,結果又平手。最后點球時輸給了日本。

這次決賽前,媒體紛紛報道,說美國姑娘們要“報仇”。但美國女足隊長說,我們沒有復仇心理,只是要展示我們的最好水平,然后是誇贊日本女足的優秀。展示的一種非常健康的心態。

決賽一開場,美國隊就跟上次完全不同,(拋開當年納粹的侵略性質)簡直令人想到德國坦克軍團二戰初的那種閃電戰,中國那句成語也傳神:勢如破竹!或者李白的詩句:飛流直下三千尺!美國女足竟在開場16分鐘內踢進4球,平均四分鐘進一個,這在足球場上簡直太難以想像了!

尤其是第一個進球,美國隊員發角球,平常多是高空飛球,利用美國球員身材較高頂球(進網),但美國這次角球,卻是貼地面的滾球,球到禁區,人在遠處的美國球員勞埃德(Carli Lloyd)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急奔而來,快得簡直像閃電,然后准確地截住這個球(足球術語叫“定位球”),再飛腳直射,那個球的速度、角度、力度,像一道閃電,一顆子彈般飛進球網。

第二個球,又是勞埃德攻入,在禁區內的混戰中,起腳彈入。這時決賽才開場5分鐘!

更奇跡的是第四個球,又是勞埃德,在距日本球門50米遠的中線附近,機智地控制住球之后,騰空飛起一腳,居然把球直踢進網,太難以置信了!驚訝的媒體贊頌說,這是“一記驚世駭俗的吊射”。的確是太驚心動魄了,幾度回想都覺得太不可思議,尤其這是發生在女子比賽中。

女性的體力、衝撞力和爆發力跟男性的差別,在NBA球場上的灌籃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但勞埃德這個50米飛腳射門,卻完全不輸給馬拉多納們。從媒體采訪勞埃德的近距離畫面看,這位32歲的美國姑娘並不是很強壯的樣子,她胳膊上的肌肉,甚至比不過美國福克斯電視上那位女法官主播的塊頭。但她的超凡之藝卻在女足歷史上定格成永恆的記憶。

這場女足世界杯決賽,美國隊創造了幾項歷史記錄:

一是贏得最多冠軍。賽前美國跟德國都贏過兩次世界杯,日本一次。這次美國是第三次稱雄,成為奪冠之冠。

二是開場16分鐘就攻進4球,這在世界杯決賽史上從未有過,包括男足。上次世界杯半決賽,德國以7:1的懸殊比分打敗巴西,德國隊在18分內踢進4球,被稱為“桑巴軍團遭德國坦克無情碾碎”,但他們的速度比美國女足慢了2分鐘。

三是全場進5球,不僅在女足世界杯決賽中是首次,且與男足的最高紀錄(1958年世界杯決賽)打平。

有些人不願看足球,就是因為老半天也看不到進球,甚至全場90分鐘下來還是0:0,覺得看著沒勁,不像NBA那樣幾乎分分鐘有進球,有積分,有看頭。但這次美國女足的戰績,足以吸引新一輪足球迷。

四是決賽中一個球員獨進3球,在男足中也只有過一次。勞埃德平了足球歷史記錄,創了女足之最。

媒體紛紛讚譽勞埃德演出“帽子戲法”(hat-trick);這個體育名詞,指在一場比賽裡(尤其球類)中三次進球。這是由當年馬戲團的雜技演員同時耍弄三頂帽子(交叉、輪流、滾動式戴在頭上)演變而來。勞埃德在決賽中獨進三球,不僅是前無古人,即使后有來者,也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事情。

美國是推崇個體主義英雄的國度,這次女足創造歷史,引來無數人歡呼、贊嘆、敬佩。不僅加拿大比賽現場支持美國隊的大量觀眾(場內五萬多人)歡聲如雷,更有在美國各地電視前的普通觀眾,不只是球迷,都被女足的亮麗成就而振奮!尤其美國剛過了“獨立日”(國慶節),那種熱愛、感恩這個偉大國家的火熱情感仍在燃燒之際,看到奪冠的美國球員披戴星條旗的激動場面,每個熱愛美國的人,無論是白人,黑人,西裔,還是亞裔等哪個族群,都發自內心感到自豪,感到興奮,感到幸福,那是一種情感共振——是那面星條旗帶來的自由、機會、鼓舞和奮鬥精神,促使這種成績,這個成就!

但從美國女足獲勝后的反應來看,也可看出美國的問題:左派媒體和奧巴馬們,就沒有美國普通人的這種興奮和自豪。我當時很留意地瀏覽了一下做即時新聞報道的三大有線新聞台CNN,MSNBC和FOX(福克斯),只有保守派的福克斯電視立即打斷常規節目,馬上插播美國女足勝利的消息,並用了很長時段報道現場的歡慶場面,回首比賽的精彩瞬間,以及頒獎儀式等。而左翼的CNN和MSNBC,根本沒對女足的勝利做即時報道,而是按部就班播原定的節目——兩家都在播罪犯的故事,且不說它們都不是突發新聞,甚至連新聞都談不上。MSNBC尤其糟,報道題目是“拉斯維加斯的性奴”,說妓女多麼可憐,命運如何悲慘等等,卻不提她們多是懶惰,靠賣身賺錢,哪來的悲慘?而對美國女性真正靠發奮努力而贏得的戰績,他們硬是裝做看不見。

左派媒體總是傾向寬容人的弱點、缺點,甚至容忍、同情犯罪分子。但對美國人的成就,尤其是在世界舞台上的勝利,不僅不願多談了,類似美國女足這種創造多項歷史記錄的成績,美國的左媒們竟連及時報道的興趣都沒有,因為他們中不少人跟左瘋的奧巴馬一樣,內心深處充斥著對美國的不滿,有的甚至痛恨美國。痛恨可以,但卻死賴在美國,打死也不搬去他們歌頌的古巴等地。

幸虧美國自1996年以來有了福克斯電視台,有了一個推崇美國價值、美國精神的媒體。這次對美國女足奪冠,福克斯電視不僅及時插播報道,而且整場比賽,也是福克斯體育台現場轉播的。

至于美國總統奧巴馬,就更不像話了。對美國女足取得的創歷史成績,他沒說一句祝賀的話。但對任何關于黑人的事情,哪怕黑人犯罪,他也要講話,不是以追究對錯為中心,而總是先打種族牌,強調種族歧視。這個主要是被白人推到總統位置上的人,好像根本不想做全體美國人的總統,就是要做黑人領袖,熱衷制造黑白對立。女足奪冠次日,奧巴馬召開記者會,談他對付ISIS(伊斯蘭國)的政策,只字不提美國女足奪冠,更別說祝賀。以奧巴馬的歷史,此舉無法不令人設想,一是因為女足裡沒有黑人,二是他就對美國的戰績不感冒——無論是戰場上還是運動場上。

當然,奧巴馬對美國女足成就的冷漠是可想而知的,他和家人不僅對美國缺乏那種普通美國人感恩戴德的情感,他們甚至還加入了極端反美的牧師主導的教會,和反美的美國白人恐怖分子成為朋友。直到奧巴馬選總統時,他太太才說,她第一次感到做美國人的驕傲。換句話說,如果她丈夫沒機會選總統,他們就沒有做美國人的自豪感。

美國女足的這次勝利,再次展示和證明了,女性的能量,女性的智慧,女性的勇氣,即使在體育這個跟體能很有關的領域,她們也不比男性遜色。正是這種解放思想、自由自主的精神,促使美國女性衝破一切束縛,包括男權主義,成為自己。她們的精神不再“纏足”,不自我窒息,而是像降落傘,開放著,准備著每一次占領半邊天的輝煌降落!

2015年7月6日(女足奪冠次日)寫于美國





2015-07-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