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蘇菲的選擇”與六四屠殺

曹長青

六四屠殺26周年了,四分之一世紀過去,中國發生很大變化,整體國力提升,經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但在政治上,跟八九六四時沒有本質區別,仍是一黨專制。而且習近平上台后,中國的政治肅殺氣氛,超過了六四事件之前的中國,更加專制,更加殘酷。

典型一例就是對前《經濟學周報》副主編高瑜的所謂泄密罪判決,竟然是用這位七十多歲母親的獨生子女作為威脅,用骨肉親情的難以割舍,來迫使她認罪。這種殘忍和卑劣,在鄧小平的專制時代都沒有聽說過。

用摧殘親人來威脅當事人招供或認罪,其邪惡令人發指。在當年中國的電影《野火春風鬥古城》中,地下黨領導人楊曉東被日寇抓到,遭到拷打,但他就是不招供不投降。最后日寇抓來他的老母親。楊曉東是個孝子,母親又最心疼這個兒子。可想而知,在母親和革命信念之間,楊曉東的兩難選擇。深明大義的母親為了不讓兒子為難,自己跳樓身亡。

類似情節的文藝作品也出現在西方作品中:1982年根據同名小說拍的《蘇菲的選擇》(Sophie’s Choice)這部電影就是同樣的主題。

蘇菲是二戰時帶著兩個孩子的母親,在納粹集中營裡,黨衛軍讓她選擇,兩個孩子留一個,另一個要被送去焚屍爐。如果不選擇,就兩個孩子都帶走。

蘇菲陷入人生最困難、最無法作出的抉擇,因為兩個孩子都是她的親骨肉,哪個也舍不得。那是生與死的選擇呵。最后在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她選擇了兒子。而小女兒被帶走時那凄慘的哭聲,成為籠罩她一生的噩夢。

蘇菲逃過了納粹的屠殺,二戰后來到美國。住在自由的紐約,有了和平的歲月和生活,但她總是無法排遣、更不能忘記那次選擇,那次令她終生后悔的選擇,不該放棄女兒。她認為是自己和納粹合謀害死了女兒。這是作為一個母親的無法承受之重,在這種靈魂的重負下,最后她選擇自殺了。

從《野火春風鬥古城》中的日寇,到《蘇菲的選擇》中的納粹,都是一個邏輯,為了目的不擇手段,不惜用踐踏人性中最軟弱,也是最珍貴的部分,實為最凶殘的邪惡。

雖說藝術反映更深層的現實,但那畢竟都是電影和小說。而在當今中國發生的,卻是活生生的事實。共產黨用獨生子女這種中國特殊的情況,來威脅母親,迫使她在兒子和招供之間選擇,這是跟日寇、納粹一樣的邪惡性質。

如果那個黨的高層領導人自己的獨生子或唯一女兒被作為政治要挾,會是什麼局面呢?這其實也已經有了公開的先例。

例如薄熙來擔任重慶市委書記時,就用這種手段迫使前司法局長文強低頭認罪,即使被判死刑,也不敢反抗。因為文強被抓后,他的獨生子文伽昊也被羈押,長達10個月。

據說文強剛被抓時態度強硬,根本不認罪,並揚言如被判死刑,他將把知道的政治黑幕都說出去。據專家分析,可能包括把薄熙來在北京高層的后台周永康的醜陋老底也抖露出來。

但在文強的獨生兒子被抓之后,他的態度就軟了下來。薄熙來和王立軍(重慶公安局長)顯然抓到了文強的“軟肋”,也是天下做父母的軟肋。

據當時的報道,在判決文強死刑后,王立軍曾到文強的監室密談了一個小時。隨后文強的態度就完全軟化,甚至原來比較波動的情緒也穩定了下來:“之后,文強情緒較好。晚飯吃了三個蒸蛋,飯后還吃了梨……”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變化,顯然是薄熙來、王立軍用文強的兒子作為人質要挾的結果,因為他們知道文強很愛這個兒子。如果文強不認罪,敢反抗,那麼他們就會用所謂的“毀滅證據罪”迫害他的兒子。(他兒子后來說,在拘留所時曾被打)。如果文強服軟,判死刑也不反抗,那麼他的兒子就不被追究。

最后文強為了兒子,選擇閉嘴,接受死刑。這從文強最后跟兒子見面時說的話也可以看出。他告訴兒子,“我跟政法委商量了,錯都在我”。這等于是明說了,我跟薄熙來、王立軍已經說妥了,我認罪伏法,你不會再被追究了。這也等于告知天下,是共產黨要挾他兒子,而迫使他接受處決的。

在沒有法治,只有人治(成則為王,敗則為寇)的共產黨天下,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殘忍對待文強的薄熙來,在下台被關押之后,共產黨也用同樣手法對付他了,要用抓他的獨生子薄瓜瓜,來迫使他認罪伏法。

文強犯事時,他的兒子在國外,被緊急召回,然后被抓。據報道,共產黨高層也要同樣對付薄熙來,要把他兒子從海外引渡、或直接抓回來。薄熙來像文強一樣,開始不認罪,態度傲慢,但最后也像文強那樣,當兒子要成為人質時,就服軟了。估計薄熙來妻子谷開來的“認罪”,也有包含這種做法在內。從以往的報道來看,薄熙來夫婦對那個獨生子是寵愛有加的。

真不知道,如果哪一天習近平被打倒了,當局把他的獨生女兒習明澤抓起來,迫使他招供認罪,他會怎麼想,怎麼做呢?

如果文強復活,薄熙來出獄,習近平也遭這種處境,他們會從此明白事理,致力改革中國的政治司法、改變那個“不擇手段”的政治體制嗎?

回答是否定的。因為這從鄧小平的作為就可清晰地看出來。鄧三次被打倒,文革中鄧的兒子鄧樸方因不堪紅衛兵迫害而跳樓,摔成下肢癱瘓。據說鄧小平首次見到這個“殘障兒子”時,老泪縱橫,傷心不已……

但當鄧小平重新掌權了,他照樣去獨裁統治,仍然是不擇手段,甚至公開調動坦克鎮壓,壓斷方政等天安門學生的腿,使不知多少年輕的孩子,像他的兒子鄧樸方一樣,永遠得坐輪椅。更不要說在天安門廣場、在長安街,那些在坦克和衝鋒槍面前永遠倒下的年輕生命……

從《野火春風鬥古城》中的日寇,到《蘇菲的選擇》中的納粹,再到今天中國現實中活生生的用獨生子女要挾父母的實例,都清晰地印證著獨裁政權可以殘忍、無人性到何等程度。

指望文強、薄熙來等共產黨主動改邪歸正,改革中國的政治制度,建立有人性的社會,就如同指望日寇、納粹能夠主動放棄武器,不再讓天下的母親有“蘇菲的選擇”,不僅是幻想,更是自欺不能欺人的愚蠢。

人類的歷史已經證明,只有打敗日寇,鏟除納粹,結束共產黨統治,才不會再有這種人間悲劇。從70年前的二戰、到26年前的六四屠殺、到今天中國政權的殘忍,一再地教訓著倍遭磨難卻一直不醒悟的無數中國人,他們依然在夢幻著“開明皇帝”——是可悲,還是可憐?

2015年6月3日于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5-06-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