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林義雄支持施明德小醜跳樑

曹長青




(圖片說明:施明德2011年過70歲生日時,辦宴會,請柬上印的是他跟兩個兒女裸體疊到一起的照片,稱為“三層肉”。他的女兒當時一個11歲,一個13歲,在美國,這可能要被起訴(猥褻女兒或戀童癖)的。且不說施明德的“大一中架構”的暗合北京的政見,就憑他的這種大醜陋,他在全世界哪個國家都選不上總統,恐怕連當妓院老板都不夠格,妓女們也不會讓他三層四層地疊肉吧?)

施明德說要選總統,居然被名嘴們說是“震撼彈”,說明他們自己是笨蛋!

無明無德的施明德是個完全過氣的政客,毫無任何票房價值。他對藍綠哪一方都不構成“震撼衝擊”。如同打開瓶盖,完全跑了氣,放了幾十天的啤酒,你說能“醉人”,只能說明你弱智,連常識都不知道。

施明德出來選總統,是小醜跳樑。如同輸光的賭徒,脫光了跳到老虎機上,以吸引大家的眼球。

對這樣的小醜,林義雄居然表示支持,說他那一票會投給施明德。欣賞小醜的人是什麼人?難道真的是人以群分,物以類聚?

對醜陋的施明德,不想再多寫什麼,誰有興趣去翻街頭的垃圾桶(又是在大夏天味道熏天的時候)。找出以前寫的兩篇短文,請大家復習一下,看施明德是個什麼德性。如果人渣還有票房,那台灣就真的向谷底墮落了!

——原載《台灣e新聞》(http://www.taiwanenews.com/)

施明德千萬別“自焚”

作者:曹長青

在專制的中國,一切都被獨裁者壟斷,即使想做政治小醜,也沒有表演的機會。但在民主的台灣,因為有言論自由等,那些不擇手段想出“風頭”的家伙,就有了舞台。他們是“有婚禮,要當新娘,有葬禮,要當屍體”,只要能引人注目或上了媒體,就算贏了。最近施明德的所謂“百萬人倒扁”,就令人不期然想到這種現像。

因為明摆著的,所謂“百萬人倒扁”,宋馬們早就玩過了,但在立法院根本沒有通過。在專制的中國,動不動用“群眾運動”進行政治鬥爭,今天批垮這個,明天打倒那個。但在民主的台灣,總統是人民投票選出來的,任何在野黨和政治勢力,什麼“前主席”或政客,想用大哄大嗡的群眾運動把民選總統趕下台,則是直接挑戰台灣人民的選擇權,更是踐踏民主法治的原則。

例如在美國,在野的民主黨對布什政府的伊戰政策非常不滿,如果他們出面“倒布”,可能會得到百萬甚至更多連署,畢竟民主黨在大選中獲得半億多選票。但無論民主黨還是什麼失意政客,都沒有出來“倒布”,就因為這不僅不符憲政原則,實際上也無法操作(近半數的人可以投民主黨,但卻絕不會有很多人參與群眾倒閣),人家羞于做政治馬戲團的“小醜”。

施明德的“倒扁”,就有明顯的政治馬戲味道。他要求參加者每人交百元不僅有“斂財”之嫌,那篇“倒扁信”更實在倒胃口:那種自我炫耀、吹噓(我是“江洋大盜”,我是“重要演員”,我是首任“總召”)和連篇的空話大話,只能讓人感嘆“過氣人物”的自卑。

但有人說施明德曾是“勇士”,倒也有幾分真,因為他竟敢把這種水準的文字拿出來,可謂“文”膽包天。

而《中國時報》則更“勇敢”,竟全然不顧媒體的臉面,把這種爛文字發在頭版、頭條,足夠做新聞課的反面教材,告訴未來的記者們,這張報紙為了意識形態是如何踐踏新聞常識的。

其實施明德“倒扁”是虛,出風頭是實。這位早已被台灣人淘汰了的政客,真是“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去競選高雄市長,只得到實在可憐的幾千張票(謝長廷獲38萬票),連從沒蹲過監獄的張博雅還拿到1萬3;去選立委,得票率不到半成,更是悲慘。政客落魄到這種地步還跳出來,就只有馬戲娛樂觀眾的份了。

《聯合報》說,施明德可能用激烈手段“倒扁”,不排除在總統府前用汽油桶自焚。施主席是個革命者,而且自稱要放棄“溫情”。可是這種“激情”實在不值得,因為他在台灣人心裡的形像,早已成灰了,再焚一次,豈不是白“焚”呵!

——原載《自由時報》2006年8月14日“曹長青專欄”

施明德到這地步,要殉道就讓他去吧

作者:曹長青

常言道,“人要臉,樹要皮”,無論東方西方,哪個文化薰陶過來的人都是重視做人的尊嚴的。人活一輩子,誰都希望得到別人的尊重、尊敬,但這個前提是,你得拿自己當人,你得要自己的臉面。如果一個人硬是要用自己的手撕自己的臉皮,露出猙獰的醜陋,那就難怪被人厭惡,被人像看小醜一樣蔑視了。今天的施明德,就是這樣一個罕見的狠命地撕自己臉皮的小醜。

人有不同的政治觀點,親藍親綠各有理由,不藍不綠也無可指責,但最令人不齒,三教九流都蔑視的,是“掛羊頭,賣狗肉”。施明德發動的倒扁運動,明明是以親中的國民黨為首的泛藍勢力一手操縱、全力支持、全方位參與的,但施明德卻口口聲聲為綠營的選舉,哭哭啼啼為台灣的前途。明明那一片紅海洋認為他們是中國人,可施明德卻跪地感謝台灣人。你真得佩服這無恥的膽量、這撕裂自己靈魂的承受力。

人家連戰、宋楚瑜、馬英九,親中就是親中、親紅就是親紅,左臉和右臉起碼能配上對。可這施明德,套一身大紅,說他沒有顏色,指揮一群藍軍,說要保護綠色台灣。“聯合中國”報每天一唱一和給他做啦啦隊,更有裡外透紅的中天、TVBS敲著鐘點鳴鑼開道,可施明德說他是超越藍綠。當倒扁副指揮官之一,面對紅色海洋說漏嘴,提到“台灣國的人民”,立刻遭起哄抗議,施明德要道歉三次。當台聯成員要求施明德呼籲以台灣的名字加入聯合國,不僅遭施明德惡狠狠地斥責,更被趕出現場,可施明德卻洋洋灑灑宏文四篇,要“珍惜最后一次包容藍綠的機會”。當紅衣人高喊“中國國民黨萬歲”時,施明德則和“紅色海洋”一起歡笑。這施明德到底是被國民黨的25年監獄關弱智了呢,還是確信不當小醜就沒有觀眾?

這場鬧劇的最荒謬之處是,那號稱百萬的大軍清清楚楚自己在舉著紅旗挺進中國,而那赤身裸體的指揮官,卻暈暈乎乎,無頭蒼蠅般被紅旗趕得亂碰亂撞。

這幾年的台灣舞台上,不時上演一些莎士比亞也寫不出的劇,安徒生也編不出的童話。這實在無法不令人納悶,一個頭腦稍微健全的人,怎麼可以被人玩到如此地步?無解。

正巧在報上讀到施明德剛剛做完一個重病的手術,才明白原來他剛發病不久,還正處于那種不接受病情的狀態,所以他這一系列非理智行為,從病人的角度,則都是可以理解的了。只是他的失常之舉被放大到如此倍數,也實在太可憐了。但人到這地步,要為紅色殉道,就讓他去吧!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6年9月18日“曹長青專欄”

讀者來信和臉書跟貼等選登

Edwin:
曹長青這篇文章是否會造成反效果?激起施明德更大的鬥志?

鄭進文:
他連立委都撈不到,想選總統,應該是藉機會再“募款”一番!

余文儀:
還活在古時候的番顛大擋頭,早已沒市場。大和解?大一中?台灣呢?真是個不甘寂寞的大頭鬼。

賴敏增:
失明者又偏聰,還活在過去的歲月,時間像一面照妖鏡,假使當時身便死一生真假有誰知。

Lo Chao-Chia:
這照片(指施明德跟兩女兒裸體疊到一起)是什麼意思。我覺得很嘔心,像是亂倫吧!

Lin Wei Jan:因為反對一個人所以醜化他所做的事情並不洽當,在心智健康的人眼裡這是很溫馨的天倫圖。

以勒:
這種相片真的不好,男女就是有別的……父親也一樣,不可以如此 。

Luca Wu:
噁心,看了不舒服 。

陳泳宏:
有點怪怪的,跟女兒在搞三P嗎,中間那個女兒手放在那裡 ?

Huifen Lin:
傷風敗俗的照片,為何貼出?

茶之醇:
恐怖照。女兒長大有臉見人嗎?

羅德暐:
何不讓他跟文茜小妹配作夥?

林國庭:
施兄很崇拜亞當和夏娃,他是想回到一絲不掛的那個原始時代吧!

廖立傑:
看這張佳作,不知會有誰支持他。

Jenfu Fu :
畜牲無誤!

Chung Yao Chang:
鬼父。

Chiung Hsuse Yu:
垃颯鬼,十三歲已經初經有長毛了吧~

Allen Yeh :
根本鬼父 !

王惠:
還好吧,親子樂 。國外這種畫面比比皆是。

林伊伊:
這裡是台灣,不是國外,要這樣玩去國外玩,別待台灣。

Ishang Chen:
這種照片外流實在不妥

張文翊:
豈止外流,前幾年就在某周刊大幅登出了。

Fiona Liu:
以為自己是花花公子海夫納嗎 ?好噁心 !

Surgeon:

With regard to the photo, It makes me sick in my stomach. A rabbi surgeon who often assists my operation had been jailed for 5 years simply because FBI found his computer contains child porno.

许瑞華:
施明德為何不倒馬?不罷免馬總統?一位過氣的政客那有臉出來選?回家照鏡子!

簡佑生:
一位忘恩負義、叛國者,還敢出面見人?可惡!

鄭正誠:
每個人都有過去,不能持續維持其光環就是過氣,那些過往也只不過是兒孫、好友的茶餘飯后笑談罷了。看不開這些,表示這個人的人生涵養很Low!不值一提!

鄭正誠 :
當年林義雄主席曾在電視上極盡痛苦的呼喊:信良兄,別拿人家的錢!今天,我們呼籲:明德兄,醒醒吧!

Edmund Lee:
林義雄也中了邪,竟要把票投給施明德。看樣子,我們得發動倒林義雄運動。人家稱他人格者,他以為自己是上帝,竟向馬英九看齊什麼事都要管,好好的戰局會被他搞砸。今后不要管他了。

Feng Hsin Chiang:
林義雄沒表示支持臺灣建國,卻有表達過不反對統一。

洪廷順:
對林義雄的絕佳印象,逐漸動搖了;如對慈濟一樣失望!

Edmund Lee:
林義雄偏偏愛這種人,幹。

卓國明:
噁心!(施明德)怎麼不倒馬??

廖宗彥:此人已無實際影響力啦!名嘴只是在嚼舌頭。

曾淑聖:
人要臉,樹要皮,看不下去啦!

Tim Chang:
就是他媽一個過氣,無能,抹黑,噁心,忘恩負義的小丑。這樣的東西用畜生來形容都算誇獎!

蘇福全 :
這個姓施的人不值得討論,這樣的畜牲只用批判,怒罵即可。

Chopathar Mache:
施明德的總統夢從綠島時期就有,有夢當然好,不過后來完全變了調。真正的台灣人總體上與中國人很不同,施明德打阿扁等于是為中共出了氣,他是真正的台灣人嗎?以后幾個月,就會有看頭。

黃俊溢:
牠只是出來工作賺錢呀,別為難人家。

Chien Chang:
失明的,也失心。

Sharon Chen:
失明得,只會忌妒別人比他能幹有本事,然后眼紅的扯后腿批判別人而已,對綠色黨毫無貢獻...

George Yen:
只有台灣這種變態政治和霉體,才會有這種變態人退而不休,死而不僵!

Rongzhen Yang:
噁心無下限!

陳朝松:
身為台湾人認同的人格者林義雄先生近日背向民主,公開的言論放混水自趟,令人不解。

林嘉瑩: •
我實在不想再理會施明德這種人的消息,但你不覺得曹長青的文章太有趣了嗎?

李漢鐘:
林義雄一世英明居然為了一個跳樑小丑毀了。他的一句話傷透多少支持者的心。一個大是大非的人居然墮落了如此之快。悲哀啊。

林國庭:
施兄是想出來發表一絲不掛的政見,來實現原始人類生活的型態啦!

Peter Tan Peter Tan:
那些捐100塊給他的人,我真服了他們。

姜禮明:
這種人很不適合在台灣

余文儀:
他的三不名言:對女人,不拒絕、不否認、不負責。請問全天下女性,你同意嗎?

Tom Yen:
支持曹教授這篇文章,也感佩曹教授對陳前總統一路的支持!就算未曾因扁而高官厚祿...

蔡志偉:
曹先生真是明理之人。

Yungkun Chou:
曹老師你說的真的入木七分,太貼切,不楓副[察家,評論家,那些名嘴,不知所云……

Wei Lun Tseng:
曹先生,小心中了統媒的惡計!

HH:
似乎是愛現,不甘寂寞,或是過氣的老人還想在舞台上乞待掌聲,好可憐哦! 不管他多麼的振振有詞冠冕堂皇,看他行動或不行動的最終受益者或受害者是誰就不難判定其居心所在。可惜许多台灣人目光看不到三尺,或是心理很清楚也會為某些因素選擇站在人民對立面,兩種狀況都可悲,請看曹大哥評文。民進黨虧待老革命在先,不平甚至報復在后亦不是意外,不是每個參與革命者皆單純地只為公理正義人民而奮鬥的!

Ldses Jowg:
寫的太精彩了!將笨鎖描寫的絲絲入味,(施明德)不會殉道,拐吃騙幹倒是沒人能及。

Kuanming Wu:
您的評論太貼切了!

台北人:
罵這兩個老傢伙罵得好!真是跳樑小醜一對,不知今夕何夕!

James:
物以類聚!!! 慈濟放狗咬人的那位尼姑已經對林義雄按讚了。這兩位無法走下神壇的過往神明,用小丑跳樑形容這哼哈二將,我個人感嘆這兩位曾為台灣民主進程扮演淌淌滄海的先進,到了完年竟然缺乏智慧,讓自己人生的末段顯現滄桑、荒謬的尷尬。

修清:
“假聖人”就是假,我早就看破他了。臺灣盡是這些糟老頭在現醜,連那宋楚瑜啦,王金平啦,“失明的”,都不甘寂寞, 還在自我陶醉。好丟臉喔。

Julie:
對施明德這些天的興風作浪,我實在嗤之以鼻。看到台灣媒體的吹捧,我只有“呸”一字表達。 (台灣人有你當建國路上的夥伴,真好) 我心中常有疑問∼當魚夫看到現在的施明德, 魚夫心中作何感想?因為魚夫當年曾是施的國會助理之一, 而且是主任級的。 那三層肉照片,舊照重看害我驚嚇過度,又要失眠了。當年,我和朋友們看到時,都罵翻天了。 (台語說的比較貼切,“譙”到無力),不僅無恥,而且無知。

維琪:
打開網路,在海外網看到您的大作,紅衫軍鬧台灣的時候我沒 iPad ,今天第一次拜讀(只有“三層肉”已讀)。您的文章透徹精彩,令人拍案叫絕!

這“隻”無明又缺德的“老不修/休”自己真的撕掉臉、剝光皮,最后如此“三層肉”與十多歲女兒如此層層相疊,肉麻當有趣!噁心到極點。(孩子的媽?死了??!哦!No!!她正在拿相機得意得很呢!臺灣話說得好:同簍子堛甄 ——半斤八兩!!)

最令人難以至信的是這種表堣ㄓ@、連臉/皮都不要、全家全身光溜溜的跳樑小丑居然還有叫啥“人格者”的跳出來相挺。啊!可惜啊!可惜!得來不易的“桂冠”掉進“米田共 ”大坑堻寣I怎辦?“涼拌”!!

——原載《台灣e新聞》

2015-05-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