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劉敦樓:否定五四是歷史虛無主義——駁曹長青“火燒趙家樓燒毀中國”

作者:劉敦樓

在“五四”前夕,也就是在5月2日,筆者在《共識網》上讀到一篇有作者署名(曹長青)的紀念“五四運動”的文章。文章的題目是《“火燒趙家樓”燒出一片人道主義荒漠》。讀后,筆者深感這篇文章決不是一般的學術爭鳴,而是一篇的顛覆性否定“五四運動”的文章。

文章一開始就亮出了作者是一位“老資格”的歷史虛無主義者:“我曾在‘應從否定五四運動開始’一文中說,從五四的領導者、口號、結果這三方面來看,就應否定五四”。作者在其新作裡重提他的關于全面否定“五四運動”舊作及其觀點,意在表明他的否定“五四運動”的立場不變。同時也為進一步深化他對“五四運動”的認識鋪墊。這篇新作的主題認識是:“五四運動”又“明顯是一場煽動集體主義,走向集權主義運動”。可見作者在否定“五四”和否定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歷史觀上又向前邁開了一步。

“火燒趙家樓”是“五四運動”中的精彩一頁。這件事集中反映了當時愛國青年學生對簽訂賣國“二十一條”具體當事人的憎恨和維護國家主權的強烈正義感。中小學歷史老師在課堂上講到這件事往往是很動情的,對孩子愛憎立場的形成產生了較大的感染作用。作者在這篇新作裡是緊緊圍繞“火燒趙家樓”說事,花了许多筆墨譴責青年學生的愛國行為,淋漓致盡的贊揚和表述西方的個人主義和所謂尊重個體生命、個人權利價值等人道主義價值觀。如說什麼火燒趙家樓是一起“以愛國名義燒毀民宅,群毆嗜血的行為”。是一批激進學生早已策化好的“預謀”。面對學生的暴行,北洋軍閥政派來的巡警是“十分的文明”,競自動取下刺刀,退出槍彈,“文明對待”。作者甚至很動情地感嘆:“在中國迄今為止的歷史上,我們幾乎從沒看到一個政府的警方如此人道。整個五四運動,政府未開一槍,未死一人。”如此地贊賞北洋軍閥政府和其派來鎮壓學生運動的巡警,就差點說出“偉大”了。

“火燒趙家樓”是無可爭議的愛國行為和革命行為,在中國新民主主革命史上和青年學生運動史上是被得到充分肯定的。然而,這篇歷史虛無主義文章的作者認為:“如果肯定火燒趙家樓,就等于贊同在所謂為國為民的‘善’的名義下,可以剝奪、踐踏個體的權利,甚至可以使用暴力”。

“火燒趙家樓”中,有一位英雄人物叫匡互生,毛澤東很欣賞他,稱贊他是“革命的苦行僧”,巴金肯定他,稱贊他是前進道路上的一盞燈。而作者認為,正是這盞燈,“指引的是此后90多年的一路腥風血雨”。

一部新民民主義革命正史告訴我們:“五四運動”是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開端,從此中國革命在無產階級,后來主要在其先鋒隊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走適合中國國情的民主革命道路(主要是武裝鬥爭、農村包圍城市等),不斷地從勝利走向勝利。而這正確的革命道路和正確的革命方式被作者蔑為“以群體的名義剝奪個人權利”,“ 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寫照”和“一路腥風血雨”。

作者從西方人道主義理念出發,對“火燒趙家樓”進行曲意否定是典型的歷史虛無主義的思維方式和歷史敘事方式。無異把參加“五四運動”的學生直接說成是“暴民”和把“火燒趙家樓”說成是“恐怖事件”。

作者在這篇歷史虛無主義文章的最后再一次集中露骨表達他否定五四、否定新民主主義革命史、否定鴉片戰爭以來中國人民反帝反封建鬥爭和憎恨革命的主題思想。。

說什麼“以目標正確的名義,剝奪他人權利,甚至踐踏個體生命和自由,這就是自五四火燒趙家樓以來,在中國占主體的理論和實踐”。

說什麼“火燒趙家樓”開啟了中國以‘愛國’名義剝奪個體權利、以‘人民’、‘正義’的名義實行暴力的歷史。直到今天,‘愛國’仍不僅是政府最熱衷高舉的旗幟,更是令無數知識分子、年輕學生熱血沸騰的春藥。‘火燒趙家樓’的火,不僅仍在燃燒,更有無數文化人們在往裡添柴、澆油。”

從立論到碎片化、枝葉化史實的論證再到結論,作者顛覆性地進一步全面否定“五四運動”、青年學生在這場愛國運動中的進步作用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中國人民可歌可泣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歷史。

近幾年,在學術研究領域和其它社會生活領域歷史虛無主義重新抬頭。這一輪歷史虛無主義主要集中在中國近代史、現代和當代史和中共黨史研究等領域,其顯著的特點就是以西方“普世價值”為標准,以“重新評價”為名,歪曲和否定黨的歷史和新中國歷史。其主要表現為:否定中國共產黨領導,否定中國人民的革命鬥爭史,否定新中國建設的歷史成就,否定和貶損革命前輩,詆毀黨的領袖等。

對重新抬頭的歷史虛無主義,我們的黨報黨刊和學術研究領域等已組織一定的火力,發表了一些有份量的文章進行了批駁。有人已把批駁歷史虛無主義稱之為2014年“十大學術熱點”之一。然而,有不少批駁歷史虛無主義的文章僅是限于學術探討和理論研究層面,說的都是一些“酸溜溜的學術語言”,行文既長又不活潑,社會大眾特別是年輕人根本不愛看。相反,一些歷史虛無主義文章,如“紀實”、“訪談”、“真相”等是大行其道,產生了很壞的抵消正史、瓦解人們正史認識與觀念的影響。對此,我們史學工作者及黨的領導干部、宣傳工作者,不能視而不見,集體失語。要及時地抓住歷史虛無主義的典型文章,一針見血,具體批駁,以正視聽、視阅,及時地回答一時困繞人們思想的重大歷史問題。我想,這是我們每一位馬列主義史學工作者和宣傳工作者等應盡的責任。

2015-05-06

——原載《共識網 》
  

2015-05-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