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曹長青:美國強盛的根本原因





在全球二百個國家中,在人類二千年歷史上,美國的國土、人口、資源,這三項都不是全球第一,但為什麼美國成為世界唯一超強?成為自由世界的旗手?

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人們常說的“美國例外論”(exceptionalism),或者說是“獨特性”。這個“獨特性”在于,美國比地球上任何國家都“更加自由”,“更加個人主義”。

自由(freedom)、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是美國獨特性的兩個主要價值,是促成美國強盛的根本原因。把它放在近代人類歷史的宏觀背景下,更能看出美國即使在西方民主國家中,也是“獨一無二”的,有三個“幸運”:

第一個幸運是,“美國沒有受到歐洲舊制度的毒害”。

在近代的政治變革中,有兩場革命,對人類進步意義最大。一場是英國的光榮革命,實行了君主立憲,限制了君王權力。另一場是美國的獨立戰爭,結束了殖民統治,建立了以“個人自由和權利”為根本價值的偉大美國。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羅伯特.蒙代爾在北京大學演講時甚至這樣評價:當代最偉大的事,是美國的崛起!

為什麼光榮革命能在英國成gong,而法國大革命卻帶來血腥和斷頭台?歷史學家早就指出,當年英國在歐洲也是獨一無二的,她沒有其他歐洲國家那樣的農民階級、森嚴等級的國教、集權強勢的君主制等;而是具有更多的個人主義色彩。光榮革命,本質上就是一場擴大個人權利的革命。

而隨后發生的美國革命(獨立戰爭),雖然是從英國獨立出來,但是美國的建國先賢們,恰恰是非常欣賞、共鳴主導英國光榮革命的輝格黨的理念,其根本追求是個人自由,而不是法國革命那種以“人民名義”建構群體主義專制。

而且美國的早期移民,幾乎都是從歐洲逃過來的革新派新教徒,在一個幾乎沒有人煙的廣袤土地上,白手起家,創建一個新國度。所以美國這個國家誕生之初,就是獨特的,跟歐洲國家完全不同,美國沒有政教合一的教會權威;沒有王公貴族;沒有盤根錯節的利益集團;沒有“富人進天堂比駱駝穿針眼還難”的反富傾向;沒有“根深蒂固的對商業活動的厭惡”,所以“美國沒有受到歐洲舊制度的毒害。”

第二個幸運是,美國以三大權利和兩句話建國。

雖然當時是英國屬地,但英國的統治是微弱的,甚至是放任的,被史學家稱為“有益的疏忽”;所以在獨立革命之前,美國就已經是世上最自由的國家,市場經濟也相當發達,人民的富有程度是當時世界最高的。

所以從一開始,美國就是獨特的,不存在一個心懷不滿的無產階級,沒有狄更斯的《雙城記》、雨果的《悲慘世界》中描繪的那樣一個有巨大貧富差別、窮人哀嚎遍野的社會。美國的工人階級是富有的。所以馬克思認為並期待的“無產階級革命會從最富有的國家開始”一直都只是幻想而已。

到了打響獨立戰爭,建成一個新國家時,美國又一次飛躍,主要體現在建國先賢用《獨立宣言》確立了美國精神和價值,那就是保護個人權利和自由為根本,而不是建立一個強大國家和政府。這份奠定美國文明的文件主要確定了美國人的三大權利:生命的權利,自由的權利,追求幸福的權利。而且用“天賦的”這種絕對性,防止任何力量的剝奪。而追求幸福,原意是指個人發財,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后來在這種精神下形成的美國憲法,根本宗旨是兩句話:保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

這“三大權利”和“兩句話”,就把美國跟歐洲,以及整個世界拉開了距離,形成了美國的獨特性,使美國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自由的政體”。

第三個幸運是,美國先賢們信奉自由經濟。

美國所以成為當今世界的唯一超強,有穩固的民主,強大的軍事,蓬勃的市場經濟,繁榮的資本主義,就是因為重視個人權利,保護私有財產,形成了有競爭力的(物質、思想、制度)的自由市場,讓人民(消費者)選擇,優勝劣敗;同時由于政府權力受限,統治精英無法隨便剝奪個人權利。

奠定人類自由經濟思想的經典著作、亞當-斯密的《國富論》是在《獨立宣言》發表前四個月問世的。美國的建國先賢大都讀過這本書,從一開始就受到自由經濟思想的影響。

像寫出《常識》一書、被譽為美國獨立革命理論旗手的潘恩,就非常推崇自由經濟。潘恩認為美國從英國獨立出來,會自由發展貿易,對經濟有好處。他在《常識》中開篇就斷言:“政府即使在它最好的情況下,也不過是一件必要的惡,而在其最壞時,就成了不可容忍的邪惡。”

潘恩當時(二百年前!)就認知到小政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留下這樣的明言:“管得最少的政府就是管得最好的政府。政府本身不擁有權利,只負有義務。”

這些原則,都體現古典自由主義,也就是今天的保守主義的精神,並至今都是資本主義發展的指南。

后來領導南北戰爭、廢除了黑奴制度的林肯總統(《國富論》在林肯出生33年前問世的),就深受《國富論》等強調市場經濟和個體自由的經典著作(以及潘恩等自由經濟思想)的影響,所以林肯當年就曾這樣精闢地指出:

“你無法通過削弱強者來強化弱者。你無法通過摧毀大人物來幫助小人物。你無法通過榨干富人來致富窮人。你無法通過搞垮雇主來幫助雇員。你無法通過透支來摆脫困境。你無法通過借錢得到安穩。你無法通過剝奪人的動力和獨立來塑造人格和勇氣。你無法通過替別人做他們自己能夠並應該做的事而真正幫助他們。”

林肯強調的不是均貧富,不是反富仇富,更不是階級鬥爭,而是強調個人自立自強,靠個人能力自我實現,發財致富。這種被稱為“林肯哲學基石”的原則理念,成為后來美國(以至世界)左右派分野的標志:保守派認為“自由”(liberty)最重要(高于“平等”);左派認為“平等”最重要。但左派的實踐結果是,以平等的名義剝奪了個體自由。最后自由沒有了,平等也不存在。均貧富的共產主義運動是左派的極端表現。

正因為這樣一種個人自由和權利的意識,才使“美國對財富的態度以及它的成就,在發達國家中獨樹一幟”:美國人比歐洲人更熱愛商業,更不反富,更熱心創造和擁有財富,並把這視為成就的象征。

美國的不幸是:其獨特性遭內外挑戰

但美國的獨特性一直受到挑戰,不僅有來自共產國家的敵對,極端伊斯蘭世界的仇視,更有來自大西洋對岸的左派知識份子的痛恨,他們希望美國成為另一個歐洲,即有更多的政府權力,更多的精英主義,而更少的個人自由。同時,美國的獨特性,也受到美國內部左派勢力企圖摧毀它的挑戰:

三十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時,左派羅斯福政府就乘機推行侵蝕個人權利與自由的大政府新政,其熱衷的榜樣是共產蘇聯和法西斯的意大利。羅斯福的主要智囊就曾感歎,“為什麼讓蘇聯獨享改造世界的樂趣?”羅斯福們也要像蘇聯那樣推行改造社會的烏托邦。那個時候通過的退休金制度,福利制度,國營經濟等,至今仍在損害美國的經濟,以及美國先賢們確立的個人自由原則。

奧巴馬執政時代,更把美國推向社會主義,熱衷大政府、高稅收、高福利、高預算(赤字)的政策。政府並不產生錢,奧巴馬政府敢這麼做,一是靠高稅收,更多剝奪個人財富;二是提前花銷年輕人預交(被政府從工資扣除)的未來退休金。如果沒有當年羅斯福新政建立的這種強行退休金制度,政府的高赤字運作就不易進行,因很難拿到這麼多錢。三是舉債,中國已成美國的最大債主。專家預測,今后十年,美國的龐大債務將升至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87%!

奧巴馬等左派的這種大政府政策,本質上損害美國的立國之本,侵蝕甚至摧毀美國的“獨特性”。奧巴馬是以高喊“改變”而上台的。但他想改變的,是美國的獨特性,要把美國變成法國,變成希臘。而當今美國內部風起雲湧的茶黨運動(捍衛個體自由),就是傳遞這樣的信號:美國人民要改變的是大政府的體制,捍衛美國歷史形成的美國特色,保住美國的“獨特性”;使美國仍成為保守派的里根總統所樂于稱頌的“山頂那閃亮的城市”,繼續成為所有被群體主義奴役的人民的燈塔和希望。

2016-03-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