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梁力:驚心動魄的日本美女博士造假事件(日本“韓寒”露餡記)

作者:梁力(《羊城晚報》編輯)

撒謊造假,是地球人所憎惡的事,但對其危害的認知和容忍程度,各國有異。下面是發生在國外的兩起學術打假案例,發人深省。

一起是發生在日本的“小保方晴子造假事件”。

去年1月29日,日本年輕的美女博士小保方晴子在世界最權威的《自然雜志》同時發表了兩篇論文,稱發現了STAP細胞。這是生物學上的重大突破,是獲取諾貝爾獎級別的發現。

在女科學家短缺的日本,這一成就引起了極大震動。然而,還沒等日本人真正興奮起來,美國生物學權威保羅•紐潑勒就隔洋喊話,直指成果涉假。接著,保羅• 紐潑勒等人在自己的實驗室,按小保方晴子所說的方法反復實驗,證實小保方晴子的結論不能重現,並將這個發現刊登于《自然雜志》新聞欄裡。

這個結果,讓日本各界一下子懵了,他們認為小保方晴子令日本蒙羞,于是,譴責之聲震天響起。

一馬當先的當然是媒體了,那種窮追猛打的勁頭,單看報道的數量就讓人窒息。從事件曝光到去年年底,日本媒體的質疑、起底、譏諷等報道和評論就達三四十萬篇之多,像著名的《產經新聞》,平均每天就有兩篇相關報道。

日本民眾和各界也責難連連,其中竟有不被人待見的日本AV行業,他們譏諷說,願出1億日元,請晴子出演實驗室性愛片。

面對沸騰的輿論,小保方晴子供職的日本理化學研究所羞憤不已,迅速成立一個6人聯合調查委員會,對事件展開調查,並立即封閉實驗室,不讓當事者進入,以防其做手腳。

4月1日,日本理化學研究所的調查結果就出來,認定小保方晴子在STAP細胞論文中有篡改、捏造等造假問題,屬于學術不端行為。認定她是一個缺乏研究倫 理,不謙虛,不誠實,也不合格的學者。她“歪曲了科學本質,玷污了‘研究’二字,並且嚴重傷害了大眾對研究人員的信任”。

曾參與此項研究的日本生物學權威若山照彥教授,這時也站出來承認,在沒有晴子參與的情況下,自己的研究團隊做不出來她說的那個結果,並向社會各界深表歉意。

從日本人對事件反應之強烈程度,便可得知弄虛作假在他們眼中,是怎樣的一種醜惡行徑。

這時,一直保持沉默小保方晴子,卻在記者招待會上含泪申辯說:“STAP細胞確實有,自己已經成gong制出了200次以上。”

對此,日本理化學研究所根本不理會,堅持認為這是學術造假,並再次宣布,一個月后公布對她的處理結果。小保方晴子則反駁說她的發現有效,提出不服申訴。雙方各執一詞,僵持不下。

6月4日,雙方達成妥協:小保方晴子同意將兩篇論文從《自然雜志》撤下,而理化所則同意讓她回到實驗室,重復完成她認為成立的實驗,但條件是:另為她開 設實驗室,並在實驗室入口處和室內安裝三個攝像頭,做全天候的監控,並指定第三方人員作現場公證。此外,細胞的培養儀器將上鎖,出入實驗室實施電子卡門禁管理。實驗到11月份結束。

無疑,實驗室已成了監督嚴密的“考場”,小保方晴子在這裡,或洗白自己,或萬劫不復。

最終的實驗結果讓人心碎。12月18日,日本理化學研究對外宣布,小保方晴子未能再現萬能細胞,實驗終止。隨后,小保方晴子黯然辭職。

“考試”方式雖然殘酷,但公允透明,它讓假的真不了。

此次事件還引發了一場“血案”。小保方晴子的導師笹井芳樹,在8月間突然自殺。他在給傳媒的一封電子郵件中稱,自己“被恥辱感淹沒了。他是以死來向社會謝罪。

今年2月10日,日本理化學研究所宣布對事件的處罰結果:小保方晴子“應予以解雇處分”,若山照彥教授等相關人員則給予停止上班、嚴重警告等處分。

就在前幾天,日本理化學研究所再次宣布,要求在小保方晴子退還研究費中的約60萬日元論文投稿費用,但不提起刑事訴訟。事件最終了結。

日本人以一場“考試”和一宗“血案”,演繹了驚心動魄的學術打假實例。有人問,日本人為何能在幾十年間取得22個諾貝爾獎?答案很明白:較真精神起了決定性作用。

另一起是發生在法國的“羅丹代表作《青銅時代》涉嫌造假事件”。

1876年,著名雕塑大師羅丹創作了一尊裸體男青年青銅雕塑,名為《青銅年代》。由于作品精準地抓住了人物瞬間的表情動態,仿如真人再現,在巴黎官方沙龍展出時,引起極大轟動。

然而,由于作品太過逼真傳神,加之尺寸(1.74米)與真人所差無幾,一些心懷叵測和不明真相的評論界人士便在報紙上指責說作品是“從真人身上翻下來的 模子澆鑄的”。一時間,引起眾怒,“藝術騙子”和“傷風敗俗的流氓”等指責聲四起。巴黎官方沙龍陷入尷尬境地,只好勒令《青銅時代》搬出展廳。

面對各種惡毒的責罵,羅丹百口莫辯,迷茫無助。

最終,巴黎官方沙龍想出了一個辨別真假的辦法:派出五名雕塑家為評審,讓羅丹即時創作一件作品,以見證他的實力。

在“考試”現場,羅丹憑借平時夜以繼日的基本gong訓練和對人體解剖知識的精准把握,在不用模特兒的情況下,《青銅時代》的軀干和雙腿很快就被塑出來,和原作幾乎不差絲毫,在場的雕塑家目瞪口呆,提前終止了評審……

真相大白后,羅丹的超人才華震驚法國,名聲大振。之后,作品重新展出,並被法國政府收購。

羅丹的“赴考”,自證了才華,剝去了迷霧;小保方晴子的“赴考”,雖說是自取其辱,但我們還應感謝她的“勇氣”,因為這場“考試”讓一切昭然若揭。

聯想到發生于國內擾攘多時的“韓寒代筆門”事件,則讓人感慨。在涉嫌代筆質疑十分有力的情況下,不僅沒有出現一場甄別真偽的“考試”,更沒有探究真相的 深入調查,事件在強大的“挺寒派”攪渾下,最終演變成“懸案”。而“挺寒”的“中流砥柱”,竟是眾多學界名人和有影響的傳媒。結果呢,當事者偶像地位至今不倒,名利依舊雙收。

對于欺騙造假,我們應有這樣一個識見:刨根問底,只問黑白,不問是非。不然,打假人人喊,繁榮依舊在的尷尬局面就會不消失。

2015-03-29

——原載《羊城晚報》微博。作者梁力為《羊城晚報》“羊城滄桑”版、“晚會”版編輯。

(讀者推薦)

2015-04-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