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高勝寒:擋不住的美國同性婚姻合法化

作者:高勝寒(美國華盛頓DC)

2015年1月16日,最高法院宣布,將于2015年4月28日,將四件來自第六巡回上訴法院的上訴案件,合並開庭聽證有關同性婚姻的辯論。是為美國近代民權發展史上,繼保持沉默權利的《米蘭達 訴 亞利桑那州案(Miranda V Arizona)》,婦女墮胎權利的《羅伊 訴 華德案(Roe V Wade)》與擊破種族隔離的《布朗 訴 教委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以來,最為影響每一位美國人民日常生活的《奧貝格費爾 訴 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

與第五巡回上訴法院相反,素以保守聞名的第六巡回上訴法院的管轄區是田納西、肯塔基、密西根與俄亥俄四個州。

同性婚姻在最高法院的爭議主題有二:《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是否涵盖同性婚姻在內?州政府拒絕外州有效而合法的的同性婚姻執照是否違反美國憲法精神?

最高法院允许兩個半小時的口頭辯論時間,開始90分鐘用作聽取兩造關于同性婚姻是否在憲法保護權利範疇之內的正反意見,剩余的時間用作州政府是有否拒絕承認外州合法婚姻的法律權力。九位大法官將于2015年6月,為長年以來的各種同性婚姻爭議,作出劃時代的裁決。

美國最高法院介入同性婚姻的矛盾是必然而需要的,原因有二:

第一是州法各異。许多州因為的州法的解釋相異而造成極大的矛盾,比如密蘇里州承認外州與本州聖路易斯市的同性婚姻結婚執照,但州議會拒絕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議案。在堪薩斯,絕大多數的郡政府均頒發同性婚姻執照,但州政府依然拒絕承認之。

第二是對各管轄區聯邦法院對同性婚姻的裁決不同,形成矛盾與混亂,聯邦法院已經有超過60次的州政府認為拒絕承認外州是違憲,但管轄田納西、肯塔基、密西根與俄亥俄四個州的第六上訴法院卻以二比一的票數,裁決州政府有權拒絕不承認外州的合法婚姻,在不接納立案,就默認上訴法院的裁決為最終定案的法理下,最高法院沒有任何選擇,必須介入,以便解決裁決矛盾的困局,為聯邦法院處理四性團體(LGBT community)建立一個統一標準。

四性團體指的是男同性戀(gay)、女同性戀(lesbian)、雙性戀bisexual)與變性者(transgender)的統一簡稱。

≈≈≈≈≈≈≈≈≈≈≈≈≈≈≈≈≈≈≈≈≈≈≈≈≈≈≈≈≈≈≈≈≈≈≈

目前,美國有阿拉斯加、亞利桑那、加利福尼亞、科羅拉多、康涅狄格、特拉華、佛羅里達、夏威夷、愛達荷、伊利諾伊、印第安納、愛荷華、堪薩斯、緬因、馬里蘭、馬薩諸塞、明尼蘇達、密蘇里、蒙大拿、內華達、新罕布什爾、新澤西、新墨西哥、紐約、北卡羅來納、俄克拉荷馬、俄勒岡、賓夕法尼亞、羅德島、南卡羅來納、猶他、佛蒙特、維吉尼亞、華盛頓、西維吉尼亞、威斯康辛與懷俄明37個州,外加首都華盛頓,與22個美洲土著部落允许合法的同性婚姻,這涵盖了70%的美國領土。

美國目前有阿肯色、喬治亞、肯塔基、路易斯安那、密西根、密西西比、內布拉斯加、北達科他、南達科他、俄亥俄、田納西與德克薩斯12個州,波多黎各與維爾京群島兩處美國屬地的法律,依然拒絕簽發同性婚姻結婚執照,與承認外州同性婚姻的合法性。其中阿肯色、密西西比、內布拉斯加、南達科他與德克薩斯5個州,已被聯邦法院裁決為違憲,雖然在上訴時期,但是幾乎沒有人會看好會有使人驚訝的結果。

關于同性婚姻權利的背景,哈佛大學法學院法學教授邁克爾•克拉爾曼(Michael Klarman)在他名著《從衣櫃到聖壇(From the Closet to the Altar)》序言中說:

“最高法院的裁決往往使演變中的社會重建運動無所適從。有的時候,最高法院主宰著社會運動,將之憲法化,然后用之于強制那些頑強反抗的州。當最高法院在1965年裁決婚姻中的配偶有權在自己的臥房裡隱私地采用避妊藥時,美國只有兩個州——大部分是天主教徒——擁有禁止避妊的壓迫法律。2003年,最高法院裁決各州有關同性戀與自願者禁止雞奸法有違憲法權利時,美國有13個州擁有視雞姦行為是刑事犯罪的法律,其中有四個州的該條法律,是專以同性戀者為懲罰的對像,但沒有任何州依然在執行該等法律。大多數的最高法院裁決,俱擁有民意的支持,故很少會引起政治上的反抗。

有些對憲法解釋的司法裁決將這個民族撕裂成均等的兩半。最高法院在1954年宣布公立學校的種族隔離制度違反憲法精神時,有在全國48個州中,有21個州的法律允许或硬性規定必須執行那些種族隔離條款,而民意調查顯示,支持與反對的意見,幾乎持平。同樣地,最高法院在1973年裁決婦女有決定是否墮胎憲法權利時,對于這種爭議性的大眾意見,亦是各占一半。

也有偶然的案例,最高法院的司法裁決與大眾意見相勃而行。六十年代,當最高法院裁決在公立學校裡的宗教禱告儀式有違憲法中政教分離原則時,當時有高達70%,甚至于80%的大眾持反對意見。最高法院在1989年與1990年時,裁決人民在游行時,有權焚燒國旗作為泄憤行為時,亦是受到絕大部分人民的反對。

雖然最高法院經常妄視民意地悍然裁決,但很少大法官願意成為社會重建運動的先鋒。在大多數的時間,他們依照美國文化與歷史的原則做出與民意背道而馳的決定。”
 
2003年6月23日,最高法院在劃時代的《勞倫斯 訴 德克薩斯州(Lawrence V Texas)》案中,以六比三的強大票數,裁決德克薩斯州的《雞奸法(sodomy law)》違反了《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公平保障原則,必須立即廢除,自此開啟了美國同性戀合法化,與同性婚姻合法化民權運動的新紀元。

美國聯邦共有1,138條有關婚姻的法律定義與解釋,但是沒有一條是保護同性婚姻的立法。2013年6月26日,最高法院在《美國 訴 溫莎案(United States V Windsor)》中,裁決《保護婚姻法(Defense of Marriage Act)》為非法后,美國政府開始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早期作業。

《保護婚姻法》是共和黨的傑作,主要的論題是婚姻關系乃由一女一男所組而成,各州有權拒絕簽發同性婚姻結婚執照。威廉•克林頓並不支持這條立法,但是在共和黨的握有足夠的反否決票數威脅下,為了避免難堪,勉強在1996年9月21日,將之簽署成美國法律。

由2015年3月27日開始,美國聯邦政府承認1993年的《家庭與醫療法案(Family and Medical Leave Act),包括各州承認或拒絕的同性婚姻在內。

≈≈≈≈≈≈≈≈≈≈≈≈≈≈≈≈≈≈≈≈≈≈≈≈≈≈≈≈≈≈≈≈

美國是一個多種族混合的國家,多元民族的現代文明國家特點是法治與包容,在兩者之間,包容更重于法治。就像所有極具爭議性的案件一樣,自從2015年一月最高法院宣布立案以來,反對與支持同性婚姻的聲浪,此起彼伏,不絕于耳,這是一個現代文明社會的必然現像。

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主要法理有四:第一,宗教信仰不允许;第二,同性婚姻全面合法化將導致多妻主義與亂倫法律的崩潰與合法化,第三,顛覆傳統道德倫理,第四,白人至上傲慢心態。

≈≈≈≈≈≈≈≈≈≈≈≈≈≈≈≈≈≈≈≈≈≈≈≈≈≈≈≈≈≈≈≈≈

就像所有的民權運動一樣,持有相反的意見,是一個正常文明社會的常態。2014年4月2日,阿拉巴馬州議會,通過一條要召開全國修憲大會,目的就是要用憲法的形式,來頒布全國性的禁止同性婚姻合法化。

在美國近代民權運動發展史上,阿拉巴馬州的保守與反面形像,一直是歷歷在目,在美國近代民權運動發展史上,由種族歧視到州權獨立,由黑白混校到四性權力,阿拉巴馬州從未缺席,並一直扮演著一個不太光彩的腳色。

在雲雲眾多的政客中,現任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院長羅伊•穆爾(Roy Stewart Moore)就是典型的代表。至今依然極力主張阿拉巴馬州有權黑白分校的穆爾,曾在2003年當選為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院長,在任期內,即發生了“十戒碑事件”。

1992年,阿拉巴馬州埃托瓦郡(Etowah County, AL)巡回法庭法官•斯旺(Julius Swann)突然死在辦公室裡,皆•亨特(Guy Hunt)州長依法提名穆爾繼任之。穆爾一上任,就把自己家裡的木制十字架,懸掛在法庭自己椅子后面,然后告訴《蒙哥馬利廣告報(Montgomery Advertiser)》記者說,此舉乃“彰顯《十戒》與建立法律道德根基的重要性”,並要求在開庭前集體禱告。

穆爾上任之初,在審理一件同性戀謀殺毒販的案件中,被告律師在法庭上提出動議,抗議穆爾背后的那個十字架標志,引起廣泛的爭議,穆爾悍然拒絕將之移走。

穆爾當選為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院長后,變本加厲,認為在法庭的牆上懸掛木頭十字架,已經無法彰顯他的“道德”理念,利用職權,從佛蒙特州運來兩塊重達五千兩百余磅,三尺寬,三尺厚,四尺高的青鋼石,刻以《十戒》條文,置于法院圓形大廳當中。

1995年三月,美國民權自由聯盟入狀法院,控告阿拉巴馬州法院裡面的基督教“十戒”經文,與開庭前的禱告,雙雙有違政教分離的憲法原則。1996年,阿拉巴馬州巡回法庭法官查爾斯•皮拉斯(Charles Price)裁決,開庭前的禱告行為,違反了美國憲法精神,但允许牆上的十字架,繼續懸掛在那裡。

穆爾聞判后,召開記者會,公開譴責皮拉斯的“亂判”,皮拉斯的反應是附加裁決《在十天之內,必須撤走那塊數噸重的《十戒》大石頭,否責每天罰款五千美元。在阿拉巴馬州的陳舊官僚體制下,最后不了了之,1998年,案件以“程序不合”為幌子結案。

穆爾不僅藐視阿拉巴馬州的法律,還公開抗拒聯邦法官的裁決。2002年11月18日,聯邦地區黑人法官麥仁•湯普遜(Myron Thompson)裁決穆爾的行為是違憲,《十戒》大石頭必須從法院大廳移走。穆爾繼續抗命。2003年11月13日,阿拉巴馬州司法委員會用全票的結果,炒了穆爾院長的魷魚,立即生效。

2012年11月6日,穆爾鹹魚翻生,再次當選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院長。最近,穆爾又再成為全美的新聞人物。

2015年1月23日,聯邦女法官凱莉•格拉內德(Callie Virginia Smith Granade)在《瑟西 訴 斯村茲(Searcy V Strange)》案中裁決,阿拉巴馬州拒絕簽發同性婚姻執照與不承認同性婚姻,乃違反憲法基本權利的行為,她下令阿拉巴馬州司法部長不得執行該州法,並立即采取恰當行為更正之。2015年2月9日,最高法院確認格拉內德的裁決合憲無誤,並立即執行。

這個裁決惹怒了一貫仇視同性戀,視之為犯罪行為的穆爾,他突然以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院長的身份,簽發命令,任何阿拉巴馬州法官,不得簽署同性婚姻結婚執照,負責以州法懲辦。

在州法不得違背聯邦法的司法倫理下,阿拉巴馬州的蒙哥馬利、伯明翰與漢茨維爾三郡的法官,堅決藐視穆爾的亂命,開始簽發同性婚姻結婚執照,目前大多數的郡,亦相繼藐視穆爾的亂命,執行最高法院的命令。

2015年1月28日,南方窮人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向阿拉巴馬州司法委員會遞狀,就穆爾的公開仇視同性戀行為,作出嚴厲警告與法律行動的威脅。

穆爾的出身背景,極其複雜,他在農場當過牛仔,在擂台上干過職業搏擊手,在越南戰場上服過役,出任過檢察官,當選過地區法官、競選過州長、總統與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院長。他思想陳舊,頑固,傲慢而自以為是,乃典型的美國南方白人至上思想代表,現在雖然依然是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院長,但他的失敗與被潮流淘汰,乃在意料之中。他對同性婚姻的仇視,甚至公開抗拒最高法院命令的極具爭議行為,就像他的政教不分思想一樣,恰是美國反對同性婚姻制度的代表寫照。

≈≈≈≈≈≈≈≈≈≈≈≈≈≈≈≈≈≈≈≈≈≈≈≈≈≈≈≈≈≈≈≈

印第安納州議會最近通過了極具爭議的《宗教自由法案(religious freedom law)》,允许私人企業可以用“宗教信仰”的理由,拒絕為四性團體提供服務。共和黨籍州長邁克爾•汴斯(Michael Richard Pence)頂不住保守勢力的政治壓力,一邊嘴上強調不得歧視四性團體,一邊卻將之簽署成法案。《宗教自由法案》尚未執行,但是已經引起全國性的批判與抵制,印第安納州的聲譽,受到重大損失。

這種案例在美國近代民權史上累見不鮮。最著名的是亞利桑那州金博士生日假期時間,可為前鑒。1983年11月2日,對于民權運動毫無好感的里根總統,不敢逆水行舟,罔顧民意,在白宮玫瑰花園將國會通過每年一月份第三個星期一,為《馬丁•路德•金節日(Martin Luther King, Jr. Day》,全國聯邦人員有薪休假,是為美國歷史上繼國父喬治•華盛頓與發現美洲的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后,第三位名人生日假期。

1987年,賣汽車出身的亞利桑那共和黨州長伊凡•米查姆(Evan Mecham)上台,牛氣衝天,悍然高調廢止《馬丁•路德•金節日》,立即引發軒然大波,不僅遭到全國旅游行業抵制,更失去1993年足球超級杯主辦權,經濟損失五億元。1992年,在全國的輿論壓力下,亞利桑那州議會通過法案,恢復了《馬丁•路德•金節日》為有薪假日,事情逐漸平靜,但亞利桑那州的名譽,卻掉到了谷底。

另外一個案例發生在2006年的新墨西哥州。凡妮莎•威爾科克斯(Vanessa Wilcox)聘請伊萊恩照相館(Elane Photography),為她的同性戀伴侶定情時,留影紀念,但被以“宗教信仰”為理由拒絕,威爾科克斯將伊萊恩照相館告進法庭,控以性別歧視之罪,結果勝訴。如果這種案件移到擁有《宗教自由法案》的印第安納州,就難料結果了。

幾乎沒有任何法學家懷疑,最高法院會否決任何類似印第安納州的《宗教自由法案》,但這種現象, 正好說明了保守與反對的意見,依然是一股不容小看的力量。

≈≈≈≈≈≈≈≈≈≈≈≈≈≈≈≈≈≈≈≈≈≈≈≈≈≈≈≈≈≈≈≈≈≈≈

在美國近代反四性團體的歷史上,沒有人的名字,有弗雷德里克•費爾普斯(Frederick Waldron Phelps, Sr.)這麼響亮。他已經于2014年3月19日在堪薩斯州托皮卡(Topeka, Kansas)去世,活了84歲。他的謝世,一石激起千層浪,美國社會各層的議論如潮湧,幾乎全是他的負面消息。

費爾普斯是一位極具爭議性的人物,16歲即中學畢業,擁有法學博士學位,在70時代是民權官司的著名律師。因為目空一切,傲慢自大,偽造文件而絲毫沒有悔意,被法庭注銷他的律師資格。1955年創立韋斯特伯勒浸信會教堂(Westboro Baptist Church),這家小小的教堂,僅有數十名會員,而且幾乎全是費爾普斯自己13名子女的家族成員,但卻是全美國反同性戀的急先鋒。

中學畢業后,費爾普斯進入西點軍校,但于次年退學。1954年,出任堪薩斯州托皮卡東邊浸信會教堂(East Side Baptist Church)助理牧師,第二年,被推薦出任新建的韋斯特伯勒浸信會教堂,費爾普斯接手后,立即與總部撕破臉皮,拒絕往來,實行強勢霸占。

費爾普斯的仇恨是沒有固定目標的,包括他自己的父親在內。他父親弗雷德裡克是鐵路局郵政員,費爾普斯五歲喪母,跟隨父親與繼母長大,稍有獨立能力,不顧養育之恩,悍然與父親斷絕關系,不僅連話都不說一句,還把不拆的書信,原件退還,其冷酷的個性,于此可見。

美國基督教和天主教是反對四性權利的主流,但他們的反對,僅限于教堂上的批判,但費爾普斯的仇恨四性權利團體,卻是走出教堂,撒向街頭。

為了達到宣傳目標,費爾普斯創造了一句每次出師必用的名詞:“上帝憎恨同性戀(God hates fags)”,久而久之,這句話成了費爾普斯的標簽與招牌。

美國有超過40個州的法律, 禁止在葬禮上進行任何形式的抗議和示威,其立法的原意, 就是維護死者的尊嚴,和生者的感情。但這種人之常情在費爾普斯來說,是錯誤的,是可笑的。他以人類最無恥與最卑鄙的方法來反對同性戀——專挑同性戀的葬禮來示威與慶祝,同性戀者最痛苦哀傷的時候,也就是他最快樂與最幸福的時光。費爾普斯經常率領著他所謂的信徒,在為國犧牲的軍人葬禮進行時,打著“言論自由”的幌子,拉著“這些軍人死了,謝謝上帝(Thank God for dead soldiers)!”牌子,一邊咒罵,一邊慶祝。

這些無恥行為,刺傷了美國人民的感情,也激怒了國會山莊的議員,2006年5月,喬治•小布什總統高調簽署了《尊重美國遇難英雄法案(Respect for America’s Fallen Heroes Act)》,2012年8月,巴拉克•奧巴馬總統亦簽署了《榮譽美國退伍軍人與關懷樂潔恩營家庭法案(Honoring America’s Veterans and caring for Camp Lejeune Families Act)》,兩條法律前后規定,在軍人葬禮上,兩小時的緩衝期與三百尺的距離,不得有任何的示威與鼓噪。小布什是共和黨,奧巴馬是民主黨,兩個主流大黨的總統看法一致,正好說明了是非對錯的標准是什麼。

2006年在,一位20歲的同性戀海軍陸戰隊軍人馬修•施奈德(Matthew Snyder)謝世,費爾普斯帶著他的嘍啰在賓夕法尼亞州葬禮上舉牌示威,被施奈德的家屬告進法庭,法庭裁決費爾普斯罪名成立,需賠償1090萬美元的精神痛苦費。

費爾普斯的兩位律師女兒,把案件打進最高法院。2011年,以八票同意一票反對的票數,裁決在《美國憲法第一條修正案》言論自由保護下,費爾普斯有權表達自己的意願自由,而且,因為教堂是非牟利機構,不得用“傷害感情”的法理,要求金錢上的賠償。自此以后,偽牧師更加的囂張跋扈,越發的傳播仇恨。

1988年,費爾普斯大力支持艾伯特•戈爾(Albert Arnold Gore, Jr.)競選美國總統,並負責戈爾在堪薩斯州的競選事務。因為戈爾歷年來,一直是反對同性戀,並且公開譴責說,“美國社會不應該認可同性戀這種行為”;可是水流石不轉,戈爾在2000年出馬競選美國總統時,因為得到四性團體的票源與金錢支持,態度一百八十度大改變,非僅絕口不提當年羞辱同性戀的記錄,還公開支持四性團體的憲法權利。

這個改變激怒了費爾普斯。在1996年戈爾副總統就職典禮慶幼b外面,韋斯特伯勒浸信會教堂總全體動員,高舉戈爾是“著名的同性戀皮條客(famous fag pimp)”牌子,向戈爾示威嗆聲。1998年,戈爾的父親謝世,費爾普斯率領著韋斯特伯勒浸信會教堂總全班馬,在葬禮上示威,高聲叫囂,“你老爸下地獄了”泄憤。

費爾普斯的政治押寶,經常押錯了地方。1997年,偽牧師覺得伊拉克的薩達姆•侯賽因,簡直就是人間的菩薩,頭腦發熱下,寫了一封馬屁信給侯賽因說,“伊拉克是唯一允许在大街上自由地、公開地傳播福音的穆斯林國家”。並要求到伊拉克傳播福音一星期,侯賽因立時批准。

在巴格達的大街上,費爾普斯不是在傳播福音,而是率領著韋斯特伯勒浸信會教堂一班人馬,高舉反對克林頓總統、希拉裡與“肛交的同性戀”牌子,興高彩烈地游行示威。

美國民族的共識是:美國人在國內反對美國政府是英雄,在國外反對美國政府則是狗熊。費爾普斯就是如假包換的狗熊。

偽牧師的押寶嚴重失靈。2006年年底,費爾普斯心中的“人間菩薩”,被吊死在監獄中,偽牧師老羞成怒,在他教堂的網站上,公開大罵“侯賽因與傑拉爾德•福特(Gerald Ford)一齊下地獄”。

費爾普斯是家暴的熱衷者,他的妻子和孩子們,經常被他按倒在地,用拳頭暴打,有一次用鶴嘴鋤的木把,把老婆和孩子打得鮮血淋淋。

費爾普斯“言行如一”。在多場公開侮辱同性戀的演講中,此公口沫橫飛,說到激揚處,以拳擊桌。筆者重復觀看其中一段“口沫橫飛”的鏡頭,發現其飛濺的口水,遠達三尺有余,剩余的口水,還長長的懸掛在嘴邊呢!真乃絕技也。

費爾普斯目空一切,囂張跋扈,在法庭使用假文件,為自己謀利,被揭發后,依然傲慢狂妄, 被法庭永遠撤銷他的律師資格。律師執照丟了后,開始朝著政壇發展,出馬競選州長、聯邦參議員和市長,但全部以失敗告終。

宣稱自己是百分之百正確的費爾普斯自封是基督教牧師,但是沒有任何基督教組織承認他的合法身份與資格。費爾普斯從不放棄在公眾場合彰顯他愚蠢和惡劣的機會。2010年,新聞記者約書亞•科爾斯(Joshua Kors)在采訪中諷刺他說:“閣下如此熱衷于破壞別人的葬禮,你有沒有考慮到自己死后的葬禮呢?”

費爾普斯咯咯大笑地回答說:“我並沒有計劃著會死!”

科爾斯又問:“每個人早晚都會死,你怎麼就不死呢?我奇怪你是如何看待天堂的?”

費爾普斯正顏答道:“我不會下地獄,我會上天堂的,主會與天使同時降臨來接我的。這是我們的遠景,上帝說,那裡沒有飢餓,沒有口渴。”在發現原來科爾斯是在諷刺自己后,勃然大怒,破口罵道:“你搞什麼東西?不懂《聖經》嗎?你是我一生中見過最無知的家伙!”

這位內心充滿了仇恨的假基督教牧師認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死的軍人,艾滋病患者是因為上帝在懲罰美國社會容納同性戀的結果。

耶穌基督傳播仁愛,甚至愛敵人,但費爾普斯傳播的,卻是仇恨,而且堅持要傳播仇恨。2006年在接受聯合通訊社采訪時, 記者問他:“你在布道《聖經》時, 可不可以不布道那些仇恨?”費爾普斯惡毒地回答說:“絕對不可以!那些糊塗蛋牧師們故意地、含糊不清的觀點誤導了人民,真是罪惡極了。”

費爾普斯以牧師的身份傳播仇恨名聞全球,英國政府下令禁止他和一位女兒入境,他的另外一位女兒則與他斷絕關系。他越到晚年,越是變本加厲地鼓吹仇恨,連幾乎全是血緣家人的教堂委員會都受不了,2013年夏天,在他死亡前一個星期,教堂委員會票決他出局,請他走路。

費爾普斯死時,沒有親朋戚友在旁,也沒有舉行葬禮,于此可見,無論打著什麼招牌,只要是傳播仇恨,就沒有好下場。

也许南方窮人法律中心主任海蒂.白裡慈(Heidi Beirich, 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在2011年7月的聯合通訊社的談話,可以作為費爾普斯的盖棺論定:“韋斯特伯勒浸信會教堂也许是美國最惡劣的社團,在人們沒有心理准備下,他們專挑別人一生中最慘淡、最極度悲傷的時候,把仇恨丟在別人的臉上,真是低級透了。”

≈≈≈≈≈≈≈≈≈≈≈≈≈≈≈≈≈≈≈≈≈≈≈≈≈≈≈≈≈≈≈≈≈≈≈≈≈

導致最高法院立案開庭的四件案件,是來自美國第六巡回上訴法院關于肯塔基、密西根、俄亥俄與田納西四州關于維持反對同性婚姻合法的爭議。最高法院將之合案處理,2015年4月28日開庭后,在同年六月底前宣布裁決結果,務求為全美國的同性婚姻司法爭論,畫下一個統一的法理。

由于《奧貝格費爾 訴 霍奇斯案》涉及改變整個美國人民的生活規律與面貌,是最高法院繼1954年在《布朗 訴 教委會》擊敗已經奉行數百年的黑白種族隔離政策以來,最為重要的案例之一。

俄亥俄的上訴案件是《奧貝格費爾 訴 霍奇斯案》。此案只是統稱,與此案同樣重要的,還有《亨利 訴 霍奇斯案(Henry V Hodges)》。

《亨利 訴 霍奇斯案》是由四對同性婚姻配偶聯手的集體訴訟案件,包括同性婚姻的配偶利益權利、子女領養、財產繼承與稅務優惠等議題。

俄亥俄州的案例,是具有相當的代表性。2004年,俄亥俄州選民用公開投票的方式,拒絕了任何形式的同性婚姻動議。俄亥俄州議會根據民意,迅速通過了稱之為《3403-07(2004)》的州法:

“任何形式的同性婚姻行為觸犯本州公眾意見。任何形式的同性婚姻行為在本州不得生效,並沒有法律保障。本州尊重但不拒絕承認任何外州簽發的同性婚姻執照。任何形式的同性婚姻行為在本州不得領取福利與優惠。”

這條排斥整個同性戀族群與主流社會之外的立法,從生效那天開始,就定受到民權團體的嚴重抗議與司法挑戰,自是意料中事。

詹姆斯•奧貝格費爾與約翰•亞瑟(John Arthur)是一對居住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的同性戀人,基于俄亥俄州法律禁止同性婚姻,與拒絕承認外州的合法同性婚姻,連任在2013年7月11日,遠赴承認同性婚姻的馬里蘭州,登記為合法夫妻,但依然被俄亥俄州拒絕所有的合法配偶權利。

亞瑟是一位患有嚴重的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的垂危病人,為了避免身后的財產、福利等基本被剝奪,兩人于2013年7月22日,入狀俄亥俄南部聯邦地區法院,控告俄亥俄州拒絕他們的同性婚姻,違反了憲法賦予的基本保障權利。

由于亞瑟的垂危病情,被奧巴馬總統于2010年5月13日提名出任聯邦法官的提摩太•布萊克(Timothy Seymour Black)簽發初步禁止令,命令俄亥俄州衛生局:除非在未來的死亡證明書上,注明奧貝格費爾與亞瑟的關系是“已婚”或“未亡配偶”,否責不得簽發。

布萊克在裁決書上說:“縱覽俄亥俄州的婚姻法律歷史,俄亥俄州的法律清楚地指出,包括近親婚姻,未成年婚姻在內,俄亥俄州承認任何在外地合法而莊嚴的婚姻。”由于這個裁決屬性“初步”而不是“最后”,在法理上,俄亥俄州司法部長無法立即提起上訴程序。

2013年10月22日,亞瑟病逝。俄亥俄州借機提出動議,要求撤案,但被布萊克拒絕之。2013年10月22日,布萊克裁決:俄亥俄州之不承認外地合法婚姻,與在死亡證書上不承認同性婚姻的合法配偶關系,是違反憲法基本權利的非法行為:

“當一個州政府拒絕外地的同性合法婚姻時,明顯地是違反了最高法院保護的不得干涉私人婚姻,家庭與個人親密關系原則。”

布萊克唯一批准的,是此案的原告,從俄亥俄州的司法部長,改為俄亥俄州的衛生部長。在此同時,另外有四件類似的同性婚姻來到布萊克的聯邦法庭,直接要求他宣布俄亥俄州的拒絕同性婚姻法律違憲。布萊克同意,他通知俄亥俄州司法部長理查德•德萬(Richard Michael DeWine)說,如果俄亥俄州在2014年4月14日前,提不出恰當的答辯法理的話,他將下令俄亥俄州必須承認外地的合法同性婚姻。

德萬的應當策略,不是向布萊克提出法理答辯,而是向美國聯邦第六巡回法院提出上訴。

≈≈≈≈≈≈≈≈≈≈≈≈≈≈≈≈≈≈≈≈≈≈≈≈≈≈≈≈≈≈≈≈

美國聯邦巡回法院又稱美國上訴法院,是根據《美國憲法》第三條法規而成立。由于最高法院每年的立案數量,在湧進最高法院超過一萬件上訴案中,僅接受70至80件,低于1%,因而被排除之外的案件,皆以美國上訴法院的裁決為最后定案標准,因此,絕大部分的司法爭論,會在這裡被畫上終止符號,美國上訴法院成為美國司法系統中權力最大的機構。

目前美國共有13個上訴法院,由179位聯邦上訴法官組成,處理著來自全國94個聯邦地區法院,677位聯邦法官的上訴案件。按照慣例,開庭時由三位法官聯席聽證,票決后的多數為裁決結果。在94個聯邦地區法院,包括首都華盛頓、波多黎各、美屬維爾金群島、北馬里亞納群島與關島五個非州級聯邦地區法院,實際上是89個聯邦地區法院。

五個非州級聯邦地區法院的權力與其它的聯邦地區法院相同,但同樣需要美國總統提名的法官任期,不受《美國憲法》第三條終身職限制,因而只有十年期限,但薪水相同。

≈≈≈≈≈≈≈≈≈≈≈≈≈≈≈≈≈≈≈≈≈≈≈≈≈≈≈≈≈≈≈≈≈≈≈≈

布萊克的裁決在第六巡回法院裡遇到麻煩。2014年11月6日,第六巡回法院以兩票同意,一票反對的票數,推翻了布萊克的裁決——俄亥俄州的禁止同性婚姻法律,並沒有任何違法《美國憲法》的地方。

傑弗里•薩頓法官(Jeffrey Stuart Sutton)不僅否定了原告律師在辯論中的法理,還在裁決書中說:

“這是一件關于如何在《美國憲法》框架下改變社會現狀的案件。2014年是此案最為有利的一年。問題不僅是美國法律是否允许同性婚姻,而是在什麼時間用什麼方法使之成為事實。數十年來一直是如此,無論是好是壞,或多或少,由一男一女組成的婚姻社會關系乃長久不變的傳統,輪廓分明的定義不是數十年、數百年而是數千年,這已經成為所有主要的政府與宗教共同接受准則。事情改變了,而且改變得很快。自2003年以來,19個州加之首都華盛頓已經把婚姻的定義涵盖了同性,有的是來自州議會的立法,有的是來自法院的裁決,有的是來自司法部長不采取上訴行動而任由裁決生效。這種勢頭毫無緩慢的跡像。在過去數年間,19個州中已經有12個允许同性結婚。更有甚者,四個聯邦上訴法院運用《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法理,把多個州的禁止同性婚姻法律推翻。這些法律從一開始就是來自選民的投票,沒有任何原告的法理,足以使之成為憲法化的證據。”

薩頓在裁決書中承認現實不是書面描述得那麼簡單:

“就事實而言,為了捍衛自由與從根基上改變整個社會面貌,莫過于要求我們的政府采取認真的態度來落實憲法條款。單一的選擇是解決不了所有問題的,只憑這個法庭上的三位法官,或所有其他的聯邦法官意見,均無法說明同性婚姻是否是個好主意。我們的司法任務,不是這種來自摧毀根基的權力,它允许我們三個人——而且只有兩位同意——猛烈改變居住在第六巡回法院管轄區內,田納西、肯塔基、密西根與俄亥俄四個州的三千兩百萬居民的生活。我們能夠做的是在法理問題上的意見:《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是否禁止各州自我決定:婚姻的定義乃由一男一女組成的關系?”

薩頓是喬治小布什提名的聯邦上訴法院法官,仕途並不平坦,被提名后,磨蹭了兩年,才被參議院勉強通過。他本身是共和黨,但是在2011年6月的裁決中,卻支持民主黨奧巴馬的健保計劃,是為第一位力挺奧巴馬的共和黨法官。

薩頓的話,與其說是一位聯邦法官的司法裁決書,倒不如說是一位牧師的布道辭。無可否認,這些理論是導致最高法院受理立案的考慮因素之一。

≈≈≈≈≈≈≈≈≈≈≈≈≈≈≈≈≈≈≈≈≈≈≈≈≈≈≈≈≈≈≈≈≈≈≈

2014年3月18日,田納西州司法部長向美國第六上訴法院提出上訴。案件在由瑪莎•多特裡(Martha Craig Daughtrey)、傑弗裡•沙頓(Jeffrey Stuart Sutton)黛博拉•庫克(Deborah Cook)三位聯邦法官聯席聽訊的第六上訴法院上,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兩票同意一票反對的裁決田納西州的不承認外州合法婚姻, 並沒有違反美國憲法賦予的公平保護權利。

黨派分明的政治傾向與個人信仰是這場極具爭議性裁決的幕后動力。

沙頓于1960年10月31日在沙特阿拉伯東北部城市達蘭(Dhahran, Saudi Arabia)出生,歷任足球教練、律師、俄亥俄州副司法部長、法學院教授、大法官助理。2001年5月9日,喬治•小布什總統提名他出任美國第六上訴法院法官,由于沙頓的共和黨黨籍影響,遭到民主黨操縱的參議院抵制,硬是拒絕召開提名聽證會,長達兩年之久,磨蹭到2003年4月29日,才以52票同意,41票反對的結果過關,2003年5月5日才領到證書。這種背景使他投下了反對同性婚姻的一票。

今年63歲的庫克,是俄亥俄州阿克倫大學法學院(University of Akron)的法學博士,歷任律師、俄亥俄州第九上訴法院法官、俄亥俄州最高法院法官、2003年,喬治•小布什總統提名她出任美國第六上訴法院法官時,受到了與沙頓提名同樣的不公平待遇,民主黨參議員封殺她的提名,長達兩年有余,才讓她過關。2014年,她在同性婚姻的裁決上,投下了反對的一票,為案件上訴至最高法院,奠定了可行的法理基礎。

庫克是民主黨威廉克林頓總統提名的聯邦法官,也是《迪波爾 訴 施悟德案(DeBoer V Snyder)》中,唯一投下支持票的第六上訴法院法官,她在反對意見書上指出:“因為正確的結論過于明顯,這為最高法院接納本案造就有利條件,以便解決各州法律對同性婚姻裁決的差異。

≈≈≈≈≈≈≈≈≈≈≈≈≈≈≈≈≈≈≈≈≈≈≈≈≈≈≈≈≈≈≈≈≈≈≈≈

田納西州的案件是《譚寇 訴 哈斯拉姆案(Tanco V Haslam)》。這是一件集體訴訟案件。全案名字是:《瓦萊裡婭•譚寇與蘇菲•澤斯蒂/艾披•德庫與托馬斯•寇斯圖拉/莊努•埃斯佩霍與馬修•曼塞爾 訴 威廉•哈斯拉姆/拉裡•馬丁/羅伯特•庫珀(Valeria Tanco and Sophy Jesty, Ijpe DeKoe and Thomas Kostura, Johno Espejo and Matthew Mansell V William Edward Haslam, Larry Martin and Robert Cooper)》。

哈斯拉姆指的是田納西州長威廉•哈斯拉姆(William Edward Haslam) ,馬丁與庫珀是田納西州負責法律事務的官員。

田納西州共有95個郡,其中赫力茲戴爾(Collegedale)、諾克斯維爾(Knoxville)、納什維爾(Nashville)與戴維森(Davidson)四個城市,已經罔顧州政府命令,承認並執行對四性權利團體的公平待遇。

“譚寇”指的是瓦萊里婭•譚寇(Valeria Maria Tanco)與蘇菲•澤斯蒂(Sophy Jesty)兩位女性。譚寇有著傲人的教育背景,2006年在阿根廷科爾多瓦天主教大學(Catholic University of Cordoba)獸醫醫藥系畢業,2008年在加拿大薩斯卡通大學(University of Saskatoon)取得碩士學位,2011年,以博士生資格,任教田納西大學動物生殖學副教授。

譚寇與澤斯蒂兩位都是紐約州康奈爾大學獸醫醫學系畢業,兩人同居已經四年,並在紐約州結婚。業后,兩人同時在田納西大學獸醫醫學系找到了一份教職,2014年3月,搬到田納西州諾克斯維爾定居后,譚寇產下一女嬰,但田納西州的法律,並不承認她們在紐約州的合法婚姻,兩人向聯邦法庭提起訴訟,要求田納西州認可他們的合法婚姻執照。

德庫與寇斯圖拉是一對青梅竹馬的同性戀,德庫美國陸軍后備軍中士,2011年8月5日,在德庫被調往阿富汗服役前,兩人在紐約領到了結婚證書,2012年5月,德庫回國,兩人搬至田納西州孟菲斯(Memphis, TN)定居,由于田納西州拒絕他們的紐約州合法婚姻,兩人決定在法庭上與之斡旋到底。

埃斯佩霍與曼塞爾是一對同性戀,曼塞爾在一家律師樓出任案情分析員,埃斯佩霍在家照顧兩個六歲和八歲的領養孩子,同時在基督教青年會兼職。2008年,兩人在加州登記為合法配偶,2012年,搬至田納西州法拉克林定居,憤于田納西州的法律把他們定位“陌生人(stranger)”,決定采取法律行動, 維護他們自己與兩個孩子的憲法權利。

2014年3月14日,聯邦女法官艾麗塔•特勞傑(Aleta Arthur Trauger)下令:田納西州之不承認外州的合法婚姻行為,違反了《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公平保護原則與法定訴訟程序,必須立即開始承認四性權利。

特勞傑認為,即使田納西州在2006年,以86.1%的公投率通過的州憲第一條修正案,“不得承認同性婚姻”,但不表示就是合乎《美國憲法》要求,因而她在裁決書中留下了一句千古名言說:

“就這點而論,所有的法理都指出,在《美國憲法》的眼裡,同性婚姻應該與異性婚姻一樣平等保護,禁止同性婚姻的法條很快將成為美國年鑒歷史中的腳注。”

任何理解特勞傑法官背景的人,都不會對她的裁決感到意外。她于1945年在科羅拉多州丹佛出生,1968年康奈爾大學畢業,1972年在田納西州範德比爾特大學取得教學系碩士學位,因感到教學並不是她興趣,改修法律系,1976年,在範德比爾特法學院取得法學博士學位。

1974年至1977年,特勞傑在田納西州為執業律師。1977年,出任田納西州中區助理聯邦檢察官,1991年出任納什維爾市長菲爾•布裡德森(Phil Bredesen)辦公室幕僚長,1993年至1998年,被提名為田納西州中區聯邦破產法庭法官,1998年9月22日,克林頓總統提名她出任田納西州中區聯邦法官,1998年10月21日,參議院通過她的任命,次日將授予她終身法官委任狀,使她成為田納西州中區第一位女性聯邦法官。

2011年10月31日,在占領華爾街運動席卷全國中,田納西州受到示威群眾的衝擊,哈斯拉姆下達宵禁命令,治安警察根據州長命令,拘捕示威群眾,美國民權同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入狀控告哈斯拉姆違憲,特勞傑裁決田納西州敗訴,識時務的政客哈斯拉姆不敢違背潮流,下令全部無條件釋放所有被拘捕的示威群眾,並不得留下任何案底。

個性獨立特性的特勞傑下令田納西州必須認可同性婚姻的合法性,乃意料中之事。

≈≈≈≈≈≈≈≈≈≈≈≈≈≈≈≈≈≈≈≈≈≈≈≈≈≈≈≈≈≈≈≈≈

導致最高法院接納同性婚姻上訴案件的導火索之一,是密西根州的《迪波爾 訴 斯悟德案》。

艾菩爾•迪波爾(April DeBoer)與潔恩•羅斯(Jayne Rowse),兩人都是受過良好教育的護士,也是一對女同性戀,依法收養四位子女。

兩人在1999年認識,同是剛從婚姻苦難中掙扎出來的逆境,使兩人緊密地互相扶持。2008年,在一起生活了八年后,兩人在30余位親友的見證和祝福下,向對方许下了終身的諾言,完成了沒有法律效力的婚禮,期待著可以領取到結婚證書日子的到來。

今年43歲的迪波爾與50歲的羅斯是白人,兩人的善良,使人肅然起敬,四位收養的子女中, 兩歲的小女孩是一位黑人,另外兩位是需要全日特殊照顧的殘疾孩子,在雙親的呵護下,四位被自己親生父母遺棄的孤兒,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家庭溫暖和疼愛。

2011年冬日的一個大雪之夜,迪波爾與羅斯帶著三位孩子開車回家,為避免被迎面而來的大卡車撞碰,強逼著衝離了路面,全家幾乎遇難。這場意外使兩人意識到,如果沒有合法的保護,在意外發生后,這個家庭將支離破碎,幾位孩子立即面臨著被法庭判處被他人收養的嚴重后果,因為密西根州的法律,不允许未婚的兩人共同收養孩子,一人去世,另外一人則毫無辦法,不僅要忍受配偶去世的哀痛,還要面臨失去子女的慘劇,兩人開始著手尋求法律的保護。

丹娜•內塞爾(Dana Nessel)將會在最高法院為迪波爾與羅斯的上訴案件辯護。擁有韋恩州立大學法學院法學博士學位的內塞爾,是一位有18年豐富經驗的刑事律師,曾任密西根州韋恩郡助理檢察官長達十余年,專長與兒童性侵案,虐待兒童案,家暴案,婚姻平等案,凶殺案等,曾操作死刑案件多達兩百余件,囚犯意外死亡案與警察誤傷平民的棘手案件。長達九年的維護四性權利律師業務,使她成為密西根州四性權利領域中的龍頭律師。

迪波爾與羅斯沒有經濟實力,內塞爾是他們的義務律師,高達一百萬元的前期上訴費用,全靠社會大眾的捐款。

內塞爾入狀聯邦法庭,要求就同性伴侶領養孩子的平等權利,給予合理的裁決。2012年8月,在法庭上,裡根總統提名的法官伯納德•弗裡德曼(Bernard Friedman)說,只是要求同性伴侶的撫養權,並沒有解決真正的實際問題,應該修改訴狀,控告密西根州之不承認外州的合法婚姻是違反《美國憲法修正案第14條》公平保護原則,並強烈地暗示說,如果她不修改訴狀,有可能面臨把案件撤銷的結局。

2012年9月7日,內塞爾重新入狀,將密西根州長、司法部長與奧克蘭郡(Oakland County)政府書記官列為被告:不承認外州婚姻違憲。由2014年2月25開始,至2014年3月7日,持續兩個星期,兩造就同性婚姻是否合乎《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公平保障原則議題,進行辯論。

這段時間,全國都在拭目以待,看最高法院就《婚姻保護法》中,“婚姻乃由一女性一男性所組成”定義的裁決,弗裡德曼暫且按兵不動,靜待結果。2013年6月26日,最高法院裁決《婚姻保護法》中的 “婚姻乃由一女性一男性所組成”條款違憲,立即作廢。

2014年3月21日,弗裡德曼裁決密西根州不承認外州婚姻與不接受同性婚姻的行為,實屬違憲,必須立即糾正。

弗里德曼在裁決書中解釋說:“许多密西根州居民對婚姻觀點,有著宗教信仰上的原則。盡管如此,不可以因為這種信仰原則就剝奪憲法賦予其他公民的平等保護權利。同一憲法,既保護信仰的自由,也保護其他人婚姻的自由。”

2014年3月22日,美國第六巡回上訴法院頒發對弗里德曼的裁決臨時不得執行令,並于2014年8月6日開庭聽證,2014年11月6日,以兩票同意一票反對的結果,裁決密西根州不承認外州婚姻與不接受同性婚姻的行為,並無違憲之處。

就在裁決書與密西根州司法部向第六巡回上訴法院提起上訴的空擋期間,在弗里德曼的命令下,一夜之間,密西根州的四個郡政府,頒發了323份婚姻證書。在第六巡回上訴法院在同年11月6日駁回弗里德曼的裁決時,宣布保障與承認了323份同性戀婚姻的有效性與合法性。

迪波爾與羅斯將會在2015年四月底,前往從未去過的首都華盛頓,聆聽命運的安排如果取得勝利, 兩人將在社會大眾的祝福下,登記為合法配偶。

≈≈≈≈≈≈≈≈≈≈≈≈≈≈≈≈≈≈≈≈≈≈≈≈≈≈≈≈≈≈≈≈≈≈≈≈≈≈≈≈≈≈≈≈≈≈≈≈≈≈≈≈≈≈≈≈≈≈≈≈

肯塔基州的《伯克 訴 比徹案(Bourke V Besher)》是導致同姓婚姻司法大對決的導火索之一。2013年7月26日,曾在加拿大安大略省領取到結婚執照的格雷戈里•伯克(Gregory Bourke)與邁克爾•德利昂(Michael Deleon),為了維護自己和兩位領養孩子的的憲法權利,入狀美國西區聯邦法院,將肯塔基州長史蒂夫•比徹(Steve Lynn Besher)、司法部長傑克•康威(Jack Conway)、謝爾比郡(Shelby County,KY)秘書長蘇•佩裡(Sue Carole Perry)為被告,控告肯塔基州之不承認他們的同性婚姻為違憲。

2014年2月12日,肯塔基州西區聯邦法官約翰•海本(John Gilpin Heyburn II)裁決肯塔基州敗訴,不承認外地合法婚姻的行為,違反了《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公平保障原則,必須立即糾正。

海本是喬治•小布什于1992年3月20日,接受米奇•麥康奈爾參議員(Mitch McConnell)高度推薦而提名的“憲三法官”。“憲三法官”指的是“美國憲法第三條授權的終身職聯邦法官”,1992年8月12日,參議院通過提名,五天后授予委任書。麥康奈爾是目前參議院權傾朝野的多數黨領袖,他的妻子是前勞工部長趙小蘭。

塔基州大學法學院法學博士海本在裁決書中,直指問題的核心:“本庭的結論是,即使是站在任何不同的角度來看,肯塔基州之不承認外地的同性合法婚姻行為,都違反了美國憲法保障平等的精神。因此,肯塔基州為此而來的新修憲法,是違憲而無效的。”

肯塔基州提起上訴,第六巡回上訴法院否定海本的裁決,案件轉移至最高法院。

≈≈≈≈≈≈≈≈≈≈≈≈≈≈≈≈≈≈≈≈≈≈≈≈≈≈≈≈≈≈≈≈≈≈≈

2014年10月6日,最高法院拒絕了維吉尼亞、猶他、俄克拉荷馬、印第安納與威斯康辛五個州的上訴案,一夜之間,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州數量,由19個增至24個。依照慣例,維持聯邦法院的原判,意味著同性婚姻在司法戰場上,取得了驚人的勝利,在判例制度下,為全美各州的反對同性婚姻司法案件,設下了一道難以跨越的管卡,也為同性婚姻在美國全面合法化,拉開了序幕。

≈≈≈≈≈≈≈≈≈≈≈≈≈≈≈≈≈≈≈≈≈≈≈≈≈≈≈≈≈≈≈≈≈≈≈≈≈

法官在處理同性婚姻的司法糾結中,人性和公平是兩個主要的議題。2015年2月19日,蘇珊•布賴恩特(Susan Bryant)與莎拉•高德法蘭恩德(Sarah Goodfriend)在德克薩斯州地區法官戴維•瓦爾貝格(David Wahlberg)的“不得作為案例的特殊裁決”下,取得了德克薩斯州的結婚執照,因為高德法蘭恩德得了惡性卵巢癌,瓦爾貝格的法外開恩,不是法理,而是人性。

≈≈≈≈≈≈≈≈≈≈≈≈≈≈≈≈≈≈≈≈≈≈≈≈≈≈≈≈≈≈≈≈≈≈≈≈

著名民權女律師瑪莉•博納托(Mary Bonauto)將會代表支持同性婚姻團隊,出庭辯論第一個極具爭議的議題:各州是否應該依據平等婚姻法理批准同性婚姻?

博納托素以維護四性團體的民權利益聞名于世。羅馬天主教家庭背景的她于1961年在紐約州扭伯格(Newburgh, NY)出生,畢業自東北大學法學院,1987年開始在緬因州為執業律師,在當時,她是該州三位公開自己是同性戀的律師之一,她的配偶詹尼弗•里金斯(Jennifer Wriggins)是緬因大學法學院教授。

2003年11月18日,馬薩諸塞州最高法院裁決在《古德里奇 訴 公共衛生局案(Goodridge V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中,州政府拒絕簽發同性婚姻執照的行為,違法美國憲法公平保障精神,是為非法。2004年5月17日,在這個正義的裁決下,馬薩諸塞州成為全美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先鋒州。

2013年6月26日,最高法院在《美國 訴 溫莎案(United States V Windsor)》中,裁決《婚姻保護法案(Defense of Marriage Act)》中,指定“婚姻乃由一男一女組成”的法律,因違反《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公平保護原則而違憲失效,拉開了美國同性婚姻全面合法化的序幕,而該案主要的幕后推手之一,就是博納托。

1990年開始,博納托成為以馬薩諸塞州為總部的男女同性戀提倡與后衛組織(Gay & Lesbian Advocates & Defenders)全職律師,聲譽漸隆。2010年,耶魯大學為肯定她對四性團體的民權貢獻,特頒發她該年的布魯德納獎(Brudner Prize)。2011年,《波士頓雜志(Boston Magazine)》譽博納托為“50名波士頓最有權勢的女士之一”。2011年,代表麻省第四選區的聯邦眾議員巴爾尼•弗蘭克(Barney Frank)尊譽博納托是“我們時代的瑟谷德•馬歇爾”,馬歇爾在種族平等與黑白混校的盖世戊唌A無人可及,本人也實至名歸的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最高法院黑人大法官。博納托25年的民權努力,亦將因在最高法院為同性婚姻權利的雄辯而流傳千古。

≈≈≈≈≈≈≈≈≈≈≈≈≈≈≈≈≈≈≈≈≈≈≈≈≈≈≈≈≈≈≈≈≈≈≈≈≈≈≈≈≈≈≈≈≈≈≈≈≈≈≈≈≈≈≈≈≈≈≈≈

道格拉斯•霍爾沃德-德勒米耶爾(Douglas Hallward-Driemier)將代表同性婚姻,出庭辯護辯護的兩位主要律師之一。才華四射的道格拉斯背景輝煌,1994年哈佛大學法學院法學博士,1991年羅氏獎學金得主、美國司法部助理部長、曾在最高法院辯論過13件上訴案件,曾以“法庭之友”的身份,向最高法院遞交超過150余件意見書。

更使人矚目的,是道格拉斯本身亦是同性婚姻的受害者——他的配偶是男性,19年前,兩人在加拿大結婚,婚后把兩人的姓連在一起,返回馬薩諸塞州定居后,就計劃著如何在法庭上爭取正當的憲法權益。

道格拉斯拿著間拿大頒發的合法結婚證書,到交通部要求改名。麻省交通部的官員研究一番后,並沒有刁難,照辦不誤。

前密西根州司法部長約翰•布爾什(John Bursh)將代表密西根與肯塔基兩州,為禁止同性婚姻辯護。現任田納西州副司法部長約瑟夫•沃林(Joseph Whalen)將代表田納西、肯塔基與俄亥俄三州,向九位大法官解釋,為什麼不承認外地婚姻的法理性與重要性。一般來說,除了宗教信仰、州權獨立與傳統道德外,恐怕拿不出什麼新鮮的法理弁遄C

≈≈≈≈≈≈≈≈≈≈≈≈≈≈≈≈≈≈≈≈≈≈≈≈≈≈≈≈≈≈≈≈≈

奧巴馬政府在同性婚姻方面的態度是旗幟鮮明的。2015年1月6日,美國司法部長埃里克. 霍爾登(Eric Holden)就這個議題,發表官方新聞稿說:

“在美國司法部宣布不再派遣律師到法院為《婚姻保護法第三節》辯護后,最高法院向美國人民發出了同性婚姻應該擁有平等權利與平等保護的強烈訊號。這個裡程碑式的決定為美國人民家庭的平等邁出了歷史性的步驟。最高法院已經宣布將為與同性婚姻的憲法核心立場議題開庭聽證。在此之際,美國司法部將就同性婚姻的權力和利益,做出最大範圍之內的保障。我們將努力不懈地追求所有社會團體的平等待遇----不問性別。基于此,我們會以‘法庭之友’的身份,向最高法院呈遞如何達到全體美國人平等婚姻的事實的建議。現在是我們國家在根基上朝著確保全美人們公平踏出重要步驟的時候了——且不論此人是誰,來自哪裡與愛誰。”

≈≈≈≈≈≈≈≈≈≈≈≈≈≈≈≈≈≈≈≈≈≈≈≈≈≈≈≈≈≈≈≈≈≈≈≈

美國的政治體系是司法、行政與立法三權分立,三個政府之間並沒有誰大誰小的問題,回顧建國以來的歷史,三個政府都有其黑暗與羞恥的一面,也有其光明和輝煌的一面。最高法院的裁決,並不就是正確,在過去兩百余年間,從種族混校到女性權力,從政教分離到言論自由,曾有兩百三十余件推翻自己裁決的判例,唯一不變的,是最高法院的裁決,擁有無與倫比的糾正弁鉬P立竿見影的政治效果。

在司法獨立的環境裡,無論是國會,還是白宮,對最高法院的裁決,毫無能力,也鮮有膽敢對最高法院的裁決指手畫腳的案例,這種現像導致最高法院權力高漲,美國政論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多次指出,這種司法取代並超越行政與立法的現像,將是美國政治衰敗的開始。

≈≈≈≈≈≈≈≈≈≈≈≈≈≈≈≈≈≈≈≈≈≈≈≈≈≈≈≈≈≈≈≈≈≈≈≈

在2015年2月19日做的民意調查顯示,美國有高達63%的公民,認為同性戀者有權選擇自己結婚對像的憲法權利。

奧巴馬在競選連任時即公開宣布他支持同性婚姻的立場,連任后即透過司法部長宣布,美國政府將不再派律師出庭,為同性婚姻案件辯護;軍中的“不問不說”半允许同性戀存在政策早被廢棄;美國陸軍已經為在職軍人進行變性手術,並支付全部的醫藥費用;美國公民服務部早就開始簽發外國的同性婚姻配偶綠卡;聯邦稅務局允许同性婚姻的稅務優待。

從民意到法庭,從被公眾排斥的衣櫃到公開牽手走向結婚的聖壇,在在說明了同性婚姻全面合法化,已經是一件大江東流擋不住的時代潮流。

最高法院一直有敵視同性戀傳統的習慣,近年來有著戲劇性的變化。在1986年時,院長沃倫伯格公開地評論同性戀說:“同性戀是違反自然、臭名昭著的勾當,比強姦犯還要糟糕,不值一提的犯罪。”當然,這種高調反四性團體的院長,已經不復存在,人性的光輝與理性的文明社會意識形態,逐漸取代了偏見和傲慢。

預測最高法院的結論,猶如算命,誰都沒有把握,但從大法官們過去的票率,或许可以看到一些蛛絲馬跡: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安東寧•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克萊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與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應該會投下反對票。

露絲•金斯伯格(Ruth Ginsburg)、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埃琳娜•卡根(Elena Kagan)與索尼亞•索托馬約爾(Sonia Sotomayor)應該會投下支持票。

就像2013年6月26日的《美國 訴 溫莎案》一樣,當支持與反對意見旗鼓相當,不相上下之時,素有搖摆不定著名于世的安東尼•肯尼迪那決定性的一票,預料將會是改變美國社會與美國人民生活的支持票。

≈≈≈≈≈≈≈≈≈≈≈≈≈≈≈≈≈≈≈≈≈≈≈≈≈≈≈≈≈≈≈≈≈

本文在《奧貝格費爾 訴 霍奇斯案》開庭前數小時完稿,夜深人靜,備感為這個養我、育我超過半個世紀的國家而驕傲。

2015年4月28日 高勝寒 于美國華府

2015-04-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