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柴玲:徐志秋對遠志明強姦事件見證會及之后的處理(第7封信的第三部分)

作者:柴玲

神聖潔,教會也必須聖潔
——柴玲寫給教會關于遠志明的第7封信的第三部分

2015年4月17日

第三部分:關于徐志秋在對遠志明強姦事件見證會及之后的處理

我第一次被介紹聽到“徐志秋牧師”是在2014年6月18日。遠志明關于協調見面的電郵中是這樣說的:“…我請了波士頓徐志秋牧師一起來見證神的榮耀,他和周愛玲牧師很熟的,希望你不介意。天父一定會喜悅並祝福我們的見面…”

我的電郵中寫得很清楚,我們是在走馬太福音18:15-17的程序。經文裡並沒有說,對方可以帶證人。但是我禱告后,覺得神的原則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想遠志明要求帶個證人,從公平的原則,是可以的。尤其這人是“牧師”。我想,至少,他該是個有原則的人,會以誠實,公正,中立的方式見證這個會議。不會說謊,更不會作假證。

于是,我回電郵說,“我雖然不認識徐永海牧師,你願意他加入也可以。”(那時天黑,我不小心把他誤當成徐永海的名字。)

但是他在那天的會上做的跟我對一個牧者的期望是很遠的:本應是兩個當事人交換各自的意見,他們做證人的在旁邊記錄、目擊。然而徐志秋卻是不斷地在幫遠志明辯護,使得我回頭問他,“你是遠志明的律師嗎?”他才說,“哦,我不是他的律師。”他才停住。

中間他高聲地抨擊我,說我在公開信裡甚至不指名地說了一句我曾被強暴,說,“即使是真的也不允许公布”。我當時反駁徐志秋,說,“Are you saying, even this is the truth, as a victim I have no rights to talk about it in public?Are you crazy? Where is my freedom of speech? Unbelievable!” (你是說,即使是真的,我作為一個受害者也不可以說出來嗎?那我的言論自由權利在那裡啊?真不可思議!”我說完,就離開房間到樓下洗手間了(實在是忍無可忍)。再回到房間,徐志秋表示歉意了。我也謝了他。

在會議快要結束時,徐志秋說在他來之前,他對我的印象很不好。因為他讀到網上一份假冒我的名的人寫的很不堪的自白信,把我塑造成一個很不好的女人。他承認,他問張伯笠牧師時,伯笠也跟他說了,“這是假的。不要信這些垃圾。”徐志秋似乎很氣憤,“你怎麼不做些什麼來制止這個…”我說,“我該做的都做了”。但是徐志秋似乎對我的努力還是很不滿意,說,“這封信,對成千上萬的人的誤導是很嚴重的。雖然你說你已經解釋說這是假的,伯笠等說這不是真的,但是這個澄清就像是海洋裡的一滴水一樣,對這麼多人對你不好的影響起了很小的作用…”我看了徐志秋一眼,他似乎對我的微小作用還在憤怒中。我心想,很奇怪,我剛剛跟他說這不是真的,他信任的張伯笠牧師也跟他說不是真的。那他不但沒有對寫這封欺騙人的人憤怒,反而對我這樣一個被無辜誹謗的人憤怒,怪我沒有力量把這封假信的壞影響在世上徹底清洗掉。

我因為追求公義,經常被誹謗,在沒有認識耶穌之前,生活是很痛苦和經常有無力感的。信主后,看到耶穌的話語,“10 為義遭受迫害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11 人若因我的緣故辱罵你們,迫害你們,並且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12 你們應該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他們也曾這樣迫害。”(馬太福音5:10-12)耶穌的話讓我很受安慰。如果不是靠神的話語給我力量,我是堅持不下來的。所以我當時深深地看了徐志秋一樣,斬釘截鐵地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如果沒有上帝,我們就沒有希望。”

我在開車回家的路上,回想到整個上午的過程,心裡開始有些氣憤。徐志秋不但沒有按照聖經原則為自己誤信這份假信對我的偏見道歉(7 “不可判斷人,免得你們被判斷。 2 你們怎樣判斷人,也必怎樣被判斷;你們用甚麼標準衡量人,也必照樣被衡量。),反而來怪受害者,難怪他在會上對我那麼有進攻性。讓我自己為允许他來見證會有些后悔。感到又一次,自己的善意,公平,誠意的決定被人利用。但是神教導我必須饒恕,所以,即使心裡很受傷害,但是也立即饒恕徐志秋,請神祝福他。本來以為這樣不愉快的經驗就會過去了。

我在2014年7月13日,就立即給遠志明、周愛玲、雲牧師,寄去我起草的回憶備忘錄。並要求他們轉給徐志秋(還是誤以為是徐永海)。始終沒有收到任何回應反饋。

然后我在2014年11月19日做完測謊,我在2014年11月24日給遠志明再次呼召,希望他認罪悔改,要不然我不得不要告訴教會。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2014年11月29日我的第一份給教會公開信在電郵網裡發出。

2014年12月23日《曹長青網站》被授權轉發。我進入神的安息。

2015年1月1日,在度假中看到13位牧者對我的公開信的回應信,感謝耶穌!在這之前,我在華人接觸的教會牧者都是不太注重公義的。這13位牧者對我的公開信的回應信是我第一次看到華人教會裡對真理、真相、公義的追求。周圍很多代禱者,弟兄姐妹們也都很興奮。我們看到了希望。

我本來以為寫完第一封信,因為有些困擾再用第二封信解釋一下,就行了。沒想到,在2015年1月13日早上,在網上看到徐志秋的公開信。這讓我很震驚。一個牧者會做這樣的事,是我們沒有預期到的。

聖靈帶我來看詩篇4,我像當年大衛一樣地禱告。回頭看來,神的每一句話都是信實的。

“ 我公義的神啊,我呼求的時候,求你答應我。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舒暢。求你恩待我,聽我的禱告。

2 尊貴的人啊!你們把我的榮耀變為羞辱,要到幾時呢?你們喜愛虛妄,追求虛謊,要到幾時呢?

3 你們要知道耶和華已經把虔誠人分別出來,歸他自己;我向耶和華呼求的時候,他就垂聽。

4 你們生氣,卻不可犯罪;在床上的時候,你們要在心裡思想,並且要安靜。

5 你們應當獻公義的祭,也要投靠耶和華。

6 有许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得甚麼好處呢?’耶和華啊!求你仰起你的臉,光照我們。

7 你使我心裡喜樂,勝過人在豐收五谷新酒時的喜樂。

8 我必平平安安躺下睡覺,因為只有你耶和華能使我安然居住。”

神的話語使我在這個打擊下安定下來,等到下午看到周愛玲的信時,實在是像兩根大棒子打來。她信中的不實之處,我的第三封信中已經回應了很多。不再重復。
http://www.allgirlsallowed.org/news/%E5%A6%82%E6%9E%9C%E6%B2%A1%E6%9C%89%E4%B8%8A%E5%B8%9D%EF%BC%8C%E6%88%91%E4%BB%AC%E5%B0%B1%E6%B2%A1%E6%9C%89%E5%B8%8C%E6%9C%9B%EF%BC%81

徐志秋之所以這樣做的解釋是:“近期看到您在網上發出公開信,引起许多媒體的關注,也有许多弟兄姐妹議論紛紛、莫衷一是。作為參與調解6/23/2014會談的牧者,並知道一些內情的人,我感受到來自良知和聖靈的催迫,覺得有必要站出來說幾句公道話。為的是澄清事實,尋求公義,讓真相曝露在陽光下。”

他的這個借口是很不成立的。我們的見面,是按照《聖經》馬太福音18:15-17第二步的教導:“16 如果他不肯聽,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好使一切話,憑兩三個證人的口,可以確定。”

# 我們是在2014年6月24日見面,見面后我三個禮拜之內就把會議備忘錄寄給各方,至今沒有回應。徐志秋如果覺得我的記錄不對的話,完全可以立即反饋。但是他沒有。現在我測謊后,遠志明至今拒絕測謊,徐志秋出來說“真相”——連他自己也承認,“關于你和遠志明二十多年前在普林斯頓發生的往事,旁人無從知曉,也不容外人置喙”,他怎麼可能知道真相?他的信事實上說了很多他自己對遠志明的友好,對我的偏見,這算是什麼“真相”?

# 對于見證,他憑我弄混他的名字就認為我的記憶不好,事實上是我第一個印象就以為他叫“徐永海”,反而證明我的第一記憶是不變的;但是他所謂的回憶,即使跟周愛玲對質過,也是有很多錯誤的。我不會在這裡一一糾正。但是大家請看他自己的說法:

“6/23/2014”。這日期本身就是徐志秋記錯的,別的內容就更不必多說了;還說我記憶不好。再給你一個事實:記憶不好的人是通不過測謊的!

# “覺得有必要站出來說幾句公道話”。這句話是誠實的嗎?為什麼有人看到按牧團和個別牧師跟徐志秋在2015年初那麼緊張親密商談?談的是什麼?策略是什麼?遠志明是個大男人,難道他自己沒有嘴,沒有筆,沒有能力為自己辯護——如果他確實是被冤枉?如果有什麼原因遠志明不肯自己出來講話,為什麼不直接承認自己是被推出做遠志明的發言人?為什麼要冒充牧師、見證人來說話?為什麼要玩這樣的遊戲?

# 徐志秋自稱是牧師,神對牧師的要求和批評是什麼?“牧者豈不應當牧養羊群嗎?3 你們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羊,卻不牧養羊群。4 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患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包扎;被趕散的,你們沒有領回;迷失的,你們沒有尋找;你們反而用強暴嚴嚴地管轄牠們…”徐志秋這樣的行為,哪裡是在醫治包扎受傷的羊?反而是在做神痛恨的攪混水的事。(以西結書 34)

# 什麼樣的機構按牧這樣的牧師?

對于徐志秋先生,我在耶穌面前是完全饒恕他的所作所為的,也請耶穌再次祝福他。但是,下面幾點是他做的不對的地方,在和解之前,需要檢討改正:

# 對他在2014年6月24日的會議上沒有做出牧者和見證人應有的中立態度和行為檢討改正;

# 對他在2014年6月24日后沒有及時做到傳話人的職責檢討改正;

# 對他在2015年1月13日不經當事人的同意,擅自發表所謂的會議記錄,對當事人,對教會造成的傷害和混亂檢討改正;

# 對他在2015年1月13日后到現在為止,出爾反爾,跟我私下道歉,但是不肯公開道歉;既不肯改正收回信,又威脅我不要及時發出我的回應信;說要順服18位牧者,又反悔,不順服教會代表。

華人教會容许牧者做這樣不公義的事,是會有很深遠的影響的。為了幫助華人教會不再出現這樣的虐待行為,我把跟徐志秋交流的細節公布出來,供大家了解,借鑒。

附錄I: 從2015年1月12日到2015年1月23日我跟徐志秋關于他發表的公開信的不實之處,及我發表我的第三封信前后的交流

From: Xu Zhiqiu
Sent: Monday, January 12, 2015 11:52 PM
To: Chai Ling
Cc: Z Xu
Subject: 備忘錄

柴玲女士:

應您要求,6/23/2014會談之后我向遠志明牧師所在的神州傳播協會董事會主席謝文杰弟兄匯報了會談結果,報請該機構董事會參考備案。並要求董事會質詢遠志明,確保他如今不再對異性有任何類似的傷害,謝文杰表示,神州傳播協會成立于1999年,而此事發生在1990年,董事會無法為機構成立之前的事公開道歉。他同時也表示,董事會將責成所有該機構成員,過得勝的基督徒生活,活出生命見證,榮神益人。

近期看到您在網上發出公開信,引起许多媒體的關注,也有许多弟兄姐妹議論紛紛、莫衷一是。作為參與調解6/23/2014會談的牧者,並知道一些內情的人,我感受到來自良知和聖靈的催迫,覺得有必要站出來說幾句公道話。為的是澄清事實,尋求公義,讓真相曝露在陽光下。

關于你和遠志明二十多年前在普林斯頓發生的往事,旁人無從知曉,也不容外人置喙,我所能做的,就是盡量客觀地陳述你們彼此見面、尋求和解的事實,並在事實的基礎上作出我個人的一些分析判斷。如您所言,我們永遠可以找出真相。末了在上帝那裡,一切都是赤露敞開的,“因為掩盖的事沒有不露出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太10:26)。

我們願意和您站在一起,看到遠志明牧師在事實和真相的基礎上剖析自己、為過去的錯失認罪悔改,也向因他受虧損的當事人真誠道歉。

我們也願意與您站在一起,見證神在遠志明個人生命和婚姻家庭中的救贖大能。信主之后的遠志明與信主之前的遠志明、二十多年前的遠志明和二十多年后的遠志明,已經不是同一個遠志明。许多認識他的人都可以覺察出他悔改后所結出的生命果實。我們應當為此獻上感恩。

教會中的许多弟兄姐妹都在為您禱告,求主醫治您心靈的創傷,使您經歷基督裡的饒恕、醫治與接納,可以更好地從事救助女童的公益事業;同時也使您成為饒恕別人的人,主已經赦免了我們许多的罪債,我們也應該饒恕那些曾經得罪過我們的人。

附件中有我寫的一篇文字,目的是為了客觀地呈現6/23會談的一些細節。這是我幾經猶豫才決定寫下的文字。我寫此文,並未與遠志明商量,也並不代表他本人的觀點。此文立場純粹是從一個旁觀者、仲裁者的角度,盡量客觀地陳述事實,並在此基礎上作些分析與評論。

願主恩典之光照亮我們,因為其光線有醫治之能!

徐志秋 PhD

From: Xu Zhiqiu
Sent: Tue 1/13/2015 10:20 PM
To: Chai Ling
Cc: 周愛玲
Subject: 備忘錄

柴玲女士:

平安!

請原諒我再次打攪您。

附件中有兩份備忘錄,是周愛玲牧師和我經過彼此核實、相互校改后寫成的,力圖盡量保持去年六月份會談的原貌,然后在事實基礎上給出我們個人的一些分析判斷。

這是最后的版本。以前版本若與此有出入,都以這一版為準。

我們作為牧者,本著對當事人負責的態度,實事求是,敦促有過錯的一方道歉,也希望受到傷害的一方接受道歉、進而饒恕、和解。

上帝讓這件事情發生,並進展到今天的地步,一定有神的美意。讓我們無懼事實的真相,把自己真實的生命改變呈現在世人面前,讓世人看到神在我們生命中的作為。唯有神是醫治者、救贖主,神也是審判我們的主。

願主安慰你,醫治你!

惟願神的國被建造、神的名得榮耀!

Zhiqiu Xu, PhD

2015-01-18 21:20 GMT-05:00 Chai Ling :

徐先生,

您好。謝謝你把稿子發來。寫了很長,辛苦了。但是,允许我在愛心中說誠實話。您的文章和方式給我和家人都造成了很大傷害。

# 您有心來“澄清事實,尋求公義,讓真相曝露在陽光下”,是很好的。希望更多的基督徒像您一樣有這樣尋取事實,公義,真相的心。

# 但是不是方式也要像耶穌教導的一樣。馬太福音18:15-17 可不可以在這裡使用一下?為什麼不把您要說的給我看一下,哪怕給我24小時的時間來校對,以求得我們之間先澄清事實,那樣即使我們之間的結論不同,您再發出去,就不至于因事實錯誤造成更大的混亂,更能達到您要做的目的?下面是幾個例子:

* 叫錯您的名字。實在抱歉。但是您為什麼不問我一下是怎麼回事,就斷定我的記憶有誤?

* “應您要求,6/23/2014會談之后我向遠志明牧師所在的神州傳播協會董事會主席謝文杰弟兄匯報了會談結果,報請該機構董事會參考備案。並要求董事會質詢遠志明,確保他如今不再對異性有任何類似的傷害,謝文杰表示,神州傳播協會成立于1999年,而此事發生在1990年,董事會無法為機構成立之前的事公開道歉。他同時也表示,董事會將責成所有該機構成員,過得勝的基督徒生活,活出生命見證,榮神益人。”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您是什麼時間跟謝文杰兄弟報告的?您的話代表他當時的意見嗎?這代表我當時的意見嗎? 我從來沒要神州董事會公開道歉。為什麼沒有把這樣的反饋及時地告訴給我?

* 您在發這篇文章之前,神州的董事會看過嗎? 知道嗎?知道內容嗎? 他們現在的意見是什麼哪?

* 我在2014年7月13日寫的備忘錄您看到了嗎?我要求他們轉給你的。

* 您對遠志明的版本的轉述,對我有很大的傷害。連遠志明都沒證實的故事,您因為什麼原因覺得可以發給公眾?

# 你說:“我們也願意與您站在一起,見證神在遠志明個人生命和婚姻家庭中的救贖大能。信主之后的遠志明與信主之前的遠志明、二十多年前的遠志明和二十多年后的遠志明,已經不是同一個遠志明。”從您自己的文章裡您說,您是在97年認識遠志明的。那時他已信主了。您從沒有見過信主前的遠志明,怎麼能說他“已經不是同一個遠志明”?

# “主已經赦免了我們许多的罪債,我們也應該饒恕那些曾經得罪過我們的人。”我完全同意。但是請問,饒恕跟公義、和解,是什麼關系?我們饒恕了殺人犯后,要不要報警,使殺人犯不再傷害其他人?

# “再揪住他二十多年前的過錯不放…”您認為,他的過錯是什麼?他承認了這個過錯嗎?您當時不是說,“沒有真相怎麼和解?現在兩個版本距離這麼遠?”您不記得了嗎?

等待著您及時的回答。

柴玲

On Jan 19, 2015, at 5:34 PM, Xu Zhiqiu wrote:

主內柴玲姐妹:

謝謝您的回復。也謝謝您在愛心中說誠實話。為我的文章和回應方式給您和家人造成的傷害,深表歉意。

請相信我和周牧師的誠意,我們只是為了信息平衡,讓公眾有整全的信息,幫助他們做出較為公允的判斷。

您的兩封公開信,已經牽涉到周愛玲牧師和我(盡管您記錯了我的名字),讓我們感到有公開回應的必要。事實上這種方式實在是我們不喜悅的,我在寫這封回信的時候也顧慮重重,深怕將來這些文字又會出現在某個公共網站上。我在此向您正式提出要求,這是私人信件,請您不要發布在公共平台上。我已經把這些文件存檔,並交由我的私人律師備案。未經允许公開私人信件,會涉及到一些法律責任。我想我已經清楚表述了我的意思,希望您尊重這個要求。

六月份調解會結束之后,我在數天之內即向神州董事會主席謝文杰通報了您的要求。希望董事責成遠志明,確保他如今不再對異性有任何類似的傷害。謝文杰表示董事會要求所有機構成員過得勝的基督徒生活,不允许有此類事件的發生。但也表示無法為機構成立之前的事情負責。

由于當時我忙于搬家,沒有寫出書面文稿,也沒有向您及時報備,在此表示歉意。但您當時提出的要求,我確實以電話形式傳遞給了神州董事會。相信董事會也已經做出相應處理。

這篇文章是我和周愛玲牧師一起準備的,作為調停牧師,我們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盡量復原當時的細節,力求給出對稱、整全的信息,來平衡您兩封公開信的內容。

我和周牧師仍然願意站在您一方,倘若事件真如您所描述,肇事者接受教會懲戒、法律制裁,是理所當然的。只是在主張無罪推定的美國司法環境下,您作為指控一方負有舉證責任。若您沒有實質證據,就這麼在公開網站上指責對方“強暴”,這是極不明智的做法,也讓您自己陷入極為被動的境地。請您三思。

說實在的,你們兩個版本差距如此之大,我們也只是依據常識及調解的細節作出自己的一些判斷;雖然力求公允,但我們非常有限,若有偏頗之處,敬請諒解。

願主醫治你,賜你平安!

末肢:志秋
Zhiqiu Xu, PhD

2015-01-19 21:18 GMT-05:00 Chai Ling :

徐先生,

謝謝您對我個人和家庭的道歉。

公眾已經被誤導。您願意為做的不對的地方公開糾正嗎?

柴玲

From: Xu Zhiqiu
Sent: Tuesday, January 20, 2015 9:34 AM
To: Chai Ling
Subject: Re: 備忘錄

柴玲姐妹:

謝謝您的寬宏大度,接受我誠摯的道歉。

至于向公眾回應,我認為沒有必要,那不是我個人的風格。我上次之所以那樣做,只是因為您已經把此事公之于眾,我們別無選擇,才選擇公開應對;為此已經對您及家人造成誤會,我實在不希望這類誤會再次發生。事實上您的公開信也已經給一些人造成了極大的傷害,或许您自己並不知道。

我們上次公開的信息,並沒有誤導公眾的意圖,純粹只是為了回應您的公開信,披露真相、平衡信息、中和您那兩封公開信所帶來的衝擊。您的公開信未經允许,將人家的私生活公之于眾,许多處指名道姓,對一些當事人造成二度傷害,他/她們有充足的理由訴諸法律,認為您對他/她們的聲譽構成誹謗。倘若對薄公堂,您必須準備充足的證據自我辯護。這對于您自己及家人,也未必是一個上好的選擇。

我一直堅持認為遠志明應該在事實基礎上向您道歉,而且他應該也是願意這麼做的,他從西岸飛到東岸,就是專程為了向您道歉。至于事實真相,你們兩個各有版本,而且缺乏人證、物證,無從考證。基于無法舉證的往事,您這樣單方面散布大量隱私信息,把自己置于很不利的地位。有位律師仔細阅讀您的公開信,發現不下四處構成誹謗的地方。現在是網絡時代,說出去的話如同潑出去的水,再難收回,而且影響深遠、責任重大。請您三思而后行。

基督的生命沉靜而不喧嘩,馬太福音12章那裡說:“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揀選、所親愛、心裡所喜悅的,我要將我的靈賜給他;他必將公理傳給外邦。他不爭競、不喧嚷,街上也沒有人聽見他的聲音。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勝。”這也應該是我們基督徒的生命樣式。

我對您所有的心意,只是希望您得到醫治,蒙主饒恕,也饒恕他人;如果您認為受到不公正待遇,我作為牧者非常願意幫助您。只是我不希望我們之間任何的私人通信被散布到公共平台上。這是我一再向您申明的,請您尊重我的這個要求。唯有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才有互信,繼續保持溝通。

謝謝您的理解;願主醫治!

Zhiqiu Xu, PhD

2015-01-20 11:28 GMT-05:00 Chai Ling :

徐志秋先生,

謝謝您的回信。

“您的公開信未經允许,將人家的私生活公之于眾,许多處指名道姓,對一些當事人造成二度傷害,他/她們有充足的理由訴諸法律,認為您對他/她們的聲譽構成誹謗。”你是否可以解釋一下?

“有位律師仔細阅讀您的公開信,發現不下四處構成誹謗的地方。”您是否可以分享一下,哪四處?

謝謝,

柴玲

From: Xu Zhiqiu
Sent: Tuesday, January 20, 2015 11:32 AM
To: Chai Ling
Subject: Re: 備忘錄

柴玲姐妹:

這些都只是善意的提醒,具體細節,請您咨詢自己的律師。

平安!

Zhiqiu Xu, PhD

From: Chai Ling
Sent: Tuesday, January 20, 2015 11:42 AM
To: Xu Zhiqiu
Subject: RE: 備忘錄

徐志秋先生,

謝謝您的善意。您說的“他/她們”是哪幾位?請再解釋一下。

柴玲

在2015年1月22日晚,我跟徐志秋糾正他的信的不實之處,希望他自己改正的努力無效后,我終于把回應信寄給了《舉目》雜志。沒想到,第二天清早,收到的是徐志秋的充滿威脅的電郵:

On Friday, January 23, 2015, Xu Zhiqiu wrote:

柴玲姐妹:

由于您寫的文字與我和周牧師相關,海外校園讓我過目。我已經把您的文字轉給我的私人律師,從法律角度征求意見。

請耐心等待一、兩天。我得到律師意見后馬上告訴您。

謝謝!

Zhiqiu Xu, PhD
Associate Professor of Theology and Chinese Studies

From: Xu Zhiqiu
Sent: Friday, January 23, 2015 8:40 AM
To: Chai Ling
Subject: Re: 關于您的第三封信

柴玲姐妹:

此事在網上吵來吵去,不會有什麼結果,最終傷害的是神的教會。

我們還是應該採取建設性的方法解決此事:

建議組建一個有公信力的群體,幫助您和遠志明達成相互諒解。

這個公信力的群體包括您的牧師、律師,遠志明按牧團的部分成員、遠志明的律師等;

希望達成的結果:1)認定事實,並在事實基礎上道歉、療傷;2)給出最終的調解聲明;3)在未來事工上彼此支持、合作。

最終目的是為了潔淨教會、建造教會、榮耀主名。

這只是我的個人提議。如果您願意,我可以幫助您聯絡、促成此事。

期待您的回音。

這是我的電話:XXXXXXXXX

願主的名得榮耀!

志秋

2015-01-23 13:50 GMT-05:00 Chai Ling wrote:

徐志秋先生,

您拒絕在公眾面前糾正事實的錯誤,我不得不,也有責任給公眾糾正。請不要繼續試圖剝奪我的言論自由。像你在2014年6月24日遠志明的事件時一樣, 你對我甚至不指名地公開一句我曾被強暴就高聲地抨擊我,說, “即使是真的也不允许公布”。我當時反駁你,說,“Are you saying, even this is the truth, as a victim I have no rights to talk about it in public? Where is my freedom of speech? Unbelievable!” (你是說,即使是真的,我作為一個受害者也不可以說出來嗎?那我的言論自由權利在那裡哪?真不可思議!” 我說完,就離開房間到樓下洗手間了。再回到房間,你很好,馬上就道歉了。我也謝了你。

但是你現在又在繼續你當時的錯誤!

希望你的律師會告訴你,“Truth, only truth, nothing but truth” will be our only defense! No matter where we are, in heaven or on earth!

I have been telling the truth. It is those who have not been telling the truth should be worried!

If there is any factual mistake, pls let me know and I will correct them immediately.

http://www.nvtongzhisheng.org/news/%E5%A6%82%E6%9E%9C%E6%B2%A1%E6%9C%89%E4%B8%8A%E5%B8%9D%EF%BC%8C%E6%88%91%E4%BB%AC%E5%B0%B1%E6%B2%A1%E6%9C%89%E5%B8%8C%E6%9C%9B%EF%BC%81
http://www.allgirlsallowed.org/news/%E5%A6%82%E6%9E%9C%E6%B2%A1%E6%9C%89%E4%B8%8A%E5%B8%9D%EF%BC%8C%E6%88%91%E4%BB%AC%E5%B0%B1%E6%B2%A1%E6%9C%89%E5%B8%8C%E6%9C%9B%EF%BC%81

Through this Godly process, you have failed me, and betrayed my trust as a pastor, as a legal educated Ph. D, as a witness, as a Christian brother, as a massager to Yuan’s board and back to me. I forgive you and have asked the Lord to bless you! But you have not acted in a way that demonstrated that you have truly repented and transformed. To subject me and my board to your further meddling would be foolishness and abusive!

No more!

I look forward for the day that you are renewed through obeying Jesus’s teachings so we can truly be reconciled as brother and sister in Christ Jesus.

Ling

From Xu Zhiqiu
To Chai Ling
Fri 1/23/2015 2:29 PM

說實在的,此事花去我太多的時間與精力,以至于我無法正常教學、寫作。

我已經把關于此事的所有文件,交由律師處理。事實上我的律師已經接受處理此事,只是這一段身體不適,請允许一兩天再回應。

只是目前網上已經四處出現你的這封信,這些版本都沒有經過我本人和律師的回應或校改,特此聲明。

今后所有的來往,還是通過律師為好。

謝謝理解。

Zhiqiu Xu, PhD
Associate Professor of Theology and Chinese Studies


附錄II: 從2015年1月28日到2015年3月6日我跟徐志秋關于他違反法律發表充滿很多不實之處的信通過馬太福音18:15-17交流的過程:

From: Chai Ling
Sent: Wednesday, January 28, 2015 12:42 PM
To: Xu Zhiqiu
Subject: Letter from Ling
Jan 28th , 2015,

Pastor Xu,

As a believer in Christ Jesus I formally and privately ask you to publicly withdraw your meeting memo regarding the meeting between me and Yuan Zhiming, which took place in June 24th, 2014 where you were entrusted as a witness and a pastor according to the process defined in Matthew 18:15-17.

Your action to publish the memo has caused great harm to me, to my family, to the church at large and to the effort of confronting a man who had committed a serious crime against me 24+ years ago. By the time you decided to release your memo to the public, you have already been informed of my polygraph result and by the fact there was more allegation against him for additional rape crimes through my first two letters to the church.

Your action to publish the letter without my knowledge nor approval had broken two laws:

• The confidentiality between pastor/parishioner;

• The victims’ right to privacy act.

As Shepard and minister of the Lord, by your above action, you have not fulfill the duty the Lord assigned to you, “Feed my sheep, feed my sheep, feed my sheep”. Instead your action had harmed the sheep deeply.

As Christians, we all sin or make mistakes, because we are still in the process of renewing our mind in Christ Jesus. However, if we continue to sin, that is not right.

“9 No one who is born of God will continue to sin, because God’s seed remains in them; they cannot go on sinning, because they have been born of God. 1 John 3:9 (NIV)”

I therefore humbly ask you to withdraw your letter publicly and immediately.

Ling Chai

On Mon, Feb 16, 2015 at 11:23 PM, Chai Ling wrote:
Copied on the 18 pastors and the All Girls Allowed Board
February 16th, 2015

Pastor Xu,

In my Jan 28th 2015 email letter to you, I have privately and humbly asked you to withdraw your letter publicly and immediately. As of today, I have received no communication from you.

According to Matthew 18:15-17, I am following up with the same request from you in front of the 18 Pastors and our All Girls Allowed Board members. By the form of this email, they are being invited as my witnesses in this matter. We are in step II now.

I look forward hearing back from you.

Ling

From: Xu Zhiqiu
Sent: Tuesday, February 17, 2015 6:49 AM
To: Chai Ling
Cc: CC Pastors (ccpastors2015@gmail.com); All Girls Allowed Board; 周愛玲的電郵
Subject: Re: Letter from Ling

Ms. Chai:

I have promised the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Committee to assist them wherever they need information from me. Please stop sending me any further letter due to conflict of interest.

Let’s pray that both you and Yuan will stick to the process, and put an end to this dispute.

Sincerely,

Zhiqiu Xu

On Tue, Feb 17, 2015 at 1:27 PM, Chai Ling <> wrote:

Mr. Xu,

My email to you was not about Yuan. It is about you breaking the laws against me and about your responsibility!

Pls answer my request to publicly apologize and to withdraw your letter publicly ASAP!

Ling

From: Xu Zhiqiu
Sent: Tuesday, February 17, 2015 1:35 PM
To: Chai Ling
Subject: Re: Letter from Ling

Ms. Chai:

I have nothing further to say, and I have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If you want to reach me, please do it through the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Committee. I may reply to their inquiry if I consider their question appropriate.

Sincerely,

Zhiqiu Xu

From: Chai Ling
Sent: Tuesday, February 17, 2015 4:26 PM
To: Xu Zhiqiu
Cc: CC Pastors (ccpastors2015@gmail.com); All Girls Allowed Board

Mr. Xu,

I take your response as not willing to correct your wrongs. So I am done with the II step according to Matthew 18:15-17. Now we have 18 pastors and our Board reviewing your case against me, I respectfully asking for their judgments on this.

Ling

From: Chai Ling
Sent: Tuesday, February 24, 2015 5:31 PM
To: Xu Zhiqiu
Cc: CC Pastors; All Girls Allowed Board
Subject: RE: Letter from Ling
Feb 24th, 2015

Pastor Xu,

I trust you have seen the report from the 18 Pastors’ investigations: 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3900

With all these additional cases against Yuan’s sexual violence, I urge you to make a public apology immediately, as the Lord commanded us: “Rebuke your neighbor frankly so you will not share in their guilt.” Leviticus 19:17. Matthew 18:15-17 Step II second time.

Ling

On Wed, Mar 4, 2015 at 10:18 PM, Chai Ling wrote:
March 4th, 2015,

Pastor Xu,

I have not heard back from you regarding my following requests.

Given all the recent development since my last email,

# Yuan Zhiming’s resignation: 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800:2015-03-01-07-29-37&catid=25:newsevens&Itemid=48&lang=en-gb

# China Soul’s Board not proclaiming Yuan’s innocence: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5/february-web-only/convert-chai-ling-accuses-yuan-zhiming-rape-china-soul-aga.html?start=3

I hope you had a chance to reconsider the actions you took in the past.

I respectfully asking the 18 pastors and my board to be my witnesses in my II step with you the 3nd time according to Matthew 18:15-17.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back from you soon.

Ling

From: Xu Zhiqiu
Sent: Thursday, March 05, 2015 1:17 AM
To: Chai Ling
Cc: CC Pastors; All Girls Allowed Board
Subject: Re: Letter from Ling

Ms. Chai:

Since you have submitted the case to the Independent Investigate Committee, you should submit to their authority too. Please ask the Committee to communicate with me directly.

Sincerely,

Zhiqiu Xu

On Thu, Mar 5, 2015 at 5:05 PM, Chai Ling wrote:
CC Pastors; All Girls Allowed Board

Pastor Xu,

Thank you for your reply. We are officially ending Matthew 18:15-17 step II with no results.

I am glad you have chosen to submit to the authority of the Independent Committee of the 18 pastors. When they act according to God’s teaching, they can represent God’s church. So we can officially enter step III, tell it to the church.

So we are ending the roll of the 18 pastors as witnesses into representing the church to judge this matter. We are both agreeing to submit the matter to their ruling.

Dear 18 pastors,

May you let us know the following questions:

# Will you be willing and able to rule the matter between Pastor Xu and I regarding actions during my journey to confront Yuan’s unconfessed and unrepentant rape matters?

# If you do, pls let us know the process on how to proceed;

# Pls also let us know what kind of testimonies or co-operations you will need from us.

Thank you,

ling

On Mar 6, 2015, at 10:33 AM, Xu Zhiqiu wrote:

Ms. Chai:

Please don’t call me "Pastor". I am not worthy to be your pastor, and I was never your pastor.

Since you decided to place the issue in the hands of those 18 pastors, please stop sending me any private message. For any future correspondence, please stick to the procedure by writing directly to that pastoral group.

Due to procedure consideration, I am going to block your email account from my side. Please don’t feel offended if your email receives no response from now on.

Please do me a favor by not disclosing any of these private correspondences to the public.

Consider this as my formal request.

Respectfully,

Zhiqiu Xu

From Chai ling
To Xu Zhiqiu
CC: CC Pastors; All Girls Allowed Board
March 6th, 2015

Mr. Xu,

You are right that you are never my pastor. However you were introduced to me as a pastor and clergy during the June 24th 2014 meeting. So I treated you and expected you to act according to a pastor and shepherd as our lord defined it. You never explained to me that you are not a pastor.

I have never signed a legal contract to not share our emails to the public. So I will not agree to your request.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what you say and what you do both in public and in private.

Ling


附錄III:從2015年3月6日到2015年3月16日,徐志秋選擇不聽教會牧者的記錄:

2015年3月6日,柴遠調查委員會 給我們的電郵

徐志秋牧師、周愛玲牧師,柴玲姐妹平安!

我們誠心地盼望徐牧師、周牧師對以下所提出前面三點作出回應。

請柴玲姐妹根據徐牧師、周牧師的回應,再對以下的第四點回應。

1. 柴玲姐妹在公開信中曾經提到兩位牧師“’協調會的記錄’事先沒有發給我這個當事人過目,就徑直發布了,並聲稱這是’最后版本’”。

請問兩位牧師,柴玲所說的是否屬實?

2. 如果柴玲姐妹所說的不屬實,請兩位牧師出具事先發給當事人“協調會記錄”的證明 (可以是之前發給當事人的電子郵件、傳真或掛號信函等),以正視聽。

3. 如果兩位牧師無法出具證明,這將證實柴玲姐妹所說的乃屬事實。在此情況下,我們敦請兩位牧者以負責任的態度,為自己所造成的損害,包括造成大眾視聽的混亂,以及對柴玲姐妹的傷害等,以公開的方式向公眾認錯、更正自己的錯誤,並向柴玲姐妹道歉。

4.如果兩位牧者出具了證明,這將證實柴玲姐妹所說的不屬實,在此情況下,我們同樣敦請柴玲姐妹以負責任的態度,為自己所造成的損害,包括造成大眾視聽的混亂,以及對兩位牧者的傷害等,以公開的方式向公眾認錯、更正自己的錯誤,並向兩位牧者道歉。

柴遠調查委員會 敬致

2015年3月13日,我給調查其委員會提供證據的電郵

牧師們,

這是我收到的徐志秋和周愛玲的備忘錄。那天早上,我已在網上看到他們的文章了。他們在發表之前,沒有給我看和同意。

希望這可以解答您們調查的問題。

柴玲

2015年3月14日,我再次詢問調查委員會的電郵:

牧師們,

希望您們給我們一個結論。謝謝您們。

柴玲

2015年3月16日,柴遠調查委員會回復我的電郵

柴玲姐妹:

回復您的提問。基于“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的聖經原則,調查委員會認為敦請徐志秋和周愛玲牧師回答調查委員會的提問並出具證明並不複雜。

徐志秋牧師,周愛玲牧師截至今日為止,針對調查委員會的提問並沒有配合,也沒有出具證明。

調查委員會
2015年3月16日

柴玲寫給CC pastors
Copy 徐志秋 周愛玲

謝謝牧師們,

徐志秋先生出爾反而,先是要我跟他一起服從您們牧師們,現在牧師們開始調查了,他又不服從了。

如果徐志秋先生和周愛玲女士不聽從18位牧師的調查的話,那我就只好按照馬太福音18:15-17的第三步告訴整個教會了。

柴玲

——原載《女童之聲》

2015-04-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