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溫漢輝牧師:談談遠志明和柴玲事件(節選)

作者:溫漢輝(澳洲墨爾本)

記得數年前,當我還任一教會主任牧師時(當時正值風光得意,且還未經歷人生失敗),就請過遠志明前來墨爾本同台事奉,說實話,我當時就感覺到他的狀態好像不是很好(我從未和任何人談過這些感覺),如今想起來,是否和什麼事情有聯系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若真的和此事有關,那我相信他在廿四年裡,特別是在成為牧師之后的那些年間,天天活在心驚膽戰及誠惶誠恐的人生裡,生怕有一天自己曾經的“小秘密”突然會“攆”上自己——就單單這一點對他來說,我想,己經是一個極大的“刑罰”和“折磨”了——當然,這前提是柴對遠的指控是真實的。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在许多國家——特別是西方國家——申請移民、應聘重要工作崗位等過程中,均需要提供未刑公證(criminal records),在澳大利亞,此舉甚至包括幼兒園的工作人員。若遠真的有過刑事犯罪(ever committed a crime),盡管沒有被人告上法庭,以上事件是否足以讓教會認真反省:在聘牧之前是否應進行背景調查呢?這還真的是值得思考的事。我個人認為:

(1)遠在信主時,已向神承認自己的罪性,並認罪悔改歸向神。

(2)遠在信主前,若曾“犯事”,卻由于種種原因從未被起訴;悔改后,他除了向神認罪之外,還需要私下向受害者道歉,並請求對方原諒才是。而事實上,很顯然他沒有這樣做。這有幾種可能:①存僥倖心理,你不說,我不說,“神不知,鬼不覺”,沒人知道——但這嚴重的過去,如幽靈一般附在你的門口,很可能會有一天會跟上你,向你討債。②當初遠信主時,也许沒有人教導他這是一個必須要走的程序。

(3)若一個人曾犯下不被人知的刑事罪——如謀殺等惡行,那麼,在信主時,他應向警方自首。

(4)在遠接受按立牧職時,若他真有犯過以上暴行,就必須主動和按牧團及任職教會公開些事——信主時沒向受害者道歉,至少在這階段必須要做到!

(5)若遠在任牧職時犯下婚外情——即使是不被人知的“一夜之快 one-night stand(一夜不會有情)”,鑒于是公眾人物(public figure),他必須要像西方政治家那樣,對群眾有個交待(包括向自己的家人公開),引疚辭職,生命重建。用一個西方牧者的話來說,就是“一個領袖若對自己的失敗不公開負責的話,這樣的領袖不值得信任。(You cannot trust a leader who is not open about his/her failures.)”若所犯的是刑事罪,則更應如此,甚至要蹲大牢的準備。千萬不要僥倖妄想,以為不會有人知道——你所做的一切,終將會暴露。到那一天,你的人生就不只是簡單的“一道傷口”,而是一大片的“腐肉”。

(6)最后,也是最直接的,那就是若一個人(任何人),無論在什麼時候犯了刑事罪,必須第一時間內主動向警方自首。



遠志明的唯一出路

還是那個假設:若柴對遠的控訴屬實(看來沒有百分之百也有百分之九十,不然他不會答應和柴在幾位牧者的見證下接受約見),在如今業己曝光的情況下,遠看來只有一個選擇,也是唯一的出路,那就是公開道歉、請求柴的原諒,並請求教會原諒,同時禱告柴不會將之告上官府(姑且不談柴將此事公開是否處理得當,亦或超過案件審理時限)。

若有必要,遠甚至可以考慮暫時辭去牧職,待生命重建之后(至少和其師母及家人重建),重新再來——沒有一個在耶穌裡的人是沒有盼望的。

——原載“新視野”(http://myncch.org/?p=1027)

讀者推薦

2015-04-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