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劉淇昆:柴玲令人驚嘆的狂妄

作者 劉淇昆(加拿大溫哥華)

關于“柴遠事件”,我已經寫過五篇文章,對柴女士提出了嚴重的質疑。無論是柴女士本人,還是她的熱心支持者,比如凌俐女士,對我的質疑一概裝聾作啞,一聲不出(盡管凌女士此前指名道姓地要我發表意見)。這種態度並非出乎我的預料。面對思維慎密的推理、合情合理的置疑,她們無言以對,理屈詞窮。

今天在曹長青先生的網站上霍然發現了柴女士的第七封公開信及其附錄。對這篇“懶婆娘裹腳布”式的文章,本人實在連(捏著鼻子)看完的耐心都沒有,更沒有任何評論的興致。只是偶然看到了柴女士在“附錄VI”的一段話,覺得柴女士的自我膨脹和狂妄,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請大家看看這段文字。這對于認識柴女士的本性,對判斷“柴遠事件”的是非曲直,或许不無助益。

在“附錄VI:我要周愛玲牧師轉交給劉彤牧師的電郵信節選”中,柴女士宣稱:“我意識到1990年時我本該是得救嫁給主耶穌的。那是真的……認識到這個可能是讓我很痛苦的,像打開洪水的閘門一樣。想想過去19年會有什麼不同:我本來可以在1990年認識主耶穌的。我本來可以在1990年開始抗議一胎化政策的,這三百萬個小孩原本可以得救的。我自己的工作原本可以輕鬆得多,我的婚姻原本可以有更多平安,可以更好……原本可以不一樣的事會有多少啊”。

柴女士在這裡大聲疾呼:由于遠志明在1990年強暴了她,致使她沒有在那年“得救嫁給主耶穌”,因而使她沒有“在1990年開始抗議一胎化政策”,因而使三百萬“原本可以得救的”中國孩子喪失了生命。柴玲開始抗議中國一胎化政策的早晚之別,決定了千百萬孩子的生死存亡。

請讀者不要以為柴玲在這裡主觀上誇大了她的作用和影響。柴女士在她的公開信中,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復過類似的說法(由于沒有她的參與,千百萬中國孩子喪失了生命),“附錄VI”實際上還是她表現得“最謙卑”的一次。請看柴女士在她的第一封公開信中是怎麼說的。

“1990年本該是我認識基督的一年。19年在苦海和黑暗中掙扎,看不到希望和光明,19年沒有辦法幫助中國結束一胎化政策,2到3億孩子就這樣被殺死了。如果我(們)能在1990年,當全世界的媒體還在關注中國和中國的人權狀況下,就提出廢除這個一胎化政策,多少孩子可以被挽救!!!”

由于柴玲沒有在1990年“就提出廢除這個一胎化政策”,“2到3億孩子就這樣被殺死了”,這難道不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悲劇、最大的遺憾?!怪不得柴女士用三個驚嘆號結束了她的陳情。

柴女士的自我評價、自我期许,不能不使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望洋興嘆。在欽佩之余,還要向柴女士請教一些問題。首先要請教的是,由于柴女士沒有在1990年就提出廢除一胎化政策,倒底有多少“原本可以得救的”中國孩子喪失了生命?您在第七封信中說有三百萬個孩子,可是在第一封信中,您斷言原本可以得救的孩子高達2到3億。因為數字相差太大,不能不請柴女士澄清一下。

其次是邏輯問題。1990年遠志明還不是基督徒,更不是牧師、傳道人。即使他真正強暴了你,怎麼會使你和基督教會疏遠,怎麼會妨礙你和耶穌結婚呢?遠的惡行和基督教扯得上關系嗎?再者,即使沒有“嫁給主耶穌”,就不能抗議一胎化政策嗎?抗議該政策是基督教的專利嗎?以抗議該政策聞名遐邇的陳光誠,不是基督徒吧?(陳光誠其實沒有籠統地抗議一胎化政策,他只是抗議在推行該政策時的野蠻和不人道)

柴女士既然深信,由于你沒有在1990年“嫁給主耶穌”,由于你沒有在1990年開始抗議一胎化政策,2到3億中國孩子因此喪生,今天中國政府改變了一胎化政策,一定是你抗議的結果,一定是你的大gong大德了。遺憾的是,公眾的認知好像並非如此。中國一胎化政策的松動和轉變,是因為長期推行該政策的惡果已經顯現。在不遠的將來,惡果可能是災難性的,中國將面臨嚴重的人口老化、勞動力短缺,對國計民生將有重大影響。中國政府開始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開始懸崖勒馬。

如果柴女士堅持認為自己在這個問題上舉足輕重的作用,堅持認為因為沒有你的及時參與,千百萬“原本可以得救的”中國孩子喪失了生命,堅持認為自己結束了中國的一胎化政策,就請柴女士原諒我的“有眼不識泰山”。

2015年4月15日

2015-04-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