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柴玲為什麼要公開二十多年前被遠志明強暴一事?

作者:柴玲

(編者注:這是柴玲就指控遠志明強暴事件寫給教會的第七封信的附錄四。標題為本網所加。)

附錄VI: 2012年12月22日,我要周愛玲牧師轉交給劉彤牧師的電郵信節選

(中間有很多得神醫治的細節,希望對其她受害者有幫助。有些信徒可能對這樣跟神的交流不習慣,請原諒。這不是聖經,但是我跟神的經歷的分享。我們每個人跟神的關系都有可能不太一樣,鼓勵您們繼續追求跟神的親密經歷)

那日在美國國會關于一胎化政策的聽證會裡,聽完一個曾被強行墮胎的婦女的證詞后,我先想起的不是我的墮胎經歷,而是那次被強姦的經歷。我沒有把那段經歷加進去,因為我去見了我的導師兼代禱人,J姐妹(當時我還沒有跟丈夫說被強姦的事),她幫助我處理了這個經歷。她的第一反應即為神正在使用他。J姐妹使用遠志明的見證去裝備中國學生。她先是告訴我遠是神的受膏者,所以我們應該像大衛對待掃羅那樣,不自己伸手擊打他。我同意了。我的書是在2011年10月4號出版的。

大約在2011年10月7日,我給遠志明寫了電郵,從張伯笠或是蘇曉康那裡得到他的電話號碼,那一次是因為要找遠志明向另一對年齡較長的夫婦傳福音,他們的名字是阮銘和阮若英。這對夫婦也是從普林斯頓來的異議人士,他們希望我能支持他們兩年,但是我丈夫認為讓他們認識主比僅僅接受經濟支持更加重要。但是阮銘不想聽我給他講福音。張伯笠告訴我這對夫婦喜歡遠志明,也许他可以幫助他們。遠志明回電話了,他當時正在亞洲某地講道,那是第一次通話。他不敢相信是我。我倆立刻都想起了那次強姦的事,但是我們都沒有提。我問他為什麼沒針對一胎化政策做點事,他沒有說什麼。

在2011年10月的某段時間,我們的團隊正在考慮是否去羅馬參加一個民主會議。我們發起了一個會議,邀請教皇參加,請他發表倡議書呼吁結束中國的一胎化政策。我們尋求了主的印證:如果教皇願意見我們,那麼羅馬就是神要我們去的地方,我們就去那裡。接著我們的團隊就禱告、傾聽,以求辨明神的旨意。當我們傾聽時,不能集中在羅馬之行上面,我得到的感動只是主耶穌要我饒恕遠志明。我為此感到吃驚,隨即與神較力。正如我在12月28號的演講中寫的一樣,我確實因著對耶穌的愛選擇了饒恕。緊接著,我們接到了羅馬打來的電話,對方告訴我們可以在梵蒂岡見面(我們見到了教皇的中國事務秘書,他告訴我們他已經看完我的書,我們的見面是神安排的等等。)

那天下午下班后,我去見了J姐妹,把發生的事告訴了她。(當時我仍然沒有勇氣把那次的經歷告訴丈夫)。J姐妹說我可以讓遠志明知道,這樣他就可以從審判中得釋放,享有平安。這很難。在經歷過因我們願意寬恕時,神是多麼喜悅並願意為我們成就難辦的事,開難開的門后,雖然寫信告訴他我饒恕了他是件很難的事,我還是寫了。(如有需要,我可以請Brian幫助我找出從2011年11月7號開始寫給遠志明的這幾封信,2012年4月的還有幾封。Brian,你可以幫我嗎?)

第二天早上,遠志明給我打了電話。他說主整晚都在折磨他。接著他開始否認那次是強姦,說我們都有過很多次了。我說事實完全不是這樣。也许是他對其他女人也做過,錯記成是我了。他沉默了,之后問我還告訴誰了。我告訴他我只跟一個美國姊妹說了,那個姊妹跟我商量好我會像大衛對待掃羅那樣處理這樣事(當時我同意不讓撒旦擊倒神所膏立的兩個帶領人,並且我同意J姐妹的建議不跟外人說出去)。然后他說,他讀了我的書,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對我沒有好處。(當時我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說。現在看來,我想是因為他讀到我在書中寫到我在北大把企圖強姦我的同學告上而受的掙扎,他們反而來損壞了我的名聲)。我本帶著平安的心接電話,聽完他的話后,我開始感到有些不舒服。我繼續說道,由于他所做的(強暴且不悔改),我很難來到神面前。只有靠著神的恩典我才能終于來到神的救生裡。他當然知道使小子中的一個迷失將會有什麼樣的懲罰。我說他應該向其她受害人道歉,使她們不致于跌倒。他笑了,說他已經與神和好,他與妻子的婚姻變得非常好,接著他說:“柴玲,你是一個新基督徒,你不知道,一個人來到主面前,舊事已過,他是新造的人了。”我在靈裡感到不安,對此並不是很確信。鑒于我和J姐妹決定為了教會和神國的緣故不跟別人說這件事,我結束了跟遠的談話。我來到J姐妹這裡, 心裡很不舒服。J姐妹為我禱告,說我按所有神的要求都做了,遠志明做的是不對的,但還是由神來對付他吧。我和我的團隊繼續羅馬之行,神的確開了門,引領我們一步一步結束一胎化政策,並給我們看到新的異像:通過重建婚姻的方式來來重建神的教會。以弗所書5章。

2012年4月,我開始去生命河教會。愛玲牧師的勇敢信仰,她充滿力量的講道及圖書室的資源,都吸引了我。我觀看了紀錄片《十字架》,深受感動。因此本著和好的精神,我用幾本我寫的書來交換十字架的DVD,並把這些DVD寄給幾個美國教會的領袖們。但是我心裡並不是全然平安。

如果你讀到我的12月28日的最終演講稿,你就會看到神在這個秋天對我和團隊的奇妙醫治。三周之前Michael和Claudia的醫治培靈會讓我想起與遠志明的這段被深埋的記憶。只有那時,我才意識到把它埋起來並不能保護教會,或是醫治我,也不能成就神的計劃。相反,這段記憶是這麼捆綁我,讓我不能信任華人教會的男性帶領人,讓我再背負過分的以為自己不能再饒恕的自責。但是Michael及Claudia的話(男人不是我們的敵人,那惡者才是)讓我馬上意識到撒旦想離間我們,但是主耶穌要我們愛我們的弟兄。

但是過去三周,對于這個傷痛的醫治讓我因難過而泪流滿面,也感到一種無法言喻的痛。22年來一直試著將這件事埋掉,並且堅持走下去,我不曾真正面對它,來重新經歷當時那種完全無助的感覺,亦不能全然明白失去的究竟是什麼,並來為此悲傷,悼念,最終在這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上得到平安和知道發生的原因和目的。

我第一次感覺自己像是大衛的女兒他瑪,她的異母哥哥暗嫩強姦了她,(她的親哥哥押沙龍)要她閉嘴。她的父親大衛王沒有為她主持公道,去教訓對她施暴的人。結果,他瑪變成了一個凄慘被遺棄的女人,暗嫩被謀殺,他瑪的哥哥押沙龍被放逐,之后造反,被殺。大衛也為此幾乎失去王國。

因此我向神呼求。那是2012年11月29日,我對神說“你是我的天父,你不是大衛,雖然他是合你心意的人。你不會使我像他瑪一樣成為一個凄慘被遺棄的人。”神是信實的。第二天,他差派了我的另一個姊妹Deb來探訪我。我們很忙,有幾個月沒見面了。她是我小組的帶領人。她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把那件事和遠志明的話(我們在主裡,舊事已過,都是新造的人了)告訴了她。Deb說這不對。她是一個成熟的基督徒。她去找了賠償的經文,即賠償所偷之物外加1/5,之后她又翻到稅吏告訴耶穌將賠償4倍的那一頁。耶穌說“救恩到了這家......”那一刻,神的真理將我從遠志明對神的話語的謊言中釋放出來。要麼是遠志明不明白救恩來自誠實的悔改(他這麼只會將教會帶入迷途),要麼他知道這個真理,但是卻通過操縱和欺騙的方式讓我保持默。(請看屬靈虐待的定義:blog.sina.com.cn/s/blog_5cf4c0070102dzq2.html)

這個痛苦是多麼大,我知道我不會得到醫治輔導,因為Claudia 和Michael是來訪問我們團隊的。在他們到訪之后,我已經就其他傷害經歷過三次醫治輔導了。我內心的痛是真實存在的。

12月1日下午我問Michael我們應該做些什麼。他說我需要繼續接受醫治。我強忍著眼泪,到樓下給孩子和自己買些吃的,不知道我還得背負這個傷痛多久。我一邊走向美食街,我一邊向神哭訴。回去之后,我的隊團在分享他們得醫治的經歷,我坐下來,用Michael教我們的方法:跟著感覺,找到記憶,找到創傷時接受的魔鬼的謊言,來用神的真理取代。幾秒鐘后,主耶穌在我心中與我相見,將我從深深的傷痛和難過中提起來,把我的靈帶到天國與他同坐,讓我知道我的身份不是遠志明施暴的受害者,不是女童之聲的創始人,需要依賴遠志明和張伯笠,以及其他華人牧師幫助為中國教會的門的人(我的一個同工跟我分享了這個異像,他父親是一家國內家庭教會的帶領人,他們禱告並預言了這個想法,告訴我要向張伯笠和遠志明謙卑自己(以便他們用他們的影響可以共同幫助在中國教會中推動女童之聲的事工)。每次一想到要謙卑自己,我就感到有一種深深的憤怒感,隨時都可能爆發,我也因此責怪自己不是一個好基督徒。它的確爆發了——當我意識到這裡有一個沒有治愈的深刻傷痛時)。耶穌似乎是說:“他是中國的頭,也是“中國教會”的頭,我是他珍貴的新娘,無論向他求什麼,他都會應允我。他會親自為我們開路以做成他的善工。因此,對于包括遠志明在內的華人牧師,他會處理(當然不清楚主怎麼處理遠志明)。對于其他牧師,有的從我們這裡拿了錢,但是沒有做所承諾的工作,耶穌說給他們憐憫和恩典。如果他們軟弱,被錢試探,給他們就好了。如果這名員工的父親因為要寫一本書不能為我們的工作提供幫助,就由他去吧。饒恕他們,依靠神。”整個過程很快,可能只花了幾分鐘,其他人看著我,不知道我內心深處所發生的事。像魔法一樣,傷痛一下子離開了。在這個傷痛的陰影下生活了22年,我第一次經歷到自由和喜樂。那一天是禮拜六,是12月1日。

星期天,愛玲牧師做了一個很好的講道。我不記得內容是什麼了。在講道中間,我想起在冰上起舞的自由。這是我第一次感到從那件事的重擔之下,感到有真理和光進來,我從別人加給我的擔子和謊言中得釋放。之后有人邀請我見了幾個姊妹,我跟她們分享了我得到的醫治,幫助她們其中一個得到醫治。我從那次經歷中學到的,竟然能讓一個中國老姊妹得自由,多麼奇妙啊。她感到一生都很掙扎,她受到丈夫的虐待時經文要求順服丈夫。華人教會也教導她要無論如何都順服。(我跟她講神是愛,他在我們受虐待要我們饒恕, 但是絕對不讓我們再接受虐待。對于虐待我們不需要, 也不應該順服, 她破涕而笑)那天晚上我們在一個小池塘滑冰。我還禱告求主幫女兒能考好數學,結果她得了101分。

星期一我們小組禁食禱告,分享得醫治的經歷。我開車回家,打電話給愛玲牧師,跟她分享了這件事。她跟我分享了她的經歷,要我更迫切地禱告,神會做工的。12月3日星期一,吃晚飯的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從天國再次墜入現實。我想我仍然需要像所有經歷過創痛的再仔細處理這個傷痛一遍一樣。突然間,我感到回到普林斯頓房間的地毯地板上,感到那樣完全的無助和破碎的感覺。我開始問神這些問題。“為什麼您允许這事發生在我身上?難道我受的苦難還不夠嗎......”。在幫助孩子們gong課的同時,我感到阿爸上帝簡短地對我,“我是揀選了你來背這個十字架。”之后我與丈夫Bob一起禱告,試著想像耶穌在哪裡,神會對我說什麼。我感到耶穌對我說,“這是你的苦杯,我不能把它撤去,因為它是我們天父的意願有一天你能幫助醫治神的兒女,來彰顯神的榮耀。”怎麼彰顯?為什麼?我不能徹底明白。

星期二,回到All Girls Allowed辦公室時,Brian與我一起交流了這些感受。他也正在被醫治的過程中,但是他樂意大方地將他的時間分配給我,神給了他很多智慧。他首先跟我一起探討教會的責任。

我們讀了以下經文:

《以西結書》34章

(英文為NIV版本,中文為和合本)

以色列的牧人

34:1 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34:2 人子啊,你要向以色列的牧人發預言,攻擊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禍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養自己。牧人豈不當牧養韟炩隉H
34:3 你們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卻不牧養韟洁C
34:4 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有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纏裹;被逐的,你們沒有領回;失喪的,你們沒有尋找;但用強暴嚴嚴地轄制。
34:5 因無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一切野獸的食物。
34:6 我的羊在諸山間、在各高岡上流離,在全地上分散,無人去尋,無人去找。
34:7 所以,你們這些牧人要聽耶和華的話。
34:8 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的羊因無牧人就成為掠物,也作了一切野獸的食物。我的牧人不尋找我的羊;這些牧人只知牧養自己,並不牧養我的羊。
34:9 所以你們這些牧人要聽耶和華的話。
34:10 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與牧人為敵,必向他們的手追討我的羊,使他們不再牧放韟洁F牧人也不再牧養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脫離他們的口,不再作他們的食物。
34:11 主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必親自尋找我的羊,將它們尋見。
34:12 牧人在羊韞|散的日子怎樣尋找他的羊,我必照樣尋找我的羊。這些羊在密雲黑暗的日子散到各處,我必從那裡救回它們來。
34:13 我必從萬民中領出它們,從各國內聚集它們,引導它們歸回故土,也必在以色列山上─一切溪水旁邊、境內一切可居之處─牧養它們。
34:14 我必在美好的草場牧養它們。它們的圈必在以色列高處的山上,它們必在佳美之圈中躺臥,也在以色列山肥美的草場吃草。
34:15 主耶和華說:我必親自作我羊的牧人,使它們得以躺臥。
34:16 失喪的,我必尋找;被逐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纏裹;有病的,我必醫治;只是肥的壯的,我必除滅,也要秉公牧養它們。
34:17 「的羊颻,論到你們,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在羊與羊中間、公綿羊與公山羊中間施行判斷。
34:18 你們這些肥壯的羊,在美好的草場吃草還以為小事嗎?剩下的草,你們竟用蹄踐踏了;你們喝清水,剩下的水,你們竟用蹄攪渾了。
34:19 至于我的羊,只得吃你們所踐踏的,喝你們所攪渾的。
34:20 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在肥羊和瘦羊中間施行判斷。
34:21 因為你們用脅用肩擁擠一切瘦弱的,又用角抵觸,以致使它們四散。
34:22 所以,我必拯救我的韟洃ㄕA作掠物;我也必在羊和羊中間施行判斷。
34:23 我必立一牧人照管他們,牧養他們,就是我的僕人大衛。他必牧養他們,作他們的牧人。
34:24 我─耶和華必作他們的 神,我的僕人大衛必在他們中間作王。這是耶和華說的。
34:25 「我必與他們立平安的約,使惡獸從境內斷絕,他們就必安居在曠野,躺臥在林中。
34:26 我必使他們與我山的四圍成為福源,我也必叫時雨落下,必有福如甘霖而降。
34:27 田野的樹必結果,地也必有出產;他們必在故土安然居住。我折斷他們所負的軛,救他們脫離那以他們為奴之人的手;那時,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34:28 他們必不再作外邦人的掠物,地上的野獸也不再吞吃他們;卻要安然居住,無人驚嚇。
34:29 我必給他們興起有名的植物;他們在境內不再為飢荒所滅,也不再受外邦人的羞辱,
34:30 必知道我、耶和華─他們的 神是與他們同在的,並知道他們─以色列家是我的民。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34:31 你們作我的羊,我草場上的羊,乃是以色列人,我也是你們的 神。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這章的經文給我帶來了很多安慰。

接著我問為什麼要遲22年,我們查看了《啟示錄》22章12-15節。

結語:邀請和警告

(英文為NIV版本,中文為和合本)

22:12 “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
22:13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終。
22:14 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裡,也能從門進城。
22:15 城外有那些犬類、行邪術的、淫亂的、殺人的、拜偶像的,並一切喜好說謊言編造虛謊的。

粗體字部分就像是對我說的,讓我意識到耶穌是多麼恨惡虛謊。

接著Brian找到了舊約中關于強姦的經文:

《申命記》22:25-27

(英文為NIV版本,中文為和合本)

22:25 若有男子在田野遇見已經许配人的女子,強與她行淫,只要將那男子治死,
22:26 但不可辦女子,她本沒有該死的罪,這事就類乎人起來攻擊鄰舍,將他殺了一樣。
22:27 因為男子是在田野遇見那已經许配人的女子,女子喊叫並無人救她。

然后在Brian的幫助下,我意識到1990年時我本該是要得救嫁給主耶穌的。那是真的。我一來到美國,在硅谷和普林斯頓,就有好幾個人向我作見證。認識到這個可能是讓我很痛苦的,像打開洪水的閘門一樣。想想過去19年會有什麼不同:我本來可以在1990年認識主耶穌的。我本來可以在1990年開始抗議一胎化政策的,這三百萬個小孩原本可以得救的;我自己的工作原本可以輕松得多,我的婚姻原本可以有更多平安,可以更好(我時常被觸動會生氣發脾氣,深深地傷害了我丈夫)。也许我也可以阻止我的親戚們的墮胎的——他們現在仍在付代價;也许我原本可以為我媽媽禱告,這樣她不會在1991年秋天去逝了。原本可以不一樣的事會有多少啊。

我與神和耶穌在這一點上面爭論,作工的得工價。如果神和耶穌說的是真的,這是我的十字架,我的苦杯,它給我帶來這些多折磨,那麼我的補償是什麼呢。Brian說,你應該問神。

Brian讓我讀《西番雅書》。

《西番雅書》3:17-20 Chinese New Version (Simplified) (CNVS)

17 耶和華你的神在你中間,他是施行拯救的大能者,必因你歡欣快樂,必默然愛你,
而且必因你喜樂歡唱。”
18 “那些屬你,為了切慕大會而憂愁的人,他們擔當了羞辱;我必招聚他們。
19 看哪!那時我必對付一切苦待你的人;我必拯救那些瘸腿的,聚集那些被趕散的;在全地受羞辱的,我必使他們得稱贊,有名聲。
20 那時我必把你們領回,那時我必把你們齊集;我使你們被擄的人歸回的時候,必在你們眼前,叫你們在地上的萬民中得稱贊,有名聲。”
這是耶和華說的。

我的眼睛停在《哈該書》上,還以為是在讀《西番雅》書,神將以下經文指示給我:

《哈該書》2:23

(英文為NIV版本,中文為和合本)

2:23 “萬軍之耶和華說:我僕人撒拉鐵的兒子所羅巴伯啊,到那日,我必以你為印,因我揀選了你。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那一刻,我感到似乎主在回應我的問題。祂揀選了我,讓我做祂的印戒。我覺得這意味著我將會被差派,帶著祂的信息,執行祂的計劃。我感到了幾分安慰。

我們停下來去吃午飯。

我回女童之聲的辦公室,大家給我准備了生日蛋糕。那天是12月4日,我認識主的第3個周年。

吃完蛋糕后,我打開他們送我的卡,裡面有一句經文是這樣的“你因敵人的緣故,從嬰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敵和報仇的閉口無言”。(詩8:2)。我看著卡的時候,回想起我過去常常作的見證(還計劃繼續在厄巴納作此見證),其中一個標題是“前我失喪,今被尋回”。我開始有了這個憤怒的情緒。不,我沒有失喪。我是被擄掠了,被誘拐,被綁架了!作為一個基督徒,我的靈命不應該只有3歲,本應該有22歲的。原本很多事會不一樣,很多折磨可以避開。厄巴納方面催促我刪掉在11月發給他們的演講稿中的部分內容。但是現在我想把新的事實加進去。
之后我跟Brian分享了我的新發現,他從他的桌子轉向我,說,他覺得主向他啟示,這不僅是我的損失,耶穌是多麼思念我,這對我們的救主是一個多大的代價。天啊,那一刻,我能體會耶穌深深的痛苦和惋惜。最終兩個相愛的人知道了彼此的心腸,我不能停止向神哭訴,像是我們靈和魂的最深處大哭一樣。我試著鎮靜下來,畢竟是在一個工作場所,並且我需要時不時關注一下在尖子班那邊召開的董事會。

那天晚上Claudia對我做了的醫治輔導,我白天哭得太多,幾乎不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緒了。但是Claudia確定主耶穌說了過去19年沒有一分鐘他不思念我。他是極其思念我。

Claudia給我做輔導時一開始就不順利。隨后我意識到電腦屏幕的閃爍讓我想到那晚被遠志明強暴,衣服從我臉上拿開后看到的天花板上閃爍的燈光。再一次,只有在選擇饒恕他1990年所干的事和2011年所犯的掩盖、說謊、欺騙、操縱等罪行之后,醫治和啟示才來到。在我選擇饒恕之后,耶穌並沒有來安慰我,但是我馬上看到一個異像:那個地毯下的地板被穿破,巨大的動物從下面凸起,然后向前而行,我們的救主站在其上。我能說出來的只有:Armageddon,Armageddon。我不是太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但是那時Claudia告訴我這是大決戰。我去查看《啟示錄》16章。我相信某天神會向我們啟示這個異像是什麼意思。這是個大異像,也必成就。到現在我能體會只有這些。

多麼奇妙的一個3周年慶祝/生日會啊。

第二天早上Michael發給我《以賽亞書》54章1-3節,他覺得這是主給我的話。不懷孕指這19年來靈裡沒有懷孕。

54:1 “你這不懷孕、不生養的要歌唱!你這未曾經過產難的要發聲歌唱,揚聲歡呼!因為沒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兒女更多。”這是耶和華說的。
54:2 “要擴張你帳幕之地,張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長你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
54:3 因為你要向左向右開展,你的后裔必得多國為業,又使荒涼的城邑有人居住。

(神確實回應了我做成被遺棄的婦女的擔心, 特意用同樣的字眼“desolate woman” 來回應我的禱告。)

這正是2012年很有預言恩賜的朱牧師來生命河教會時,我覺得神給我的經文。那時我並不明白經文的意思。今天,我終于明白這節經文。朱牧師對我說預言時,她說神將使用我的個人經歷成就神的旨意(不記得具體的話了)。那時,我想我已經分享了我的墮胎經歷,那已經成就神的旨意了。她說我還有更多的可以奉獻。今天,我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此時已經是凌晨5點45,我想不起還有什麼重大的事影響了12月14日的演講。我記得我跟我的中國小組分享了這個信息:主是怎麼讓我能在勝過強暴帶來影響后,回到自己與耶穌同坐在天國裡的的身份。我們當時在學習撒旦對耶穌的試探,他們都沉默了,我覺得有些尷尬,就很快離開了那裡。我記得我丈夫是多麼的掙扎,我們都精疲力盡。我感到一種深深的壓迫感,幾乎讓我無力勝過。奇怪的是當一位參議員的候選人一定要我丈夫發出一份聲明時,我讀了后在郵件裡回復他說我不同意。突然,我感到我有了力量。我覺得主還是想讓我把這個說出來。但是說什麼呢,他的旨意是什麼呢?

7號星期五那天,Bob在網上搜索關于強姦的信息,看到普林斯頓的一名婦女寫了她被強姦的經歷,在37年后,她才打破沉默。根據Bob查到的統計數據,有1/8至30%的校園婦女都在約會時被強姦,只有5%會去報警,42%不會告訴任何人。Bob還搜到另一名婦女曾經在約會期間被強姦,之后她就這個經歷寫了一本書。他買了這本書。我們還發現施暴者如果不悔改,就有80%的可能性再去施暴。我們經過討論之后達成一致來分享墮胎經歷的過程,見證到婦女們在讀到我的經歷后得到的醫治和自由。這次Bob相信主讓我去做這一切是有神的旨意的。他准備好與我同舟共濟,將這個經歷公諸于眾。

我在周五晚上打電話給了跟遠志明關系很好的蘇曉康,他告訴我當遠志明剛來美國時,非常迷失。遠的生活很亂。蘇提到遠志明將另一個男人的妻子從巴黎帶到普林斯頓。他還說一個叫李凌(Li Ling)的牧師說遠志明強姦蘇X妻子的事是假的。之后蘇曉康問我為什麼問這些陳年舊事。我說我會想想再告訴他。

12月7日星期五,Brian用了拿單和大衛的故事教導團隊,當一個姊妹遇到被強暴的類似情況時,教會應該怎麼做。(我們得試試看大家的反應)。

12月9日星期六,我在網上搜了新澤西州的強姦案投訴是10年限期。星期天我將這個告訴了愛玲。我還打電話給(張)伯笠,問他怎麼處理這種情況。我沒告訴他我就是那個人。他說應該去找教會長老。接著他告訴我不要插手這類事。

星期天晚上,為了向長老出示證據,我再次給蘇曉康打了電話。我告訴他這次我知道有個婦女被遠強姦了,他是否知道類似情況。蘇很生我的氣,威脅要告訴遠志明。我說去吧,讓他知道。把我的電話號碼給他。到目前為止,我沒有接到過遠的電話。

12月10日星期一,愛玲牧師為我們做了醫治和釋放的培訓。這次的主題是性犯罪。我們的團隊面對這個話題比較安靜。我還不能把這事告訴Jay和Joy。

12月11日發生了兩件事。我在網上搜到了Su X並跟他聯系上了。他否認遠志明曾強姦過他妻子,但是,他說遠志明認為Su X在北京的圈子散布了他帶另一個男人的妻子去普林斯頓的消息,遠志明曾威脅要殺了Su X。Su X還沒有認識主,也不相信遠志明是真的信主。Su X還說過去遠志明有一段時間曾因他的淫亂事件與妻子的關系很差,他們常常揪住對方的頭髮扭打。蘇曉康說遠志明當初一來到美國就跟他的妻子正式分居或離婚了。

另一件事發生在12月11日。我們正要禁食禱告時,Brian說我應該通過教會渠道找長老。我不知道遠志明的長老是誰,就在網上搜到按立他的幾名牧師。其中一個是劉彤牧師。當我搜到這個信息,確定這是我要找的劉彤牧師時,我去訪問了他的博客,看到上面寫到關于《以西結書》和牧羊人的內容,我有一種平安和確信的感覺。

我請了一個具有預言恩賜的姊妹與我一起為我們12日的中國小組聖誕節聚會禱告。她覺得神的旨意是讓我在厄巴納分享這件事。她肯定了我的感覺,也認為有神的孩子需要醫治。因此那天晚上,我修改了11月的演講稿,兩天后,我們完成了12月14號的演講稿。又是一個星期五,我們進行了小組團契交通。我感到喜樂和自由。25年前針對性暴力發起的戰爭,終于結束。勝利帶來的喜悅被失去的在今世找不回的東西的傷心和遺憾衝淡一些。神贏了,耶穌贏了,我也贏了。但是傷痛和損失是如此之多。那一刻,我感覺時常爆發的憤怒不知怎麼的消失了。我感到了奇妙無比的平安。

為什麼柴玲會重提22年前的舊事?

問得好。

是為了報復嗎?我不會報復。我是基督的新娘。我只祝福,不咒詛。我已經饒恕他了。

是為了得醫治嗎?我已經被醫治了。神能擔負我的傷痛並將之挪去。

這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事嗎?當我找兩到三名見證人與我一起去的時候,我感到神說“去吧,我,耶穌,聖靈將作你的見證人。我們會讓人知罪,開他們的眼,讓他們認識真理。”我感到從神而來的平安。我主可以為我見證,我說的是真話。

我希望你做什麼?

做一個正直的牧羊人,來調查以下的一系列的問題,按事實和神的話語來采取行動:

#他還是再繼續性侵嗎?他的受害者有多少,是誰?教會有權利知道他們帶領人的真相嗎?

#如果他停止了性侵,他有找Su X悔改嗎?其他的婦女(小馬?)會不會變成她們信主的絆腳石?在北京,巴黎,普林斯頓,還有誰被他侵犯了。鼓勵不向自己向教會悔改的教導對嗎?

#色情?那是他用來對付我的武器。他為此悔改沒有,是否還利用色情物品?

#如果調查遠志明強姦是真的話,你會為了保護教會而把事情公諸于眾嗎?

#他會向公眾悔改嗎?這樣會帶領神的教會走向潔淨的運動。

我寫了近7個小時,現在非常累。我想我可以給你信息,你可以開始調查。請原諒文中有誤的地方。

蘇曉康:電話號碼 (為了隱私, 把具體號碼都不公開)

Su X:電話號碼
Brian Lee:電話號碼
J姐妹: 電話號碼
Deb:電話號碼
Claudia :電話號碼
Michael:電話號碼

到1月1號之前,我將會忙厄巴納的事。非常感謝你的幫助。請為我們禱告,求神來保護我們,讓這次服侍神及他的子民時沒有分心意外的事。撒旦恨惡我們跟隨神去杜絕性犯罪和性暴力,因為這是他最厲害的武器,他利用這個武器幾乎毀掉大衛的國。但是神不會坐視他的教會和子民被破壞的。

——原載《女童之聲》http://www.nvtongzhisheng.org/

2015-04-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