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Brian Lee:按立牧師為什麼袒護遠志明(與劉彤牧師的通信)

作者:Brian Lee,劉彤牧師

(編者注:這是柴玲就指控遠志明強暴事件寫給教會的第七封信的附錄一。標題為本網所加。)

附錄I:女童之聲在2013年的執行主任Brian Lee 與劉彤牧師之間的電郵,要求劉彤牧師調查遠志明強姦的指控。劉彤牧師拒絕。柴玲在跟Brian聯絡后,在最近收到他的原文。並征得他的同意發表。原文翻譯如下:

發信人: Brian Lee

時間: 2013年2月20日 星期三 上午11:53

收信人:劉彤牧師

主題:關于強姦指控的調查

親愛的劉彤牧師,

在主耶穌基督裡問候你。你應該還記得我們幾周前見過面。我以前是哈佛大學的牧師,帶過林書豪,現在在女童之聲工作。謝謝你幾周前在Santa Clara生命之河教會接待柴玲,我,以及另外兩名同事。那個會議非常好。顯然主你身上正在做奇妙的工作,也正在大大地使用你和生命河教會。他在這個世代興起你在屬他的教會中作他恩膏的領袖。謝謝你的帶領,你為主而發的熱心,在恩召中顯出的忠心。

我想跟你談一下關于柴玲指控遠志明強姦她的事情。柴玲聲稱她被遠志明強姦過,而據我所知,你是遠志明的朋友,也是你按立了他,因此,某個程度上來說,他也在你的屬靈權柄之下。

我想先跟你說明一下,不是柴玲要求我給你寫信,是我自己做為一個主內弟兄主動寫給你的,期待基督身體在這個黑暗世代中發光。希望你認真對待這封信,並作為主裡相親的同工為我寫的內容代禱。我只是主的一個卑微僕人,因此我將這些寫給你,不是出于自己的權柄,而是因為我相信這是出于神的權柄以及他的旨意。鑒于我並未親歷柴玲所述強姦事件的任何相關情節,我不便判斷柴玲對遠志明的強姦指控是真是假。所以我寫信給你是為了完成一個盡責的調查程序,而不是為了肯定或否認這個指控。

我理解為什麼很難針對柴玲關于遠志明——一個老朋友——的強烈指控采取行動。你剛見過柴玲不久,她還是個比較新的信徒,而你認識遠志明那麼長時間,怎麼能相信她所說的呢?為什麼柴玲20多年后才站出來指控,不早一點公開這件事呢?這件事這麼久了,現在就這麼重要?最后,展開調查是出于什麼目的呢;不怕事情對教會的聲譽有損,成為教會信徒的絆腳石嗎,不怕事情只會徒增痛苦和傷害嗎?這些都是值得一問的好問題。我將會一一作答,如果你有不同意見,歡迎進行討論。

我想先從最后一個問題開始:如果調查出來是真的,難道不會帶來更多傷害和痛苦嗎,難道不會成為事工的阻礙嗎?某種程度上,我理解這個擔心。但是,同時,我相信當教會領袖對他們的缺點和軟弱坦誠布公時,這實際上能夠啟迪會眾,讓他們更能理解神的恩典和聖潔。我想最好的例子莫過于猶大和彼得。他們都犯了重罪:猶大出賣了耶穌,彼得否認了耶穌。從某個角度來說,這兩個罪比其它很多最都重,因為這兩個罪都直接傷害了我們的主。馬太、馬可、路加、約翰有理由忽略這些缺點,至少有兩個理由:

(1)這些缺點顯出耶穌的判斷力並不好,因為他選錯了門徒;

(2)對教會不利,因為教會應該是建立在彼得這一磐石之上的。如果讓大家知道教會的初期創始人是否認過基督的罪人,對教會有什麼好處呢?后來,保羅又極為清楚地當面指責彼得,指出他將自己與外邦信徒隔離的罪。如果保羅說出來會打擊會眾,使之失去對門徒之首彼得的信心,那他為什麼還是要說呢?

我認為,聖經中的這類例子明顯表明早期使徒和福音使者並不擔心將真相放在光中,相反,和約翰一樣(約壹1),他們都認為任何事情都應放在光中,並且最終耶穌(世界之光)將會歸正每件事。猶大和彼得的故事不但沒有擊垮教會或成為教會的絆腳石,而且還證明了有兩條路可走:要麼是不悔改而被定罪,要麼是悔改而重新站立。耶穌並沒有選錯猶大和彼得;他的選擇是正確的,作出錯誤選擇的是猶大和彼得,但是最終彼得作出悔改的選擇歸向耶穌。同樣的道理,如果該強姦指控是真的,你並不用怕事件顯出你的判斷力不好。我自己也是一個帶領人,有人在我帶領下工作,我也曾在聘用員工的事上有過判斷出錯的經歷。但是有時是因為信息不全,誤解,或是下屬自己的欺騙,才會出錯。如果指控是真的,主不會允许你被誹謗的。

其次,你可能會想問,為什麼過了20多年當時人才站出來指控強姦,都這麼多年了,舊事重提有什麼好處?這也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一方面,請理解從統計的角度來說,通常強姦受害者會在多年后認為自己安全、不會再進一步受到更多攻擊的時候才會站出來。因此,如果柴玲的確被遠志明強姦過,她要這麼多年過后才能面對這件事,我並不覺得奇怪。另外,柴玲分享她有很多往事都是首次去面對的,比如4次墮胎,被前夫虐待等。她在2011年10月所出的書中提到了這些經歷。因此我認為可以理解,她接著開始面對下一個受傷的回憶。

但是現在重提這件事有什麼好處呢?美國法律允许報案期是15年,過期之后不再起訴。為什麼教會應該調查多年前的事?我認為有幾個原因:

(1)像天主教的性醜聞一樣,有必要調查所有的性侵指控,因為有可能發生在其他人身上;

(2)聖經明確指出除非神的子民為他們的罪(如列王及民眾所犯之罪,導致以色列和猶大被流放)悔改,否則神仍以他們為有罪;

(3)如果遠志明確實犯了強姦的罪,那麼他應該全然悔改,才能得救,不至于死(參看雅5:19-20);

(4)如果指控陳述屬實,有必要確保遠志明不再繼續傷害其他婦女;

(5)調查指控可形成一種氛圍,鼓勵受害者站出來分享他們的傷痛,而不是將之隱藏。調查不需要認錯或認罪,只是盡責程序的一步。想想天主教會性醜聞,多年來,天主教內高層領袖都不相信這些指控是真的。但是,現在隱藏的事,將來會在房頂宣揚(參看路12:3);通過調查而非其他方式來處理,對教會和當事人來說都是極佳的選擇。聖經不是命令所有重罪指控都應經過調查嗎?(參看申13:13-15;22:13-21)

接著又有幾個問題:如果遠志明宣稱他是無辜的該怎麼辦?這樣的話將有兩種可能。他在說謊(這種情況下,你作為他的屬靈帶領人,不再負有責任,因為你已參與調查)。或者他說的是真話(這種情況下,柴玲才是冒犯的一方,她的話將不具可信性)。無論怎樣,如果你已參與調查此事,你和生命之河教會都沒有責任。至此,又有一些問題。如果遠志明承認犯罪並為之悔改?再好不過,他做了主認為對的事。如果是這樣,他對悔改應有合宜方式,正如施洗約翰所說,結出于悔改相稱的果子。(路3:8)我不是法官,不知道應是什麼果子,但是一份簡短的道歉聲明可能不夠,還應有一些形式的補償。如果遠志明認罪,但不全然悔改呢?那麼為了使他的靈魂得救並歸向主,我們也知道應該像保羅在哥林多前書5:4-5說的那樣做。

是的,我們在基督裡是新造的人,阿門!同時,我們背負著我們的罪和過去經歷。正是因此,雖然跟隨主多年,我一直在為過去的錯誤和失敗悔改,尤其是那些傷害別人的經歷。假設我對我的女朋友犯了罪,導致她懷孕,后來我信了主,我不能簡單說聲對不起,我現在在基督裡是新人了。我必須結出與悔改相稱的果子,為她提供支持,幫助她撫養那個小孩。不單對于我們的罪是這樣,對于我們祖先的罪也是這樣。這就是為什麼今天,中國人民要與日本人民就他們祖先在中國犯下的罪進行和解。

也因為此,美國土著要與美國人民就他們祖先對土著犯下的罪進行和解。在教會更是這樣。如果教會能站在罅隙之間,就這些紛爭達成和解,那將是多麼振奮人心的消息。

劉彤牧師,主給了你權柄和領導的職分,他也呼召你照看他的羊群。我並不羨慕你的負擔,相信這個擔子正如保羅所說那樣,有誰軟弱我不軟弱呢?有誰跌倒我不焦急呢?(林后11:29)因此,我祈求主給你力量和勇氣作出決定,以此榮耀他並愛他的羊。如果你對我所寫內容有不認同的對方,歡迎你提出來我們一起討論。如果我與妻子能在穆斯林人群中成gong植堂,我們將需要在神的帶領下學習有效的帶領教會。我很期待向你學習。非常歡迎你給我寫信或是打電話(號碼在下方簽名檔內)。

謝謝你考慮我所寫內容。就我所聞所見,你是一個真正屬神的人。願主幫助你行他看為正的事,願他因你的忠心服侍祝福你和家人,直至萬代!

主內問安!

Brian Lee

執行董事

2013年3月13日星期三,Brian Lee再寫道:

親愛的劉彤牧師:

我在跟進三周前給你寫信提到柴玲聲稱遠志明強姦她的事情。希望你能讀一下那封信,期待你的回復。願你一切都好,願你的事工繼續榮耀主,多結果子。

祝福!

Brian

劉彤牧師回信:

2013年3月13日 星期三 上午12:27

親愛的Brian:

來信已讀。關于這件事我只能說我已經跟柴玲解釋過,不想再說一遍。
謝謝你的關心。願主祝福你,為你禱告,願主為你在中國開路。

劉彤牧師

——原載《女童之聲》http://www.nvtongzhisheng.org/

2015-04-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