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Durite:再讀遠志明致教會弟兄姐妹的信


自從柴玲致教會的第一封公開信發表之后,大家都很好奇遠志明對這些嚴重的指控究竟是什麼態度——是承認還是否認。

當事情看上去似乎正如劉彤牧師所期待的,成為 “he says vs. she says” 時,柴玲公開表明自己已由一獨立機構作過測謊檢查而且還提供該獨立機構出具的結果報告,並挑戰遠志明要求他也去任何一個獨立機構做同樣的測謊檢測並將報告公諸于世。

從公而論,測謊雖然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事,其結果也未見得一定百分之百的精確, 但建議目前為止這似乎不失為打開僵局找出最接近真相的一個辦法。 只是可惜到目前為止,遠志明並未承認尊重長期支持他的主內弟兄姐妹們知情要求,仍在充分地享受他的沉默權,對此測謊建議避而不答,只是通過神州網站發表了一篇“致教會弟兄姐妹的信”。

雖然信中未直接回應柴玲的指控,只是做了些泛泛的表示,但既然是目前為止遠志明所發出的唯一信息,那麼我們也只能從這封信裡一窺遠志明的內心世界,並試圖理解為什麼遠志明不願做測謊檢測。

遠志明在信的開頭第一條中說,“對于1990年我信主前的婚外性過犯,我再次公開地向神認罪,向當事人道歉。對由此引發的目前這場風波給教會弟兄姊妹造成的傷害和困擾,我表示深深的歉意,請求大家原諒。”

對此我們可以有幾點深思:

既然遠志明提起“目前這場風波”,那麼他為什麼沒有更直接說是與柴玲發生的性過犯,而只是籠統地說“性過犯”,是否在他“信主”前曾有過多次的性過犯, 而柴玲所指控的只是其中之一?

結合有關遠志明在巴黎的強姦指控(被指控這件事有學者蘇曉康、萬潤南作證),這個可能性是不能排除的。

遠志明的道歉對象之一是“當事人”,而沒有提及當事人的配偶家屬和自己的家屬。如果遠志明與柴玲的性過犯是如柴玲所說的他強姦了柴玲,那麼柴玲是此事的最大的受害者,理應向她道歉,而如果是如遠志明所說的兩人通姦,那麼柴玲就是共犯,最大的受害人是雙方的配偶和家人,那麼遠志明就必須先向這些人道歉。

這些簡單的道理,遠志明不可能不懂。那麼他沒有向封從德(柴的前夫)和自己的妻子道歉,反而向柴玲道歉,代表他心裡知道該道歉的對象首先是柴玲(即“當事人”,柴的丈夫家人和遠志明的妻子女兒反而排不上號了),那是否是遠志明有意無意間承認這次“性過犯”是他強姦柴玲,而不是他與柴玲通姦呢?

遠志明向教會弟兄姐妹道歉,說明他知道此事對大家造成的困擾和傷害。事實上如果大家能知道柴玲的強姦指控不是事實,那麼大家的困擾和傷害就會消失或減到最低。

遠志明沒有澄清,沒有向弟兄姐妹們保證這不是強姦, 而是選擇沉默——即使他深知就是他的沉默造成了更大的困擾和傷害。這是否說明事實真相是他確實強姦過柴玲,而且他可能估計柴玲還有其它證據,而他怕以后陷入更大的被動,所以只有選擇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的說法,以便獲得“冷靜觀察、沉著應付”的回旋空間?而這會給教會弟兄姐妹帶來困擾和傷害,他就不顧了,這是否說明他對教會不負責任?

遠志明信的第二條中,承認他蒙恩后“也有軟弱的時候”。作為傳道人遠志明不可能不了解軟弱和犯罪的區別,他也不可能不了解每個人都軟弱,但需要認的是罪。他為什麼以對待罪的態度來對待自己的軟弱呢?

只有兩種可能: 一是遠志明對自己的要求比任何人(包括使徒保羅)的自我要求更高,另一是遠志明心裡在認罪,但筆下用“軟弱”代替“罪”來文過飾非。

遠志明信的第三條,他大概是指十八位牧師發布的調查報告,具體說就是關于在德國和法國他分別和兩位小姐妹的交往。又一次的平時文采飛揚的遠志明在這裡又語意模糊。他雖然斬釘截鐵地“一概否定”對他的“強姦,誘姦未遂和性侵指控”,但又沒有像使徒保羅一樣宣告“不覺得自己有罪”,而是表示自己可以“默默忍受”使徒保羅都沒有“默默忍受”的“不實的指控”,表現得比保羅還屬靈,比保羅還更多地“默想十字架”,更深地學習了十字架的gong課。

其實對于該報告所提的兩件事的回應不外乎以下幾種:

第一:該報告所述不實,基本屬于誣告,請大家慎思明便不要輕信;

第二:該報告所述基本屬實(不實之處可以指出),但他並不認為有何不妥,因此不必道歉也不必認罪;

第三:該報告所述基本屬實,他承認這種行為不妥,道歉,認罪,悔改。

一直以來,人們都認為我們所寫的文字,常常以遠超過字面意義的程度反映我們的內心。所有的文學評論都是在發掘作者更廣大的內心世界,這種內心世界的流露有時甚至體現為筆誤。

短短一封信便能透露這麼多的內心世界,難怪現代化的測謊技術又能給我們提供多少線索,幫我們澄清多少疑惑呢?所以心中有kui的人斷然不敢去做測謊。

2015年4月10日

——讀者推薦

(編者注:文中有拼音代替的字,是因本網轉碼問題而無法顯示)

2015-04-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