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神聖潔,教會也必須聖潔—柴玲寫給教會關于遠志明的第7封信(第一部分)

作者:柴玲

親愛的主內弟兄姐妹,長老,牧師們,主內平安!

非常感謝你們的代禱和支持。我的報案很順利,是在新澤西州的首府特倫頓(Trenton)報案的,受理的是警察局的“特殊受害者部”(special victim unit),報案號:SV15—00106。

我和教會能做的都做了。下一步會怎麼樣,我把遠志明交在神的手中。聖經教導我們:“11不要參與暗昧無益的事,倒要把它揭露出來”。希望其她的受害者繼續勇敢報案。如果需要幫助,www.rainn.org的熱線電話1-800-656-HOPE(4673)會給您指導。神已經把真相顯現的承諾給了我們。只要我們相信神,不要像我以前一樣被種種謊言誤導,沒做我們該做的揭露,我們和教會都可以進入神預備好的自由的應许之地。

我這封信主要是針對劉彤、周愛玲、徐志秋等三位牧師,以及《舉目》雜志,在這個過程中的行為而寫的。(編者注:維基百科顯示,《舉目》是遠志明早期參與編輯的基督教刊物《海外校園》創辦的附屬雜志。柴玲說,該雜志拒絕刊登她寫給教會的信。但卻發表了明顯為遠志明辯護的周愛玲牧師、徐志秋牧師的文章。)

性強暴的受害者一般受兩種傷害:一種是最初的性暴力的傷害,另外一種是在舉報過程中受到的從機構權柄代表來的傷害。在這裡,因為上面四方都代表教會、牧者和基督新聞機構,我就把它定義為屬靈虐待(spiritual abuse)。所有的虐待,我都在神裡饒恕了。而且我也按照馬太福音18:15-17的步驟跟每一位牧者機構溝通過。但是他們拒絕道歉,改正。我們的交流沒有達成和解。所以我把這些事實寫出來,告訴教會。並不是為了為難任何人——因為耶穌已經在十字架上為我們而死,任何人無意有意中犯的錯誤,在懺悔后神都是原諒的。我們不必成為恥辱、面子、羞kui的奴隸。同時,也希望教會的長老,牧師,弟兄姐妹們在看到真相后,在同樣的情況發生時,能以此為鑒,不去效仿這幾位牧者的行為,而以18位牧者為榜樣,杜絕教會中的屬靈虐待,使神的教會真正成為聖潔安全愛的聖所。(因為這第七封信比較長,所以分幾個部分發表。這是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關于劉彤牧師對遠志明強姦事件舉報后的處理。

2011年10月到11月,我饒恕遠志明后,J姐妹要我告訴遠志明。但在電話上受到遠志明的要我閉口的威脅和聖經誤導:說他不需要認罪懺悔因為他在主裡是個新造的人。我聽了心裡很覺得不對勁。

2012年2月左右,我開始去周愛玲牧師的教會敬拜,剛開始看到周愛玲牧師給我家人的醫治禱告,她禱告醫治的信心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后來聽她說自己為教會(買教堂建築)付出了代價,我也很尊敬。她教導的PHD: preaching, healing, deliverance(傳道,醫治,釋放)似乎很全面和符合聖經。她講道時喜歡引用很多聖經。我在事工中經常經歷連續不斷的爭戰,我的靈聽到聖經的話語就歡喜雀躍。她經常組織不同的講員來啟迪教會的信徒,教導:聖靈的充滿和工作,琴與爐的禱告,敬拜,先知預言的恩賜,醫治的屬靈恩賜,等等。這些是我的英文教會不教導的,卻是我事工屬靈的爭戰裡需要的。

她說自己是要在傳統教會裡憋死了,覺得為什麼神在聖經中寫到的大能神跡我們在教會生活中感覺不到,所以她在被聖靈充滿后終于被聖靈帶領建立了這個教會。

我也很同意基督生活應該體現出聖經全面的教導,不是片面的部分。尤其是我看到參加的一個中文的查經班裡只是注重查經,而不談行公義,施憐憫,讓我覺得自己在跟神全面地走似乎很孤單。所以,當周愛玲牧師再講到為美國禱告,並帶領信徒去“五月花”船到岸處,為美國的屬靈墮落認罪悔改,讓神把他的國和保護再降到美國來時,我似乎找到了個同道人,至少,還有人關心著神的國、神的業。雖然她當時還沒有更進一步的講到或做到關心中國的一胎化政策的不公義等,但至少她給了我一線希望,以為這是個願意實踐神的全部教導的教會。

所以,從2012年的2月后,我自己也經常來這個教會敬拜,也在她的圖書館裡借書,尋求各種教導,很飢渴地尋求了解神的國和義。我的禱告,信心,也都在成長。我們最初的關系,是很純潔美好的信徒跟牧師之間的關系。也是神的教會應該做的。

2012年4月,也是在這個教會的圖書館裡,我第一次看到(遠志明拍的片子)“十字架”,受感動,試圖以交換書籍和DVD的方式忘記過去;向標杆奔跑,致力于結束一胎化政策。

2012年9月中旬,我帶同工去International House of Prayers(國際禱告殿)。在那裡服侍完時,受到極大攻擊。憐憫的神使我遇到那裡可以通過禱告醫治的弟兄姐妹。那一個晚上,我被接到這對夫婦家中,在禱告中遇見了神,神把我生命中很多不解的問題都個個回答了,神把我的眼泪也給擦干了。我好感動。凌晨兩點這位姐妹開車送我回旅館時,她說,這樣的7×24小時的禱告醫治在波士頓也會有份。那天我坐飛機回來,到家稍休息就直接到教會裡敬拜。心裡充滿對神的巨大的感恩。敬拜后我寫了張5萬美元的支票,交給周愛玲牧師,看是否也能建一個7×24小時的禱告中心。她拿到后也很感動,說神給了她這樣的建禱告中心的異像。如何建立,還要再禱告等候。

幾天后,周愛玲牧師突然給我打電話來到我們的辦公室,她拉住我的手說了很多,說她在禱告中聽到神給她的話語,我們都有各自的使命和職分,神喜歡我的心,我的丈夫是我的博阿斯(路德記裡的Boaz),神讓她來幫助我。還特別告誡我不要依賴人,要依賴神。這些話,至今回憶起來,還感到大部分像是神說的。她問我如何可以幫助我們。我說也许她可以幫助我們的同工做一些醫治釋放的服侍。她也確實每個星期抽出一天來給我們的同工們一步步的走過那些醫治釋放的程序(中文版本的類似一個尼爾•安德森的“一步步在基督裡得的自由”的程序Neil Anderson: the steps to freedom in Christ study guide)。這樣一直進行了幾個星期。

2012年10月到11月時,周愛玲牧師給我來電話,說來不及安排我們11月份去加州她的母堂每季度舉行的牧師退修會裡分享事工,但是也许可以問問是否可以在2013年2月份再去。我們禱告后,她來電話說機票很便宜,覺得似乎是神的確認。我們定了四張機票,她說那裡的劉彤牧師很歡迎我們去分享事工,給我們很多時間來分享。像接受每一次邀請一樣,我們做了很多准備,包括預定了50多份的婚姻課程(http://www.amazon.com/Marriage-Course-Boxed-Set-Relationship/dp/1934564249/ref=sr_1_1?ie=UTF8&qid=1426559098&sr=8-1&keywords=the+marriage+course),事先寄到加州的教會,並寄去了很多我的書和資料。總共投資數千美元。我們對幫助華人教會成長充滿了熱心。

那時我很受倪柝聲的屬靈權柄的書影響,以為是要通過服侍塵世權柄來侍奉神。甚至以為也许神要我們服侍這個教會系統來服侍神(現在知道這本書很誤導我——深深懺悔:還是要多看聖經的好),像保羅一樣,“7以前對我有益的事,現在因基督的緣故,我已經把這些事看做是損失。8不但如此,我甚至把一切都看做是損失,因為我把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看為是至高無上的。我為基督耶穌損失了一切,而且把一切都看做是糞土,為要贏得基督”;我信主后把以前的成就、建樹全部拋下,完完全全地謙卑順服,以敬畏尊榮的心來侍奉神的事工,神的教會。

2012年11月,周愛玲牧師開始跟我們談起幫助她的教會貸款的事。我們當時是在牧師信徒同心建造神的教會事工中,互相幫助成就神的國,我很火熱,恨不能什麼都捐上,甚至連抵押都不考慮。律師還是按常規寫了貸款條款。

2012年11月底,我把國際禱告殿的那對夫婦請到波士頓來,給我的同工做培訓親密神的服侍。聖靈做了很大的工作,給我們的同工帶來很大的醫治。沒想到,這也是聖靈要我面對被遠志明強暴的時間。我再次遇見神,在禱告中回到那個痛苦的時刻;使我認識到這不是,也不應該是個可以埋葬的事;在神的醫治后,我的感動是要面對遠志明。但是我不知道誰是他的長老。

2012年12月3日,我在回家的路上給周愛玲牧師打電話講了我被遠志明強暴的事,神醫治了我。她聽了后,跟我分享了她自己的經歷。讓我覺得我可以相信她。她並跟我說,好好禱告,神一定會做的。

2012年12月7日,尖子班基金會給周愛玲牧師的教會貸款25萬美元,周愛玲牧師只要貸款兩年,我的先生充滿了來自聖靈的恩典,說8年期限吧,免得兩年時間太短,為難教會。我當時開始心裡有點不安,有種感覺如果將來有什麼事該怎麼辦;但是試圖以幫助建立神的家來說服自己,貸款就這樣過戶了。

2012年12月3日到11日,這是最痛苦的一周。神確實大大地遇見我,來醫治我。但是我要重新回到那個破碎的時刻。流了很多眼泪,神也給了鼓勵救贖的話語。我也終于第一次跟我的丈夫講了這事。他很好,不但沒有怪我,反而說,看看神這次要帶領我們做什麼。從他的搜索中我們看到性侵犯,是多麼嚴重的一個社會問題。

2012年12月11日,我們在禱告時我在網上看到劉彤牧師是為遠志明按牧的6個牧師之一,又是周愛玲牧師的資深牧者,我很高興,以為他可以成為一個合適的調解人。我在下班的路上給周愛玲牧師打了個電話。她說先禱告一下,再跟劉彤牧師講一下。

2012年12月14日,終于努力寫出給Urbana的演講稿。能夠最終在那裡講被神揀選,並醫治各種創傷,包括性強暴,也經歷了很大的爭戰,最后被聖靈領路。在我先生的帶領下,我們最終能夠成行。

2012年12月22日,我跟周愛玲牧師告別。她說劉彤牧師希望我寫一下被強暴的情況。我給教會的弟兄姐妹們送完聖誕禮物后,回到家裡,已是午夜。這是我第一次坐下來面對那個場景,在禱告和敬拜的音樂的支撐下,我忍住傷痛,從午夜一直寫了7個小時,長達12頁的信,通過周愛玲轉給劉彤牧師,試圖請劉彤牧師幫助調查,使遠志明認罪挽回這個弟兄;也憑著信任神的承諾,“33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一切都必加給你們。”馬太福音6:33,相信當我全心服侍神的國和義時,神一定會為我行使公義。

2012年12月22日后到2013年1月1日,我在寫完信后就跟全家開車去Urbana服侍,Urbana是個有18000人來參加的福音派遣大會。我在會上作了神如何把我揀選,醫治的見證,使得整個大會的禱告醫治室飽滿。我們又講了兩個專題講座,給3000多名愛耶穌、有使命感的年輕人講神醫治的大能。講座后又親自給要求醫治的弟兄姐妹禱告服侍。神讓我們大大看到他的心:如此之多的年輕人曾有過這麼多的被性侵傷害的經歷。神很快的通過禱告,饒恕施暴者,給每一位醫治。服侍很累,但是看到她們的生命個個得到整合自由,聖靈讓我們的心也充滿了滿足;聖靈讓我們的心裡為這些備受創痛的寶貴的孩子們帶到耶穌的面前,在禱告中看到耶穌幫助她們“松開凶惡的鎖煉,解開軛上的繩索,使被壓迫的獲得自由,折斷所有的軛……。”我們的心也在愈合(以賽亞書58)下面的鏈接是我的主題講話內容:http://www.allgirlsallowed.org/videos/chai-ling-urbana12-let-freedom-rise。

2013年1月,周愛玲牧師來電話,說劉彤牧師要我的講話減至40分鐘。幾天后,又來電話,說要減到20分鐘。我在靈裡感到很壓抑。已經准備好的資料裡面有很多內容,20分鐘沒法講完的,而且要我們四個人飛到西岸,20分鐘是沒法完成服侍的。是不是有什麼變故?是不是劉彤牧師不希望我們去?周愛玲牧師堅持說,沒有了,沒有了,還是不要取消這個行程,不是通過機票的降價得到了聖靈的確認了嗎?但是我的靈裡受著極大的壓迫。聖靈在我禱告后給我的話語是,“你們去的是阿爸天父的家,不是那個人自己的教會”,這才有些平安。

2013年2月我們按計劃飛到加州去分享事工,並見劉彤牧師。我們很單純的憑著一個愛主愛教會的心,不但自費參加他的牧師的聚會,除了帶來的書籍,DVD,甚至看到他生病講不出話來也專門讓同工出去給他買感冒藥。耶穌教導我們,“35你們如果彼此相愛,世人就會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約翰福音13:35,我們也是這麼做的。

我對劉彤牧師對我們團契冷漠的態度有些不理解。他的師母本來熱情地要采訪我的計劃也被取消,我信主后在很多西方教會傳道服侍這麼久,還從來沒有被這樣不友好地對待過。那裡有50位分堂的牧師們與會。在我分享之前有五、六位牧師講,有的說是被臨時叫起來講的,難怪時間有些緊。但講的全部都是關于買教堂,被捐給教堂的事情。在這之前我們被帶去參觀劉彤牧師花四千萬美元建的教堂,看兒童事工中很奇特的可以一個人喂十個孩子的桌子,是很可觀。但是我在靈裡的感覺有些不對。他們救濟貧苦的花銷只有三萬美元。很像是“Radical”一書裡批評的很多美國教會都成為建大堂,但很少給貧困地區幫助的教會。

中間只有一位是在西藏做傳道人的牧師上來講他在中國貧窮地區的事工,他很真誠地說,“我們一定要警醒,等我們去見耶穌時,他會怎麼審判我們?”他說的是馬太福音25:31-45“45王要回答他們:‘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然沒有作在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沒有作在我的身上了。’46他們要進入永遠的刑罰,義人卻要進入永生。’”大家似乎被震動。他講完了輪到我了,我以通常喜歡鼓勵人的心情說了句,“聖靈一定會帶領我們都成為像基督一樣的。”現在回想起來,很是后悔。希望這位傳道人原諒。當我講時,大家很安靜。第二天早上,幾位牧師說,牧師們看到一胎化政策下的苦難,很多都在難過得流泪。我也提到神對我被強暴的醫治,但是沒有提施暴者的名字。劉彤牧師似乎有些坐立不安,讓我的分享也很緊張。

晚上有位美國人來服侍講道。他說了一個傳道人到非洲,帶了個山羊,因為他不能喝牛奶。非洲的一個部落的首領要跟他交換禮物,他心裡禱告,神哪,千萬不能要我的山羊,要走了就沒命了。但是那首領就單單要走了那山羊,但給了他一根棍子。他說,這個棍子可以做什麼哪,所以很憂愁。其他人看了,說,“你怎麼不知道,這不是一般的棍子,這是首領的杖子,有了它,你要什麼都可以。”他后來又說,一個美國少年在雜貨鋪裡盡心打工,本來應該被提升為經理,但是主管不公平,反而把他給解雇了。這個少年沒有在憂傷中度日,反而繼續努力,后來成為了一個連鎖雜貨店的股東。

我在后面人群中,覺得這兩個故事似乎是聖靈特意給我說的。當時我受這本屬靈權柄的書的影響,本來是准備通過侍奉周愛玲,侍奉周愛玲的母堂劉彤牧師的教會系統來服侍神的,劉彤牧師這樣的冷漠和拒絕使我很壓抑難過。這個故事似乎是聖靈賜來解除了我的自我謙卑的束縛,給了我不必通過侍奉劉彤牧師來侍奉神的允许和自由。

在結束時,這位美國人又說,今天晚上,聖靈要對一位心靈難過的,似乎在做婦女事工的女兒講話,他說,聖靈要給你的話語是以賽亞書60:“錫安哪!起來,發光,因為你的光已經來到,耶和華的榮耀已升起來照耀你。2看哪!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蔽萬民;但耶和華要升起來照耀你,他的榮耀要彰顯在你身上……”

雖然我沒有擠到講台前面得祝福,但是聖靈的話語給我帶來了安慰。那天晚上回到簡陋的旅館裡再讀這些經文,雖然我當時還不完全明白它們的全部意義,但是沒有什麼比知道神與我們同在更令人安慰的了。

當我今天(2015年4月)寫這些回憶時,我重新又經歷了2013年感到的劉彤牧師的冷漠,感到這個教會系統被帶領的沒有體現出神的愛和公義、而使我對神的教會的希望破滅的極度痛苦。這個痛苦讓我在跟家人度春假的過程中病倒了兩天多。看到家人孩子在外面開心玩,四處風景美好,但是我的心沒法平靜,沒有辦法進入休息,總覺得必須把事做完。在旅館的床上渾身痛沒法動時,只好禱告呼求神,聖靈在睡夢中讓我記起上面這些故事,並讓我再次仔細讀以賽亞全書:當我讀到,“我要立和平作你的官長,立公義作你的監督。18在你的國中必不再聽見強暴的事,在你的境內,也不再聽荒廢和毀壞的事;你必稱你的城牆為‘拯救’,稱你的城門為‘贊美’……”,我心中因為強暴事件后一直二十多年來遭受的折磨一下子被拿走了。也许這就是所說的“創傷后應激障礙(PTSD)”吧。沒有被醫治好的人經常都不知道這個折磨的嚴重性。對我來說,就像一個人的靈魂二十幾年來一直在被放在油鍋上被煎熬不停一樣,一下子,油鍋被拿走了,身上所有的不斷在尋找安全保護而沒法進入安息的折磨也停止了。神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渴望不但用經文說出來,還用經文給了必然成就的應许。讓我看到神是多麼的體貼,他把能安慰我的話語在攻擊到來之前就預備給我了。

但是在2013年的2月,我還沒有完全經歷體會到神的這些預備,我根本沒有預料到很可怕的事情還在后面。在第二天早上我臨返程之前,我終于決定還是要直接問劉彤牧師一下,看他對遠志明事件的處理方案。我萬沒想到劉彤牧師居然會冷漠直接地說,“這樣的事情,我們也處理過。是他說的,她說的(he said, she said)。這個人好了,得醫治,那個人就會受傷。又是信主以前的事,我們從來都不知道……”然后他雙目看著我,斬釘截鐵地說,“我相信他。因為我們是好朋友。我們每個月都在一起吃飯……。”我實在是非常震驚。但還是忍不住衝口而說:“難道神的教會不應該聖潔?!”(Should not God’s church be Holy?)走過會場,強忍著委屈,看到辛苦買來的很多書籍,婚姻課程也只被牧師們拿走了一半,也顧不得了,留給他們的書店了。如此一腔熱血而來,遭到如此冷酷的對待,在飛回東岸的5個多小時的飛機上忍不住泪流滿面。

周愛玲牧師在機場時,也陪著我哭了。她說,劉彤也讓她哭著走出來過。劉彤只給了她一萬美元做分堂,拒絕借給她錢買堂,使得她和先生提早拿出自己的退休金來買,被稅務局罰了二十多萬——這個為追隨神而摆上的故事當時讓我很感動很信任她。我問她劉彤牧師是怎樣的一個人,她說他以建了200個分教會而著名。我心想,建教堂再多,就可以這樣對待人嗎?

2013年2月20日,女童之聲的執行主任給劉彤牧師建議調查的信,Brian把所有不敢,不願調查的顧慮完全解釋了,任何一位有中立立場的屬靈長輩都沒有不調查的理由。見附錄I。

2013年3月13日,劉彤給Brian回電郵,完全拒絕調查。

2013年5月,據18位牧者的調查報告,遠志明在德國某營會中,作為講員,對一位80后年輕姊妹有不當行為。

2013年9月,據18位牧者的調查報告,遠志明在巴黎,試圖誘姦一位90后姊妹(未遂)。

2015年1月14日,劉彤牧師在小組長會上,卻發出下面這樣的講話(請見:http://www.rolcc.net/rolcc/mediasync/prayer_meetings/20150114.mp3),為了便于分析探討,我把他的講話錄音寫成書面文字(如有不準確的地方,請以錄音為準)。請看附錄II。對中間一些不實、不同意的部分,我有這樣的回應:

#“今年已開年就是多事之秋。不但法國巴黎恐怖份子開槍殺了十幾個無辜的人,如果看網上的新聞的話,在華人教會裡有一個大新聞:就是柴玲姐妹指控遠志明在二十年前的一件事情。”劉彤牧師對我不得不公開揭露遠志明性強暴還在繼續撒謊的事跟巴黎的恐怖份子槍殺無辜相提並論,是在是傷害我和其她受害者的言論。

#“其實為這件事情,遠志明牧師也跟我商量過。”請公開遠志明跟劉彤牧師是如何商量過的?因為我是在2012年12月就憑對耶穌的教會的牧者的信任和尊敬給劉彤牧師寫了12頁的信,要求劉彤牧師作為遠志明的按牧人之一,和我的教會的母堂的資深牧者來調查這件事情,已達成認罪和解的。你們商量的是什麼?什麼時候商量的?結論是什麼?是認真調查還是掩盖遮蔽?為什麼不把商量的結果告訴受害人?

#“去年他已經專門飛向東岸去向柴玲道歉。雖然他不認為他在當時有任何性侵的意圖,但是他是為那一次發生的事情他還是道歉。”

#“雖然他不認為他在當時有任何性侵的意圖”,是個很無聊的辯解。強姦的定義是沒有對方同意的性交行為。關鍵是遠志明在兩個證人面前都承認那次性交確實發生過。那是絕對沒有經過我的同意而發生的。遠志明在兩個證人面前承認的性行為,和他最近通過公開聲明承認的性過犯已經證明遠志明做的就是強姦。強姦是個嚴重的罪行。我們幾位受害者彼此都不認識,但都檢舉遠志明使用黃色錄像,黃色電影,照相等類似的行為,怎麼能證明他事先沒有性侵的意圖?

#遠志明給劉彤牧師說的是“為那一次發生的事情”,但是在兩個證人的面前,遠志明編出一套自己的謊言,為了圓自己的謊,讓他的假話更有可行性,他又在兩個證人的面前編出我跟他有繼續的男女關系,以后不止一次等的故事。這本身就是個互相矛盾不攻自破的謊言。那時遠志明跟小馬住在一起,同套房子裡還有多位當時也住在那裡的普林斯頓民運人士,遠志明怎麼可能再跟我有什麼關系而大家都不知道?在那天晚上被他強暴之前我根本不認識遠志明。之后我也根本沒有跟遠志明有任何男女關系和性行為,這麼會編故事的遠志明為什麼到現在也不敢測謊來證明他說的話的真實性?

#值得注意的是,遠志明給劉彤牧師的印象是他去波士頓給我道歉,他給雲牧師和我在會面之前的印象也是他要來真誠道歉的。但是遠志明在見面時的行為哪裡有真誠?哪裡有道歉?遠志明所說的,跟所做的不是證明他是一個言行不一的人嗎?不是證明他是個連自己的好朋友劉彤牧師都敢欺騙的人嗎?

#“柴玲請了我們波士頓的靈糧堂的周愛玲牧師,這是為什麼柴玲會牽扯到我的身上,不然今天晚上我也不會跟大家講這種事情。”這不是我牽扯到劉彤牧師的原因。劉彤牧師之所以被提到是因為他是遠志明按牧團的牧師之一,也是當時我的牧者周愛玲的資深牧者。是應該來首先處理對遠志明性侵控告的合適人選。

#“本來以為遠志明牧師這樣的誠意地道歉可以化解一切彼此的傷害,沒想到今年柴玲還是提出公開的指控。”遠志明以道歉為名,編出侮辱人的謊言聲稱我是引誘他或者是同意的,還自詡是像耶穌一樣本無罪,為有罪的擔當式的道歉實在是虛偽至極。在會議中遠志明當著兩個證人進一步撒謊,說沒有其她的受害者,事實上在巴黎就有一個女士指出也被強姦的指控,這算什麼“誠意”,這算什麼“道歉”?這樣怎麼不是對受害者再一次的傷害?那個會議以兩個版本結束。我們的長老牧師建議雙方都測謊來證明各自的真實性,到現在為止,我在2014年11月19日就測謊了並且通過了。遠志明至今還沒有做,這說明了什麼哪?劉彤牧師明明知道我已通過測謊,我也請遠志明、周愛玲、徐志秋轉給遠志明一方的長老、董事們,劉彤牧師也是可以看到我在2014年7月13日寫的回憶備忘錄,怎麼不指責遠志明的失職過失,反而指控我按聖經馬太福音18:15-17的程序公開這事哪?

#“當然至于柴玲對我的攻擊那只是我沒有按照她想要的方式來處理而已。”我沒有對劉彤牧師攻擊。劉彤牧師作為遠志明的按牧團成員之一,又是周愛玲牧師的資深牧者,對教會的羊提出的訴訟沒有負起牧者應有的責任,對我做為一個受害者再次經受屬靈傷害,差點讓我失去信仰和生命,才是我不得不告訴教會原委的原因;劉彤牧師把我的申訴用“攻擊”的字眼來描述,是對我和教會的會眾的封口和屬靈虐待。難道我們教會信徒,除了全心侍奉,捐獻,愛主愛教會愛牧師,在被牧師的不公義的行為欺負壓迫了以后,連言論自由的權利都要再被剝奪嗎?如果我什麼地方說的不符合事實,你可以指正。但是連我說話的機會都被叫成對你的“攻擊”,這是個教會牧師的行為嗎?說“只是我沒有按照她想要的方式來處理而已。”這是事實嗎?我要的是什麼?Brian建議您做的方式是什麼,13位華人牧者建議的是什麼?受害者去警察局報案希望的是什麼?奧巴馬總統給數百個學校罰款的原因是什麼?天主教被告被罰款的原因是什麼?不都是受害者要求領導機構來調查案例未成嗎?我要求的調查不是所有受害者的要求嗎?我渴望的教會要聖潔要安全不是所有的教會的會眾牧者們的渴望嗎?不是神的教會,神的家應該提供的嗎?劉彤牧師作為一個資深牧者,不但不按神的心意做,按社會公義的常規做,反而來打壓會眾,醜化舉報者要求權柄公正調查的正當要求和權益,這是一個神的僕人應該做的嗎?神允许你這樣來帶領他的教會和教會系統嗎?

#“但是昨天我好像聽說徐志秋牧師跟周愛玲牧師他們的文章都已經上網了,”徐志秋和周愛玲的文章上網之前既沒有給我看,跟我溝通,更談不上得到我這個當事人的同意,他們的行為是既違背聖經馬太福音18:15-17做證人的原則,又違背做牧者對信徒保守隱私權的法律,和對性侵受害者隱私權的保護法案,作為一個資深牧者,鼓勵他們做不對,不合聖經,不合法的事,是什麼樣的屬靈帶領?

#“但無論如何,當我看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看到魔鬼撒旦在教會裡利用各種機會做分化的活動。我感到華人教會好像因為這個事情,好像分成兩個陣營。”請問會眾這是魔鬼的分化,還是神通過這件事情的暴露來檢驗我們的心思意念,來淨化聖潔上帝的教會?

#“我們需要為華人教會建立一個禱告的城牆,來抵擋仇敵的工作。”“今天教會需要重新回轉到神面前禱告。不要叫容许這些事情讓教會更是四分五裂。”我跟劉彤牧師一樣,對教會的四分五裂心痛。但是如何建立城牆,抵擋魔鬼的工作,讓神的百姓不要像我,像巴黎和德國的受害者一樣的受凌辱,劉彤牧師的教導是不符合聖經的。

#僅僅禱告,持續地禱告和彼此扶持是不夠的。“禱告就是我們屬靈的兵器。”也是不對的。以賽亞書58:2-5中說的很清楚,什麼樣的禱告禁食是神不喜悅的。沒有公義,公正,真理的禱告也是神不聽的,見以賽亞書59:1-15。我們禱告成gong的前提,是必須知道和行在神的教導中:“7你們若住在我裡面,我的話也留在你們裡面;無論你們想要什麼,祈求,就給你們成就。8這樣,你們結出很多果子,我父就因此得榮耀,你們也就是我的門徒了。”“6人若不住在我裡面,就像枝子丟在外面風乾了,人把它們拾起來,丟在火裡燒掉了。”(約翰福音15:6-8)不住在耶穌裡,不遵循神的教導的禱告不但神不喜悅,連人也保不住。

#我們對付屬靈爭戰,戰勝仇敵必須是在真理真相的基礎上:聖經在以弗所書6中給我們的:“10最后,你們要靠主的大能大力,在他裡面剛強。11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使你們能抵擋魔鬼的詭計。12因為我們的爭戰,對抗的不是有血有肉的人,而是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黑暗世界的和天上的邪靈。13所以要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使你們在這邪惡的時代裡可以抵擋得住,並且在作完了一切之后,還能站立得穩。14因此,你們要站穩,用真理當帶子束腰,披上公義的胸甲,15把和平的福音預備好了,當作鞋子,穿在腳上,16拿起信心的盾牌,用來撲滅那惡者所有的火箭;17並且要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起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我們必須在生活中行在真理真相中,以行公義作為我們的胸甲,隨時傳福音,對所有的攻擊誹謗傷害以對神的信任來面對,時時記住我們是已經得到了永生的人,人間殺生命的是沒法奪走我們的靈魂的。所以我們可以永遠剛強壯膽,最后,我們的屬靈兵器,是聖靈的寶劍,是神的話語。在遠志明在性侵這件事上,劉彤牧師拒絕調查找出真相,沒有真理,是站不住腳的,更別說抵擋仇敵了。

#對于教會的四分五裂,神也給了合一策略:以弗所書4章中說:“所以,我這個在主裡的囚犯勸你們:行事為人要配得上你們所蒙的召喚,2要以完全的謙卑和溫柔,以耐心,在愛中彼此容忍;3以和平的聯結,努力保持屬聖靈的合一:4一個身體、一位聖靈,就像你們蒙召時也被召入一個盼望,5一位主、一個信仰、一個洗禮、6一位神——就是萬有之父,他超越萬有,貫通萬有,在萬有之中。7然而,我們每一個人都按照基督恩賜的尺度被賜予了恩典……11他賜下一些人做使徒,一些人做先知傳道,一些人做傳福音者,一些人做牧人或教師,12為了要裝備聖徒去做服事的工作,以建立基督的身體;13直到我們大家達到在信仰上以及對神兒子真正認識上的合一,達到成熟人的地步,達到基督那豐盛完美的身量。14這樣,我們就不再是小孩子,在人的狡詐和詭計中陷入那迷惑人的騙局,被各種教義之風搖動,飄來飄去。15我們卻要在愛中說真話,在一切事上向著他長進;他就是頭,是基督。16本于他,全身藉著每一個關節的支持,照著每一個部分適當的gong用,互相連接,結合在一起,使身體漸漸成長,以致在愛中建立自己。”可見教會的合一是要建立在信仰上對神的兒子真正認識上的合一,達到成熟人的地步。方式是我們“要在愛中說真話”。這樣我們才能在一切事上向耶穌邁近,直到成熟。聖經也再次叮囑我們一定要去舊人,成基督的新人:因為舊人“19他們麻木不仁,任憑自己好色,以致貪婪地行出各樣污穢的事。”我們需要“23在自己的心靈裡得以更新,24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像,在真理的公義和聖潔中被造成的。25所以,你們既然脫去虛假,每個人就要與自己鄰人說真話,因為我們都是身體的一部分,彼此相屬。……”雖然我們的中國文化不鼓勵我們這樣坦誠的交流,但是本著在愛中說真話的原則,跟劉彤牧師和會眾分享。對于遠志明的不軌性行為,不正是聖經教導我們教會要處理的行為嗎?不允许在愛中說真話,不正是阻止教會合一的阻礙嗎?

#但是,當我們按神的話語爭戰時,神一定會應许給我們教會的承諾,讓上帝的子民不再受凌辱:“18在你的國中必不再聽見強暴的事,在你的境內,也不再聽到荒廢和毀壞的事;你必稱你的城牆為‘拯救’,稱你的城門為‘贊美’。”(以賽亞書60:18)哈雷路亞,感謝神!

#網上有傳劉彤牧師在小組會上說我給遠夫婦禮物的事,再次聲明,我根本沒有!而是遠志明給我拿來禮物:2014年6月24日,遠志明來波士頓時帶了一些DVD,還有他太太給的面油等。我希望劉彤牧師更正。如果劉彤牧師認為誰送禮物誰就有罪,請劉彤牧師對遠志明夫婦判罪,要麼就更正自己的說法——因為這對我造成很大傷害。

#至于周愛玲牧師是否去我們教會的長老牧師那裡說明情況,還是勸他們不要管這事,周愛玲牧師最知道。馬太福音18:15-17是很好的方式。她自己完全可以跟我直接交流。我說的不對的我也一定會改正。我們既然在主內,總是可以達到真誠和解的。婚姻課程中有三節課都是教導如何解決衝突,無論在劉彤牧師的教會,還是周愛玲牧師的教會,我們都贈送過這套教材。兩人之間的衝突,在沒有直接面對時就拿到第三者那裡,是不符合聖經原則的。

2015年2月17日到2015年3月4日,我給劉彤牧師多次發電郵,試圖通過馬太福音18:15-17交流(見附錄III),始終沒有任何回應。這個行為本身就是不符合馬太福音5:23的;不肯跟主內弟兄姐妹和解的敬拜,是神不喜悅的。

因此,當我把馬太福音18:15-17的第一步,第二步,都走完后,我只好按照馬太福音18:15-17的第三步程序。我希望什麼哪?

我希望劉彤牧師對他的教會和整個華人教會承認:在沒有經過任何調查,單單憑與遠牧師經常在一起吃飯就對遠志明性侵真相下的判定是錯誤的。他認為的“他說的,她說的”是沒有事實根據的。據專家統計,90%-98%的性報案是真的,每個強姦犯有90%的可能是慣犯:http://www.nsvrc.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s_NSVRC_Overview_False-Reporting.pdf)FBI在1997年的報告說只有8%是虛報的(http://en.wikipedia.org/wiki/False_accusation_of_rape)。

所以,任何一個對性強暴的指控有絕大多數的機率是對慣犯的揭露,作為一個教會系統的帶領和按牧團的牧者,劉彤牧師對這樣嚴重的可能犯罪的姑息縱容遮盖,對受害者的舉報的打壓,傷害,是很嚴重錯誤行為。這樣的判定實際是對幾位受害者再一次的傷害——是屬靈權柄傷害,屬靈權柄的傷害對受害者的傷害是更深更長遠的;也是對遠志明個人缺乏真愛的表現;是對教會的聖潔、安全、公信的極其不負責任的行為。相信也很難面對公義、鑒察人心的上帝。

最近美國國會將要通過的法案對每一個不調查的大學裡的性強暴的案例要罰大學15萬美元。這是不調查不公義的嚴重性。劉彤牧師如果在這之前不了解這些事情的嚴重性、沒有選擇正確的行動也是可以原諒的。但是現在,在知道這麼多真相后,還不承認錯誤,就不對了。“9凡是從神生的,就不繼續犯罪”(約翰一書3:9)希望劉彤牧師能以實際行動改變以前的錯誤。

我希望劉彤牧師能夠在神的話語和教導中帶領教會。學習實踐神對屬靈爭戰的真正策略,教導鼓勵“在愛中說真心話”來幫助教會會眾成熟,合一,實踐婚姻課程中教的“交流,解決衝突,道歉饒恕和解” ,使神委托的教會系統真正成為行公義、施憐憫、在神的話語中謙卑地走的成熟、得神喜悅的教會。

2015年3月14日—4月13日

下面是本文的四個附錄:

附錄I:女童之聲在2013年的執行主任Brian Lee 與劉彤牧師之間的電郵,要求劉彤牧師調查遠志明強姦的指控。劉彤牧師拒絕。柴玲在跟Brian聯絡后,在最近收到他的原文。並征得他的同意發表。原文翻譯如下:

發信人:Brian Lee

時間:2013年2月20日 星期三 上午11:53

收信人:劉彤牧師

主題:關于強姦指控的調查

親愛的劉彤牧師,

在主耶穌基督裡問候你。你應該還記得我們幾周前見過面。我以前是哈佛大學的牧師,帶過林書豪,現在在女童之聲工作。謝謝你幾周前在Santa Clara生命之河教會接待柴玲,我,以及另外兩名同事。那個會議非常好。顯然主你身上正在做奇妙的工作,也正在大大地使用你和生命河教會。他在這個世代興起你在屬他的教會中作他恩膏的領袖。謝謝你的帶領,你為主而發的熱心,在恩召中顯出的忠心。

我想跟你談一下關于柴玲指控遠志明強姦她的事情。柴玲聲稱她被遠志明強姦過,而據我所知,你是遠志明的朋友,也是你按立了他,因此,某個程度上來說,他也在你的屬靈權柄之下。

我想先跟你說明一下,不是柴玲要求我給你寫信,是我自己做為一個主內弟兄主動寫給你的,期待基督身體在這個黑暗世代中發光。希望你認真對待這封信,並作為主裡相親的同工為我寫的內容代禱。我只是主的一個卑微僕人,因此我將這些寫給你,不是出于自己的權柄,而是因為我相信這是出于神的權柄以及他的旨意。鑒于我並未親歷柴玲所述強姦事件的任何相關情節,我不便判斷柴玲對遠志明的強姦指控是真是假。所以我寫信給你是為了完成一個盡責的調查程序,而不是為了肯定或否認這個指控。

我理解為什麼很難針對柴玲關于遠志明——一個老朋友——的強烈指控采取行動。你剛見過柴玲不久,她還是個比較新的信徒,而你認識遠志明那麼長時間,怎麼能相信她所說的呢?為什麼柴玲20多年后才站出來指控,不早一點公開這件事呢?這件事這麼久了,現在就這麼重要?最后,展開調查是出于什麼目的呢;不怕事情對教會的聲譽有損,成為教會信徒的絆腳石嗎,不怕事情只會徒增痛苦和傷害嗎?這些都是值得一問的好問題。我將會一一作答,如果你有不同意見,歡迎進行討論。

我想先從最后一個問題開始:如果調查出來是真的,難道不會帶來更多傷害和痛苦嗎,難道不會成為事工的阻礙嗎?某種程度上,我理解這個擔心。但是,同時,我相信當教會領袖對他們的缺點和軟弱坦誠布公時,這實際上能夠啟迪會眾,讓他們更能理解神的恩典和聖潔。我想最好的例子莫過于猶大和彼得。他們都犯了重罪:猶大出賣了耶穌,彼得否認了耶穌。從某個角度來說,這兩個罪比其它很多最都重,因為這兩個罪都直接傷害了我們的主。馬太、馬可、路加、約翰有理由忽略這些缺點,至少有兩個理由:

(1)這些缺點顯出耶穌的判斷力並不好,因為他選錯了門徒;

(2)對教會不利,因為教會應該是建立在彼得這一磐石之上的。如果讓大家知道教會的初期創始人是否認過基督的罪人,對教會有什麼好處呢?后來,保羅又極為清楚地當面指責彼得,指出他將自己與外邦信徒隔離的罪。如果保羅說出來會打擊會眾,使之失去對門徒之首彼得的信心,那他為什麼還是要說呢?

我認為,聖經中的這類例子明顯表明早期使徒和福音使者並不擔心將真相放在光中,相反,和約翰一樣(約壹1),他們都認為任何事情都應放在光中,並且最終耶穌(世界之光)將會歸正每件事。猶大和彼得的故事不但沒有擊垮教會或成為教會的絆腳石,而且還證明了有兩條路可走:要麼是不悔改而被定罪,要麼是悔改而重新站立。耶穌並沒有選錯猶大和彼得;他的選擇是正確的,作出錯誤選擇的是猶大和彼得,但是最終彼得作出悔改的選擇歸向耶穌。同樣的道理,如果該強姦指控是真的,你並不用怕事件顯出你的判斷力不好。我自己也是一個帶領人,有人在我帶領下工作,我也曾在聘用員工的事上有過判斷出錯的經歷。但是有時是因為信息不全,誤解,或是下屬自己的欺騙,才會出錯。如果指控是真的,主不會允许你被誹謗的。

其次,你可能會想問,為什麼過了20多年當時人才站出來指控強姦,都這麼多年了,舊事重提有什麼好處?這也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一方面,請理解從統計的角度來說,通常強姦受害者會在多年后認為自己安全、不會再進一步受到更多攻擊的時候才會站出來。因此,如果柴玲的確被遠志明強姦過,她要這麼多年過后才能面對這件事,我並不覺得奇怪。另外,柴玲分享她有很多往事都是首次去面對的,比如4次墮胎,被前夫虐待等。她在2011年10月所出的書中提到了這些經歷。因此我認為可以理解,她接著開始面對下一個受傷的回憶。

但是現在重提這件事有什麼好處呢?美國法律允许報案期是15年,過期之后不再起訴。為什麼教會應該調查多年前的事?我認為有幾個原因:

(1)像天主教的性醜聞一樣,有必要調查所有的性侵指控,因為有可能發生在其他人身上;

(2)聖經明確指出除非神的子民為他們的罪(如列王及民眾所犯之罪,導致以色列和猶大被流放)悔改,否則神仍以他們為有罪;

(3)如果遠志明確實犯了強姦的罪,那麼他應該全然悔改,才能得救,不至于死(參看雅5:19-20);

(4)如果指控陳述屬實,有必要確保遠志明不再繼續傷害其他婦女;

(5)調查指控可形成一種氛圍,鼓勵受害者站出來分享他們的傷痛,而不是將之隱藏。調查不需要認錯或認罪,只是盡責程序的一步。想想天主教會性醜聞,多年來,天主教內高層領袖都不相信這些指控是真的。但是,現在隱藏的事,將來會在房頂宣揚(參看路12:3);通過調查而非其他方式來處理,對教會和當事人來說都是極佳的選擇。聖經不是命令所有重罪指控都應經過調查嗎?(參看申13:13-15;22:13-21)

接著又有幾個問題:如果遠志明宣稱他是無辜的該怎麼辦?這樣的話將有兩種可能。他在說謊(這種情況下,你作為他的屬靈帶領人,不再負有責任,因為你已參與調查)。或者他說的是真話(這種情況下,柴玲才是冒犯的一方,她的話將不具可信性)。無論怎樣,如果你已參與調查此事,你和生命之河教會都沒有責任。至此,又有一些問題。如果遠志明承認犯罪並為之悔改?再好不過,他做了主認為對的事。如果是這樣,他對悔改應有合宜方式,正如施洗約翰所說,結出于悔改相稱的果子。(路3:8)我不是法官,不知道應是什麼果子,但是一份簡短的道歉聲明可能不夠,還應有一些形式的補償。如果遠志明認罪,但不全然悔改呢?那麼為了使他的靈魂得救並歸向主,我們也知道應該像保羅在哥林多前書5:4-5說的那樣做。

是的,我們在基督裡是新造的人,阿門!同時,我們背負著我們的罪和過去經歷。正是因此,雖然跟隨主多年,我一直在為過去的錯誤和失敗悔改,尤其是那些傷害別人的經歷。假設我對我的女朋友犯了罪,導致她懷孕,后來我信了主,我不能簡單說聲對不起,我現在在基督裡是新人了。我必須結出與悔改相稱的果子,為她提供支持,幫助她撫養那個小孩。不單對于我們的罪是這樣,對于我們祖先的罪也是這樣。這就是為什麼今天,中國人民要與日本人民就他們祖先在中國犯下的罪進行和解。

也因為此,美國土著要與美國人民就他們祖先對土著犯下的罪進行和解。在教會更是這樣。如果教會能站在罅隙之間,就這些紛爭達成和解,那將是多麼振奮人心的消息。

劉彤牧師,主給了你權柄和領導的職分,他也呼召你照看他的羊群。我並不羨慕你的負擔,相信這個擔子正如保羅所說那樣,有誰軟弱我不軟弱呢?有誰跌倒我不焦急呢?(林后11:29)因此,我祈求主給你力量和勇氣作出決定,以此榮耀他並愛他的羊。如果你對我所寫內容有不認同的對方,歡迎你提出來我們一起討論。如果我與妻子能在穆斯林人群中成gong植堂,我們將需要在神的帶領下學習有效的帶領教會。我很期待向你學習。非常歡迎你給我寫信或是打電話(號碼在下方簽名檔內)。

謝謝你考慮我所寫內容。就我所聞所見,你是一個真正屬神的人。願主幫助你行他看為正的事,願他因你的忠心服侍祝福你和家人,直至萬代!

主內問安!

Brian Lee

執行董事

2013年3月13日星期三,Brian Lee再寫道:

親愛的劉彤牧師:

我在跟進三周前給你寫信提到柴玲聲稱遠志明強姦她的事情。希望你能讀一下那封信,期待你的回復。願你一切都好,願你的事工繼續榮耀主,多結果子。

祝福!

Brian

劉彤牧師回信:

2013年3月13日 星期三 上午12:27

親愛的Brian:

來信已讀。關于這件事我只能說我已經跟柴玲解釋過,不想再說一遍。
謝謝你的關心。願主祝福你,為你禱告,願主為你在中國開路。

劉彤牧師


附錄II: 劉彤牧師在2015年1月14日對他教會的小組長的講話節錄

讀尼希米記2:17 “17 后來我對他們說:“你們都看見我們遭遇的患難:耶路撒冷成了荒蕪之地,城門被火焚毀,你們都來吧!讓我們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免得我們再受凌辱。”

今年已開年就是多事之秋。不但法國巴黎恐怖份子開槍殺了十幾個無辜的人,如果看網上的新聞的話,在華人教會裡有一個大新聞: 就是柴玲姐妹指控遠志明在二十年前的一件事情。那是兩個人一起在普林斯頓讀書,兩個人都還不信主,柴玲就指控遠志明牧師對她有性侵的行為。

其實為這件事情,遠志明牧師也跟我商量過。去年他已經專門飛向東岸去向柴玲道歉。雖然他不認為他在當時有任何性侵的意圖,但是他是為那一次發生的事情他還是道歉。當時他們還各請了一個見證人,要來見證遠志明向柴玲道歉的過程。遠志明請了他的好朋友徐志秋牧師,柴玲請了我們Boston的靈糧堂的周愛玲牧師,這是為什麼柴玲會牽扯到我的身上,不然今天晚上我也不會跟大家講這種事情。

本來以為遠志明牧師這樣的誠意地道歉可以化解一切彼此的傷害,沒想到今年柴玲還是提出公開的指控。當然這樣的指控一發出來帶來極大的影響。世上很多人還搞不清什麼事情就已經破口大罵,其實每一件事情都有很多層面在裡面, 我們從來不能只是聽一面之詞嘛。很多時候我們很容易跳入到結論裡面。當然至于柴玲對我的攻擊那只是我沒有按照她想要的方式來處理而已。但是昨天我好像聽說徐志秋牧師跟周愛玲牧師他們的文章都已經上網了,他們詳細說明了遠志明牧師向柴玲道歉的整個過程。我相信他們的見證能夠澄清很多很多大家對這件事情的誤解。

但無論如何,當我看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看到魔鬼撒旦在教會裡利用各種機會做分化的活動。我感到華人教會好像因為這個事情,好像分成兩個陣營。我看見好多華人信徒好像因為這件事情,好像彼此劃清界限。我的心真的十分的難過。其實無論遠志明跟柴玲的事結果是如何,今天教會最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禱告啊。我們需要為華人教會建立一個禱告的城牆,來抵擋仇敵的工作。這就好像當年的尼希米一樣的,那時耶路撒冷城牆破損,以致仇敵就進來攻擊,神的百姓受到凌辱,他沒有在那裡指責誰是破口,他乃是說,“來吧,讓我們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今天我們同樣也是這樣。事實在二十來年前沒有信主前發生的事也不是我們旁人也能斷覺的。有些事情只有他們兩個人自己解決了。今天教會需要重新回轉到神面前禱告。不要叫容许這些事情讓教會更是四分五裂。我們要呼召說來吧, 讓我們來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阿門。

要怎麼樣來禱告哪?第一個要持續地禱告,我相信我們都明白禱告的重要。而且我們也都很願意來禱告。但我告訴你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持續的禱告。否則就像尼希米記一樣的,他們在建造城牆的時候,建造了一半仇敵的工作就不斷地湧上來了,所以我們就看到尼希米的4章10節,猶太人才這樣說嗎,“搬運的人氣力已經衰敗了”為什麼力量會衰敗了?因為仇敵的攻擊太多了, 教我們灰心唉,以致于無法做下去。弟兄姐妹今天你也要知道同樣的事情,一方面你要知道禱告是很重要的,但我告訴你, 另一間更重要的事情是要持續禱告下去。你知道多少時候我看到神給我們的應许無法實現,多少時候神給教會的異像, 夢想無法成真,多少時候神給教會的Prophecy也無法成就,為什麼?有時候我們常常責怪神為什麼成就? 其實常常不是神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問題。多少時候因為仇敵的重重攻擊當中,我們灰心了喔。我們沒有持續的禱告,我們沒有持續持守神給我們的托付。

今年一月我剛從意大利回來,1月1號我就趕到一個分堂去。為什麼? 要處理緊急情況。什麼緊急情況?就是因為仇敵接二連三的攻擊,牧者就灰心了。當我去到教會,她(他)已經離開了。同工也灰心了。有的要辭職了,有的要休息了,有的已經離開教會了。整個教會不知何去何從。本來是很有Potential 的教會,本來充滿夢想的教會,本來充滿動力的教會,現在卻變為荒涼。

弟兄姐妹我告訴你們,仇敵越是厲害的攻擊我們,越是我們要持續禱告的時候了。千萬不要因為仇敵厲害的攻擊你就灰心了。千萬不要上仇敵的當,以致我們無法完成神來給我們的托付。阿門!

越是仇敵厲害的攻擊,越是禱告。阿門。在你生命當中也是一樣。我告訴你多少時候,仇敵的攻擊是你意想不到的。多少時候你面對這樣的攻擊你不知道如何去回應,有時候叫你灰心,好像你以為,神你在哪裡啊?很多時候我們灰心我們失望,那我告訴你,越是仇敵厲害攻擊的時候,是你要持續禱告下去的時候,不可以灰心。我再次說禱告是很重要的。但持續禱告更加重要。因為仇敵一定會攻擊我們。阿門!

第二個,要一邊工作,一邊禱告。我們看已希米給我們這樣的禱告。第4章17節,“17 那些建造城牆,搬運重物的,都是一只手作工,一只手緊握兵器。”什麼是兵器哪?禱告就是我們屬靈的兵器。哥林多后書第10章第4節,這裡講到“4 因為我們爭戰所用的兵器不是屬肉體的,而是有屬神的能力,可以拆毀堡壘——拆毀各樣的心思,”換句話說, 禱告就是我們屬靈的兵器。今天無論我們做什麼,無論我們生活或者是服侍,我們都要警醒啊。因為仇敵遍地尋找個吞吃的人嘛。你知道我真的感覺到神這次容许這些事情發生,也是給我們很好的提醒。有時候我們在神的恩典裡面太久了,一切都還順利,都被蒙恩,我們都已經很松懈了。忽然而來的驚恐,什麼會事情啊?神還是提醒我們。很多時候我們忽視了屬靈爭戰的真實性。神再一次的提醒我們。在生活中,在一個領域裡,一邊工作,一邊服侍,讓我們一邊要來禱告。我們才不容易落入仇敵的圈套當中。才不容易在仇敵的攻擊當中灰心喪膽。阿門?神再次提醒我們,無論我們做什麼,在生活當中,在每一個的領域裡面,讓我們一邊的工作,一邊的來禱告。

第三,我們要彼此扶持啦。一定要彼此扶持。尼希米第4章第19節,“19 我對貴族、官長和其余的人民說:‘這工程浩大,範圍廣闊;我們在城牆上彼此相隔很遠。20 所以你們無論在甚麼地方,一聽見號角聲,就要集合到我們那裡來。我們的神必為我們爭戰。’”當我們在這裡面對仇敵的攻擊的時候,我們千萬不要說,啊還好,不在我這邊啊,是在他們那邊啊。所以我們就常常袖手旁觀。我們一定要學會在主裡面的彼此扶持。仇敵從一方面來攻擊,其實就是對我們整體的攻擊。我們就需要一同起來,彼此地支援,彼此的扶持,一同來爭戰。我們看見神容许這些事情發生,再次提醒我們,要起來一同爭戰。千萬不要以為與我無關。我們需要明白,我們在基督裡,我們同屬一直軍隊。我們要一同起來為主爭戰。阿門!當我們起來為主爭戰的時候,這裡的應许是什麼哪?神必為我們爭戰。哈雷路亞!

弟兄姐妹,2015年一開始就看見是充滿爭戰的一年。也是充滿挑戰的一年啊。當我要說,越是仇敵攻擊厲害的時刻,也是我們越多可以經歷神的時刻,是我們更要起來禱告的時刻,是我們可以更多領受神恩典的時刻。阿門!

讓我們心中不要害怕。因為上帝與我們同在。阿門!在我們個人生命當中也是這樣。我不知道我們在生活當中經歷的困境是什麼。讓我們在今年緊緊地抓住神。神在今年年初就提醒我們禱告。我們就要持續來禱告。不但為你自己來禱告,也為我們教會來禱告。我們要為整個華人教會來禱告。你們知道這些年來我為華人教會的四分五裂心中常常難過。好不容易我看到這些日子好像有一點突破了,忽然間這些事情又發生了。好像教會又被撕裂。但是越是這樣,我們越是要持續地禱告。不要灰心。為華人教會禱告,華人教會不能再這樣的軟弱下去。華人教會要為主興起。上帝必要為我們爭戰。阿門?永遠不要灰心。哈雷路亞!我們的上帝仍然坐在寶座上。我們的上帝永遠還有答案。

我們在這裡要記念到遠志明牧師要記念到柴玲姐妹。我們也相信神要在他們生命中掌權。我們看到這兩個家庭都有很多的傷害。只有上帝能來醫治他們。阿門!

讓我們不要來做一個決斷,斷覺誰對誰錯的人,我們相信只有上帝才能化解這一切。教會需要為此來禱告。因為我相信不只這兩個人的這件事情,是整個華人教會。我們的眼光要更遠大一點。要看見上帝的心意是什麼。也讓我們在這裡與神一同來配搭,為神興起來爭戰。上帝必為我們爭戰。哈雷路亞。阿門!

你相信神會為你爭戰嗎?阿門!你相信神會為整個教會來爭戰嗎?阿門!讓我們今天就化一點時間向主呼求,讓我們來禱告:“親愛的主,讓我們再次來到您的面前來仰望您,我們好像看見忽然間這樣一個爭戰臨到,不但是遠牧師跟柴玲之間,也是華人教會之間。好像我們教會被牽扯進去,但是我們眼目不是看這些事情,我們眼目看您自己,你坐在寶座上,你知道答案在哪裡。主我們在這裡,不是在pointing the finger, 不是在指責,讓我們一同同心來禱告。讓我們能夠體貼你的心意,讓我們真的在這裡為華人教會來祈求,求神的恩典臨到,讓我們不再上仇敵的詭計,不再讓他分化你的教會,不再讓他分化你的百姓。讓我們想尼希米一樣,讓我們起來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吧,讓你的百姓不再受凌辱。我們再次求你在我們中間掌權。在整個事情上掌權。感謝禱告奉耶穌得勝的名求,阿門!


附錄III。我跟劉彤牧師試圖通過馬太福音18:15-17溝通和解不通只好告訴教會的電郵記錄:

February 16, 2015 (only to Pastor Liu Tong)

Pastor Liu Tong,

As a believer in Christ Jesus I formally and privately ask you to make amends for the following actions against me according to the process defined in Matthew 18:15-17.

On December 22, 2012, I sent you a letter as you asked, requesting your help to investigate Yuan Zhiming’s rape against me in 1990 and maybe others. In February 2013, I and three staff came to visit you at your church in CA. We brought books, DVDs, even medicine for your flu, however, the way you treated me in front of Pastor Jocelyn were deeply hurtful and unacceptable as a senior Christian pastor. You said you wound not investigate this matter because Yuan was your friend, you had meals with him and his wife once every month, you trusted him.

When Brian Lee, our then Executive Director took on his own initiative to email you a few days later and urged you to investigate, you again rejected his request.

Recently your speech and teaching further defamed me by your dishonest account on why I involved you in this matter. It was not because that you did not do as I asked, it was because you did not investigate this important matter at all. http://www.rolcc.net/rolcc/mediasync/prayer_meetings/20150114.mp3

So I ask you to apologize for your actions in public to me for the following actions:

• Your rejection and refusal to investigate Yuan Zhiming’s crime in 2013 as Yuan’s ordination member, and as my senior pastor through Jocelyn;

• Your recent inflammatory comments about my pursuit of justice and transparency, implying me as the “enemy’ that causes division and destruction of church and of God’s work;

• Your dishonest statement to cover up your decision to not investigate saying instead you did not do as I asked;

• Your role if any in Yuan’s ordination committee to stonewall our church community’s request for investigation;

• Your role if any in the June 24th 2014 meeting with Yuan through Pastor Jocelyn and through Yuan;

• Your role if any in ordering and encouraging Jocelyn or Xu to publish their meeting notes without my permission, review and corrections. Their actions broke two laws.

I look forward to your immediate response.

Ling


February 17th, 2015 (to pastor Liu Tong, CC 18 pastors, and AGA board)

Pastor Liu Tong,

I have not heard back from you regarding my following requests. I respectfully ask the 18 pastors and my board to be my witnesses in my II step with you according to Matthew 18:15-17.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back from you.

Ling


Feb 24th, 2015 (to pastor Liu Tong, CC 18 pastors, and AGA board)

Pastor Liu Tong,

I trust you have seen the report from the 18 Pastors’ investigations: 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3900

With all these additional cases against Yuan’s sexual violence, I urge you to make a public apology immediately, as the Lord commanded us: “Rebuke your neighbor frankly so you will not share in their guilt.” Leviticus 19:17. Matthew 18:15-17 Step II second time.

Ling


March 4th, 2015,

Pastor Liu Tong,

I have not heard back from you regarding my following requests.

Given all the recent development since my last email,

• Yuan Zhiming’s resignation: 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800:2015-03-01-07-29-37&catid=25:newsevens&Itemid=48&lang=en-gb

• China Soul’s Board not proclaiming Yuan’s innocence: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5/february-web-only/convert-chai-ling-accuses-yuan-zhiming-rape-china-soul-aga.html?start=3

I hope you had a chance to reconsider the actions you took in the past.

I respectful asking the 18 pastors and my board to be my witnesses in my II step with you the 3nd time according to Matthew 18:15-17.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back from you soon.

Ling


附錄VI: 2012年12月22日,我要周愛玲牧師轉交給劉彤牧師的電郵信節選

(中間有很多得神醫治的細節,希望對其她受害者有幫助。有些信徒可能對這樣跟神的交流不習慣,請原諒。這不是聖經,但是我跟神的經歷的分享。我們每個人跟神的關系都有可能不太一樣,鼓勵您們繼續追求跟神的親密經歷)

那日在美國國會關于一胎化政策的聽證會裡,聽完一個曾被強行墮胎的婦女的證詞后,我先想起的不是我的墮胎經歷,而是那次被強姦的經歷。我沒有把那段經歷加進去,因為我去見了我的導師兼代禱人,J姐妹(當時我還沒有跟丈夫說被強姦的事),她幫助我處理了這個經歷。她的第一反應即為神正在使用他。J姐妹使用遠志明的見證去裝備中國學生。她先是告訴我遠是神的受膏者,所以我們應該像大衛對待掃羅那樣,不自己伸手擊打他。我同意了。我的書是在2011年10月4號出版的。

大約在2011年10月7日,我給遠志明寫了電郵,從張伯笠或是蘇曉康那裡得到他的電話號碼,那一次是因為要找遠志明向另一對年齡較長的夫婦傳福音,他們的名字是阮銘和阮若英。這對夫婦也是從普林斯頓來的異議人士,他們希望我能支持他們兩年,但是我丈夫認為讓他們認識主比僅僅接受經濟支持更加重要。但是阮銘不想聽我給他講福音。張伯笠告訴我這對夫婦喜歡遠志明,也许他可以幫助他們。遠志明回電話了,他當時正在亞洲某地講道,那是第一次通話。他不敢相信是我。我倆立刻都想起了那次強姦的事,但是我們都沒有提。我問他為什麼沒針對一胎化政策做點事,他沒有說什麼。

在2011年10月的某段時間,我們的團隊正在考慮是否去羅馬參加一個民主會議。我們發起了一個會議,邀請教皇參加,請他發表倡議書呼吁結束中國的一胎化政策。我們尋求了主的印證:如果教皇願意見我們,那麼羅馬就是神要我們去的地方,我們就去那裡。接著我們的團隊就禱告、傾聽,以求辨明神的旨意。當我們傾聽時,不能集中在羅馬之行上面,我得到的感動只是主耶穌要我饒恕遠志明。我為此感到吃驚,隨即與神較力。正如我在12月28號的演講中寫的一樣,我確實因著對耶穌的愛選擇了饒恕。緊接著,我們接到了羅馬打來的電話,對方告訴我們可以在梵蒂岡見面(我們見到了教皇的中國事務秘書,他告訴我們他已經看完我的書,我們的見面是神安排的等等。)

那天下午下班后,我去見了J姐妹,把發生的事告訴了她。(當時我仍然沒有勇氣把那次的經歷告訴丈夫)。J姐妹說我可以讓遠志明知道,這樣他就可以從審判中得釋放,享有平安。這很難。在經歷過因我們願意寬恕時,神是多麼喜悅並願意為我們成就難辦的事, 開難開的門后,雖然寫信告訴他我饒恕了他是件很難的事,我還是寫了。(如有需要,我可以請Brian幫助我找出從2011年11月7號開始寫給遠志明的這幾封信,2012年4月的還有幾封。Brian,你可以幫我嗎?)

第二天早上,遠志明給我打了電話。他說主整晚都在折磨他。接著他開始否認那次是強姦,說我們都有過很多次了。我說事實完全不是這樣。也许是他對其他女人也做過,錯記成是我了。他沉默了,之后問我還告訴誰了。我告訴他我只跟一個美國姊妹說了,那個姊妹跟我商量好我會像大衛對待掃羅那樣處理這樣事(當時我同意不讓撒旦擊倒神所膏立的兩個帶領人,並且我同意J姐妹的建議不跟外人說出去)。然后他說,他讀了我的書,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對我沒有好處。(當時我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說。現在看來,我想是因為他讀到我在書中寫到我在北大把企圖強姦我的同學告上而受的掙扎,他們反而來損壞了我的名聲)。我本帶著平安的心接電話,聽完他的話后,我開始感到有些不舒服。我繼續說道,由于他所做的(強暴且不悔改),我很難來到神面前。只有靠著神的恩典我才能終于來到神的救生裡。他當然知道使小子中的一個迷失將會有什麼樣的懲罰。我說他應該向其她受害人道歉,使她們不致于跌倒。他笑了,說他已經與神和好,他與妻子的婚姻變得非常好,接著他說:“柴玲,你是一個新基督徒,你不知道,一個人來到主面前,舊事已過,他是新造的人了。”我在靈裡感到不安,對此並不是很確信。鑒于我和J姐妹決定為了教會和神國的緣故不跟別人說這件事,我結束了跟遠的談話。我來到J姐妹這裡, 心裡很不舒服。J姐妹為我禱告,說我按所有神的要求都做了,遠志明做的是不對的,但還是由神來對付他吧。我和我的團隊繼續羅馬之行,神的確開了門,引領我們一步一步結束一胎化政策,並給我們看到新的異像:通過重建婚姻的方式來來重建神的教會。以弗所書5章。

2012年4月,我開始去生命河教會。愛玲牧師的勇敢信仰,她充滿力量的講道及圖書室的資源,都吸引了我。我觀看了紀錄片《十字架》,深受感動。因此本著和好的精神,我用幾本我寫的書來交換十字架的DVD,並把這些DVD寄給幾個美國教會的領袖們。但是我心裡並不是全然平安。

如果你讀到我的12月28日的最終演講稿,你就會看到神在這個秋天對我和團隊的奇妙醫治。三周之前Michael和Claudia的醫治培靈會讓我想起與遠志明的這段被深埋的記憶。只有那時,我才意識到把它埋起來並不能保護教會,或是醫治我,也不能成就神的計劃。相反,這段記憶是這麼捆綁我,讓我不能信任華人教會的男性帶領人,讓我再背負過分的以為自己不能再饒恕的自責。但是Michael及Claudia的話(男人不是我們的敵人,那惡者才是)讓我馬上意識到撒旦想離間我們,但是主耶穌要我們愛我們的弟兄。

但是過去三周,對于這個傷痛的醫治讓我因難過而泪流滿面,也感到一種無法言喻的痛。22年來一直試著將這件事埋掉,並且堅持走下去,我不曾真正面對它,來重新經歷當時那種完全無助的感覺,亦不能全然明白失去的究竟是什麼,並來為此悲傷,悼念,最終在這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上得到平安和知道發生的原因和目的。

我第一次感覺自己像是大衛的女兒他瑪,她的異母哥哥暗嫩強姦了她,(她的親哥哥押沙龍)要她閉嘴。她的父親大衛王沒有為她主持公道,去教訓對她施暴的人。結果,他瑪變成了一個凄慘被遺棄的女人,暗嫩被謀殺,他瑪的哥哥押沙龍被放逐,之后造反,被殺。大衛也為此幾乎失去王國。

因此我向神呼求。那是2012年11月29日,我對神說“你是我的天父,你不是大衛,雖然他是合你心意的人。你不會使我像他瑪一樣成為一個凄慘被遺棄的人。”神是信實的。第二天,他差派了我的另一個姊妹Deb來探訪我。我們很忙,有幾個月沒見面了。她是我小組的帶領人。她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把那件事和遠志明的話(我們在主裡,舊事已過,都是新造的人了)告訴了她。Deb說這不對。她是一個成熟的基督徒。她去找了賠償的經文,即賠償所偷之物外加1/5,之后她又翻到稅吏告訴耶穌將賠償4倍的那一頁。耶穌說“救恩到了這家......”那一刻,神的真理將我從遠志明對神的話語的謊言中釋放出來。要麼是遠志明不明白救恩來自誠實的悔改(他這麼只會將教會帶入迷途),要麼他知道這個真理,但是卻通過操縱和欺騙的方式讓我保持默。(請看屬靈虐待的定義:blog.sina.com.cn/s/blog_5cf4c0070102dzq2.html)

這個痛苦是多麼大,我知道我不會得到醫治輔導,因為Claudia 和Michael是來訪問我們團隊的。在他們到訪之后,我已經就其他傷害經歷過三次醫治輔導了。我內心的痛是真實存在的。

12月1日下午我問Michael我們應該做些什麼。他說我需要繼續接受醫治。我強忍著眼泪,到樓下給孩子和自己買些吃的,不知道我還得背負這個傷痛多久。我一邊走向美食街,我一邊向神哭訴。回去之后,我的隊團在分享他們得醫治的經歷,我坐下來,用Michael教我們的方法:跟著感覺,找到記憶,找到創傷時接受的魔鬼的謊言,來用神的真理取代。幾秒鐘后,主耶穌在我心中與我相見,將我從深深的傷痛和難過中提起來,把我的靈帶到天國與他同坐,讓我知道我的身份不是遠志明施暴的受害者,不是女童之聲的創始人,需要依賴遠志明和張伯笠,以及其他華人牧師幫助為中國教會的門的人(我的一個同工跟我分享了這個異像,他父親是一家國內家庭教會的帶領人,他們禱告並預言了這個想法,告訴我要向張伯笠和遠志明謙卑自己(以便他們用他們的影響可以共同幫助在中國教會中推動女童之聲的事工)。每次一想到要謙卑自己,我就感到有一種深深的憤怒感,隨時都可能爆發,我也因此責怪自己不是一個好基督徒。它的確爆發了——當我意識到這裡有一個沒有治愈的深刻傷痛時)。耶穌似乎是說:“他是中國的頭,也是“中國教會”的頭,我是他珍貴的新娘,無論向他求什麼,他都會應允我。他會親自為我們開路以做成他的善工。因此,對于包括遠志明在內的華人牧師,他會處理(當然不清楚主怎麼處理遠志明)。對于其他牧師,有的從我們這裡拿了錢,但是沒有做所承諾的工作,耶穌說給他們憐憫和恩典。如果他們軟弱,被錢試探,給他們就好了。如果這名員工的父親因為要寫一本書不能為我們的工作提供幫助,就由他去吧。饒恕他們,依靠神。”整個過程很快,可能只花了幾分鐘,其他人看著我,不知道我內心深處所發生的事。像魔法一樣,傷痛一下子離開了。在這個傷痛的陰影下生活了22年,我第一次經歷到自由和喜樂。那一天是禮拜六,是12月1日。

星期天,愛玲牧師做了一個很好的講道。我不記得內容是什麼了。在講道中間,我想起在冰上起舞的自由。這是我第一次感到從那件事的重擔之下,感到有真理和光進來,我從別人加給我的擔子和謊言中得釋放。之后有人邀請我見了幾個姊妹,我跟她們分享了我得到的醫治,幫助她們其中一個得到醫治。我從那次經歷中學到的,竟然能讓一個中國老姊妹得自由,多麼奇妙啊。她感到一生都很掙扎,她受到丈夫的虐待時經文要求順服丈夫。華人教會也教導她要無論如何都順服。(我跟她講神是愛,他在我們受虐待要我們饒恕, 但是絕對不讓我們再接受虐待。對于虐待我們不需要, 也不應該順服, 她破涕而笑)那天晚上我們在一個小池塘滑冰。我還禱告求主幫女兒能考好數學,結果她得了101分。

星期一我們小組禁食禱告,分享得醫治的經歷。我開車回家,打電話給愛玲牧師,跟她分享了這件事。她跟我分享了她的經歷,要我更迫切地禱告,神會做工的。12月3日星期一,吃晚飯的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從天國再次墜入現實。我想我仍然需要像所有經歷過創痛的再仔細處理這個傷痛一遍一樣。突然間,我感到回到普林斯頓房間的地毯地板上,感到那樣完全的無助和破碎的感覺。我開始問神這些問題。“為什麼您允许這事發生在我身上?難道我受的苦難還不夠嗎......”。在幫助孩子們gong課的同時,我感到阿爸上帝簡短地對我,“我是揀選了你來背這個十字架。”之后我與丈夫Bob一起禱告,試著想像耶穌在哪裡,神會對我說什麼。我感到耶穌對我說,“這是你的苦杯,我不能把它撤去,因為它是我們天父的意願有一天你能幫助醫治神的兒女,來彰顯神的榮耀。”怎麼彰顯?為什麼?我不能徹底明白。

星期二,回到All Girls Allowed辦公室時,Brian與我一起交流了這些感受。他也正在被醫治的過程中,但是他樂意大方地將他的時間分配給我,神給了他很多智慧。他首先跟我一起探討教會的責任。

我們讀了以下經文:

《以西結書》34章(英文為NIV版本,中文為和合本)

以色列的牧人

34:1 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34:2 人子啊,你要向以色列的牧人發預言,攻擊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禍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養自己。牧人豈不當牧養韟炩隉H
34:3 你們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卻不牧養韟洁C
34:4 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有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纏裹;被逐的,你們沒有領回;失喪的,你們沒有尋找;但用強暴嚴嚴地轄制。
34:5 因無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一切野獸的食物。
34:6 我的羊在諸山間、在各高岡上流離,在全地上分散,無人去尋,無人去找。
34:7 所以,你們這些牧人要聽耶和華的話。
34:8 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的羊因無牧人就成為掠物,也作了一切野獸的食物。我的牧人不尋找我的羊;這些牧人只知牧養自己,並不牧養我的羊。
34:9 所以你們這些牧人要聽耶和華的話。
34:10 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與牧人為敵,必向他們的手追討我的羊,使他們不再牧放韟洁F牧人也不再牧養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脫離他們的口,不再作他們的食物。
34:11 主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必親自尋找我的羊,將它們尋見。
34:12 牧人在羊韞|散的日子怎樣尋找他的羊,我必照樣尋找我的羊。這些羊在密雲黑暗的日子散到各處,我必從那裡救回它們來。
34:13 我必從萬民中領出它們,從各國內聚集它們,引導它們歸回故土,也必在以色列山上─一切溪水旁邊、境內一切可居之處─牧養它們。
34:14 我必在美好的草場牧養它們。它們的圈必在以色列高處的山上,它們必在佳美之圈中躺臥,也在以色列山肥美的草場吃草。
34:15 主耶和華說:我必親自作我羊的牧人,使它們得以躺臥。
34:16 失喪的,我必尋找;被逐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纏裹;有病的,我必醫治;只是肥的壯的,我必除滅,也要秉公牧養它們。
34:17 主的羊哪,論到你們,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在羊與羊中間、公綿羊與公山羊中間施行判斷。
34:18 你們這些肥壯的羊,在美好的草場吃草還以為小事嗎?剩下的草,你們竟用蹄踐踏了;你們喝清水,剩下的水,你們竟用蹄攪渾了。
34:19 至于我的羊,只得吃你們所踐踏的,喝你們所攪渾的。
34:20 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在肥羊和瘦羊中間施行判斷。
34:21 因為你們用脅用肩擁擠一切瘦弱的,又用角抵觸,以致使它們四散。
34:22 所以,我必拯救我的韟洃ㄕA作掠物;我也必在羊和羊中間施行判斷。
34:23 我必立一牧人照管他們,牧養他們,就是我的僕人大衛。他必牧養他們,作他們的牧人。
34:24 我─耶和華必作他們的 神,我的僕人大衛必在他們中間作王。這是耶和華說的。
34:25 我必與他們立平安的約,使惡獸從境內斷絕,他們就必安居在曠野,躺臥在林中。
34:26 我必使他們與我山的四圍成為福源,我也必叫時雨落下,必有福如甘霖而降。
34:27 田野的樹必結果,地也必有出產;他們必在故土安然居住。我折斷他們所負的軛,救他們脫離那以他們為奴之人的手;那時,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34:28 他們必不再作外邦人的掠物,地上的野獸也不再吞吃他們;卻要安然居住,無人驚嚇。
34:29 我必給他們興起有名的植物;他們在境內不再為飢荒所滅,也不再受外邦人的羞辱,
34:30 必知道我、耶和華─他們的神是與他們同在的,並知道他們─以色列家是我的民。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34:31 你們作我的羊,我草場上的羊,乃是以色列人,我也是你們的神。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這章的經文給我帶來了很多安慰。

接著我問為什麼要遲22年,我們查看了《啟示錄》22章12-15節。

結語:邀請和警告(英文為NIV版本,中文為和合本)

22:12 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
22:13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終。
22:14 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裡,也能從門進城。
22:15 城外有那些犬類、行邪術的、淫亂的、殺人的、拜偶像的,並一切喜好說謊言編造虛謊的。

粗體字部分就像是對我說的,讓我意識到耶穌是多麼恨惡虛謊。

接著Brian找到了舊約中關于強姦的經文:

《申命記》22:25-27(英文為NIV版本,中文為和合本)

22:25 若有男子在田野遇見已經许配人的女子,強與她行淫,只要將那男子治死,
22:26 但不可辦女子,她本沒有該死的罪,這事就類乎人起來攻擊鄰舍,將他殺了一樣。
22:27 因為男子是在田野遇見那已經许配人的女子,女子喊叫並無人救她。

然后在Brian的幫助下,我意識到1990年時我本該是要得救嫁給主耶穌的。那是真的。我一來到美國,在硅谷和普林斯頓,就有好幾個人向我作見證。認識到這個可能是讓我很痛苦的,像打開洪水的閘門一樣。想想過去19年會有什麼不同:我本來可以在1990年認識主耶穌的。我本來可以在1990年開始抗議一胎化政策的,這三百萬個小孩原本可以得救的;我自己的工作原本可以輕松得多,我的婚姻原本可以有更多平安,可以更好(我時常被觸動會生氣發脾氣,深深地傷害了我丈夫)。也许我也可以阻止我的親戚們的墮胎的——他們現在仍在付代價;也许我原本可以為我媽媽禱告,這樣她不會在1991年秋天去逝了。原本可以不一樣的事會有多少啊。

我與神和耶穌在這一點上面爭論,作工的得工價。如果神和耶穌說的是真的,這是我的十字架,我的苦杯,它給我帶來這些多折磨,那麼我的補償是什麼呢。Brian說,你應該問神。

Brian讓我讀《西番雅書》。

《西番雅書》3:17-20 Chinese New Version (Simplified) (CNVS)

17 耶和華你的神在你中間,他是施行拯救的大能者,必因你歡欣快樂,必默然愛你,而且必因你喜樂歡唱。
18 那些屬你,為了切慕大會而憂愁的人,他們擔當了羞辱;我必招聚他們。
19 看哪!那時我必對付一切苦待你的人;我必拯救那些瘸腿的,聚集那些被趕散的;在全地受羞辱的,我必使他們得稱贊,有名聲。
20 那時我必把你們領回,那時我必把你們齊集;我使你們被擄的人歸回的時候,必在你們眼前,叫你們在地上的萬民中得稱贊,有名聲。

這是耶和華說的。

我的眼睛停在《哈該書》上,還以為是在讀《西番雅》書,神將以下經文指示給我:

《哈該書》2:23(英文為NIV版本,中文為和合本)

2:23 “萬軍之耶和華說:我僕人撒拉鐵的兒子所羅巴伯啊,到那日,我必以你為印,因我揀選了你。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那一刻,我感到似乎主在回應我的問題。神揀選了我,讓我做神的印戒。我覺得這意味著我將會被差派,帶著神的信息,執行神的計劃。我感到了幾分安慰。

我們停下來去吃午飯。

我回女童之聲的辦公室,大家給我準備了生日蛋糕。那天是12月4日,我認識主的第3個周年。

吃完蛋糕后,我打開他們送我的卡,裡面有一句經文是這樣的“你因敵人的緣故,從嬰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敵和報仇的閉口無言”。(詩8:2)。我看著卡的時候,回想起我過去常常作的見證(還計劃繼續在厄巴納作此見證),其中一個標題是“前我失喪,今被尋回”。我開始有了這個憤怒的情緒。不,我沒有失喪。我是被擄掠了,被誘拐,被綁架了!作為一個基督徒,我的靈命不應該只有3歲,本應該有22歲的。原本很多事會不一樣,很多折磨可以避開。厄巴納方面催促我刪掉在11月發給他們的演講稿中的部分內容。但是現在我想把新的事實加進去。

之后我跟Brian分享了我的新發現,他從他的桌子轉向我,說,他覺得主向他啟示,這不僅是我的損失,耶穌是多麼思念我,這對我們的救主是一個多大的代價。天啊,那一刻,我能體會耶穌深深的痛苦和惋惜。最終兩個相愛的人知道了彼此的心腸,我不能停止向神哭訴,像是我們靈和魂的最深處大哭一樣。我試著鎮靜下來,畢竟是在一個工作場所,並且我需要時不時關注一下在尖子班那邊召開的董事會。

那天晚上Claudia對我做了的醫治輔導,我白天哭得太多,幾乎不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緒了。但是Claudia確定主耶穌說了過去19年沒有一分鐘他不思念我。他是極其思念我。

Claudia給我做輔導時一開始就不順利。隨后我意識到電腦屏幕的閃爍讓我想到那晚被遠志明強暴,衣服從我臉上拿開后看到的天花板上閃爍的燈光。再一次,只有在選擇饒恕他1990年所干的事和2011年所犯的掩盖、說謊、欺騙、操縱等罪行之后,醫治和啟示才來到。在我選擇饒恕之后,耶穌並沒有來安慰我,但是我馬上看到一個異像:那個地毯下的地板被穿破,巨大的動物從下面凸起,然后向前而行,我們的救主站在其上。我能說出來的只有:Armageddon,Armageddon。我不是太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但是那時Claudia告訴我這是大決戰。我去查看《啟示錄》16章。我相信某天神會向我們啟示這個異像是什麼意思。這是個大異像,也必成就。到現在我能體會只有這些。

多麼奇妙的一個3周年慶祝/生日會啊。

第二天早上Michael發給我《以賽亞書》54章1-3節,他覺得這是主給我的話。不懷孕指這19年來靈裡沒有懷孕。

54:1 “你這不懷孕、不生養的要歌唱!你這未曾經過產難的要發聲歌唱,揚聲歡呼!因為沒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兒女更多。”這是耶和華說的。
54:2 要擴張你帳幕之地,張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長你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
54:3 因為你要向左向右開展,你的后裔必得多國為業,又使荒涼的城邑有人居住。

(神確實回應了我做成被遺棄的婦女的擔心,特意用同樣的字眼“desolate woman”來回應我的禱告。)

這正是2012年很有預言恩賜的朱牧師來生命河教會時,我覺得神給我的經文。那時我並不明白經文的意思。今天,我終于明白這節經文。朱牧師對我說預言時,她說神將使用我的個人經歷成就神的旨意(不記得具體的話了)。那時,我想我已經分享了我的墮胎經歷,那已經成就神的旨意了。她說我還有更多的可以奉獻。今天,我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此時已經是凌晨5點45,我想不起還有什麼重大的事影響了12月14日的演講。我記得我跟我的中國小組分享了這個信息:主是怎麼讓我能在勝過強暴帶來影響后,回到自己與耶穌同坐在天國裡的的身份。我們當時在學習撒旦對耶穌的試探,他們都沉默了,我覺得有些尷尬,就很快離開了那裡。我記得我丈夫是多麼的掙扎,我們都精疲力盡。我感到一種深深的壓迫感,幾乎讓我無力勝過。奇怪的是當一位參議員的候選人一定要我丈夫發出一份聲明時,我讀了后在郵件裡回復他說我不同意。突然,我感到我有了力量。我覺得主還是想讓我把這個說出來。但是說什麼呢,他的旨意是什麼呢?

7號星期五那天,Bob在網上搜索關于強姦的信息,看到普林斯頓的一名婦女寫了她被強姦的經歷,在37年后,她才打破沉默。根據Bob查到的統計數據,有1/8至30%的校園婦女都在約會時被強姦,只有5%會去報警,42%不會告訴任何人。Bob還搜到另一名婦女曾經在約會期間被強姦,之后她就這個經歷寫了一本書。他買了這本書。我們還發現施暴者如果不悔改,就有80%的可能性再去施暴。我們經過討論之后達成一致來分享墮胎經歷的過程,見證到婦女們在讀到我的經歷后得到的醫治和自由。這次Bob相信主讓我去做這一切是有神的旨意的。他准備好與我同舟共濟,將這個經歷公諸于眾。

我在周五晚上打電話給了跟遠志明關系很好的蘇曉康,他告訴我當遠志明剛來美國時,非常迷失。遠的生活很亂。蘇提到遠志明將另一個男人的妻子從巴黎帶到普林斯頓。他還說一個叫李凌(Li Ling)的牧師說遠志明強姦蘇X妻子的事是假的。之后蘇曉康問我為什麼問這些陳年舊事。我說我會想想再告訴他。

12月7日星期五,Brian用了拿單和大衛的故事教導團隊,當一個姊妹遇到被強暴的類似情況時,教會應該怎麼做。(我們得試試看大家的反應)。

12月9日星期六,我在網上搜了新澤西州的強姦案投訴是10年限期。星期天我將這個告訴了愛玲。我還打電話給(張)伯笠,問他怎麼處理這種情況。我沒告訴他我就是那個人。他說應該去找教會長老。接著他告訴我不要插手這類事。

星期天晚上,為了向長老出示證據,我再次給蘇曉康打了電話。我告訴他這次我知道有個婦女被遠強姦了,他是否知道類似情況。蘇很生我的氣,威脅要告訴遠志明。我說去吧,讓他知道。把我的電話號碼給他。到目前為止,我沒有接到過遠的電話。

12月10日星期一,愛玲牧師為我們做了醫治和釋放的培訓。這次的主題是性犯罪。我們的團隊面對這個話題比較安靜。我還不能把這事告訴Jay和Joy。

12月11日發生了兩件事。我在網上搜到了Su X並跟他聯系上了。他否認遠志明曾強姦過他妻子,但是,他說遠志明認為Su X在北京的圈子散布了他帶另一個男人的妻子去普林斯頓的消息,遠志明曾威脅要殺了Su X。Su X還沒有認識主,也不相信遠志明是真的信主。Su X還說過去遠志明有一段時間曾因他的淫亂事件與妻子的關系很差,他們常常揪住對方的頭髮扭打。蘇曉康說遠志明當初一來到美國就跟他的妻子正式分居或離婚了。

另一件事發生在12月11日。我們正要禁食禱告時,Brian說我應該通過教會渠道找長老。我不知道遠志明的長老是誰,就在網上搜到按立他的幾名牧師。其中一個是劉彤牧師。當我搜到這個信息,確定這是我要找的劉彤牧師時,我去訪問了他的博客,看到上面寫到關于《以西結書》和牧羊人的內容,我有一種平安和確信的感覺。

我請了一個具有預言恩賜的姊妹與我一起為我們12日的中國小組聖誕節聚會禱告。她覺得神的旨意是讓我在厄巴納分享這件事。她肯定了我的感覺,也認為有神的孩子需要醫治。因此那天晚上,我修改了11月的演講稿,兩天后,我們完成了12月14號的演講稿。又是一個星期五,我們進行了小組團契交通。我感到喜樂和自由。25年前針對性暴力發起的戰爭,終于結束。勝利帶來的喜悅被失去的在今世找不回的東西的傷心和遺憾衝淡一些。神贏了,耶穌贏了,我也贏了。但是傷痛和損失是如此之多。那一刻,我感覺時常爆發的憤怒不知怎麼的消失了。我感到了奇妙無比的平安。

為什麼柴玲會重提22年前的舊事?

問得好。

是為了報復嗎?我不會報復。我是基督的新娘。我只祝福,不咒詛。我已經饒恕他了。

是為了得醫治嗎?我已經被醫治了。神能擔負我的傷痛並將之挪去。

這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事嗎?當我找兩到三名見證人與我一起去的時候,我感到神說“去吧,我,耶穌,聖靈將作你的見證人。我們會讓人知罪,開他們的眼,讓他們認識真理。”我感到從神而來的平安。我主可以為我見證,我說的是真話。

我希望你做什麼?

做一個正直的牧羊人,來調查以下的一系列的問題,按事實和神的話語來采取行動:

#他還是再繼續性侵嗎?他的受害者有多少,是誰?教會有權利知道他們帶領人的真相嗎?

#如果他停止了性侵,他有找Su X悔改嗎?其他的婦女(小馬?)會不會變成她們信主的絆腳石?在北京,巴黎,普林斯頓,還有誰被他侵犯了。鼓勵不向自己向教會悔改的教導對嗎?

#色情?那是他用來對付我的武器。他為此悔改沒有,是否還利用色情物品?

#如果調查遠志明強姦是真的話,你會為了保護教會而把事情公諸于眾嗎?

#他會向公眾悔改嗎?這樣會帶領神的教會走向潔淨的運動。

我寫了近7個小時,現在非常累。我想我可以給你信息,你可以開始調查。請原諒文中有誤的地方。

蘇曉康:電話號碼 (為了隱私,把具體號碼都不公開)

Su X:電話號碼
Brian Lee:電話號碼
J姐妹: 電話號碼
Deb:電話號碼
Claudia :電話號碼
Michael:電話號碼

到1月1號之前,我將會忙厄巴納的事。非常感謝你的幫助。請為我們禱告,求神來保護我們,讓這次服侍神及他的子民時沒有分心意外的事。撒旦恨惡我們跟隨神去杜絕性犯罪和性暴力,因為這是他最厲害的武器,他利用這個武器

——原載《女童之聲》http://www.nvtongzhisheng.org/

2015-04-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