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余杰:請達賴喇嘛慎言馬克思主義

作者:余杰

二零一四年一月,達賴喇嘛在印度加爾各答的一次演講中說:“資本主義是好的,社會主義很棒。從社會經濟學角度看,我是一名馬克思主義者。如果馬克思主義能實現,我也要加入共產黨。”達賴喇嘛表示,他敬仰馬克思主義,因為馬克思主義強調減少貧富差距。“在資本主義國家,貧富差距越來越大。馬克思主義強調平均分配,這很重要。”

二零一二年秋,我在紐約與達賴喇嘛有過一次面談,為他的質樸、坦誠與幽默所打動,他是我尊重的藏人的精神領袖。但是,我不能同意達賴喇嘛對馬克思主義的讚美,也许這是一場並不美麗的誤會、一個並不幽默的笑話。

達賴喇嘛的私人秘書、曾任西藏流亡政府駐台灣代表的達瓦才仁,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如此闡釋達賴喇嘛的觀點:“達賴喇嘛講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已經不是第一次,他一直在講,過去的著作也提到。達賴喇嘛會把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分開,他認為馬克思主義講的是一切平等、反對剝削,特別關心弱勢者或被壓迫者,所以這些理念跟佛教有很多相同處。”

那麼,馬克思主義能夠跟列寧主義、斯大林主義、毛澤東主義一刀兩斷嗎?馬克思主義是一個純真可愛的嬰孩嗎?馬克思主義可以不為此后一百多年共產極權國家的滔天罪惡負責嗎?

且不說馬克思本人是一個道德敗壞、人品卑劣、冷酷無情、酗酒淫亂的流氓——英國學者保羅約翰遜在《所謂的知識分子》中,用了專門的章節描述馬克思不堪入目的陰暗面;僅就馬克思主義本身而言,它無疑就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思想淵源,也是二十世紀泛濫全球的共產極權體制的根基。它影響人類社會時間之長久、疆域之廣大,遠超過法西斯主義。馬克思主義所主張的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學說,成為列寧、斯大林、毛澤東、波爾布特、卡斯特羅、金日成等現代獨裁者崛起的“葵花寶典”。各共產國家的國情千變萬化,卻都不約而同地遵循馬克思的教導,不遺餘力地推行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的政策。

邪惡的手段不可能達致崇高的目標。英國學者理查•皮佩斯在《共產主義簡史》一書中指出:“共產主義以追求至善之名,卻帶來了最深重的邪惡。在通往烏托邦理想國的道路上,卻是無以計數的純真者的殘骸。”皮佩斯分析說,共產主義指涉著“一種理想”、“一種計劃”與“一個藉以實現理想之政體形態”。所謂“一個理想”的極端形式,乃是透過在社群中消滅個體的存在,以完成全面的社會平等。至于“一個計劃”則必須追溯到十九世紀中期,並且將焦點放在共產主義這個名詞與馬克思、恩格斯的密切關連上頭。這兩人是《共產黨宣言》的起草者,他們在宣言中宣佈廢除私有制度。最后,列寧將馬克思的理想付諸實踐,通過所謂的“作為無產階級先鋒隊”的共產黨,奪取並控制政權,並建立一套空前嚴密的“無產階級專政”的政治經濟制度。

美國《人事》雜志(HumanEvents)曾經邀請一些著名學者組成一個評委會,評比19到20世紀世界“十本最有害的書”。評比揭曉后,有幾本書頗引人注目:《共產黨宣言》得分最高為冠軍,希特勒的《我的奮鬥》為亞軍,《毛主席語錄》為季軍,而《資本論》為第六名。馬克思一個人就有兩本著作入選,堪稱“罪人中的罪魁”。學者們在給《共產黨宣言》和《資本論》所寫的評語中指出:“《共產黨宣言》催生出了共產黨,而《資本論》是馬克思繼《共產黨宣言》之后,為無產階級提供的又一理論武器,它將資本主義列為人類社會的罪惡階段,號召全球無產者革命,預言資本主義必然滅亡。但極具諷刺的是,歷史見證的是20世紀末東歐共產國家的崩潰和蘇聯解體,也見證了21世紀的東方大國大搞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資本家’都變成貪官又回來了。”

二十世紀粉墨登場的聲稱奉行馬克思主義的國家,沒有一個不是“失敗國家”。美國學者戴倫•艾塞默魯和詹姆斯•羅賓森在《國家為什麼失敗》一書中指出,如果要想瞭解二十世紀末世界上许多最貧窮地區,就非得瞭解二十世紀的新專制主義——共產主義——不可。兩位作者論述說:“無一例外的,共產主義所帶來的都是邪惡的專制獨裁及人權侵犯。讓美麗受苦與血腥屠殺之外,共產黨政權全都建立了各形各色的榨取式制度。經濟制度,無論有市場與否,其目的就是要榨取人民的資源,又因為視財產權有如仇讎,結果往往製造了貧窮而非繁榮。”迄今為止,共產黨國家沒有一個實現民主政治和自由經濟的成gong的範例。而中國和越南等共產黨國家的經濟發展,恰恰是放棄了馬克思主義中計劃經濟的部分,汲取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經驗而獲得的。

共產主義帶來的不僅是貧窮,更可怕的是帶來死亡。據《共產主義黑皮書:罪行、恐怖、鎮壓》一書披露,“共產政權把集體罪行變為一個陳腐的政府系統”。根據非正式的評估,共產政權中的死亡人數約為9,400萬。其中,蘇聯占2,000萬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占6,500萬人,越南占100萬人,北朝鮮占200萬人,柬埔寨占200萬人,東歐的共產政權占100萬人,拉丁美洲占15萬人(主要是古巴),非洲占170萬人,阿富汗占150萬人。共產政權導致的死亡人數比其他政治意識形態及運動都要多得多,連納粹主義都望塵莫及。然而,“1945年后,納粹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成了現代野蠻主義的代名詞和20世紀大恐怖的縮影。學術界專心集中在猶太人的種族滅絕問題上,將其視為獨一無二的暴行,卻阻礙了其他發生在共產主義世界的相似的事件的研究。面對共產黨國家類似的大屠殺,人們通常傾向于把頭埋進沙子裡。”歐洲委員會1481號決議根據《共產主義黑皮書》中公佈的死亡人數,發表聲明譴責共產主義極權統治。

2007年6月12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離國會山只有幾個街區的地方,落成了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紀念碑採用一九八九年天安門學生運動中的自由女神造型,基座上明確標明是為了“紀念超過一億名共產主義之下的受害者”,“不容列寧、斯大林、毛澤東和卡斯特羅的暴行淡出歷史背景之中”。當時的美國總統小布什在落成典禮上發表講話,當日也是已故總統羅納德•裡根在柏林牆前發表《拆掉這堵牆》講話20周年。小布什在演講中指出:“那些死于共產主義名義下的冤魂的絕對數目駭人聽聞,因此在很大程度上要確切的計算死亡人數幾乎是不可能的。根據學者的研究估計,共產主義在中國和蘇聯奪走數千萬人生命,在北朝鮮、柬埔寨、非洲、阿富汗、越南、東歐和世界其他地方,也有數百萬人受難。在這些數目字背后,隱藏著一個個家破人亡、夢想破碎的人性故事,他們的生命被那些追求極權主義權力的家伙無情地消滅。”

無論是《共產主義黑皮書》還是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所記載和紀念的死難者當然包括數十萬計的藏人。半個多世紀以來,無數藏人僅僅為了保存和捍衛自己的文化、宗教傳統和生活方式,就付出生命的代價。藏人的敵人,不是所有的漢人,而是中國共產黨這台龐大的殺人機器,以及為這台殺人機器提供源源不斷動力的意識形態和思想學說——馬克思主義是其中埋藏最深的基石。

所以,盼望達賴喇嘛認清馬克思主義的真面目,並加入到批判和否定馬克思主義的行列之中。

2015年4月8日

——原載《民主中國》

2015-04-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